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以為你現在很牛逼,跟我說話還是客氣點吧。」鍾麗柔斜他一眼,又道:「既然他答應了做污點證人,我何必著急呢,等他被喂得白白胖胖了再去找他,這段時間我就賴著你了。」

周楓抹了一把冷汗,嘆道:「為什麼你要賴著我呢……」

「好玩,你不是說晚上沒有樂子尋嗎?我來跟你做個伴。」鍾麗柔戲弄道。

「那是很危險的,我可不能保證夜深人靜的時候會做出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周楓威脅道,那眼神邪-惡之極。

如果做不出什麼事情,你還連禽~獸都不如呢。這句話鍾麗柔並不敢說出來,否則也太不矜持了。她突然想起小雀的一番話,頓時又嚴肅起來,說道:「對了,小雀跟我說過一點很離奇的情報。」

周楓沒發問,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他說魔尊那伙人可以用元神感應找到他,還跟我說……這種本事你也有,所以叫我來問你,到底元神感應是什麼意思?」鍾麗柔亮著眸子,眼神里充滿了好奇。

果然是一言驚醒夢中人啊,這情報實在太他娘的值錢了。周楓愣愣失神,體內一陣熱血沸騰,總覺得情緒說不出的興奮,但一時間又消化不了其中蘊含的深意。

元神感應……

他封閉的腦海里突然像打開了一道敞亮的天窗,靈光閃過之際,不禁恍然大悟,失聲道:「難道是……我的媽呀,為什麼我沒有想到呢……如果還有這種奇效的話,那這支神醫特種部隊也太天下無敵了,完美的伏擊隊啊……」

聽著他自言自語,完全就沒有正面回答自己的問題,鍾麗柔略顯惱怒之意,皺著漂亮的眉頭道:「喂,麻煩你回答我的問題可以嗎?」

周楓一拍案板,壓抑著激動的心情道:「你不需要知道,反正說了你也不懂的。」

「你不說又怎麼知道我不懂?」鍾麗柔惱怒道,最討厭這些把女人都當白痴的男人,總以為自己很聰明,關鍵時刻還不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姐可比你智慧。

「你真想知道?」周楓決定有仇報仇有怨報名怨,上一次在電話里被她吊了胃口,這次說什麼也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你到底說不說?」鍾麗柔陰沉著臉道,這模樣就像在給對方精神壓力。到底她還是自視甚高了點,用屁股想都應該知道周楓是絕對不吃這一套的。

「哼,求我吧,說不定我會大發慈悲告訴你的。」周楓吊起白眼,鼻子昂得老高,一副傲漫的態度,簡直急死人不償命。

鍾麗柔聽著這對白感覺怎麼那麼熟悉,這才想起是昨天在電話里的對白被他反過來用了,真是可恥。

人家都說不是不報是時辰未到,原來吊胃口也是會遭報應的。鍾麗柔耐著性子,到底是自己有錯在先,破天荒地低聲下氣道:「你快說吧,到底元神感應是什麼?」

關潔卻還是沒有開鼓的意思,嘿嘿笑道:「晚上再說吧,如果今晚你能服侍得我體體貼貼舒舒服服,我就告訴你。這個可是秘密啊。」


服侍得體體貼貼……這不是當侍女了?本小姐堂堂大千金啊,狐狸軀一振可以憾動整人國防部,勾一勾手指不知道多少男人神魂顛倒拜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怎堪你如此戲弄。

鍾麗柔冷冷瞪著他,突然擠眉一笑,這種笑卻是笑裡藏刀,其威力足以殺人於無形,說道:「你當真不說?」

「不說你又能咋的?」周楓暗暗叮囑自己要頂住,可千萬別被一個小娘們唬住了。

本書源自看書罓

… 鍾麗柔眸子微閉,妥協道:「好吧,你想說我還不想知道呢。」

可聽她口氣這種有妥協意味的句子怎麼像是在威脅?只見她站起來開始脫衣服,一瞬間就脫了外套,雖然有了几絲秋天的涼意,但這時候太陽剛下山,熱得緊。

不過脫掉外套也就算了,她居然連裡面的襯衫也脫了去,露出兩條性感的鎖骨,光滑如玉的香肩,每寸皮膚都散發著一股誘惑力。

好傢夥,等不及天黑就要開始服侍我了嗎?拜託,其實我只是說說而已……周楓心裡齷齪地忖道,為了安全起見,他試探道:「你脫衣服做什麼?」

「換女裝啊……啊對了,這裡只有軍裝……沒事,我把這條圍巾解掉就是正宗的女人了,好像還沒跟尤燕認識過,趁這個機會要向她表明我的愛慕之意才行。」鍾麗柔果真把那圍巾解了下來,當著周楓的面,完全就沒有半點羞恥之心。

周楓卻慌了手腳,她說這段時間要在這裡睡絕對不是鬧著玩的,別說尤燕,在任何人面前曝露了她的閨女身份,其後果都不堪設想,就算別人不鄙視死他尤燕也能恨死他。

「得了,當我怕了你。」周楓終於認輸一回。

鍾麗柔得意極了,一張俏臉笑得像一朵花。只見她裹回圍巾,換上了一套周楓的軍裝,雖然周楓的衣服比她的身材大了好幾碼,但鬆軟的不倫不類感覺反而更完美地隱藏了她的女人特徵。

「怎麼樣?快從實招來吧。」鍾麗柔坐下床邊,微笑道。小樣,你跟姐玩,玩死你都可以。

周楓心裡也在暗暗盤思:得瑟什麼,哪天老子一個不樂意……

「這事情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我想不如直接做實驗吧。」周楓把魚餌送到美人魚的嘴邊,還是沒忘記再賣個關子。

「做實驗?」鍾麗柔費解道。

「把你的人皮面具戴著吧,現在就帶你出去做實驗。」周楓整理好自己的衣裝,配上耳機跟對講機,示意對方準備出發。

鍾麗柔本來就好奇心強,急忙戴上那張男人的臉,又換了個男人的聲音說道:「你是好不要再忽悠我,否則有你好看。」

「忽悠誰也不敢忽悠你呀。」周楓貼她一個熱臉,好在沒招來冷屁股,二人肩並肩出了寢室,走到樓下張望一遍,找開對講機又說了一句:「黑面神,你在哪了?」

「在山林里,何事?」對講機的擴音器里傳來黑面神的調子,其中夾雜著一些沙啞的躁音。

「地點告訴我,我有緊急狀況要跟他們說幾句話。」關潔要到具體方位,帶著鍾麗柔火箭一般速度駕著越野軍車奔去。

眾人果然跟著黑面神在一處深山裡練習自由搏擊,旁邊的草地上零散地置放著一挺狙擊槍,每個人身上都是髒兮兮的,特別是三位美女,活脫脫就幾隻花臉貓。

「周老師……」「關潔?」眾人紛紛笑臉迎接,不難看出周老師在隊伍中的威嚴何其霸氣,眼睛一瞪敵人就要先哆嗦一下。

沒等他發表演講,眾人的視線又轉移到站在他旁邊的「鍾麗柔」身上,撓著頭好奇道:「這小子是誰呀?難道還有新丁?」

假如說周老師又收了個新徒弟,那可就新鮮了。

「我朋友,他是來打醬油的,不用管他,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說。」周楓朗朗說道,又看向黑面神,神態略顯難為情,笑道:「黑臉兄,麻煩你暫時迴避一下,我最多只佔用你半個小時。」

黑面神也是十分識趣,落落大方地笑道:「本來就是你說了算,不用客氣。」說完他轉身便走出一百多米,趁此機會坐下來抽了根煙。


這廝還真會偷懶啊。

小弟與佳麗們不勝好奇,都耷起腦袋洗耳恭聽,能得到周老師的指點和教晦,絕對是一種榮幸。

周楓的視線直接從三個美人胚子身上飄過,看著梁小彬等人說道:「有個新技能要教給你們,叫元神感應。」

尤燕等人提起來的心頓時沉了下去,搞什麼飛機啊,原來沒有咱們的份,簡直就是重男輕女,這是什麼狗屁老師。她們嘴巴都撅得老高,顯得委屈極了。

「元神感應?」史大明等人困惑地眨著眸子,一臉茫然之色。

「我不是把召喚魔法的技能教給你們了嗎?現在你們身上都有我的少部份元神,以後沒有什麼事的時候,你們不妨試試用心靈去感應一下隊友的地理位置,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周楓簡潔道。

話雖然說得模糊,在場之人聽懂的也不多。但梁小彬卻精神一振,興奮道:「對了周老師,我好像有察覺道,我越來越發現跟我們三個的靈魂有點相通的感覺,有時候他們在做什麼,在什麼地方我總能隱隱約約地察覺道。」

這小子資質果然不錯,不枉我一番栽培啊。周楓露出欣慰的笑容,朗聲道:「不錯,就是那個感覺。」說完他又看向史大明和大頭,道:「現在你們應該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吧?至於怎麼達到這種境界呢就看你們的個人天賦了,我只能給你們引路,但不能手把手教你們。」

三個女子不知何時已經溜到一邊去坐了下來,事不關己地聊著天。

周楓也懶得看她們,打醬油的角色本來就不期望她們可以起多大的作用。他繼續瞅著大頭等人,又道:「兩個星期之後的演習,你們也該知道怎麼取勝了,就是打伏擊戰,躲得越隱蔽越好,想知道戰友的所在位置時,不需要藉助任何通訊器,直接用這個方法去感應就行了。」

大頭跟史大明也不知道真明白還是假明白,做出個恍然大悟之狀。

梁小彬突然走到周楓身邊,壓著嗓子道:「但是很奇怪的是,我總感覺還有個人在周圍附近,可按你的說法,那個人難道也是得了你的全部真傳?」

還真是什麼事也瞞不了這小子,假以時日,小彬同學的修為當真是不可估量。

「那個是我的秘密武器,你們知道也好,但是沒必要去找他,只需要做好你們自己的本份就行了。」周楓一本正經道。


經過此番指點江山後,他轉身帶著「鍾麗柔」駕上越野車又回了寢室。

史大明等人一直看著愣愣發獃,這種秘密本不該讓不相干的人知道吧,那小子跟周老師走得如此近,還有資格知道這個秘密,到底是何方神聖?怎以前他娘的沒有見過呢……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回到寢室后,鍾麗柔顯然還不是十分理解,追問道:「哎,你說的什麼魔法召喚……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感覺還是不明白啊。」

憑你的智商也就這樣了。周楓無奈道:「難道你還不明白嗎?我有特異功能啊,而且這種特異功能跟魔尊是一樣的,雖然說起來難以置信,但這是血寫的事實,勸你還是接受了吧。」

鍾麗柔仍然有點雲里霧裡,但一說到特異功能她就算不懂也得裝懂了,其實在國防部里就有不少奇人異士。

然而這一事實還是令她吃一小驚,睜著眸子道:「原來……你是說那個什麼魔尊,居然有跟你一樣的特異功能?就是所謂的元神感應?」

這丫平常看起來一向很聰明的,這會兒卻是個獃子。不過雖然她的理解方向不全然正確,好歹也對了大半,周楓說道:「差不多就是這樣了,現在你沒疑問了吧?如果還有話,自己慢慢消化,我現在要練功了,你能不能保證不會打擾我?」

鍾麗柔鎖著眉頭沉思起來,象徵性地回答道:「如果不能的話,你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就是把你轟出去而已了。」周楓嘿嘿笑道。

「只怕你沒有這個本事。」鍾麗柔展現出大無畏精神。

夜漸漸深了,黑面神帶著一伙人連夜訓練到十點多鐘才放行,三個小妞一回來就爭先恐後地洗澡睡覺,衛水詩跟周思彭配合得比較默契,兩個人溜進去。本來尤燕也想擠進去,但如果再加一個人手腳就不容易動彈了。

她靈機一動,跑到周楓的房裡來,卻發現意中人跟那新來的小子居然在,當下大怒:「喂,你們在做什麼?」

周楓親昵地摟著鍾麗柔的肩膀坐在床頭上開著筆記本看網路視頻,乃是正在熱映的tvb熱播劇《潛行狙擊》,一邊看還一邊談論劇情,眉來眼去,看起來是噁心極了。

二人猛地拉開距離,周楓急忙解釋道:「千萬別誤會,他是我的鐵哥們,從小玩到大的。」

鍾麗柔也扯著一把男人的聲音笑道:「我們在看電視,沒幹什麼。」

儘管「他」是個男人,尤燕還是莫名其妙地吃醋,嗔道:「再讓我看見你靠他那麼近,我殺了你。」

鍾麗柔聽得冷汗涔涔,這妮的醋勁真是天下無敵了,還有不分男女的。只是她也不想想剛才和周楓那個姿勢實在是令人抓動。

「搞什麼呢?你把老子當什麼人了?」周楓板著臉道:「你來這裡做什麼?今晚我可沒有時間招待你,有客人……」

「我借你廁所洗個澡。」尤燕嘟著小嘴,像陣颱風一樣奔進浴室,關門聲排山倒海。

周楓用手指戳一戳耳朵,走到門邊亮著嗓子喝道:「你們那邊沒有廁所嗎?怎麼跑到我這裡來洗澡了?」

「那邊要排隊,你少說點廢話,進來幫我洗吧。」尤燕不知羞恥地說道。

大跌眼鏡!鍾麗柔不禁掉了一地耳屎。好彪悍的妞啊,當著我這個「客人」的面叫一個男人進去幫她洗澡?豈有此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並不是只有尤燕才會吃醋,鍾麗柔也不是好惹的。這時候她終於堅信了周楓那個賤骨頭從來沒有一句實話,還說沒在這時風流快活,原來每天晚上都一起洗澡,氣死人也。

可誰叫她還沒有真正成為周楓的女人呢,對方是名正言順的未婚妻,要求洗鴛鴦澡當然可以理直氣壯。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 周楓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鍾麗柔像豬肝似的臉色,稍顯為難情道:「大小姐,不是說了我有客人在嗎?你不怕人家笑話?」

「哦現在叫你進來幫我洗洗澡你怕人笑話了?」尤燕本來就正在氣頭上,此時發起脾氣來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完全讓人崩潰了。

周楓嘆一口氣道:「你先慢慢洗吧,以後有機會我再補償給你。」

尤燕卻又吼道:「你到底進不進來?不進來我出去拉你了。」

裡面已經響起了水滴嘩啦啦的聲音,獃子都想像得出她現在脫得一絲不掛,外面可是坐著一個易容狀態的偽男啊,你敢出來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周楓被她整得頭皮發麻。

不過母老虎說得出來的話一向都能做到的。他急忙妥協道:「行行行,我馬上進來。」

說完他走到鍾麗柔跟前,訕訕笑道:「哥們,麻煩你出去散一會步好嗎?」

鍾麗柔氣得臉色發青,早知道就不來了,現在不但礙著別人的眼,還刺瞎了自己的一雙狗眼。

「你們盡情狂歡吧,反正你女朋友都不介意我在這,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偷窺的。」鍾麗柔陰著臉色道,哼著悶氣,眼睛都有些泛紅了。

媽的,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別打翻了自家的醋罈子。最重要的是不要惱羞成怒把女人的身份捅出來。周楓一思量,果斷脫光衣服,推開一條門縫溜了進去。

可憐的鐘麗柔心裡像有一枚鋼針在刺一樣,這種痛苦幾乎能跟早上在受刑的小雀相比,從戀愛中的女人心理學上講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她一頭栽到床上,委屈得俏臉通紅,只好悻悻地拿起一對耳塞塞住耳朵,在筆記本里找來酷狗音樂軟體隨便調了首歌,聲音拉到最大,只有隔絕了外界一切聲音她才能欺騙自己。

周楓進了浴室,儘管面前那副身材已經司空見慣,可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這會兒完全把外面的鐘麗柔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小聲一點。」尤燕別回臉來壓著嗓子督促一句,沒好氣道:「你那個到底是什麼哥們?前兩天又沒有見過?」

「他這不是剛來嗎?算是我在部隊里為數不多的一個朋友吧。」周楓隨便編一句,又道:「你這麼肆無忌憚跑來這裡叫我幫你洗澡,不怕人家想入非非嗎?」

「我怕什麼?怕他吃我?」尤燕嗔道。

原來男人也有吃醋的時候啊。尤燕看著他這反應心裡竟樂開了花,轉回身抱緊他熱吻一會,嫣嫣笑道:「有你這頭大灰狼在這裡,那些狼崽子敢放肆嗎?」

周楓突然發現她手臂有一處不太顯眼的血痕,不禁痛心疾首,說道:「你的手怎麼了?」

「臭男人,不是被你抓著嗎……」

「我是說你的傷,怎麼弄出來的?」周楓強調一句。

尤燕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臂,漫不經心道:「訓練的時候傷的,怎麼樣,你現在心疼了?」

心疼倒是真的,只不過這點傷實在是小菜一碟。周楓下意識想給她進行魔法治療,但怎麼憋也憋不出一點魔法光來,才想起自己的實力已經回到起點了,想靠自己的意識召喚神尊的魔法恐怕至少還需要好幾天的時間加緊修練。

「沒事,等我的體力恢復了,會還你完美狀態的。」周楓安慰道。

「那你愛我嗎?」尤燕突然鬆開嘴對他撒個嬌,生怕外面的人聽見,愣是把聲音壓得老低。

「不但愛,我還疼你。」周楓難得浪漫了一回。

鍾麗柔眼巴巴地坐在床上繼續看電視劇,越看越心煩,她無法想象裡面兩個人洗個澡居然可以洗一個多小時,這才十一點多了,蚊子都睡覺了還不出來。

「再洗洗皮都掉了。」她忍不住嘟噥道,但這聲音只有自己聽見。

且說浴室里的周楓陰陽兩路一協調,有種前所未有的輕鬆之感。

以往的經驗告訴他這是晉級了,築基期已奠定了基礎,邁入了後期領域,只需再加把勁,估計不必兩天時間就能進入金丹期,這速度實在是驚人。

周楓再塗上沐浴露,彼此把身體再擦一遍。

尤燕羞答答地拍他一掌,趴在他胸膛上嗔道:「流︶氓,不許你再戲弄我。」

這聲音聽得人骨頭都酥掉,周楓笑道:「不調戲,又何來情趣呢?洗完了趕緊回去睡覺吧,你已經過來夠久了。」

他一言驚醒夢中人,這時候尤燕才想起時間不知不覺中過了差不多有一個世紀,而感覺上卻像只過了幾分鐘。等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她又窘了,露出個古怪的表情,苦巴巴道:「我……我好像沒有拿衣服過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