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你印象如此之深。

…是誰讓你說那個人的眼睛很好看。

…又是誰如此的佔據你的心思,哪怕只是短暫的一秒。

他都不允許。

夜晚權志龍因為公司的一些事情離開了,金真兒抱著家虎坐在電腦前。

[親愛的真兒姐姐: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hohoho!!我因為拍攝一些雜誌還有電視劇要去美國了,就是你在的那所城市!!姐姐我們見面吧!

愛你的佑果]

金真兒看著這封郵件,忍不住愉悅笑出了聲,笑得異常開懷。

終於終於等到了這天了。

快速回了一封郵件。

[佑果:

非常遺憾,姐姐現在已經不在美國了。不過我可以拜託我的一個朋友照顧你,帶著你到處轉轉,他這個人非常好,相信一定會讓你盡興遊玩美國的。他叫長谷川楓一。等下我會將他的聯繫方式給你。

愛你的真兒]

[楓一:

我有一個在網上認識了三年的妹妹要來美國了。你到時能幫我好好招待她嗎。盼復。

真兒]

發了郵件之後,金真兒給遠在瑞士的devil打了一個電話。那頭的她應該玩得正開心。很喧鬧的樣子。金真兒一手輕柔的撫摸著坐在大腿上的家虎,一邊柔柔笑道,「devil,終於到了楓一正式出場的時候了…」

Devil正在搖色子,聽到這話,打了一個手勢,房間里的人立即退了出去,她半躺在沙發上,忍不住開口,「我還真是佩服你啊,居然要把楓一和水原佑果配成一對…這種狠毒的法子也就你能想得出來了。」金真兒關上電腦,看著黑屏的筆記本,淡淡笑道,「楓一溫柔體貼,佑果單純天真,你不覺得這兩個人很配嗎?我希望他們都能幸福。」

到了楓一出場的時候了。對付水原再簡單不過。一個她至死都不會忘記的楓一,一個是她想恨但是不能動手的佑果。如果水原知道楓一和佑果在一起呢,相信這輩子她都不會愉快了吧!這就是金真兒為她一早就準備好的結局。

讓她嫉妒佑果,姐妹情徹底破裂。

然後再促使佑果和楓一在一起。

不管是事業還是愛情,抑或是親情,水原都會敗在親妹妹手中。

這樣是不是很有趣呢。

至於佑果,她太了解,她一定會喜歡上溫柔體貼俊秀的楓一的。應該說楓一這樣的人,很難讓人不喜歡吧。只是金真兒心裡已經有了一個那麼深刻的權志龍。任誰都無法代替。

楓一呢,她明白楓一一時半會兒不會對佑果動情的。但是在這一點上,金真兒卻是足夠的相信佑果。她相信,佑果一定會讓楓一喜歡上她的。當初為什麼不直接讓楓一和佑果認識呢,只有經歷過事業被取代的水原希子才會最大程度上嫉妒自己的妹妹,這種情緒一旦衍生,便再也無法消退。而佑果也會因為那些嫉妒,不再去顧及姐姐,更加不會放開楓一。事業被親妹妹取代了,自己窮其一生也無法得到的男人也被妹妹得到了,水原希子會怎麼樣呢。

從另外一方面講,佑果其實是楓一最好的選擇,她乾淨天真,其實最適合同樣乾淨的楓一。她相信,佑果一定會讓楓一幸福的。而且楓一如果愛上佑果了,他也會用盡自己的所有去呵護她。

這場棋局中,總要有人幸福,有人不幸福。

那麼金真兒希望所有的人都幸福,那些不幸福讓水原希子一個人承擔就好。

YG工作室里,燈全部熄滅,權志龍撐著下巴面無表情的看著電腦里的那一幕,男生靦腆的低頭,餘光卻忍不住瞟向一旁的真兒,真兒也疑惑的盯著他看。權志龍猛地關上電腦。他無法忍受真兒那樣專註的看著其他人。他解開衣袖上的紐扣,整個工作室異常安靜。

「金振宇么…」他輕聲呢喃。

權志龍拿起手機。

「我想查看關於金振宇的所有資料。對,立刻,馬上。」

作者有話要說:提前說句…龍哥不會黑化發瘋的…畢竟他會查到金振宇和真兒是親戚的…

我只想說振宇君絕壁不是打醬油的,當然也不是什麼男二男三…

大家別腦補太多… 權志龍在查到金振宇和金真兒的關係時,狠狠的詫異了一會兒。原本有些疑惑為什麼真兒對金振宇沒有絲毫印象的,但是想到兩家的家庭環境地位懸殊,而且真要認真說起來,這個親戚關係也沒有那麼親近。權志龍翻著這些資料,很快下了一個決定,將資料全部撕掉,拿出打火機燒毀。

這個弟弟么,沒有必要去佔據真兒的心思。本來真兒的生活中已經有太多事情佔據了,工作,還有那個叫devil的,她的生活中應該全部都是他才對。這個弟弟沒有必要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奪去她的關注,不是么。

這天,權志龍和金真兒去接小芋頭上學。兩人都有些激動,畢竟第一次當演習父母,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新奇的體驗。他們到的時候,小芋頭剛起床,正不情不願的坐在小桌子上望著牛奶撇嘴,明顯是不喜歡喝牛奶。權多美正在收拾家裡,看到他們來了,直接將手裡的抹布丟給權志龍,拿起包包就準備換鞋,「你們來了正好,幫我收拾家裡還有今天小芋頭交給你們了,明天下午我去你們家接他。」然後都不等兩人有回應就飛快離開了。金真兒和權志龍面面相覷,到了分配任務的時候,權志龍忙不迭的裝作勤快的樣子擦桌子笑道,「這種粗活就交給我了,真兒你去哄小芋頭吃早餐吧。」

金真兒都不好意思去拆穿權志龍了。只好點了點頭,首先去洗手間洗了個手。權志龍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瞟了一眼起床氣還很嚴重的小芋頭,笑話,哄這傢伙吃早餐?非得里裡外外折騰個遍還不一定買賬,還是做家務比較可愛一點。這樣想著,權先生擦桌子拖地頓覺無比輕鬆。

金真兒從洗手間出來之後,坐在小芋頭旁邊,戳了戳他的小臉打趣道,「一大早是誰惹了我們小帥哥啊?鼓著個臉就跟包子似的。」小芋頭奮力的用小拳頭捶了一下桌子,哼道,「因為權多美小姐逼我喝牛奶!太討厭了!」其實原本小芋頭還是很喜歡喝牛奶的,可是早上一大杯,中午在學校又是一杯,晚上回家又是一大杯!簡直不能忍。小芋頭長得粉嫩粉嫩的,臉上的肉也是肉滾滾的,生氣的時候更加可愛。權志龍聽到這話,拿著拖把站在一邊忍不住開口訓道,「喝牛奶會長高。難道你想變成小矮人?」他表示非常後悔小時候沒有多喝牛奶,以致於現在的身高…如此高貴冷艷。不過他看了一眼金真兒,頓時又氣順了,還好真兒不高,和自己身高正是搭配。

小芋頭小下巴一揚,滿不在乎道,「要是小矮人就好了,就可以跟女神白雪公主天天在一起了。」金真兒撲哧笑出了聲,摸了摸小芋頭的腦袋笑道,「小芋頭,那你知道嗎,白雪公主最後是和大高個白馬王子在一起了。」這話一說出口,得罪了大小兩隻,小芋頭非常不滿的看著自家舅媽嚷嚷著,「我討厭王子!!」權志龍也略不滿的看著自家媳婦小聲嘀咕著,「大高個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哼!」

金真兒覺得自己是帶著兩個小孩子,頗有些無奈道,「權志龍你仇視一切高個子我知道,小芋頭你又是為什麼不喜歡高個子王子呢。」這話權志龍不愛聽了,將拖把放在一邊,拽起金真兒據理力爭,「事實上偉人都是矮個子,這點你不能否認是不是?我就不打其他比喻了,拿破崙夠牛吧,矮個子就是更加聰明!」小芋頭也跟著起鬨,拍著手掌道,「就系就系!」

「你還真是能扯…說不過你。」金真兒白了權志龍一眼,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傢伙口才這麼好呢。不過表示他們是不是跑題呢,「小矮人這個事情明明是你提起來的,我們只是哄小芋頭喝牛奶,你居然能扯這麼遠,服了你了。」殊不知權志龍對於身高這件事情還是很在乎的,現在哪裡還聽得進去金真兒說的這些話,直接撇嘴哼道,「反正你不準喜歡高個子。」

小芋頭見縫插針繼續起鬨,「舅媽!!所以說不要喝牛奶了!如果你喜歡舅舅,就不應該逼我喝牛奶!」

「閉嘴!喝牛奶去!」金真兒和權志龍同時轉頭喝道,小芋頭默默委屈了一會兒,認命的捧著杯子視死如歸的小口喝著。

這小子…居然暗諷我是矮個子?簡直不能忍,才起我腰部的小矮人有什麼資格暗諷我?恩?權志龍很快地又無節操的加入自家媳婦的隊伍,逼著小芋頭喝牛奶。因為小芋頭的磨磨蹭蹭,又一次慣性的沒有趕上校車,不過也沒什麼關係,權志龍開車過來了,小芋頭小腦袋枕在金真兒大腿上撒嬌,「舅媽,放學后我們叫上阿德去吃肯德基好不好?」小芋頭對於阿德非常執著,以致於金真兒也不由得驚訝,「小芋頭還喜歡阿德啊?」小孩子總是健忘的,今天喜歡這個,明天喜歡那個,太正常不過。但是幾個月過去了,小芋頭還念叨著阿德,這讓金真兒不由得疑惑。

小芋頭直起身子,挺著小胸膛一臉認真道,「那當然,阿德說了,如果到了大班我還喜歡她,她就和我坐同桌!」正在紅綠燈那裡,權志龍轉過頭來打趣道,「喲,小子,看不出來你還挺專情的啊。」小芋頭附贈一枚白眼,表示自己一直都很專情。

金真兒摸著小芋頭的頭髮,聞著他身上的奶香味,心裡柔軟得不像話。孩子是這個世界上最乾淨的存在,他們不會有怨恨,就算這一秒傷心,可能哭過之後就會完全忘了。權志龍透過後視鏡注視著金真兒的表情,心裡同樣的高興,其實他很喜歡孩子,這也為什麼小芋頭出生的那天,他看著皺巴巴的孩子竟然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他知道自己不過這幾年就要服兵役了。他從來都不是大方的男人,他一定會在服兵役之前和真兒結婚,並且有屬於自己的孩子。這樣真兒再也不會離開他了。有了孩子這樣的牽絆,金真兒是絕對不會離開權志龍的。他早愛已成魔,有的時候就連真兒的思想他都想完全掌握禁錮,一個被愛情囚禁了好多年的男人,再次得到所愛,首先的想法便是緊緊的抓著她再也不放開,死也不會放開。其次才是好好珍惜。

在權志龍迄今為止的人生中,重要的東西不多,想要的東西也不多。他一直都堅信著,那些東西,錢,名利,巔峰,都是靠著努力就會得到的。可是生命之中金真兒是個例外,從遇到她開始,他就像是困在沼澤中一樣,無法掙脫,越是想要掙脫就越是陷得深,明明知道太愛一個人會覺得窒息,可是仍然不想放手。

小芋頭正在拿著蠟筆畫畫,說是要給阿德的禮物。

權志龍在某一個路口停了下來,面向前方非常平靜的語氣,就好像是討論天氣一樣如常,「真兒,我們訂婚吧。在神和父母面前。」在他心裡,金真兒應該擁有一切美好的東西,他希望給她一段完整的歷程,訂婚,結婚,然後生子。

原諒他吧。他只是一個已經愛到偏執成魔的男人。

金真兒聞言有些錯愕,猛地看向他,卻看不到他的表情。她沒有想到權志龍會這麼快提到訂婚結婚的事情。她低頭思忖著,良久才輕聲開口,「好的。」誰也無法理解此時她的激動,手指微微發顫,整顆心都在顫抖著,甚至無法抑制鼻酸。

權志龍好久才反應過來,說話也是斷斷續續的,「我先下車透會兒氣,馬上回來。」然後打開車門,金真兒不明白他是要幹什麼,但是也沒有跟上去。權志龍小跑到拐角處,獃獃的看著牆壁,有一個挎著菜籃的大嬸路過,還以為碰到了神經病,趕緊繞開了離開。

他拚命的壓抑按捺著激動的情緒,右手緩緩撫上胸口,只覺得心跳劇烈。

曾經追求她的時候,常常會看著她的側臉會失神。

想著這大概就是我想娶的女孩了。

我一定要娶回家的女孩。


那段戀愛的失敗,痛苦,以及六年間的反覆自我折磨和禁錮,沒有讓這樣的想法漸漸退色,倒是更加強烈了。

只要你在身邊,世界末日也是天堂。

高興得要發瘋了。

權志龍再也無法忍住,像個孩子一樣笑著,甚至連蹦好高。就像當年得知要出道一樣,不,是更要開心。

再次回到車裡,金真兒還沒來得及問權志龍去哪裡了,一朵玫瑰就在眼前,花瓣上還帶著露珠。不由錯愕的看著他。

權志龍已經轉過頭裝作平靜的樣子道,「路過別人家摘的,上面的刺我已經拔了。」確實是路過別人家偷偷摘的,但是不是偷,而是買,他已經將錢放在人家門口的信箱了…只是在回來的路上覺得會不小心扎到她的手,居然扎破了自己的手都把刺給拔了。

這段感情中,他寧願自傷都不願傷害她。

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求婚,可是金真兒卻忍不住轉頭看向窗外,掩飾眼裡的淚光。

「舅舅,再出去給我摘一朵好嗎,我送給阿德…」小芋頭適時的打破溫馨的氣氛嚷嚷著。

權志龍一臉笑意立馬僵住,板起臉訓道,「想得美!哼!」


到達幼兒園之後,找到小芋頭所在的教室。

裡面非常熱鬧,各個家長都到了。

權志龍此刻真的有一種已為人父的感覺。

於是慈愛的摸了摸小芋頭的腦袋,輕聲哄道,「乖,叫爸爸媽媽。」

小芋頭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看著他,然後扯了扯金真兒的衣袖道,「舅媽,你老公瘋了。」 幼兒園的家長會一般都是什麼內容呢。幼兒園沒有考試的摧殘,自然是和成績排名無關。但是權志龍抱著小芋頭和金真兒看著黑板旁邊的牆上,各個學生的小紅花,其他小朋友基本都是三到四朵,可是他們可愛的小芋頭完全是墊底,只有可憐兮兮的一朵小紅花。權志龍莫名的覺得有些羞愧,暗自掐了自家侄子的肥滾滾屁股一下小聲道,「你都在這裡讀多久了怎麼才一朵花?」

小芋頭不以為然,在他懷裡扭動著,「一朵花而已,能代表什麼?」傻不拉幾的小紅花能代表什麼,能代表他格外帥氣,還是格外聰明?所以在班上的小朋友們牟足勁又是擦黑板又是努力吃飯為得小紅花的時候,只有小芋頭一個人絲毫不為所動。幼兒園老師都在各個家長前表揚著孩子們,比如聰明伶俐乖巧懂事之類的啊。

但是她到了金真兒還有權志龍面前,非常糾結的看了小芋頭一眼,老半天才憋出一句字面上是誇獎的話,「小芋頭呃…呃…他很…健康,對,很健康…」

金真兒表示終於明白為什麼多美姐那麼高興他們代替她來參加家長會了。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證實了她的預感沒錯。

家長帶著孩子們排排坐吃果果,老師是個圓臉,看起來就是那種很活潑的女孩子。首先就是千篇一律的開場白,權志龍覺得非常新鮮,畢竟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場合,抱著小芋頭又是揉又是蹭,看著教室里牆壁上貼著可愛的畫作,還有角落裡堆著的玩具,一切都非常新奇。直到那個圓臉老師清咳一聲道,「基本上所有的小朋友都能認識自己的餐具還有書包文具,宋旻宇小朋友下次不要再拿錯閔宜德小朋友的杯子了噢。」

權志龍終於回過神來,宋旻宇?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可不就是他們家小芋頭嗎!閔宜德,莫不是他時常掛在嘴邊的阿德?轉頭看向金真兒,哪知她早已低下頭玩著手裡的摺紙,裝作不認識他們的樣子。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權志龍看著各位家長們都疑惑看向自己,於是繼續掐了小芋頭一下,面帶微笑頷首,「我不是他爸爸,只是舅舅。」他才不會有這樣的熊孩子!才不會有這麼早就知道間接接吻的熊孩子!金真兒同樣誠懇點頭,「我也不是他媽媽,我只是他的阿姨。」連舅媽這個稱呼都不想承認有木有!

小芋頭這廝完全不知道面子為何物,居然還舉了舉手,笑嘻嘻道,「老師,我和阿德是情侶杯,所以會弄錯一點也不奇怪喲。」老師默默扶額,心想,什麼情侶杯!整個班上的杯子都是一樣的款式!用顏色還有杯子上貼著的名字區分!其他小孩子完全沒問題,就是這個小芋頭讓人頭疼!

權志龍笑呵呵的捂著小芋頭的嘴巴,對著老師還有各位家長抱歉一笑,「孩子今天身體不舒服,有些發燒,所以說了胡話。」他覺得今天來參加家長會完全就是個坑爹的錯誤!簡直可以載入歷史了。他家侄子可真是給他長臉啊呵呵呵呵。小芋頭可真是他親侄子啊!


老師繼續開口整肅氣氛,「還有,小朋友們這個學期表現都特別好,只是宋旻宇小朋友以後注意不要在牆壁上隨意塗鴉噢。老師相信你是個好孩子,一定會做到的對不對?」其他家長都捂著嘴小聲笑著,權志龍和金真兒同時往老師視線所在的牆壁望去。

童趣十足的牆壁上,明顯有隻搗亂的公雞…很顯然就是某人的手筆。關鍵畫得還四不像,如果不是雞冠,金真兒和權志龍簡直就認為那是一頭豬or一頭不明生物了。

「小子找死嗎…」權志龍明明還是禮貌的笑著,可是卻湊在小芋頭耳邊惡狠狠道。金真兒看著小芋頭委屈的樣子,於心不忍,於是推了推權志龍示意他不要再凶小芋頭了,她安撫道,「小芋頭畫畫很棒啊,不過以後要在本子上面畫,不要在牆壁上畫噢。」權志龍完全就懶得搭理小芋頭了,他太清楚這小子了,哪裡傷心了?摔!只會裝可憐博取同情。其實擁有子彈都穿不破堪比城牆的厚臉皮。

果然小芋頭繼續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聽到這話,眼睛骨碌一轉,瞬間又滿血復活,對著隔著幾個座位的阿德興奮嚷嚷,「阿德,聽到沒?我舅媽說我畫得好!那是送給你的雞!」阿德有些傲嬌又有些得瑟的捂了捂臉,逗得在場的家長大笑不已,這次的家長會真是別開生面啊!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權志龍和金真兒只是木然跟著笑。心裡只是暗暗慶幸,幸好不是自家孩子…幸好這熊孩子不是我的…

該表揚的表揚了,該批評的老師也委婉的批評了。權志龍表示原來當幼兒園老師絕壁是個技術活加上體力活。

接下來就是親子互動。權志龍和金真兒同時鬆了一口氣。幼兒園的親子遊戲還是非常有趣的。遊戲就是『我給爸爸穿鞋子』。每個家庭由爸爸還有孩子參加,爸爸們將鞋子脫下來放在大盆子里,老師將鞋子打亂,然後寶寶找出自己爸爸的鞋子,並幫忙穿好,首先完成的就是勝利者。

權志龍看了一下各個爸爸們的鞋子,基本上都是亮得可以當鏡子的黑皮鞋。再看看自己的鞋,頓時有了十足的把握,只要小芋頭不是白痴,基本上都能第一眼找到自己的鞋子。

金真兒抱著小芋頭站在一邊,笑著開口,「小芋頭,記住你舅舅的鞋子喲…等下要找到的。」正好權志龍脫下鞋子就壞笑著準備往小芋頭鼻子湊去,小芋頭趕緊轉頭,捏著鼻子大聲控訴,「臭臭!臭死了!舅舅腳臭!」

權志龍尷尬的提著鞋子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其他家長們都樂不開支。金真兒表示…幸災樂禍。權志龍尷尬的將鞋子扔在盆子里,心想,小芋頭今晚等你睡著了,一定將襪子搭在你臉上!小芋頭趴在金真兒肩膀上咯咯笑著,誰叫舅舅剛才一直掐他來著…

等到老師宣布小朋友們去找爸爸鞋子的時候,小芋頭一臉嫌棄的往那邊走去,今天他們這是聞腳臭的節奏嗎,到底是哪個老師想出來的遊戲,太坑爹了啊!

走到盆子面前,小芋頭有些不厚道的叉著腰狂笑。

基本上都是黑皮鞋!!

顫抖吧!愚蠢的人們!

他看了一眼小夥伴們完全都是茫然狀,就恨不得趴在地上打滾大笑了。

自家舅舅的鞋子在一堆黑皮鞋中格外醒目,他絕壁是勝利者啊。於是小芋頭抱起那雙設計獨特吊炸天的鞋子往權志龍和金真兒方向奔去,一臉得意,權志龍和金真兒也是頗為欣慰。

小芋頭將鞋子往地上一扔。

瞬間,權志龍臉綠的。


金真兒臉紅了,憋紅的。

閃閃亮亮牛逼哄哄的增高墊居然掉出來了……

權志龍默默穿好鞋子站在一邊迎風凌亂,已經不想開口說話了。讓他石化吧!

小芋頭抱著自家舅舅的大腿搖啊搖啊,眼睛眨巴著撒嬌,「舅舅…我表現怎麼樣!第一個喲!」小孩子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某些行為給權志龍帶來了怎樣的窘迫。

「今天不吃肯德基了。去素食館吃青菜。」權志龍殘忍一笑,居高臨下的看著小芋頭宣佈道。即使後面小芋頭各種撒潑打滾,他都沒有皺下眉頭改變自己的決定。

小芋頭沒辦法只好去抱舅媽大腿,對著天花板裝哭嚎道,「舅媽!舅舅說話不算數!要次肯德基!就要去次肯德基!」金真兒原本就是憋著笑,小臉都憋得通紅了,原本她是贊成帶小芋頭去吃肯德基的,但是餘光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臉色還在發綠的權志龍,表示,大孩子的殺傷力更大,並且也更加難纏。

於是金真兒努力憋著笑一臉正經道,「小芋頭,要聽舅舅的話噢,咱們今天就去吃青菜。」小芋頭見連舅媽都幫不了自己了,趕緊放開他們,往阿德一家奔去,小肥腿直跺腳,「阿德,我今天去你家好不好?」權志龍清咳一聲,淡淡道,「宋旻宇,回來!」

小芋頭回頭可憐兮兮的望著自家舅舅,最後還是乖乖的挪著肥腿回到他身邊。

開完了家長會之後,到了吃中飯的時候,權志龍想了想帶著這傢伙真是不安生啊,到底前幾天他是腦子被門夾了還是被門夾了,居然說要代替姐姐參加家長會。有著侄子的舅舅上輩子絕壁是折翼的天使。

權志龍停車回來,卻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和金真兒搭訕,小芋頭因為不高興並沒有和金真兒一起,而是一個人坐在一邊的小石凳上生著悶氣。原本就睜著大眼睛咕嚕咕嚕轉,看到自家舅舅在不遠處,於是飛奔過去。他抱著權志龍的大腿討好道,「舅舅,我去幫你解決那個阿加西,我們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小芋頭朋友與生俱來就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會看人眼色,特別會。

「噢?」權志龍拉長音調低頭看向自家正在賣萌撒嬌的小侄子。

小芋頭知道舅舅這是答應自己了。

於是撒開小肥腿回到金真兒身邊,抬起頭一臉無辜天真道,「媽咪…粑粑還在等我們呢。」金真兒低頭一看,有些錯愕,然後轉頭往後看去,權志龍正靠在牆上,一手把玩著車鑰匙,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們這邊。

金真兒隨即會心一笑。

這傢伙…估計又不高興了。

那位男士更加錯愕,「呃…這是你兒子?」然後臉色不快快速離開…

金真兒才覺得這個男人奇怪,無緣無故的上來問路,問路了又不走,搭訕這麼沒技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