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十始祖駭然的注視下,葉問天抱著身軀劇痛狂吼,身軀急劇變形,長出角質和鱗甲,頭頂犄角伸出,背後黑翼張開,眨眼間徹底魔化。

二重惡魔變身,在第十始祖的攻擊下,自行啟動。

「墮落之翼,你是大魔王的分身!!!」第十始祖驚駭欲絕。

她不怕葉問天,但她懼怕墮落之翼,若她完全恢復,或可輕鬆取勝,但她才恢復了五分之一,面對墮落之翼,她的爪子根本沒有用武之地,更何況,她還受了傷,體內的詛咒之力正在飛速侵蝕著她的本源力量。

沉重的傷勢瞬間恢復,葉問天受到魔性侵蝕,笑得猙獰可怖,舔了舔舌頭:「第十始祖的血,我想嘗嘗!」

四隻墮落之翼猛力一拍,捲起狂暴魔氣,朝第十始祖狂撲過去。

第十始祖下意識揮動肉翼向後暴退,卻被撞了回來,仰頭一看,竟然是一尊高達七百二十米的血色巨人,六條手臂如山嶽一般,手握戰斧戰盾兩柄長刀,巨斧揚起,咆哮著朝她當頭砍下。

神武靈,血靈技,二重惡魔變身,葉問天使出了全力。

無論如何,不能讓第十始祖回到血池,現在第十始祖差不多相當於九十四級,若得到血池補充完全恢復,絕對是九十八級巔峰,那時一切希望都將泯滅。

轟轟烈烈的慘烈大戰在無底深淵中爆發,不斷有能量潮汐衝天而起,撞擊在石窟頂部,灑下亂石如雨。

卡恰和娜娜從最大的一號血池中爬上來,面色慘白毫無血色,雙眼中充滿了絕望,軟軟的跪倒在地,彷彿失去了生氣一般。

「怎麼會,怎麼會沒有?」卡恰雙手撐在地上,眼珠顫動喃喃自語。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們的血之烙印,已經被提前取走了嗎?難道一切都是徒勞?」娜娜頹然跌坐,雙眼獃滯失去了神采。

一次次失望,一號血池是她們最後的希望,可是,兩人搜遍了一號血池,所有血之烙印都翻找了三遍,卻依舊沒有找到,難道,血月親王真的提前將兩人的血之烙印取走了嗎?可是,禁忌之門並沒有開啟過的痕迹啊!

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不管是為什麼,兩人都幾乎絕望了,沒有血之烙印,所有的努力都是白搭,沒有血之烙印,就不會有自由。

「為什麼啊!」卡恰雙拳狠狠砸在地上,凄厲的喊聲在石窟中回蕩,她不甘,經歷了這麼多生死,掙扎到了現在,為什麼結局竟然是這樣!

難道這就是最後的結局嗎?

她真的不甘心!

這時,無底懸崖中光影越來越熾烈,轟擊爆炸聲越來越響,卡恰抬頭望去,只見第十始祖以奇怪的速度沖了出來,嬌軀上布滿了深紫色的血管,密密麻麻的抓痕深可見骨。

魔化的葉問天和神武靈刑天緊追其後,渾身惡魔角質碎裂的不成樣子,右臂扭曲折斷,連犄角都斷了一根,黑色的魔血淋漓而下,唯獨墮落之翼絲毫未損,每一片羽毛都閃亮如刀鋒。

葉問天豈能容許第十始祖返回血池補充能量,用完好的左爪死死抓住她的腳踝,任由她如何踢打都絕不放手。

「啊啊啊,我要你們全都死無葬身之地,血之祭祀!」第十始祖驚怒無以復加,獠牙森森瘋狂厲吼,尖銳的雙爪朝第十血池虛抓。

第十血池立刻沸騰,滾滾血浪排空而起十幾米,並不落下,而是在空中扭曲攀升,凝結成兩條鮮血藤蔓,嗖的一聲電刺而出,纏在了卡恰和娜娜脖子上。

卡恰和娜娜正處於絕望獃滯之中,根本反應不過來,登時被勒住脖子提在空中,憋得俏臉通紅,完全無法呼吸,使勁掙扎卻毫無效果,血液藤蔓竟然比金剛還要堅硬。

血色藤蔓扭曲纏繞,末端變成蛇頭,血口裂開,腥紅的蛇芯吐了出來,舔在卡恰和娜娜脖子上,嘶嘶怪叫著探出獠牙,朝跳動的血管狠狠咬了下去。

血之祭祀,以鮮血之力凝結成堅不可摧的薔薇血蛇,強行吞噬對方的血液來恢復自身。

由於卡恰和娜娜是血薔薇家族嫡系,覺醒魔武靈,天賦極佳,血液的效果也會更好,只要將兩人的鮮血吸干,第十始祖至少能恢復五分之三,屆時戰局會立刻逆轉。

「哈哈哈,小雜種們,你們死定了,我要撕碎你們!」第十始祖猖狂大笑,原本絕美的俏臉扭曲猙獰,雜加上密密麻麻的深紫色血管,看起來實在可怖。

葉問天焦急不已,第十始祖這招太絕,讓他兩面為難,若他去救卡恰和娜娜,第十始祖就會失去束縛,成功進入血池,若他不去救,第十始祖就會吸干兩位美少女的鮮血恢復力量。

總之無論如何選擇,第十始祖都會恢復力量,而她一旦恢復,三人就徹底死定了。

生死一瞬,時間好像變得很慢,葉問天甚至能看到卡恰和娜娜脖子上跳動的血管,血蛇的獠牙正在一分一毫咬下,第十始祖的狂笑聲隆隆回蕩。


「必須救!」葉問天沒有任何猶豫,雖然第十始祖進入血池之後,三人同樣會死,但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卡恰和娜娜被吸干。


然而就在他準備鬆手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砰然巨響,第四血池驟然沸騰,噴出滔天血浪,一口暗金色、外形更加巨大、更加精美絕倫的棺材飄了出來。


這口棺材甫一出現,血蛇藤蔓瞬間癱軟崩散,卡恰和娜娜跌落在地,捂著脖子連連咳嗽。

劫後餘生,兩人心中震驚卻難以復加。

第四始祖!

(今天也有加更的說)

… 生死一瞬間,第四始祖竟然出現了!

到底是什麼驚動了第四始祖,為什麼別的始祖沒有蘇醒,偏偏第四始祖蘇醒了?他或者她的出現,又是為了什麼?是敵是友?

看到這口更加巨大精緻的暗金色棺材,第十始祖面色陡變,連連揮爪發動血之祭祀,卻無一例外全部失靈,她的天賦能力,竟然失去了作用!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第十始祖厲聲大吼,眼中卻滿是忌憚之色,十位始祖之間年代相隔遙遠,相互之間並不是親子關係,所以除了第一始祖,其餘始祖之間基本不認識。

看到這口棺材,葉問天心中同樣震驚,他想到的更多,別看黑玫瑰是永夜帝國的皇族,但論隱藏力量,或許血薔薇才是最強的。

正常情況下,即便是九十九級半神,也頂多活五六百年,撐死七百年。

可血薔薇家族的始祖,卻能通過血之秘法進入沉睡,保存成千上萬年,雖然一共只能保存十位始祖,但已經強悍到令人髮指,若十位始祖同時蘇醒,幾乎可以橫掃整個魔武大陸。

血池上空,暗金色的棺材徐徐豎了起來,棺蓋正對著第十始祖,咔嚓連聲,金屬機關緩緩旋轉,鏤空花紋交錯移動,四個正方形的金屬扣彈開,棺蓋從中分裂,一點點敞開。

不論卡恰、娜娜、葉問天,還是第十四組,都下意識屏住了呼吸,一眨不眨盯著棺材,想要看看這位第四始祖究竟是什麼模樣。

棺蓋一點點打開,整個石窟的氣氛空前凝重,雙方都知道,第四始祖的出現,將成為生死輪轉的最重要一環。

終於,棺蓋徹底打開,卡恰、娜娜、葉問天、第十始祖同時瞪圓了眼睛。

裡面,竟然沒人!

棺材裡面是柔軟的血色天鵝絨,內壁鑲嵌著許多栩栩如生的薔薇花,可是裡面真的沒有人!

「什麼?」卡恰和娜娜目瞪口呆。

「怎麼回事?」葉問天張口結舌,既然沒有人,棺材是怎麼自動飛出來的?

「不可能!」第十始祖眼珠子差點瞪出來,驚聲大吼心神狂顫。

她身為始祖,對於沉睡的過程很清楚,棺材中不可能沒人,否則棺蓋就不會合攏,例如第三始祖魅蘭轉世重生,棺蓋就會永遠敞開,等待主人再次歸來。

事實上,第三血池中的棺材確實是敞開的,這一點卡恰和娜娜剛剛親眼見證過。

然而千古不變的規則,被第四始祖打破了,第四始祖的棺材明明合攏了,裡面卻沒有人,這是為什麼?第四始祖去哪了?

「那是什麼!」葉問天居高臨下,看得更清楚。

卡恰、娜娜和第十始祖仔細看去,終於發現,棺材中沒有人,卻又另一件東西,一枚華美絕倫的十字架。

十字架呈現暗金色,看起來像是金屬材質,花紋細膩栩栩如生,中央鑲嵌著一顆半紅半綠的寶石,寶石中有一個小小的少女。

「血之烙印!」卡恰和娜娜同時驚呼,第四始祖的棺材中,竟然放著血之烙印。

可這還不是最驚人的,更驚人的是,寶石中的少女美麗絕倫,銀色長發紮成雙馬尾,模樣竟然和卡恰、娜娜一模一樣,沒有絲毫差別!

既然這個血之烙印放在第四始祖的棺材里,那麼九成屬於第四始祖,為什麼第四始祖的樣貌會和卡恰、娜娜一模一樣?難道她們之間存在什麼奇異的聯繫不成?

卡恰和娜娜徹底呆住了,血之烙印和主人心神相連,看到烙印的一瞬間,她們就感覺到了這種聯繫,這就是她們的血之烙印!

第四始祖的血之烙印,就是她們的血之烙印,這意味著什麼?難怪尋遍十座血池一無所獲,原來就藏在第四始祖棺材之中。

「她們不會是第四始祖轉世吧。」葉問天嘴角抽搐,感覺震驚無比。

第四始祖一會看看血之烙印,一會看看卡恰和娜娜,怎麼都找不出絲毫差別,心中生出一股恐懼:「難道我剛才差點殺死第四始祖轉世?」

血薔薇每一代始祖之間的輩分相差極大,第四始祖和第十始祖相差可能超過萬年,血脈壓制無可撼動,以下犯上是要遭到血脈反噬的!


卡恰和娜娜終於回過神來,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真是轉世,兩人之中誰才是轉世呢?

再者,為什麼魅蘭轉世如此強大,能保留記憶和天賦,而她們卻不行呢?是遙遠的過去發生了什麼嗎?

「不行,就算她們之一是轉世,也必然因為某些原因尚未覺醒,千萬不能讓她們覺醒,否則我就完蛋了。」

第十始祖惡向膽邊生,肌肉裂開,兩隻手臂扭曲變形,化為兩條血蛇藤蔓,其速如電朝卡恰和娜娜咬去,無論誰是轉世,全都殺死即可。

「小心!」葉問天急聲大吼。

血蛇速度太快,又是第十始祖本體分裂所化,威力絕倫無可比擬,兩人就算反應過來也躲不開,只能眼睜睜看著死亡逼近。

就在這時,暗金色棺材忽然嗡嗡震動,一圈暗金色波紋散開,輕易便將血蛇彈飛。

血之烙印漂浮起來,寶石中的第四始祖人像猛然睜開了眼睛,這雙眼睛赫然是左邊赤紅,右邊碧綠,雙瞳雙色!

紅綠雙色光芒照耀在卡恰和娜娜身上,一股無可抗拒的吸力將兩人攝了起來,驚叫著摔入棺材之中。

摔入棺材的瞬間,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卡恰和娜娜的身體竟然變得模糊起來,相互靠近徐徐融合在了一起,當融合徹底完成的時候,耀眼的暗金色光芒照耀整個石窟。

葉問天和第十始祖駭然望去,只見暗金色的光芒之中,卡恰和娜娜都不見了,只剩下了一位同樣美麗的少女。

少女氣息悠遠而神秘,莊嚴不可侵犯,神聖不可褻瀆,雙手合在胸前,十指相扣,似乎在祈禱,銀色雙馬尾輕輕飄蕩,美得令人窒息。

刷,少女突然睜開了眼睛,左眼赤紅,右眼碧綠。

第四始祖,重現於世!

(加更,還有三更老時間,現在明白卡恰、娜娜胞胎姐妹的來歷了吧,異色雙瞳哦~)

… 左眼赤紅,右眼碧綠,這才是真正的第四始祖!

此時此刻,結論出來了,並非卡恰或娜娜其中一人是轉世,真相是,兩人其實都是第四始祖轉世!

和魅蘭不同,魅蘭是帶著記憶和天賦完全轉世,而第四始祖,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在轉世的過程中,靈魂本源分裂成了兩份,從而誕生了卡恰、娜娜這對胞胎姐妹。

從本源上說,兩人是完全相同的,甚至可以說兩姐妹根本就是一個人,只不過分裂成了兩個人格而已。

當兩人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才能取回原來的記憶和天賦,變成第四始祖。

一波三折,情勢來回急轉,誰能想到,卡恰和娜娜竟然是第四始祖轉世。

兒子是第三始祖,兩個女兒是第四始祖,血月親王還真是光榮啊,他竟然敢將自己身為第四始祖轉世的女兒當成交易品,妄圖嫁給黑玫瑰,如果讓血月親王得知這個消息,估計會嚇得一頭撞死吧。

忽然間,葉問天眼前浮現出魅蘭的優雅笑容,現在他總算明白了,為什麼魅蘭會救卡恰和娜娜,為什麼會殺死十一始祖,那傢伙估計早就知道吧。

「好妹妹」三個字,此時回想起來,瞬間有了不同的含義,根本不是指今生今世的血緣關係,而是指始祖之間的時代關係,第三始祖稱呼第四始祖為妹妹,難道不合情合理嗎?

「這個魅蘭,真是深不可測,真不知道,第二始祖乃至第一始祖又會有多強大,總不會是神級吧?」葉問天咋舌不已,不由望向兩座最大的血池。

第十始祖終於恐懼了,被第四始祖的異色雙瞳盯住,登時不受控制開始打哆嗦。同樣是始祖,但天然位階差距太大,就如神武靈對普通武靈的壓制一樣,幾乎是不可抗拒的。

「你……」第四始祖盯著第十始祖,雙瞳毫無感情,語氣毫無波動,「想殺我?」

「沒,沒有,始祖大人,我怎麼會想殺你呢?」第十始祖徹底變了樣子,從兇悍的狂獸,變成了瑟瑟發抖的小狗,就差搖尾巴求饒了。

第四始祖絲毫不為所動,目光中流露出厭惡之色:「可我怎麼記得,剛才你差點殺了我呢?」

「這,剛才我不知道她們是您的轉世,都是誤會,真的是一場誤會。」第十始祖瑟縮著,根本不敢看第四始祖的眼睛。

第四始祖唇角露出一抹冷笑,芊芊玉手徐徐抬了起來:「誤會?在我眼裡,從來沒有誤會,你以為剛才你想了什麼,我會不知道?」

「始祖饒命啊!」第十始祖凌空跪倒,不住叩首求饒,口中卻有一根血刺悄悄凝聚成形。

「你應該在典籍中讀過我的事迹,在我面前,求饒是沒用的,獻上你的鮮血吧。」第四始祖口中尖牙徐徐伸長,縴手抓向第十始祖的脖子。

「你去死吧!」第十始祖豁然抬頭,口中血刺迸射而出,朝對方眉心刺去。

這一刺,就算是普通至尊都會被洞穿,何況兩人之間距離太近了,根本不可能有時間閃躲。

然而,第十始祖的獰笑卻陡然凝固,第四始祖只是輕輕一彈,就將血刺磕飛,輕鬆寫意,動作優雅絕倫。

「無知,第十始祖的位置,換個人吧。」第四始祖掐住第十始祖的脖子,在對方驚恐欲絕的尖叫聲中,狠狠咬了上去。

魅蘭吸干十一始祖用了三秒,第四始祖吸干第十始祖也只用了六秒而已。

六秒之後,第十始祖已然化為一具乾屍,眼珠子咕嚕嚕掉了出來,空洞的眼眶裡充滿了死寂和恐懼。

隨手將乾屍扔掉,第四始祖蹙了蹙眉,從尖牙上摘下兩顆壓縮到極致的詛咒之金,這是從血液中過濾出來的。

捏在手中瞧了瞧,第四始祖將詛咒之金遞給葉問天道:「這是你乾的吧,很不錯,幫你壓縮了一下,不用謝我。」

葉問天下意識接過詛咒之金,一瞬不瞬望著第四始祖,道:「你到底是卡恰還是娜娜?」

第四始祖搖了搖頭:「我誰都不是,我就是我自己,我是第四始祖。」

葉問天頓時慌了,解除惡魔變身,一把握住她的手急聲道:「那卡恰和娜娜呢?難道回不來了?」

第四始祖低頭望著自己的手,蹙眉道:「奇怪,我明明已經覺醒,為什麼會覺得你的溫度很舒服呢?」


「把卡恰還給我,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葉問天真的慌了,雖然第四始祖和卡恰一模一樣,但人格完全不同,根本就不是卡恰。

「我好不容易重生,為什麼要還原?何況我擁有卡恰的一切記憶,就連不久前你和卡恰瘋狂交/歡的記憶,我都擁有,你就將我當成她好了。」第四始祖的眼神有些閃爍,似乎在回味著愉悅的記憶。

「不!你不是卡恰!」葉問天大吼。

「嗯?你以為憑你的實力,能夠強迫我嗎?」第四始祖蹙了蹙眉,似乎有些不悅,若非潛意識對葉問天有好感,若非心中有個聲音在阻止,她已經將葉問天吸幹了。

「卡恰和娜娜都是你的重生體,你這樣對待她們,不覺得太無情了嗎?」葉問天-怒道。

「本來我應該和魅蘭一樣完全重生,可發生了意外,導致靈魂本源分裂成了兩團,演變為兩個獨立的個體,雖然她們都擁有了人格,但終究逃不過融合覺醒的命運,你不要再說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