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涵漾激動的看著不遠處朝她們緩緩走來的人,不停地低聲對安梓然說著:「然然,帥哥,我們學校有帥哥!」

安梓然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毫不客氣地揭短道:「a大有多少男的是沒被你說成是帥哥的?」顯然是對慕涵漾口中的帥哥沒啥興趣。

慕涵漾是個典型的花痴,性格好的是帥哥,長相好的是美男,能力強的是男神,綜合以上三點的那就是世上少見的極品男。她說的帥哥多了去了,她聽多了自然是沒啥感覺。

「喲,我家然然吃醋了?放心,即使朕擁有後宮三千,卻也獨寵你一人!那麼然然,今晚陪朕睡覺可好?」慕涵漾笑的很是奸詐,單手摟上了安梓然的肩。雖然安梓然的氣場比她足,但是論起身高體型還是她更勝一籌。

「嗯哼,這位美女在和我老婆說什麼呢?我好像聽到了睡覺什麼?是我聽錯了嗎?」一道黑影籠罩在了兩人的頭上,隨之而來的還有那突然在耳畔響起的聲音。 這一刻,厲震霆心中別提有多高興了。


本來當爹便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而宋相思這一次中倆,可以說是比中彩票還要困難。

正如宋相思之前所講的,他們兩口之家,現在即將面臨著要變成四口之家,任誰都無法抑制住心中的那份喜悅。

厲震霆有些得意忘形的抱住宋相思,這可嚇壞了站在一側的其他人。

連忙將兩個人分開,情緒顯得非常激動的說著:「你啊,即便在高興,也不應該如此的莽撞啊,現在弟妹腹中的胎兒不是很穩定,你這樣很容易驚到她腹中胎兒的。」

聽周浩天這樣講,梅麗莎不由得瞪大了雙眼,打趣的向周浩天說著:「浩天,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對這些事情如此的了解啊?你是不是早就計劃著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寶貝了?」

被梅麗莎如此嚴肅的質問,周浩天並沒有任何的遮掩。

側過身來,一臉認真的望向梅麗莎,給予肯定的說著:「是啊,我其實早就希望擁有一個屬於我們的寶貝了,只是……你工作上允許嗎?」

提及自己的工作性質,梅麗莎不由得秀眉微皺。

低頭陷入了一番沉默,猶豫了片刻之後,帶著幾分認真的說著:「我弟弟還小,若是現在將公司交給他來管理的話,怕還是太早了!浩天,你在等我兩年好不好?」

梅麗莎父母在一年前去世,他們去世之後,便將偌大的公司交給梅麗莎來繼承。

就這樣,本來還在父母保護下享受著自由生活的梅麗莎迫於無奈,只能夠硬著頭皮,結束了自己的自由,不得已進入了公司,成為了現在的董事長。

他還有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弟弟,明年才能夠畢業。

雖然他弟弟曾經提出來想要到公司幫忙,不想要在繼續讀書了,因為她不想要看到梅麗莎如此的辛苦,但是遭到了梅麗莎的拒絕。

在梅麗莎看來,只有讀好書,才能夠學到更多的管理才能,這樣才能夠獨當一面的接管下公司。

唯有那樣,她才能夠放心的功成身退,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梅麗莎的這些心思,周浩天又怎麼會不理解呢?

雖然他也渴望能夠與梅麗莎早日的步入婚姻的殿堂,早日緊忙兩口之家變成三口之家,又或者是更多,但他心裡清楚的很,梅麗莎心中有她放不下的東西,既然他當初選擇了愛梅麗莎,自然不會成為他的絆腳石、累贅。

「這可是你說的,兩年……」

周浩天一臉無奈的望向梅麗莎,再次認真的向梅麗莎做出了詢問。

「嗯,兩年,等弟弟明年畢業了,我就讓他到公司上班,然後我會用一年的時間來教會他如何管理公司,到那時候我們便結婚生娃,你覺得怎麼樣?」

梅麗莎是個職業女性,將所有的事情都規劃的非常清楚。

看到這樣的梅麗莎,宋相思心裡多少會有些羨慕的。

因為與梅麗莎相比,她自己則顯得那樣懶惰,連自己的人生都不知道要規劃一下。

「好,真是太好了,我這個做父親的,真的很為你們而感到高興。」

聽老爺子這樣講,大家紛紛都笑了起來。

而此時,老爺子突然提出來想要出院回家的提議。

對於這一點,所有人都給予了不贊同的說法。

「爸,您現在的身體才剛剛恢復,醫生都說了,必須在醫院接受常規的治療。」

「是啊,爸,我知道醫院這種地方,您一定很不願意繼續待下去,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啊,一切都要以您的身體狀況為中心。」

所有人對老爺子你一言我一語的勸說著。

老爺子所決定的事情,想要讓他放棄,還真是有些困難。

老爺子含笑的望向所有人,輕輕的搖搖頭,當即便做出了否定:「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的很,我現在找回了我的另外一個兒子,又看到我兩個兒子各自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我高興啊,我這一高興,身體的疾病便全好了,所以啊,你們不要為我擔心了,我是真的沒事,現在呢,我只想要回家,然後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頓像樣的晚餐。」

這是老爺子的心愿,因為他知道厲震霆總歸是要離開英國的。

而這次離開,想要在見面,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他不想讓自己留有一份遺憾,所以堅持著要出院的想法,哪怕他的身體不被允許。

「爸,您……」

周浩天依舊想要拒絕父親所提出來的要求。

而一旁的厲震霆,似乎猜透了自己父親的那份心意。

對周浩天那還未說出口的話進行了阻止,隨後走到老父親的面前,試探性的與他交流著:「爸,您想要出院,無非是想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其樂融融的吃頓像樣的晚餐對嗎?」

老父親並沒有否認,輕輕的點點頭,當場便做出了肯定。

在了解這些信息之後,厲震霆站直了身體,對老爺子試探性的做出了交流:「爸,您看這樣行嗎?我們不辦理出院手續,而是向醫生請半天的假期,回家達成爸爸的心愿,在第二天在回到醫院接受治療,您覺得呢?」

厲震霆的這份提議,周浩天他們覺得倒是一個辦法。

這樣既可以完成老爺子的心愿,又可以讓老爺子在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可以說是一箭雙鵰!

老爺子起初是不怎麼同意的,因為他心中所想的是能夠永永遠遠離開這個地方。

不過,厲震霆都這樣講了,他也不好駁了對方的面子,深深的嘆了口氣,帶著幾分感慨的說著:「好吧,一切都聽你的。」

有了老爺子的這份肯定后,厲震霆便轉身走出了病房。

打算與老爺子的主治醫生商談這件事情,最初的時候醫生是持有否定意見的。

不過,厲震霆非常的堅持,對醫生做出了各種的勸說,最終醫生不得不選擇了妥協。

非常無奈的向厲震霆做出了一通的抱怨:「你可真行啊,你這是想著辦法的讓我違反紀律,不過咱們醜話說在前面,老爺子離開醫院可是你們執意要這樣做的,倘若老爺子在家中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意外,後果可是由你們自己承擔的。」 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很好聽,個子應該比她們兩個人都要來的高,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剛才他說了什麼?他說這位美女在和他老婆說什麼呢?他老婆?!這帥哥看起來年紀輕輕,竟然已是有婦之夫?

慕涵漾震驚了!猛地抬頭,眼神不停地流轉在安梓然和來的那個男子的身上,此刻也懶得去看男子到底有多好看,粗略估計一下只能說男子長得很帥,但是她現在不想關注這個問題,她可以肯定她慕涵漾絕對不認識這麼一號帥哥,而男子對她也只是謙和有禮的樣子,反之對安梓然倒是熟稔得很。也就是說這個帥哥口中的帥哥指的是安梓然?!

「然然,你結婚了,怎麼不告訴我?」慕涵漾瞪大著眼睛,同時覺得有點心碎,「愛妃,你這樣腳踏兩條船可不是什麼好行為啊~我身為你的正室,這種事情不提前告訴我也就算了,竟然還敢瞞著我?你找揍呢!」

安梓然抽了抽嘴角,結婚?結你妹的婚!這丫的想象力真是太豐富了!

還不待安梓然出言反駁,洛寶宸倒是很自然的接過了話題,眉角微挑,語氣有些危險:「這位美女,你剛才說你是我家老婆的正室?」雖然心裡知道這是她們女生彼此間玩鬧的稱呼,但是作為一個男人,他都還沒來及說安梓然是他正室,反倒是被別人搶先了,總歸是讓他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

「帥哥,開玩笑的,呵呵。」慕涵漾乾笑了幾聲,躲到了安梓然的身後。她一直以為,自己安爸爸的氣場給人的壓迫感就夠強的了,卻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來歲的男的,氣場竟然比安爸爸還要強大。

「漾漾,我們走吧。」一直將洛寶宸無視了的安梓然拉著慕涵漾的手就想走。其實並不是她沒看到洛寶宸,她只是覺得帥哥和自己的關係不大,雖然這人看起來讓她覺得有些眼熟,但是她見過的人多了去了,從來都不放在心上。

洛寶宸嘴角微抽,伸手攔住了安梓然的去路:「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還真是有緣。」的確很有緣,昨晚見過以後,他有想過去調查她的資料來著,但是沒想到才過了一天竟然就又見面了,真不愧是緣分吶!

安梓然抬頭,眼中帶著些許困惑,語氣依舊淡然:「抱歉,我不認識你!」

洛寶宸默了,內傷了,心痛了,心碎了,他的老婆大人竟然不認識他了?尼瑪,明明昨天才見過的好嗎?

「你確定,你不認識我?嗯哼?」洛寶宸一字一頓的問道,尾音上揚,帶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我確定,我不認識你。」安梓然勾唇,也是一字一頓咬字清晰的回答道,順便回眸看了還怔愣在原地的慕涵漾一眼,挑眉問道,「漾漾,還走不走?不走,我回寢室了。」

被安梓然一叫,靈魂回體,慕涵漾趕緊上前,諂媚的笑道:「走,當然走。」為了拐安梓然陪自己出來,她是下了多大的血本啊!絕對不能讓她回去!哥哥大人,你的任務好艱巨!

「還記得昨晚的血腥瑪麗嗎?嗯哼?」洛寶宸從黯然神傷的思想中走了出來,還記得他母親大人說過,老婆是靠自己追出來的!

「我調過那麼多,誰記得。」安梓然回道,也不在意周圍有那麼多學生圍觀著。反正都已經大學生了,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學校不會管那麼多。酒吧這地方,說危險不危險,說不危險也危險,好壞就在一念之間。

洛寶宸一口氣堵在胸口,吐不出來,卻也咽不下去,說安梓然說的對吧,他卻覺得自己長得那麼帥,就算讓她調酒的人多,那多少好歹得有些印象吧?說她說的不對,他又覺得憑安梓然那絢麗的調酒技術,每天碰到的人就算不上百也得有幾十吧!於是乎,一邊是自己的魅力,一邊是老婆大人的能力,洛寶宸華麗麗的糾結了。

「我覺得你長得很像一個人。」洛寶宸傾身將腦袋湊到了安梓然的耳邊。

安梓然雙眼猛地一眯,從小安爸爸雖然不常回家,但每次回了家,都會教她個一招半式,她的身手自是不錯。在洛寶宸靠近的那一秒,身體已經先於腦子做出了反應,手一揚就欲打去。

他自然是注意到了她敏捷的身手,不過卻先她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

「世界之大,額,是你?」安梓然擰著眉頭,下意識地回答道,卻猛地一抬頭,面色不悅的看著面前這個笑得張狂的男子,好想揍他!


洛寶宸笑的得意:「是啊,就是我,不過我現在倒是覺得,你長得不像我未來的老婆。」

「是,您的老婆還不知道在世界哪個角落呆著呢,可能在哪個帥哥的懷抱里等著您去拯救。您就快去找,好走,不送,再也不見!」安梓然扯扯嘴角,勉強的對洛寶宸笑笑,洛寶宸那話雖然讓她的心裡有點開心,但同時也有點擔心,總覺得他話還沒說完。

果然,就在下一刻,洛寶宸又補充了一句:「我覺得你就是我未來的老婆。」

安梓然從來不是什麼會成全他人,委屈自己的人,就在洛寶宸話音剛落的那一刻,直接抬腳,一腳踹了過去。安爸爸對她說過了,要給自己留條後路,當手被人鉗制著的時候,腳就派上了它的用場。在聽到一聲低吼時,滿意地拍了拍手,轉身瀟洒離去!

「安梓然,你給我回來!」底氣十足的聲音在安梓然的身後響起,中年男子終於趕上了步伐,看到的正好是她踹他的那一幕,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此刻蹲在地上的這位可是連a大的校長都不敢惹的人啊!

「李主任。」安梓然冷著張臉轉身,沒好氣地叫道。李主任就是那個中年男子,是a大財務處的主任,因為她學習成績優異,獎學金年年有,所以和財務處的人交道打得比較多,久而久之,倒是混了個臉熟。

「向洛大少道歉。」李主任的臉色不是很好,說話語氣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還不待安梓然表態,洛寶宸倒是先不高興了,他的老婆他都捨不得重吼一句,這貨倒好!當著他的面,訓斥他的未來老婆!

「你跟誰說話呢?」洛寶宸斜睨了李主任一眼,冷哼一聲,然後視線在接觸到安梓然身上的時候,霎的一暖,「老婆大人!沒事,他不敢凶你。」

安梓然神色淡然,靜靜的看了洛寶宸一眼,沒了之前的抓狂,眼底的疏離淡漠清晰可見,這樣的她讓人有點慌。

「洛寶宸,我不是你的老婆。」聲音很輕,很淡,卻依舊飄進了洛寶宸的耳朵。 醫生所講的這些,厲震霆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當場便簽下了一份契約書,許諾若是老爺子因為這次的出院,在家中發生任何不可逆轉的意外時,與醫院沒有任何的關係。

在簽署完這份契約書後,厲震霆這才著急著回到病房,告訴老爺子這個好消息。

緊接著,大家開始忙活起來,只為能夠不浪費這寶貴的時間。

回到家后,老爺子的心情明顯舒暢了許多。

「還記得最後一次待在家中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在回來,竟然有一點點陌生的感覺,不過,家還是那樣的溫馨。」

聽著老爺子的感慨,宋相思緩緩的蹲下身來,一臉認真的向老爺子做出了勸說:「爸,只要您聽醫生的話,接受一系列的治療,我相信很快您便會與醫院徹底的說再見了,而您的身體也會康復,到那時候啊,就怕您連家都不想要呆了,每天都會想著四處逛逛!」

老爺子臉頰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對宋相思所說的這番話做出了肯定的答覆:「你說的對,我一定要將身體養好,因為我還要給你們看孫子呢。浩天和梅麗莎也即將擁有他們的孩子,我這個做爺爺的啊,一定要將身體養好,養的壯壯的,將來啊,好帶著我的孫子去環遊世界。」

老爺子有這樣的想法,在眾人看來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好,等相思將孩子生下來后,便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業,到那時候啊,老爸可不要嫌看孩子累才是,孩子啊,一定要交給您來帶。」

厲震霆的這番話,更是令老爺子笑的合不攏嘴。

要知道現在這個社會,有許多的家庭,都認為爺爺奶奶太寵溺孩子,而且在思想上兩代人有明顯的隔閡,做父母的總覺得將孩子交給爺爺奶奶帶,是對孩子影響不好的。

而厲震霆與宋相思能夠這樣說,不管將來他們是否願意將孩子交給老爺子去帶,此刻的老爺子都顯得非常開心。

「好好好,這可是你們說的啊,別到時候孩子出生了,你們在嫌我這個老頭子不會帶孩子,又或者是嫌我臟,不讓我給你們帶孩子。」

對於老爺子的這番說法,宋相思和厲震霆當場便做出了否定。


「爸,瞧您這話說的,我和相思像是那種人嗎?說了給您帶,便給您帶!」

見老爺子高興了,宋相思主動提出來去廚房做菜。

人還未離開半步,便被厲震霆和老爺子給阻攔了下來。

「相思啊,你現在懷有身孕,廚房這種地方還是不要去的好,家裡有保姆,有女傭,想要吃什麼,由他們來做便好了。」

老爺子率先將心中的擔憂說出來,緊接著厲震霆抓住宋相思的手,將她強行的拽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之後,給與肯定的說著:「爸說的沒錯,你啊,從現在起可是國家級保護動物,下廚房這種事情你就不要在做了。」

既然大家都這樣講了,宋相思只能夠放棄去廚房。

梅麗莎卻在此刻擼起了袖子,笑著對大家講:「既然大家這麼開心,就由我呢,到廚房裡大顯身手一把吧!」

聽梅麗莎這樣講,周浩天不禁皺起了眉頭,當即便對梅麗莎做出了否定:「不,不用了,廚房那種地方你最好也不要去。真的,沒有必要去。」

周浩天的表情看起來怪怪的,臉上寫滿了緊張。

這是厲震霆和宋相思所不理解的,而老爺子也是一臉的疑惑,試探性的向周浩天做出了詢問:「你這孩子怎麼看起來如此的緊張?梅麗莎只是想要去廚房做頓飯,怎麼了?你用不著……」

「爸,你不知道,梅麗莎做的飯菜……」

周浩天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梅麗莎有些不開心的擠了過來,氣呼呼的瞪了一眼周浩天,冷漠的做出了詢問:「怎麼了?我做的飯菜怎麼了?」


「沒,挺好看的。」

但是味道真的是難以恭維!最後的這句話,周浩天可沒有那個膽量說出來。

確定周浩天沒有在說自己壞話之後,梅麗莎便興高采烈的前往廚房忙活起來。

周浩天表現出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對在場所有人做出了提醒:「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啊,等下所有梅麗莎做的飯菜,你們最好都避開,不然的話很容易中毒的。」

周浩天說的如此認真,宋相思一臉懷疑的打量著周浩天,不太確定的做出了詢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拜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等一下你們就知道了。」

該做的提醒,周浩天都已經說了,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那就真的是聽天由命了。

很快,一桌子豐盛的晚餐便完成了。

聞著味道是真的很香,梅麗莎盛情的邀請著大家到餐廳用餐。

臨走向餐廳的時候,周浩天還不忘對宋相思做出了提醒:「記住我剛剛說的話哈,特別是弟妹,可千萬要記住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