這個惡女肯定是存心羞辱他的!

展少狄現在特別後悔來到了相府,別說她救了他,他覺得這個惡女居心不良,救他根本就是為了報復!

「我們小姐可是十分善良大方的,二公子之前害我碧茶姐受傷,她都沒有計較,公子要衣服,她就送,可是二公子不領情就算了,這將衣服扔在地上是什麼意思?」紫香來到沁明園后,和碧茶的關係很好,兩人可謂是姐妹了,可是那****看到碧茶手腕觸目驚心的痕迹,心裡就恨上了。

展少狄聽到這聲指責,腦海中閃過那晚他不顧一切探進來,找雲回報仇,有個小丫鬟絆住了他,當時他一時著急,弄傷了她的手腕……

想到這件事,再看著面前清秀的丫頭,她眉眼間的不滿,他心裡一下明了。

「那個丫頭怎麼了?」展少狄突然開口問,他記得那****沒下多重的手,就是將她的手腕捏了下,推她在地,此刻看著面前姑娘一臉的冷淡,他心裡倒也有些擔心。

紫香聽他這句關心之話,心裡是不屑的,她冷冷的來了句:「死不了!」

然後她也不打算理會他,轉身就朝門口走,一隻腳邁過門檻,她突然停住,轉身道:「那日公子昏迷,本來我們是不願意小姐惹禍上身的,是小姐偏要救,二公子如果有一絲良心在,希望傷好了不要再找小姐麻煩!」

話落,她便轉身出去,帶上了門。

展少狄愣了下,反應過來,那個丫頭已經走了。

奧特曼之最強屬性 ,隨即呵呵了一聲,想不到這個惡女身邊的丫鬟如此忠心。

幾束陽光透過窗欞斜射進屋子裡,展少狄靠在床坐了許久,目光再次落在了地上的衣服上,他要是不穿這個,怕是那個惡女真的會讓他一直光著身子! 腦海中再次閃過那惡女義正言辭的話。

這要是真上了戰場,怕是連這樣的衣服也是寶貴的。


想到勾心鬥角的展家,他眉眼間蒙上了一層沉重,最後還是站起身去將衣服撿了起來。

之後的幾天里,展少狄雖然傷好了不少,已經可以下地了,可是每晚睡覺,他都是半睡半醒,生怕那些人突然冒出來殺他。

可是一天兩天三天四天過去了,他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漸漸的他開始放下心防,很早就入了眠。

展少狄以為在這裡的日子會很難過,他和這個惡女不說成不了夫妻,就是呆在一起都會十分的不自在。

但除了他醒來了那一天,她的針鋒相對和為難,後來,她倒是沒有出現,讓他也鬆了口氣。

這裡雖然沒有展家的富貴,可是意外的平靜,沒幾天他就適應了這裡的生活。

這一日,他看著徐徐落下的夕陽,寬敞的大院,認真考慮著那日惡女的話,如果要重新回到展家,他必須要重新獲得父親的喜歡才行。

可是,這些年父親雖然暗地裡向著他和娘,明面上還是給大娘面子的,這次他將展少欽打傷了,這個是不爭的事實。

他咬了咬牙,想到那天展少欽的羞辱,頓時心裡就恨意澎湃,捏著窗欞的手不斷收緊。

這時,身後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二少爺,晚膳好了,小姐問你要不要到前面去一起吃?」

展少狄愣了下,轉過頭看著一身碧色衣服的紫香,臉上沒有了那日的不滿,倒是冷淡了幾分,這幾日都是她給他送葯和吃的。

雖然有過那日的不愉快,可是他也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臉上的陰沉消失,柔和了幾分:「今日是什麼日子嗎?」

紫香垂下眼帘,淡淡開口:「小姐說,公子也來了好幾天了,一起吃個飯交個朋友,不過,若公子不願,也不必勉強。」

她的聲音緩緩,在這安靜的屋子裡格外的清晰。

展少狄心裡一動,抿了抿嘴唇,心裡倒不是很排斥,腦海中閃過那個丫頭纏著他要和他交朋友的場景,心裡沒了那日的厭惡,但是覺得多了幾分趣味,頓了頓開口:「我去。」

紫香聽到他這聲回答,陡然的心裡一松,眼裡劃過一抹得逞。

這一抹情緒展少狄沒有看見,他的心裡想著怎麼對那個惡女說聲謝謝,卻不失了自己的身份和面子。

兩人一起來到前面,還沒進屋,就聽到一陣尖銳的瓷器落地的聲音。

展少狄愣了下,熟悉的女聲傳到了他的耳邊:「雲回,你應該感謝妹妹我,要不是我娘幫你在展夫人面前說了些好話,你怎麼能嫁給展二公子?」

明明是一句邀功的好話,可是聽在展少狄耳里,有那幾分輕蔑和幸災樂禍。

「展二公子不是二妹妹喜歡的人嗎?這樣讓給了我,我可不敢接受,姐姐我正準備吃完這頓飯去找爹說一下,」雲回平淡無起伏的聲音緩緩流瀉出。

展少狄聽到那聲喜歡,心裡一動,臉上多了一抹紅。 「你敢!」一聲嬌呵突然響起。

展少狄剛剛生出的旖旎一下散了個盡,他往前走了幾步,到門口之時,並沒有急著走進去,而是小心的窺視著。

依舊是一襲淡粉色的錦服裹身,衣服上面零零散散的小碎花,將她本是精緻的容顏映的更加嬌俏三分。

展少狄怔怔的看著她,此刻她的臉上沒有了那日的柔和,一臉的猙獰,緊咬著嘴唇恨恨瞪著她對面的人。

「雲回,你想找爹說什麼?」雲嫣然見對面的臭丫頭竟然敢不理會她,埋著頭吃自己的,心裡著急,繼續脫口,眼裡帶著戒備。

雲回抬起頭隨意的瞥了她一眼,拿出腰間的娟帕擦了擦嘴:「當然是說二妹妹和展二公子的事情。」

她並沒有刻意的掩飾,將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二姨娘雖然是好心,為了我好,可是我這個做姐姐的卻不能不管妹妹的心思。」

雲回頓了頓,對著雲嫣然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二妹妹一直對展二公子有意,我怎麼能棒打鴛鴦,佔了本該屬於二妹妹的位置?」

不等雲嫣然回答,雲回就表明了立場,神色嚴肅道:「二妹妹放心,我一定不會和二公子成親的,你和我都是相府小姐,只要我好好和爹說清楚,爹會理解的!」

她刻意的強調,反而讓雲嫣然本是幸災樂禍的心,開始了動搖,心裡更是憤怒緊張。

「我不準!」

雲回挑挑眉:「展二公子明明心傾的是二妹妹你,二妹妹又何必害羞呢?你們男才女貌,算是天作之合,我這個做姐姐的是實在不忍……」

「夠了!」雲嫣然厲聲打斷,心裡被這個臭丫頭的一番話氣的顫抖,她咬咬牙:「雲回,你少和我裝蒜,展二公子如果真那麼好,你會讓給我?」

雲回將她眼裡的憤怒看在眼裡,她目光朝不遠處的門口看了看,隨即意味深長的笑道:「可是展二公子和我說,他不想娶我這個醜丫頭,想娶的人是二妹妹你……」

展少狄躲在門口,聽到這句話之時,想到了她強迫他欠下的字據,心裡咯噔一下,唯恐她會拿出來。

可是,不等他繼續思考,雲嫣然再次不屑的冷哼道:「他這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做夢!」

這個他是誰,順著剛才的話一猜就知道,展少狄剛剛有幾分期待火熱的心一下冷了下來,目光落在女子扭曲嘲諷的臉上,有些陌生,有些不敢置信……

雲嫣然伸手隨意的攏了攏鬢間的碎發,然後一臉高傲道:「不怕和姐姐說,他那樣低賤的身份,妹妹我還真看不上。」

「低賤?」雲回眼裡露出不解,眉眼間帶著不贊同:「二妹妹怎可這般說,展二公子可是個好人,他對妹妹是一片真心!」

「再真心也就是一個低賤的庶子,配姐姐這樣的醜女正好,竟然敢肖想我,他還真的膽子大,」她眼裡閃過得意,輕蔑的看著眼前容貌醜陋的雲回:「姐姐要是真和展二公子成親后,可得管好他!」 她嘴角勾了勾,精緻的臉上蔓延著嫣然的笑意,眼裡卻是一片惡毒。

雲回早就知道這對母女不會讓她好過,只是聽到雲嫣然這麼肆無忌憚的陷害她,她眼裡還是凝聚了一抹冷然。

展少狄是低賤的庶子,那和他定親的她又算什麼?

她看著面前的雲嫣然,前世今生,她永遠漾著噙著最艷麗的笑容,明明是壞事做盡,可是最後卻能榮華富貴。

雲回隨意看了門口一眼,她知道他就在那裡,展少狄,你不是還對雲嫣然抱有幻想嗎?那我就讓你看看,你心裡這位美人剝去了那層皮囊,是怎麼樣的骯髒!

此刻在門口的展少狄心裡不可謂不震撼的,他的呼吸微微一窒,嘴角的笑容凝滯,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手背上蹦出了青筋。

紫香站在他身後,感受著他周身泛起的冷意,記起小姐的吩咐,她連忙先一步的拉住了他的胳膊,小聲道:「展二少爺,二小姐不知道你在這,前幾日展家夫人派人過來詢問過,你要是現在出去,我家小姐的清譽可就不保了。」

她的聲音帶著著急,緊緊的抓著他。

展少狄腦海里充斥著羞辱,彷彿是被人扒光了衣服,狠狠的打了兩巴掌。

他看著面前的丫鬟,嘴角勾起一個諷刺的笑容,心裡憋氣的難受:「放手!」

紫香看著他冰冷的面容,心裡顫了下,意識到他可能知道了,更加的忐忑,可是依舊是緊緊拽著他的衣服:「展二少爺,你不能讓二小姐看到你。」

若是沒有這麼一出,展少狄覺得這個丫頭是為他著想,可是現在想來,之前他和雲大小姐可是說不上好,尤其是經歷了他刺殺她的那次,雲回還會想要和他做朋友?

怕是故意引他過來,讓他看到這一幕,給他難堪罷了!

「你們的目的達到了,」展少狄冷冷的盯著她,說出的話彷彿是結了冰渣,壓抑住心裡的怒火,他深吸了口氣:「放心,我也知道自己目前的處境……」


耳邊依舊響著那個女人對他的鄙夷和不屑,展少狄雖然為庶子,不是從正正經經的夫人肚子里爬出來的,可是他自問除了這層出身他改變不了,其他的他樣樣都比他那位大哥強。

可是,他依然被人瞧不起,還是被一個同樣從姨娘肚子里爬出來的庶女瞧不起。

許是他的目光太過駭人,紫香緩緩鬆開了手,屏住氣息,小聲道:「我們小姐也是好心。」

展少狄沒有理會她,大步的離開,頭也不回。

紫香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連忙進了屋子,俯在雲回耳邊說了幾句。

雲嫣然為了報之前的仇,將展少狄說得很不堪,告訴雲回,她這是要嫁進去肯定會很凄慘。

可是說得口乾舌燥,面前的丫頭竟然半點害怕和痛苦都沒有,讓她一肚子的恨意無處發泄。

「雲回,你是高興傻了?不會真以為嫁到展府,就是少奶奶了吧,你是不知道,這位展二公子的生母只是一個低賤的胡女,你以後的子女都會流著這低賤的血脈,一輩子,不,是生生世世也別想抬起頭!」 雲嫣然惡狠狠的道,眼裡瀰漫著狠毒。

雲回聽了紫香的話,自己的目的達成,她也沒有必要繼續忍了。

冷冷的站起身,逼近雲嫣然:「二妹妹,話可別說的這麼滿,沒準哪天你不顧廉恥,求著他要呢。」

雲嫣然聽清這句話,臉色一紅,氣得身子直顫,憤怒的睜大眼睛:「雲回,你要不要臉?」

「我至少沒有給人做姨娘,生出個小不要臉,」雲回冷冷哼道,不理會雲嫣然鐵青的臉色,直接從她身邊走過。

這話雲嫣然如何聽得不明白,她最恨人家提及她的庶女身份,可是這個雲回偏偏要這般羞辱她。

她心裡氣不過,想到之前雲回將她推入池子里,還害的她被爹關禁閉……

她咬了咬牙,直接撿起桌上的一隻婉朝著雲回撲過去。

身後傳來一聲驚呼:「小姐小心……」

雲迴轉過身就看到了雲嫣然猙獰的臉,她直接身子挪了下,伸出了一隻腳。

伴隨著撲的一聲,雲嫣然整個人撲倒在地,手上一陣鈍痛,接著有溫熱黏在了她的手指間。

「二小姐……」素柳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地上的姑娘滿手的血。


「雲回,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告訴我娘,讓她殺了你!」

雲回看著地上狼狽的女人,嘴角抽了抽,心裡對前世的自己開始捏了一把同情,她竟然會被這樣的女人害得死不瞑目。

曹春華坐在鏡台前,伸手攏了攏鬢間的珠花,眉眼間籠罩了一層愁緒。

李嬤嬤給她揉捏著肩膀,看著主子頗有心事的樣子,她開口道:「夫人這身妝容可是好比三月的桃花,我要是老爺,見了肯定就放不下了。」

曹春華心裡一動,怔怔的看著鏡中的自己,無意識的伸手摸了摸:「我這身老爺真的會喜歡?」

李嬤嬤見主子心動了,連忙賣力討好道:「當然,夫人,老爺肯定會愛到心坎……」

「姨娘,不好了,二小姐出事了……」一陣突兀的聲音響起,李嬤嬤臉色不悅,可是身前的人更加的驚慌,連忙站起身:「又出什麼事情了?我不是讓你好好看著她嗎?」

她眉眼間閃過不耐煩,當聽到素柳的一番話,整個人都站不住了,拔腿就跑了出去。

熏煙寥寥的書房裡,雲崇明顫巍巍的站在一旁,滿臉堆著笑:「三皇子,這茶如何?」

楚奕眉眼間閃過不耐煩,可是面上依然保持著風度,輕輕點頭:「味道甚好,有勞相爺了。」

雲崇明聽到這聲禮遇,心裡開心,捋著鬍鬚看著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三皇子來此有何貴幹?」

楚逸腦海中閃過母妃的囑咐,眼裡蒙上了一層暗沉,緩緩開口:「聽說相府打算和展府聯姻?」

雲崇明愣了下,隨即怔怔的看著這位面上帶著些戾氣的男人,隨即點點頭:「正有此打算。」

楚奕將茶杯噌的一下放在桌上,然後摩擦著手上的白玉扳指,淡淡的開口:「不知相爺覺得本皇子如何?」 雲崇明捋著鬍鬚的手一頓,連忙俯首作揖,恭敬回道:「當然甚好!」

楚奕蹙著的眉微微鬆了開,看著這個連父皇都禮遇三分的相爺竟然對他俯首認可,他心裡生出了得意。

「那相爺覺得,本皇子能有榮幸做這雲府的女婿嗎?」

雲崇明愣了下,三皇子這意思是看上了自己的女兒?

想到這些年,他從來不在女兒身上吝嗇,將她們培養成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貴女,尤其是老二,那容貌可是上層的,怕是再過一段時日,連宮中的娘娘都少有比得上的。

這三皇子可是貴妃的兒子,文武全才,深得皇上喜歡,若是嫣然能坐上三皇子妃的位置,三皇子登基后,他就是國丈了。

他心裡一喜,連忙回道:「三皇子若是能看得上臣的女兒,那就是臣三生修來的福氣。」

楚奕將他的諂媚收到眼底,他緊抿著嘴角,眼裡閃過幾分掙扎,還是開口道:「聽說大小姐德才皆備,深得相爺喜歡,本皇子那日一見,也覺得甚好。」

他這句話緩緩流瀉出,在安靜的書房裡格外的清晰,雲崇明聽得明白,面前這位祖宗是看上了他的大女兒,不是二女兒。

剛剛升騰起的喜悅一下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不安。

雲崇明抬起頭小心的窺了楚奕一眼,見他一臉淡淡,眉眼間帶著鄭重,不像在開玩笑。

「三殿下,您是想娶臣的大女兒雲回?」他重複的問了一句,吞了吞口水,一顆心懸起。

楚逸聽著那聲雲回,就想到在武安侯府的那日,那個一身白衣的醜丫頭,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不明白母妃為什麼一定讓他收了這個丫頭?

「本皇子想納她為側妃!」他壓抑住心裡的不適,淡淡的開口,眼裡沒有任何的暖意。

雲崇明看得明白,頓時心裡咯噔一下,連忙提醒:「殿下,臣的大女兒已經說給展家二公子了,恐怕得辜負三皇子的好意了。」

「哦,是嗎?」楚奕嘴角不悅的勾起,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這位相爺:「本皇子可是聽說,這庚帖還未交換,不算是正式定親,只要相爺願意,這親事也可以作廢,本皇子也是有機會成為這相府的女婿的。」

雲崇明聽到這聲,心裡皺的很緊,越發的覺得這事情不尋常,這三皇子要是看上的是二女兒嫣然,他心裡是十分樂意將女兒送進皇宮的,可是看上的卻是面丑無鹽的大女兒,女學沒有上過,琴棋書畫都不通,三皇子怕是別有用心,不是真正的喜歡回兒。

對於他來說,送雲回進宮是有弊無利的,別說女兒那副容貌,也沒個擅長的德藝,送進宮也討不了三皇子的喜歡。

這皇宮永遠都不缺的就是年輕的美人,將大女兒送進去了,怕是一個惹得三皇子或者貴妃娘娘不開心,就尋個理由扔進了冷宮,甚至還會牽連相府。

不,不能將雲回送給三皇子。

「臣和展兄有言在先,不能做那言而無信之人,臣代女兒謝謝三殿下厚愛了。」 雖然楚逸不願納那個無鹽女,可是納不納,主動權在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