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盤古不以為然的說道:「他自找的!」

「他自找的!那我爬了半天山路,就為了站在你洞府門外吹冷風?我也是自找的?」妲己嗔怪起來。

「我哪敢呀!」盤古明知妲己是在撒嬌,卻還是焦急的解釋道:「我這處洞府邪異的很,我是怕有邪氣侵擾了你!」

「我們妖族還會怕什麼邪氣?」妲己說著就往洞府走去。

盤古無奈,只能趕上前去,貼心的將妲己讓到大廳之中坐定。

一踏進盤古的洞府,妲己立刻就被裹挾進了充盈的靈氣之中,舒暢的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雀躍,她不禁吶吶細語道:「真是傻人有傻福!」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你天天住在這裡好了!」盤古樂呵呵的跑到廚房一通亂翻:「一整天沒吃東西了,待我給你準備些好吃的!」


「想的美。。。。。。。」話未說完,妲己居然就這麼斜躺在椅子上昏睡了過去。

不一會兒功夫,盤古帶著一托盤珍饈佳釀返回了大廳,卻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手中的東西掉了一地都渾然不覺。

只見妲己的七竅被七道血霧所牽扯,她遇到了和誤入洞府而身亡的那個師兄同樣的遭遇!

與那個師兄不同的是,牽扯妲己的那七道血霧並非血紅色,而是綠色的,像是從虛空之中灌注進入妲己體內一樣!

「妲己!」盤古大喊一聲,連忙衝到了妲己跟前。

奇怪的是,那七道綠色血霧在盤古接近之時,居然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妲己一下子癱倒在地,渾身卻因過度的驚懼而瑟瑟發抖不已。

「妲己,你這是怎麼了?」盤古慌了神,連忙將妲己抱在懷中。

妲己這才緩緩醒轉過來,卻像是失了魂一樣,旁若無人般只是一味自言自語著:「拜見領袖!拜見領袖。。。。。。」

盤古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感應了一下妲己的生機,還好,妲己的生機並未流失,反而還有所增進!

盤古心中稍定,趕緊將妲己抱出了洞府,大約過了一炷香時間,妲己終於恢復過來了。

「妲己,你感覺怎麼樣?」盤古連忙詢問起來。

「沒事了!」妲己虛弱的答道。

「剛才怎麼回事?」那一幕令盤古仍心有餘悸。

「我,我感應到了女媧領袖的召喚!」妲己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這座洞府不對勁!」盤古一驚:「我得趕緊將此事告訴師傅!」

「你不要命啦,說出去會泄露我們天選者的身份的!」妲己急了。

「師傅早就就看穿我們的身份了!」盤古安慰起了妲己:「而且,他還認出了我的盤古斧乃混沌至寶!」

「孫大聖絕不是區區一個導師這麼簡單!」妲己沉思了片刻:「我得走了!」

「我送送你吧!」盤古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


「不用!」妲己頭也不回的說道:「我想一個人靜靜。」

「哎,你還沒告訴我你的洞府在哪裡呢!」盤古追在後面喊了一句,卻沒有得到妲己任何回應。

。 目送妲己離開以後,盤古又是一陣揪心,這座洞府著實詭異,幸虧今天沒出什麼大亂子,不然他這一輩子都安心不了!

眼見天色漸晚,盤古只能滿懷著心事回了洞府,一躺上床便覺得昏昏沉沉的,心想著明天一定得去看看妲己,可眼皮卻不受控制的打起了架,轉頭便睡了過去。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孫悟空又像沒事兒人一樣將盤古的洞門踹的震天響。

盤古從噩夢中驚醒,心中很是不滿,打開門見到孫悟空,忍不住拐彎抹角的發泄起了滿腹的牢騷:「怎能勞煩師傅每天親臨,既費神,又傷腳,明日我去找師傅吧。。。。。。」

「我用得著你教?」孫悟空毫不廢話,直接抽出了他那根精鐵長棍:「拿上你那把破斧子,今天可不會像昨天那般輕鬆了!」

「好嘞!」聞言,盤古頓時來了精神,轉身便回屋背上了盤古斧。

才剛踏出洞府門外,孫悟空二話不說,當頭便是一棍砸下!

盤古來不及提斧格擋,只能往側旁騰挪躲閃一小步,眼見著那鐵棍擦身而過,殘影仍在,棍勢卻猛然一變,又朝著他脖頸處橫掃了過來!

倉促之間,盤古只能抬手硬擋,就這麼直接被掃飛了出去!

「反應太慢了,再來!」孫悟空出手便直指要害處,說話更是不留情面。

「痛快!」盤古絲毫不顧手臂處傳來的劇痛,爬起來大喝了一聲。

孫悟空根本就不給盤古喘息的機會,一個閃身又到了近前,借勢將手中的鐵棍刺出,直搗盤古心窩處!

盤古已然進入了戰鬥狀態,也不閃避,迎著出水蛟龍般呼嘯而來的鐵棍就是一斧斜劈而下,卻只能將其軌跡稍稍打偏一絲而已!

一寸長一寸強,孫悟空將手中的鐵棍舞的如同風火輪一樣,狂風驟雨般的攻擊讓盤古疲於招架,根本就近不了身。

這一陣,盤古對的很是憋屈,他那蠻橫的力量在孫悟空出神入化的棍法之下討不到任何便宜,心中不免急躁起來,稍一分神,又被孫悟空一擊打飛出去。

紅了眼的盤古乾脆放棄了一切防禦手段,短暫衝刺后一躍而起,奮力將手中巨斧朝孫悟空劈砍而下,根本就不顧已橫掃到腰間的鐵棍。

只是對練而已,孫悟空才不願意以傷換傷,趕緊收勢擋下了盤古的雷霆一擊。

趁著這個機會,盤古終於貼近了孫悟空!

防禦本就不是盤古所擅長的,盤古一直認為進攻才是最好的防禦,接下來,他根本就不顧傷痛,寧願多挨幾棍也不給孫悟空脫離自己攻擊範圍的機會!

「停!」兩人的對練持續了數個時辰,孫悟空率先停了下來:「不打了,你這種打法根本就是送死!」

盤古已是鼻青臉腫的了,卻咧嘴一笑,喘著粗氣說道:「師傅大可以將我打死!要不,我們繼續?」

無良小子別惹我 ,一股腦的扔給了他:「將這些全都吃掉!」

盤古一下子泄了勁,這才感到全身上下無處不是疼痛難耐,於是乾脆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將孫悟空拋過來的物什一通胡吃海塞。

「這些是山家的五嶽精華液吧!」才過了片刻功夫,盤古感覺到身體居然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狀態,不由大呼小叫起來:「山裂那小子給我一瓶就心疼的要死,師傅可真捨得下血本!」

「你可真是有眼無珠,居然拿山家那些垃圾跟我私藏的珍品相提並論!」孫悟空實在懶得搭理盤古:「恢復好了沒有,恢復好了繼續訓練!」

就這樣,孫悟空簡直開啟了地獄式訓練模式,每日都要將盤古的精力壓榨到一絲不剩為止,而後從戰鬥中總結出盤古的種種弊端,一一加以指正,待到稍加恢復,又是無止盡的對練!

孫悟空的訓練確實是嚴酷到了常人難以忍受的地步,但他提供給盤古的待遇也是常人羨慕不來,各類靈丹妙藥簡直就是敞開式的供應,一段時間下來,盤古非但沒有累垮,反而愈發的強健了!

偶有閑暇之餘,盤古抓住機會就會問一些關於這方宇宙的問題,孫悟空倒也是知無不言,只是每當提及關於他自己的事情就直接閉口不談了。


盤古漸漸的適應了這種生活,心無旁騖的一心只想著提升實力,唯一讓他牽挂的是,這期間妲己從未來找過他,眼看著一學期都快結束了,相思成災的盤古決定請個假去找找妲己,然後一同進趟城,去看看一直借宿在客棧中的小鐵頭。

第二天見到孫悟空,盤古剛想開口提請假的事,孫悟空卻先一步問道:「你在這內院之中也快一個學期了,感覺如何?」

盤古毫不猶豫的答道:「吃的好,睡的香,甚是愜意!」

孫悟空無可無奈何道:「我是問你感覺自己的實力是否有所精進!」

「在師傅的嚴格指導和奇珍異寶的輔助下,我的體質和戰鬥力大有長進,現在如果去參加那個體質測試,怕是最高強度都奈何不得我嘍!」盤古說得是眉飛色舞,但隨即又流露出一絲失落:「可惜還是不能夠感悟到天道,修為沒有絲毫增長吶!」

「看來,你想提升修為,那就只有融合星火一途了!」孫悟空見盤古對自己的評價倒也客觀,於是也不賣關子了:「你的機會到了!」

「什麼機會?」聽說能提升修為,盤古兩眼直冒精光。

「說起來,你的運氣真是好到有如天助!學院以往每十年一次的歷練,今年在火德星君的干預下,居然提前到了這學期末!」孫悟空延續著他簡練的敘事風格。

「歷練又是怎麼回事啊?」盤古聽得只能幹著急。

衆男寡女 :「歷練是學院針對所有學員進行的一次實戰測驗,毫不誇張的說,在歷練中的表現,將影響每一個學員一生的成就!」

。 「一次測驗而已,也不至於重要如斯吧?」盤古將信將疑的嘀咕了一句。

「對於凡人而言,就是這麼重要!」孫悟空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外圍學員想要轉正,外院學員想要進入內院,內院學員想被高層挑中進入仙界,全憑在歷練中的表現!」

「那我可得好好表現表現,爭取去仙界走一遭!」得知歷練的重要性,盤古直摩拳擦掌。

「嘿嘿,這才一學期,實力提升的不大,野心倒是不小!」孫悟空嗤笑一聲:「你可知道,整個火厄界域,每隔十年一次的歷練,最多也就一兩個絕世天才能夠被仙界看中!」

「我現在的實力確實是差了點!」盤古尷尬的撓了撓頭:「難道進入仙界僅此一途嗎?」


「那倒也不是,也有人憑著極高的修為證道升天的!但是,你覺得你有這個可能嗎?」孫悟空不斷打擊著盤古。

「不可能!」盤古臉皮一紅,趕緊岔開話題:「師傅,你不是說我提升修為的機會到了嗎?」

「還不是都怪你問東問西的?」孫悟空這才想起正事來:「此次歷練,是火德星君聯合了仙界幾個界域之主共同發起的!前幾日,仙界押運過來了一批天選者,連同先前火厄界域抓捕的一批,一併關押在了火焰山上,所以這次的歷練絕對和天選者有關!」

「這哪是機會,分明就是災禍嘛!」盤古心中一緊:「連師傅都能一眼將我看穿,我的身份哪能瞞得過界域之主的法眼!」

聽了這話,孫悟空不樂意了:「我天生火眼金睛,能看透萬事萬物,主宰之下誰能和我相提並論!」

「這,這也太逆天了吧!」盤古從未聽說過這等神通,一臉艷羨的說道:「身懷如此神通,那豈不是趨吉避害,無往不利了!」

「你天生烘爐神體,手持混沌至寶,就別一副大便乾燥的表情了!」孫悟空一如既往的刻薄。

盤古討了個沒趣,卻依舊追問著:「既然連界域之主都認不出天選者,為何還會有那麼多天選者被捕?」

孫悟空答道:「據老沙說,火厄界域捕獲的皆是那些尚未化形的天選者,而仙界嘛,則是利用了一部專門管理蒼生的法器—眾生相,眾生相會錄入界域內的一切生命,按圖索驥,近些年來新增的生命,不是嬰孩便是天選者嘍!」

盤古驚出了一身冷汗:「剛剛我還羨慕那些直接傳送到仙界的天選者,沒想到仙界竟然如此兇險!」

「肯定會有大機緣者身懷蒙蔽天道的手段,從而躲過獵捕的!」孫悟空正色道:「你也不要胡思亂想了,當務之急是迅速提升實力,以求堂堂正正升仙,畢竟仙界才是踏上宇宙巔峰的大舞台!」

「那師傅你趕緊給我講講這次的歷練內容吧,我也好有所準備!」孫悟空難得如此語重心長,聽得盤古鬥志昂揚。

「如此盛事歷來都是高度機密,唯有歷練當日才會知曉!」孫悟空沒好氣的說道:「別廢話了,開始開始訓練吧!」

「師傅,你知道妲己的洞府在哪裡嗎?」一提起妲己,盤古瞬間變得扭捏起來:「我想請個假去看看她。」

「哼哼!」孫悟空一聲冷哼:「本來吧,我以為你此次歷練即便表現不佳,至少能保全性命,如今看來,還是先擔心一下你在歷練中能不能活下來吧!」

「何出此言?」盤古一臉疑惑的問道。

「你以前是怎麼招惹到風雲那條走狗和他那個廢物兒子的,我管不著,但你若欲與那妲己繼續糾纏不清下去,那就等著全民皆敵吧!」

「為什麼?」盤古愈加不解起來。

說起此事,孫悟空便氣不打一處來:「你整日窩在洞府之中當然不知,如今,整個火厄學院,哪個男學員不被妲己迷的五迷三道的,即便有些男導師都把持不住!可是那個妲己倒好,周旋於各個權貴之間遊刃有餘,皆是曖昧不清!你若橫插一腳,下場可想而知了吧!」

「不會的!妲己不是這樣的人!」盤古是萬萬不會相信孫悟空這番說辭的。

「不會?那麼長時間了,她來看過你嗎?」孫悟空諷刺道。

「她是害怕我這座洞府!」盤古極力解釋起來:「上次她來我這就產生了幻覺,說是感應到了女媧領袖的召喚!」

「會有這等怪事?得去和老沙商量商量!」盤古的話讓孫悟空頗感意外,自言自語了一句便欲離開:「我先走了,剛剛的話你若不信,大可以去參加幾堂學院的課程,自己了解了解!」

「什麼,學院還有課程?我怎麼從來沒參加過?」盤古忙攔下了孫悟空。


「哪個導師會像我一樣天天上門教導?所有學員一般都是以自學為主,唯有內院學員才能偶爾得到導師的指點!」孫悟空心中有事,不耐煩的說道:「再說了,第一學期的課程就說些基本常識,我難道沒跟你說過嗎?要不就教些入門級的法門,你學的會嗎?」

「說是說了,但說的毫無章法,我都越聽越糊塗了!」盤古無奈的說道。

「自己蠢,還怨起我來了?」孫悟空直接騰空而起,但轉念一想,又從半空中扔下來一個小葫蘆:「這幾天我不會來了,給你留些靈藥,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真小氣,就這麼點?」想起以往成堆的靈丹妙藥,盤古不由抱怨起來。

「你這個不開眼的東西,此乃紫金紅葫蘆,內里自成一片天地!」孫悟空忍不住怒罵了一句,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盤古心中一喜,也不管孫悟空了,兀自把玩起了這件稀罕物,耳邊依稀傳來一個聲音:「最後奉勸你一句,這幾日將心思放在鞏固實力上,歷練維持數月之久,有的是時間讓你和那妲己去糾纏。。。。。。」

盤古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雖然關於妲己的那些流言蜚語讓他痛心不已,可他還是將孫悟空的忠告付諸了實施,在歷練開始前的這幾日里,盤古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埋頭將這一學期的訓練成果化為了最強戰力。

「各位學員,請速速前往學院大廣場集合,本次歷練,即將開始!」在所有人都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系統音突然響徹整個火厄學院。

。 聽得系統提示,盤古趕緊起身往山腳處飛奔而去。

奈何盤古府比任何一個學員的洞府都要更接近山巔,再往上便是導師的洞府了,可導師們能夠隨意飛行,而盤古卻只能沿著蜿蜒曲折的山路一通狂奔。

倒也不是學院禁止學員飛行,而是因為整個學院在重重禁制的影響之下,任何人進到學院之中,實力都會受到極大的限制,憑學員的實力想要飛行實在不是易事。

所以,在火厄學院評判一個學員的實力高低,除了歷練之外,御空飛行的熟練程度成了一個最直觀的標準!

等到盤古踏出洞開的內院大門,當初考生等候生存考核所處的那片大廣場上,早已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外院內院的新生老生們基本上都到齊了。

盤古連忙低著頭就近找了個位置站定,還好沒人注意他,不然又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出洋相了!

調息片刻,盤古故作從容的環顧四周,發現眾人的焦點齊齊聚集到了一處,難怪他迎面姍姍來遲都無人發覺。

盤古好奇的湊上前去一探究竟,仗著身高體壯,他硬生生擠開一圈表情如痴如醉的外院學員,打眼一瞧,面色當即陰沉了下來,原來,萬眾矚目的焦點居然是妲己!

外院學員自然只有遠觀的份了,就連內院之中身世顯赫的一群豪門公子都是眾星捧月般圍著妲己,滿臉堆笑的爭相獻著殷勤,而妲己則千嬌百媚的與眾人調笑著。

「看來師傅所言非虛!」盤古只感覺心口陣陣作痛。

「盤古,你來啦!」妲己似乎有所感應,轉頭便尋到了盤古,當即撇開眾人,興奮的朝他揮了揮手。

見妲己對自己的感情似乎與以往並無二致,盤古心頭的陰霾瞬間便一掃而空,甚至懷疑起剛剛的所見所聞是否只是一場虛幻!

「喲,這不是那個精神力為0的白痴嗎?」盤古尚未回過神來,緊跟著妲己走到近前的那人卻酸味十足的譏諷起來。

說話之人正是風萬里,他心中哪能不氣,為了妲己,他真可謂是費盡了心機!

想當初,自生存考核中見到妲己的那一刻起,風萬里就像是被勾去了魂魄一般,即便因為心猿意馬被踢出了流沙河圖,他亦是無怨無悔。

進入內院之後,憑風萬里的家世,本可以任選導師親自上門教導的,可他卻打聽清楚了妲己所選課程,整個學期一堂課不拉的全部上完了,為的就是創造與妲己的偶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