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奕什麼也沒說走了進去,身後跟著有些好奇的沈凌兒。二人進去之後身後的門便關上了。

順著暗道走了大概半個時辰,前面出現一個陣法。雖然沈凌兒不懂陣法,但是看到上面流傳的光芒,她知道這個陣法應該是不簡單的,果然,見沈奕凝出一道細細的水劍對著自己的心口刺了下去。

沈凌兒有些驚訝,剛想說什麼,見沈奕從傷口中去出一點心尖血灑到了陣法之上道:「這是沈家很早就留下的陣法,只能用沈家直系子孫的心尖血才能開啟。」

沈凌兒沒有說話,不過心裡依舊驚訝不已,看來除了沈家人這陣法外人就算想破也是不能,還真的神奇。

沈奕的鮮血沾到陣法上之後,陣法上閃過一陣紅芒,然後緩緩出現一個入口。沈奕抬步走了進去,沈凌兒也跟著走了進去。剛一走進去就感覺到後面的陣法之門馬上關閉了。沈凌兒再次感嘆這陣法的強大之處。

「這陣法每次開啟只能進入兩個人。」沈奕在前面解釋道。

「還真是厲害。」沈凌兒小聲說了句。

二人又走了大概10分鐘左右,前面一扇不大的石門。沈奕在左側牆邊按了一下走了進去。

進去之後沈凌兒發現這是一間石室,除了這道石門之外根本沒有路也沒有出口了。石室中間一個石桌,兩邊有幾個石墩充當座椅。頂上鑲嵌著一顆夜明珠用來照明。其他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沈凌兒眼神有些不解的看著已經坐在一邊的沈奕。她絕對不相信這老頭是帶自己來這裡聊天的,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這老頭是有話想對自己說了。

沈凌兒見他不急,自己自然也不急,找個地方也坐了下來。還從空間裡面拿出一盤靈果,一盤點心和一壺茶。自然也拿出兩個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

看的一邊的沈奕眼角只抽,這丫頭難道就一點不好奇?一點也不想問問自己嗎?

沈凌兒眼角餘光瞄到沈奕的表情,心裡暗笑不已,你不說是吧?你不急本小姐就更不急了。看誰能耗過誰。

沈奕沒好氣的瞪了沈凌兒一眼,拿過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也跟著喝了起來。沈小姐無語了,她更加確定了,這沈奕一定是有事要說,而且貌似在這裡是等什麼人?不用問她也猜到了,等的自然是沈家那傳說中的幾個老頭了。

畢竟之前沈風都說了,各大家族都有老傢伙在閉關,而且貌似南溪國皇家的幾個老傢伙實力還是最強悍的。

果然,沈凌兒和沈奕等了沒多久,就見石門再一次打開了。走進來三個鶴髮童顏的白衣老頭。

三人身上白衣飄飄,頭頂一頭華髮,紅光滿臉,臉上飄著白須和白眉,真真是三個鶴髮童顏的老人家。

三個老者目光如x光的看著沈凌兒道:「你就是沈奕的孫女!」

沈凌兒看著幾個老者淡淡的說道:「算是吧,你們幾個是誰啊?」

沈奕在一邊冷汗直流,這丫頭是不要命了嗎?竟然敢這麼跟老祖宗說話。竟然還用這種不敬的語氣,這是找死的節奏嗎?

「沈奕見過老祖宗,這凌兒還小,您老別見怪。」沈奕顫抖著聲音說道。他真怕這幾個老祖宗生氣直接把沈凌兒給滅了。

三個老頭臉色一凜,多久沒人敢這麼對他們幾個這樣說話了,哼!

一股屬於強者的威壓,直直地向沈凌兒逼去!而令他們吃驚的是沈凌兒絲毫不受他們威壓的影響。

可是站在沈凌兒身邊的沈奕,此時被威壓都壓得他冷汗直冒,甚至都站不穩了!這就說明幾人的威壓是存在的,可是這丫頭怎麼一點影響都沒有呢?真是奇怪了!


沈凌兒對此心裡嗤笑不已,什麼威壓啊?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精神力比常人強一點嘛!她是誰?不說上一世她的靈魂是來自21世紀的,就這一世她煉丹和煉器都是宗師級別的了,竟然跟她玩威壓,真是笑話。

沈凌兒冷冷一哼!強勢地以自己的威壓反擊了回去,竟生生把三個老者給逼的退後了一步!

三人臉色一變,踉蹌地倒退了一步,才不至於摔倒讓自己難堪!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這丫頭不但不受他們的威壓影響,反而把他們逼得如此難堪!好啊,真是太好了。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哈哈,好啊,真是太好了。不愧是我們沈家的後代,小丫頭啊你叫什麼名字?」中間的老頭突然大笑的說道。看著沈凌兒的眼睛冒著幽幽綠光,真是越看越滿意了。

沈凌兒冷哼一聲,沒有答話,那樣子分明就沒把幾個老頭放在眼裡,嚇得一邊的沈奕差點摔倒在地,小祖宗啊,這可是老祖宗啊,你怎麼還敢這麼囂張啊。

「回老祖宗,她叫沈凌兒,是飛宇那孩子的小女兒。」沈奕一邊擦著汗一邊說道。 「小女娃娃你可知道我們是誰?」剛才說話的老頭上前一步坐下問道。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一個小輩在他們面前,竟然不害怕他們,這讓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他,對沈凌兒非常的感興趣。

「不知道。」沈凌兒淡淡的說,隨手拿起一塊點心就吃了起來。完全無視因為她態度,此刻一臉震驚看著她的幾個老頭。

她自然知道,這幾個就是沈家的老祖宗了,可說白了跟她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她的靈魂來自21世紀,就算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幾年了,但是能夠讓她在意的人真心不多,更別提這個幾個第一次見面的老頭了。

「哈哈哈哈,師兄。沒想到啊,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特別的小娃娃,她竟然不害怕我們。不錯不錯。」另一個老頭突然笑著說道。然後坐在沈凌兒對面,盯著沈凌兒的臉一直看,那眼神就像看到什麼寶貝一般。

沈凌兒眉頭微微一皺:「收起你那猥瑣的眼神。」

沈奕頭上一群烏鴉飛過,他很後悔帶沈凌兒來見老祖宗了,原本以為沈凌兒只是不把他這個爺爺放在眼裡,可是現在看情況,這丫頭根本就是目中無人啊!

「嘿嘿,小丫頭,你這話怎麼說的,怎麼說我也是你老祖宗。你怎麼能說我猥瑣呢,真是不懂禮貌。」

「你叫什麼名字啊,你可以叫我祖爺爺的。」老頭嘻嘻哈哈的說道。臉上的笑容十分的燦爛,除了頭髮眉毛和鬍子雪白之外,皮膚可不是一般的白皙光滑。

「這樣哦,那請問祖爺爺,你們帶我到這裡來,究竟想說什麼呢?」沈凌兒突然笑的很明媚的問道。

而三個老頭還有沈奕,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沈凌兒的笑容有種背後陰風陣陣的感覺。真是奇怪了。

「哎,這個,自然是有事才帶你來的了。」

「來我給你介紹,這位是大祖爺爺,這位是二祖爺爺,我呢就是三祖爺爺了。」老者連忙岔開話題,笑著為沈凌兒介紹說。為什麼他覺得有點害怕這個眼前的小女娃娃呢?

沈凌兒目光在三個老頭身上一掃,有些不耐煩的看了沈奕一眼道:「到底什麼事?還是快點說吧,我還有事呢。」

「哎,這。幾位老祖宗您們看?」沈奕被沈凌兒看的頭皮發麻,只能彎著腰看著幾位老祖宗問道。

「哎。你這丫頭,性子倒是急。好吧,既然如此你就試試吧。」被稱為大祖爺爺的老者嘆口氣說道。

而那位二祖爺爺一直站在一邊,偶爾看一眼沈凌兒,就什麼都沒說,彷彿什麼事情都跟自己無關一般。

「對對,小凌兒啊,你去試試吧,不要擔心,試試就好,反正這門從來沒有人找到過。我估計也許根本就不存在的。」沈凌兒對面坐著的三祖爺爺說道。

「嗯」沈凌兒點頭。


「在哪裡?要怎麼做?」沈凌兒看著幾個老頭問道。

「小凌兒就在這裡,你只要滴一點血在這裡就行了。」老者站起來走到石室東面的牆壁,指著中間的部位說道。

沈凌兒跟著走過去,發現老者指著的地方顏色微微有點不同,如果不是離得這麼近看,根本就發現不到。沒有再多想,用靈力劃破手指,一滴血落了下去。

一陣金黃色的光芒立刻充滿整個石室,刺的眾人無法睜開眼睛。沈凌兒盯著光芒的地方看著。直到光芒消失之後,一扇透明的門出現在幾人眼前。

「開,開了…」沈奕有些結巴的說道。其他幾個老者看著眼前的門,也是震驚的嘴巴都忘記合上了。

沈凌兒沒有理會幾人,伸手觸碰了下這個看起來像是結界的透明門,只見手可以順利的穿透過去。並沒有什麼特別,於是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

直到沈凌兒的身影在眾人面前消失,沈奕等人才回過神來。

「老祖宗,凌兒進去了,進…。去了。」沈奕有些激動的說道。要知道雖然一直說著石室裡面有門,可是這麼多年你從來都沒見過啊,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

「是啊,沒想到這小丫頭還真厲害,大哥,二哥我們也進去看看吧。」一直跟沈凌兒說話的老頭看著其餘二人問道。

「嗯,好吧。」老大說著就往那扇透明的門裡走去。

「嘭」老者剛想走進去,就被一股透明的力量彈了回來,要不是他修為高的話,恐怕這一下會傷的不輕。


站穩之後老者有些驚訝的盯著這扇透明的門道:「看來不是誰都能進去的,你們試試吧。」

然後其他三人也跟著試試能不能進去,結果都是一樣,全部都被彈了回來。沈奕還被震得吐了一口鮮血,畢竟幾人里[讀小說請進入「熱-門@小#說&網」]面他的實力也是最低的。

最後四個人無奈的,只好坐在石室裡面等著沈凌兒出來。

而沈凌兒進去之後,發現裡面是一個不大的房間。並不是之前沈奕說的什麼關於秘境的入口。只是一個簡單的房間,看起來應該是一間用來修鍊的密室。

房間的中央有著一個不小的聚靈陣。四周分別鑲嵌著幾顆夜明珠。而靠牆的一側放著一個書架。一層放著幾本書籍。一層放著幾瓶丹藥和草藥。在書架旁邊放著一個箱子。

另一邊有一張書桌和一把椅子,然後有一個柜子,應該是衣櫃。除了這些,並沒有其他的特別之處。

走到書架前,發現上面放著的都是一些關於雨辰大陸的書籍,有一本煉丹大全,和煉器寶典。而其中一本浩宇大陸史吸引了沈凌兒的目光。

拿起來一看,果然是記載著浩宇大陸相關的書籍。想起自己的娘親,沈凌兒把這本書收了起來。

順便也把其他基本也收了起來,雖然她沒什麼用,但是不代表別人也沒用。然後看了看上面的丹藥都是高級丹藥。大概就是一些補血,恢復靈力等丹藥,沈凌兒自然也是一併都收了起來。

最後來到那個箱子面前,伸手想要打開箱子,卻發現怎麼都打不開。皺著眉頭看了半天,沈凌兒再次劃破手指一滴血流到箱子上。然後華光一閃,箱子打開了。

「終於有人打開這個箱子了。」一個悠遠而滄桑的聲音響起。

「你是誰?」沈凌兒看著打開的箱子,從裡面飄出一縷白霧,屹立在箱子中問道。

白霧慢慢凝聚成一個透明的人影,看不清楚五官。卻大概看得出是一個老者。而這人影透明接近虛無,連靈魂體都算不上。

「呵呵,孩子,我是誰?我自己都不記得名字了,我應該是你的祖先吧。」老者聲音有些悲涼的說道。

「你是那個發現空虛秘境的人?那你怎麼會在這個箱子裡面?」沈凌兒非常直接的問道。

「沒錯,當年就是老夫第一個發現空虛秘境的。」老者說道。

「那為什麼說這裡是秘境的入口?」沈凌兒繼續問道。

「呵呵,這裡確實沒有秘境入口。這裡只剩下我唯一的一絲神魂。如果再無人能夠進來。十年之內我也就徹底消失了。還好在我消失之前,竟然還可以見到沈家的後代,這也就是天意吧。」老者悠悠的說道。

沈凌兒只是看著老者,並沒有多言,因為她知道就算她不問,這個老頭自己也會說的。

「難道你就不想問我什麼嗎?」老者見到沈凌兒淡然的樣子,有些好奇的問道。

「如果你想說的話,根本不需要我問不是嗎?」沈凌兒不答反問道。她也只是對秘境感興趣而已,說白了那也只是感興趣,卻沒有到非去不可的地步,如果不是自己現在的實力,還無法離開雨辰大陸,她才不會對什麼秘籍有興趣呢。

「呵呵,好淡定的心性啊!不錯,不虧是我沈家的後代。好啊,好啊。」老者欣慰的說道。

「你能進到這裡,想必今年就是那秘境開啟之年吧。其實,那並不是真正的空虛秘境。人們每次進入的秘境,不過是空虛秘境入口處的一個幻境而已。」

「當年我發現真正秘境入口的時候,已經身受重傷,然後我便退了出來,找來當時與我實力差不多的其他人一起從新進去。只是即便是一個秘境中的幻境入口也是兇險萬分。所以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秘境入口怎麼進去。」老者看了眼沈凌兒,發現自己說了這麼多,沈小姐一直面無表情,心裡感嘆不已。

「空虛秘境本來就是需要血液開啟的,所以對於最外面的幻境入口,是需要我們三國皇室的血脈就可以開啟。而這個入口的開啟對於血脈要求並不嚴苛,可以說,只要有皇室血脈就能打開的。而真正的秘境入口,當時我並沒有說出來,自然這也是因為私心吧。」

「真正的秘境入口對於血脈要求非常的嚴格,正是因為如此,我一直在等待著,只是沒想到一等就是這麼多年。這麼多年沈家都沒有一個人可以進來這裡。哎…。」老者嘆息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秘境的真正入口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打開?」沈凌兒挑了挑眉問道。

「沒錯。這真正的空虛秘境入口在幻境裡面的最北側。有一個藍色的石頭。每到晚上的時候,藍色的石頭會發出藍色的幽光,只是時間很短,所以要在發光的時候滴血開啟入口,當年我是因為受傷在那石頭邊休息,才誤闖進去的。可是沒想到裡面比外面危險萬分,所以我就趁著入口的門,沒有關閉之前就又退了出來。」老者解釋道。

「原來如此,除了跟我說這個之外,你應該還有別的事情要說吧。」沈凌兒看著老者說道。她不相信這老者等待多年,只是為了告訴後代這件事。

不過這一次沈小姐還真的想錯了,這位先祖還真的就是為了自己的後代能有機會進去真正的秘境,而等了幾千年的。

「你這丫頭,雖然當時我沒有告訴別人這件事情,是有私心,那也不過是希望我們沈家的人,能夠進去之後得到寶物,壯大沈家罷了。只是我沒有想到一等竟然這麼久而已。」老者有些可憐的說。

沈凌兒有些錯愕,她是真沒想到這老頭,真的是只為了沈家著想,這讓她有點意外。不過心裡對這老頭的看法倒是改變了一點。

「咳咳,你也知道裡面很危險了,你就沒有什麼東西要送給我的?萬一我進去死在裡面怎麼辦?」沈凌兒淡淡的說道,雖然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身上的氣息比之剛才已經不那麼冷厲了。

老者感覺到沈凌兒的氣息變化,微微一愣,隨即笑道:「小丫頭,你這是想打劫老頭子嗎?」

「切,誰稀罕打擊你,再說了,你留著還有用么。」沈凌兒撇了一眼老頭說道。

「哎。是啊,我走了也是帶不走的。」老者聲音里有些悲傷。

「那個?有辦法讓你活下來嗎?」感覺到老者的情緒,沈凌兒有些不習慣的問道。她不是好人,也不是什麼孝順的子孫,只是覺得這個老頭不太討厭,所以隨口說了出來。

「呵呵,沒有。老頭子我已經死了不知道多久了。」說著一枚戒指從箱子裡面飛到沈凌兒的手裡。

「這裡面都是老頭子我一生的收藏,今天就便宜丫頭你了。去到秘境裡面一定要小心啊。那裡面雖然機遇很多,但是也處處都有危險存在。」老者認真的叮囑道。

霸道總裁王俊凱摩天輪的思念 放心吧,我沒那麼容易死掉的。」

「對了。老祖宗你可知道關於浩宇大陸的事情?」沈凌兒忽然看著老者問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浩宇大陸是比雨辰大陸更高級的位面。實力不到一定的地步是去不了的。」老者說。

「我一定要去的,因為我的娘親被人抓去浩宇大陸了。所以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去救她。」沈凌兒堅定的說道。

「什麼?怎麼會?兩個大陸根本不相通。你娘親怎麼會被抓走?」老者驚訝的問道。

沈凌兒知道這個老頭也出不去,搞不好自己離開之後,他就死翹翹了。所以也沒有隱瞞,就把關於南宮如煙的事情說了一遍。 「真是沒有想到,竟然有此事。不過,小丫頭,浩宇大陸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在這裡就算是逆天的存在,到了浩宇大陸之後也不過是個墊底的。說白了如果就算你在雨辰大陸修鍊到頂級,去了浩宇大陸你也就是剛剛出生的娃娃。」老者聽完沈凌兒的話之後,感嘆的說道。

「老祖宗你說的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去過浩宇大陸?」沈凌兒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沒有去過,不過沈家的先祖到是有去過的,很久以前沈家的先祖留下的手記裡面曾經記載著。浩宇大陸地大物博。修鍊之人多不勝數。而且那裡修鍊的跟我們這裡的並不一樣,浩宇大陸上人的壽命最少都在幾萬歲,實力最低的都比我們這裡最高的要厲害。所以我們這個大陸的人要是去到那裡,生存下來很難啊。」老者聲音悠悠的說道。

沈凌兒還是第一次聽說關於浩宇大陸上的事情,不過就算知道浩宇大陸上強者眾多,就算是去了之後,一切要從新開始,她也一定要去,因為她必須要去。

「老祖宗你放心好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沈凌兒笑著道。

「好吧,沈家有你這麼出色的後代,是沈家的幸運,一切好自為之吧!」隨著聲音的淡去老者的身影徹底化作點點星芒消失在空氣中。

沈凌兒看著這樣消失不見的老祖宗,心裡有些複雜的感覺,讓她又想起娘親和師父雲天。她恨透了這種無能為力,只能看著眼前的人消失。這一刻,她發誓,她,一定要更強!

轉身出了密室,看到外面坐著的沈奕和其餘三個老頭。沈凌兒沒有理會繞過幾人就打算出去。

「凌兒,你沒事吧?」沈奕發現沈凌兒出了,急忙走過來擔心的問道。


「小丫頭,你出來了。裡面有什麼?你沒受傷吧?」沈家的三個老祖也急忙站起來,看著沈凌兒問道。

「我沒事,這裡根本沒有什麼秘境入口。只是有個老頭告訴了我一些關於秘境的事情。」沈凌兒說道。

「三天後我就啟程去死海的空粗秘境。因為裡面危險萬分,所以皇家想去的人最好實力不要太低,你們可以自己去,也可以跟我一起走。想跟我一起的話三天後到暗樓找我便可。」沈凌兒看了看幾人繼續道。

「哎。我們自然跟你一起了,小丫頭啊,你可不能不管我,怎麼說我也是你老祖宗,以後我就跟著你了。哈哈!大哥,二哥。你們說對不對啊?」白衣老頭笑的很奸的對沈凌兒說道。

沈凌兒只是挑了挑眉,並沒有說什麼,反正這幾個老頭實力不錯,有這樣的免費保鏢不用白不用。

「好吧,反正我們幾個活了這麼久,還一次沒有進去過這空虛秘境,這次我們也跟著一起去吧。就當給小丫頭當個保鏢了。」另一個老頭想了想說道。

「嗯,就按大哥說的辦,我沒意見。」剩下的一個老頭也附和著。

「先出去再說吧。」沈凌兒道。

於是加上沈奕五人,出了石室按照原路返回。只是當他們剛走出石室的瞬間,後面的石室就『轟』的一聲爆炸開來。幾人回頭一看愣了半天,原本石室的地方已經變成一堆粉末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