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怕還是這葬魂山.遠遠便能感受到這葬魂山蘊藏的氣勢.此山已經有靈.能夠駕馭萬千魔道力量.怪不得血蚊道人根本不敢前來此地.此地要施展魔道功法.根本不可能.在這裡.唯一的霸主是葬魂山的原始魔骨孕育出來的原始魔魂.此魔魂甚為強大.能夠號令魔道力量.借來億萬魔道修士.在這葬魂山之中.他就是王者.這裡已經因為葬魂山的緣故自成一界.只要葬魂山不破滅.任何人在這裡都無法發揮出強大的力量.

「六條魔龍.都是大羅金仙的修為.這種三千丈的魔龍十分恐怖.你們認識嗎.」

「龍族得到大道眷顧.無論是普通的龍族還是變異的龍族.修行到三千丈.只要是真龍真身.沒有以法力幻化.那便是真正的大羅金仙高手.這六條魔龍傳承久遠.足足有數億歲月.積累的力量十分龐大.而且這陣法也是魔道之中極為恐怖的六龍盤源陣.乃是守護葬魂山的陣法.要破此陣.以我們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可能.何況在這葬魂山還隱藏著奇人高手.我們的時間根本不夠.」太叔長空不太贊同.他們對葬魂山的估量乃是太小.根本奈何不得這座魔道神山.

「還有隱藏在石棺之中的魔屍.這些魔屍極為強大.修為最少的都有金仙.而且魔屍被人操控.肉身彷彿靈寶一般.水火不侵.想要對付.太過困難.」

「若是能一一找到對應的方法.我們就不必冒險前來此地.走吧.」深入葬魂山.陸正軒等人來到一處荒蕪的村莊.在這村莊之中居然還有人煙.陸正軒幾人太過光鮮亮麗.遠遠看去.很難不惹人注意.村莊的石牆是用妖獸的枯骨煉製而成.在這僅僅只有十多間房子的小村莊之中.卻有不少高手.這些人除開魔道的大能外.還有不少乃是神州修士.

「遠來是客.過了十二萬六千五百三十五年後.終於有外人能夠進入這裡.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幾個熱血沸騰的小傢伙.」一聲乾咳.一襲白袍素衣老者出現在眾人面前.這個人赫然是金仙修士.只是身上並非魔道氣息或者是正道氣息.

「小子等人初來此地.叨擾諸位前輩修行.小子可否問一下.這葬魂山該如何進.」

「葬魂山有進無出.這是魔道的規矩.每一個進入葬魂山的人都必須遵守.除非.」老者呵呵一笑.引領著陸正軒等人進入小屋之中.這小屋並不小.足足有數十丈.布置倒是有些混亂.而且十分昏暗.在這昏暗之中.陸正軒看到的卻是滿屋的經書.這些經書古老無比.大多都是魔道的功法.

「還未請教前輩.」

「我自己也快忘記了.他們都叫我五行老頭.」玉玲瓏皺眉.這樣的名號她從未聽說過.這老頭倒是極為熱情.十分熱心招待大家.玉玲瓏滿懷著疑惑:「既然葬魂山有進無出.為何諸位前輩.還願意進入?」

「世人都說葬魂山乃是險地.可對於我們來說.未嘗不是一處修行聖地.在這裡.多了自由.少了爭鬥.對於我們這些整天無所事事的老傢伙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五行老頭倒是看得開.她修行的歲月超過數百萬年.早已經悟出了一些東西.

「我們要去葬魂山頂的神廟之中.不知道前輩有什麼辦法.」

五行老頭皺眉.笑道:「你怎麼知道葬魂山頂有神廟.」

「魔道有一本經書名叫.記載的乃是魔道的風俗.這葬魂山乃是魔道聖山.自然會被提及.葬魂山頂有一座無極神宮.在這無極神宮之中供奉著原始魔骨.魔道十二件至寶之中殘缺的萬魔經書.天地魔柱.太始魔符這三件至寶.不過我們都不需要這些.我們需要的只是一件靈寶.三界如意梭.這東西普天之下只有一個人能夠施展.」

「魔道無極神宮蘊藏的東西.就算是魔道的諸天高手也未必清楚.你是如何得知.」

「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就算是這地方也看起來恐怖無比.無人能否.我看未必.」

「說得對.不過最近葬魂山麻煩甚多.你們要進入無極神宮.只怕有太多困難.你們確定.」五行老頭試探陸正軒等人.

「自然是.」陸正軒篤定.

「所有人對葬魂山十分恐怖.為何你們卻沒有半點畏懼之心.」

「無知者無畏.」

在村莊休息了一晚.眾人便朝葬魂山正面行去.遠遠看去.葬魂山好似一尊巨大無比的魔神.這尊魔神蘊藏的力量恐怖無比.俯視著天下蒼生.四處的魔氣衝天.不少魔獸四處殺戮而來.這才不到半天的時間.眾人已經被攻擊了三波.在這裡有太多妖魔存在.他們只知道殺戮.饒是他們修為通天.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

清雪仙子、玉玲瓏、南禾仙子、太叔長空、蘇雲天、陸正軒、小青獰紛紛施展各自的本領.滅殺這些妖獸.這些妖獸魔性難改.只知殺戮.一路下來.便已經抹殺數十萬的妖魔.

三女氣喘吁吁.如今真正進入殺戮.身上已經沾染了鮮血.但爆發出來的力量卻更為恐怖.

「葬魂山的魔魂無窮無盡.死在這裡的神魂大多都是大能修士.他們最為精妙的神魂念頭被葬魂山的無極神宮所吞噬.其他雜亂的念頭在這無邊魔氣之下化為恐怖的魔獸.一位金仙足足有數千億的神魂念頭.拋開最好的和最差.也足足有數百億.這些神魂念頭吸取足夠的力量.就會化為恐怖的魔獸.所以殺戮也無法真正解決此事.」陸正軒一拳轟殺出去.捲起漫天的煙塵.轟轟巨響.把衝擊而來的猛獁魔獸全部擋在外面.

這是一群極其兇惡的猛獁魔獸.十丈高的身軀.鋼針毛髮.黑色尾巴.兇猛雙眼.無不透出邪惡的氣息.這足足有三十萬的猛獁巨獸.圍繞著眾人.形成一個數百里巨大的黑色光環.

「吼」.嘶吼不斷.咆哮不斷.巨大的吼聲碰撞在一起.一層掀起一層.層層激蕩.化為巨大無比的音波魔氣.這無窮的音波魔氣橫掃出去.直接從虛空形成八條巨大的音波猛獁.直接鎮壓下來.地面不斷下陷.壓力不斷增加.

「好恐怖的力量.」在這股強大的壓力之下.太叔長空化為一尊巨大無比的冰龍.這冰龍怒吼咆哮.利爪騰空而起.橫掃出去.把這恐怖的力量直接碎裂掉.寒冰氣息四處蔓延出去.把這恐怖的氣勢徹底冰封在虛空.直接形成八條白色的冰晶猛獁. 「給我破。」龍尾橫掃出去,虛空徹底碎裂掉,這漫天的寒冰瞬息施展出巨大的力量,徹底扭轉局勢,把這數十萬的猛獁神獸全部都冰封起來,百丈龍尾橫掃出去,所有猛獁神獸都死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但很快又有更多的猛獁巨獸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根本殺不完,太叔長空還沒有顯出人身,就被虛空射出來的八條龍魂魔鎖直接封印住,巨大的身軀立刻被封印,在虛空匯聚成為重重恐怖的繭,那太叔長空完全禁錮在一起。

「不好。」南禾仙子長袍飛舞,無窮力量徹底爆發出來,在虛空顯出葬天圖,這巨大的圖文直接纏住這恐怖的白色封印,想要幫助太叔長空完全掙脫封印,玉玲瓏看的清楚,虛空之中的八條龍魂魔鎖,威力恐怖強大,把縈繞在虛空之中的八條巨大古老,也不斷逸散出黑色的魔光,這股恐怖的魔光氣勢強大無比,瞬息封印住太叔長空,如今葬天圖這樣的靈寶似乎也奈何不得這封印,甚至把八條龍魂魔鎖也開始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力量,想要禁錮葬天圖。

「白玄龍門,無極龍元。」龍元光華閃耀,直接把葬天圖的恐怖的力量徹底打偏,葬天圖直接落入南禾仙子的手中,玉玲瓏吼道:「這是龍魂魔鎖,能夠對付龍族的一切法寶和力量,以我們現在的修為,還沒有辦法徹底扭轉局勢,否則至寶會被捲入那八條龍魂魔鎖之下。」眼看白玄龍門就要被徹底纏住,陸正軒怒吼一聲,一把抓住白玄龍門,同時手中揮出一拳,炸裂虛空,把這八條龍魂魔鎖直接彈射出去,顯出巨大的強良真身,巫族煞氣衝天,使得陸正軒的真身力量足足有數百丈,一把纏住龍魂魔鎖,禁錮在地面,施展出鎮地神訣,在腳下出現一道道潢色的封印,這些封印徹底加固陸正軒的雙腳,把陸正軒的力量爆發到極致,使得陸正軒彷彿小山一般完全禁錮在地面,用儘力量,牽引龍魂魔鎖。

這魔鎖不斷飛射漫天的光華,狠狠拍擊陸正軒的肉身。

陸正軒顫抖著身軀,也無懼這恐怖的力量,整個人變得猙獰起來,小青獰在旁怒吼咆哮:「把這些猛獁魔獸打入他的肉身之中,否則他肉身力量很快就會消耗掉!」

「沒有問題。」清雪仙子顯出玄冰魔蛇,這巨大無比的魔蛇穿梭虛空,在虛空不斷激蕩恐怖的力量,把這無數的猛獁神獸徹底沖入陸正軒巨大的強良真身之中,強良真身顫抖著,不斷把這恐怖的力量化為轉化成為自身肉身的力量,數十萬的猛獁魔獸在清雪仙子的威壓之下,很快就被陸正軒徹底吞噬,饒是如此,陸正軒還是無法牽引這恐怖的龍魂魔鎖,太叔長空的力量在一點一點削弱,神魂開始顫抖起來。

「不行,太叔長空的力量在被這龍魂魔鎖吞噬,撐不了多久了。」陸正軒怒吼咆哮,長袍飛舞,直接掙脫了一切,身軀隨著這巨大的龍魂魔鎖擺動,在虛空不斷飛舞,四處撞擊,八條龍魂魔鎖的力量太恐怖,陸正軒死死拽住其中的一條后,傳神說道:「怎麼辦,小青獰!」

「這是那六個大羅金仙爆發出來的力量,對付龍族最是有效,你不可施展龍族力量,否則你也會被纏住的,到時候就沒有人能救你,這裡只有你和清雪仙子能夠對付這龍魂魔鎖,必須藉以你的太清術法,還有清雪仙子水道精華之術,她得到水母老祖的部分傳承,應該能夠施展水道凈化之術,兩人聯手,應該以五成的勝算!」

「那我們做什麼!」

「等待!」

清雪仙子靜心凝神,體內的無上法力都徹底平復下來,心頭的力量爆發出恐怖的水道意志,一道波紋點點逸散出來,整個人被無比純潔的水道力量包圍住,睜開雙眼,雙眸藍光閃爍,點點流光飛舞,圍繞著清雪仙子出現一道水藍色的光光柱,在這光柱的力量之下,任何魔氣都無法靠近分毫,反而被這純潔的水道力量一點一點凈化。

「三界水道,無上水法,給我凈化。」手指點破虛空,無窮的水道凈化力量從肉身之中爆發出來,直接沖入雲霄,形成巨大無比的水道無極圖,把這恐怖的八條龍魂魔鎖直接纏住,水道凈化的力量爆發出來,這八條龍魂魔鎖都開始顫抖起來。

陸正軒神魂力量也完全爆發出來,五彩神魂意志點點爆發出來,形成一道恐怖太清伏魔意志。

「太清伏魔印,大勢太清。」這印記從虛空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形成滾滾的白色的光華,化為一朵潔白的蓮花,這水道意志的滋養下,這朵潔白的蓮花不斷壯大,在四處發芽,點點匯聚而起,形成九朵蓮花,九朵蓮花都蘊藏了極為恐怖的力量,兩者相得益彰,互相衝擊,把虛空之中的魔氣不斷凈化,每一朵蓮花纏住一根龍魂魔鎖,直接藉助水道和太清伏魔力量把八條龍魂魔鎖的力量都徹底毀滅掉。

龍魂魔鎖立刻碎裂掉。


玉玲瓏騰空而起,藉助被封印的太叔長空。

「來了,小心一點。」一波巨大的力量從四周匯聚而來,形成巨大無比的力量,包圍著陸正軒和清雪仙子,徹底激起這葬魂山的憤怒,在這憤怒之下隱藏著無數魔道高手念頭,匯聚在一起,圍繞著這九朵蓮花,大肆殺戮,不斷破滅蓮花意志,很快就徹底消磨這一切,清雪仙子和陸正軒遭受震蕩,倒飛出去,被玉玲瓏纏住,眾人直接遁入陸正軒血龍塔之中,徹底隱藏起來。

「現在情況越來越不妙,我們只有十二天的時間,十二天一旦過去,東海就再也沒有挽救的可能,這東西太恐怖了,沒有想到我龍族最為忌憚的寶物,居然隱藏在這裡。」六條遠古魔龍,煉製而成的龍魂魔鎖,一旦爆發出最為恐怖的力量,只怕瞬間就能絞殺數十萬的龍族,龍族卻一點沒有辦法反抗,這就是龍魂魔鎖的厲害之處。

「他的情況如何!」

「法力被吸走了一半,神魂若不是有寶物守護,只怕也會重傷,但沒有損傷根基,這樣最好。」陸正軒凝聚太陽真火,把這恐怖的力量徹底毀滅掉,太叔長空臉色蒼白,很難在短時間內凝聚法力,陸正軒幫助他吞服仙丹之後,太叔長空的臉色才緩和過來。

「感覺到了什麼。」陸正軒問道。

「六條遠古魔龍的威力太強大,都已經得到大羅道果,在這裡安靜修行億萬歲月,擁有的力量深不可測,你們要小心一點,在這六條魔龍之後,我隱隱感受到一股更為強悍的氣勢,只怕正是隱藏在無極神宮之中的高手,這裡乃是魔道的底蘊聖地之一,不可能沒有任何防備,至少也有太清玄仙的高手,雖然沒有血蚊道人厲害,但也是一等一的兇惡之輩,加上能夠藉助這葬魂山的力量,只怕就算是血蚊道人親自前來,也未必能夠得到好處!」

「這件事情不能落下,儘快回復法力,單是這龍魂魔鎖都足以致命,剩下的危險還無法預料,大家養足精神后,我直接帶著大家進入葬魂山。」人太多,目標太大,很容易被發現。

「好!」

施展法訣,隱藏在黑暗之中,順著夜色潛伏在黑暗之中,躲開重重殺戮,出現在葬魂山的山腳下。

在這山腳下,陸正軒更能感受到這山路蘊藏的無窮魔氣,這魔氣的力量無比恐怖,不斷逼迫陸正軒體內的力量,陸正軒緩步踏入這山巒之中,身後風動,傳來一聲笑聲:「小子,難道你不怕嗎。」轉身而去,看到一道虛影出現在陸正軒面前,陸正軒看到這虛影乃是真正的神魂力量,絕對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不過這虛影無法脫離葬魂山,他需要藉助葬魂山無窮的魔氣來保住自己的神魂。

「為何要怕!」

「葬魂山乃是魔道聖山,蘊藏的力量深不可測,能夠進入葬魂地界的人不多,但經過這麼多年,也不少,足足也有數千萬之多,他們很多都想進入葬魂山,都想從葬魂山得到傳承力量,更多的是死在這裡,連神魂都不得安息,一直遊盪在葬魂山之中,永遠不會死去,卻要忍受永恆的孤獨,若你失敗,豈不是要在這葬魂山之中浪費大好青春不成,小子,還是聽聽老人家的話,速速離去!」

「既然來了,豈有退縮的道理,若是得不到我要的東西,道心也會失衡,日後想要前進半步,也是困難無比,何不賭上一把。」陸正軒沒有理會這虛影,大步朝前,融入這魔道力量之下,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虛影消失,卻是出現在一處秘境之中,在這秘境之中,有一個老熟人,正是風太元,風太元乃是魔道的聖子,從水母妖洞大戰之後,他回到魔道,后來得到魔道傳承的感召,進入這魔道聖山葬魂山中修行,沒有想到會在這裡再次遇到陸正軒,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座神山的恐怖,這座神山是魔道的神山,就算是魔道之中的絕頂高手都未必能夠完全達到山頂,何況是陸正軒。

「少主,這陸正軒果然如你所說,確實不錯!」

「此人籍籍無名,但如今卻能左右東海局勢,能差嗎,告訴羅家的人,不能動他,日後我們還得藉助這幾分交情幫我風家成就大事!」

「是。」 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深入葬魂山之中.才知道這座葬魂山的恐怖無比.前進數百里后.才發現這座山巒蘊藏的恐怖力量.

「葬魂山自成世界.甚至比天龍府蘊藏的力量都要恐怖.你的神魂如此龐大.應該已經清楚這座山巒.這乃是魔道之中的無上時空之法.當年冥河老祖親自煉製而成的三界合一術.這葬魂山看起來是一座山.實則是三個不同空間的世界.」小青獰躲藏在陸正軒的丹田之中.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力量.不敢輕易出手.

「不錯.三界合一術.乃是冥河老祖感知天地破滅之後.創造出來的時空交錯之術.層層疊加在一起.力量也是疊加.這一層足足有八十萬里.我們的目的便是那中央的死亡之塔.」神魂念頭.通達無比.通過神魂探查.陸正軒已經發現這葬魂山的秘密.很明白這死亡之塔鎖蘊藏的力量.

「能夠知曉三界合一術.絕對不是普通的人.」那眼前的骷髏慢慢顯化.在陸正軒面前形成一位枯骨魔君.這枯骨魔君手持枯骨魔劍.看不到雙臉的樣子.被黑色的長袍籠罩.逸散出陰森恐怖的黑暗.

「金仙大圓滿.」陸正軒吃驚.金仙大圓滿的修士在神州世界基本上是橫著走的修士.可在這葬魂山卻好似一個守山人一般.這男人身上沒有一點殺氣.似乎已經料到陸正軒的到來.

「師尊修為通天.身為太清玄仙高手.卻依舊對葬魂山忌憚無比.不過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會派你這樣的人前來.本座乃是枯骨魔君.是血蚊道人的弟子.三萬六千年前受師尊所託進入這葬魂山.為奪取三界如意梭鋪路.」枯骨魔君自報家門.陸正軒有些錯愕.敢情血蚊道人已經布置許久.枯骨魔君居然是金仙大圓滿的修為.不愧是得到蚊道人傳承的修士.連弟子都這麼出色.

「既然魔君在此準備多時.為何遲遲不動手.」

「葬魂山有三界合一術的力量.一共有三層.進入每一層都需要機緣.我的修為只是金仙大圓滿.若是無法參悟大羅道果.就無法進入第二層.就算進入第二層之中.要參悟太清玄仙道果后.才能進入第三層.到達無極魔宮.千百年來.我不斷衝擊.反而遭受反噬.得此殘軀.在這第一層之中修養.」

「若是如此.那我只怕沒有前去的必要.」

「師尊看人的眼光不會有錯.既然能夠同你們交易.絕對是看到你們的潛力.以你現在的修為.斷然連這死亡之塔都無法闖過.不過你是具有大氣運、大機緣的修士.師尊也在賭.我也在賭.我們最後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一旦無神老祖突破封印.等待師尊的便是太陰仙宮的追殺.面對這種古老的宗門.就算是准聖也會忌憚無比.」陸正軒清楚枯骨魔君的話.要衝出葬魂山.非得藉助三界如意梭這等至寶.要躲避太陰仙宮的追殺.也得需要三界如意梭.

「既然是血蚊前輩的弟子.請魔君講一講這死亡之塔.」放眼望去.隱藏在這滾滾魔氣之中.有一座衝天而起的神塔.神塔全部是用枯骨打造.閃耀著枯骨魔光.匯聚四周的骷髏.一層層堆砌而起.足足有九百九十九層.十分猙獰恐怖.

「死亡之塔乃是一件上品先天靈寶.此靈寶乃是魔道老祖羅睺老祖親自煉製.採取當年龍族、鳳族、麒麟族修士的枯骨煉製而成.並把他們的神魂封印在其中.又在混沌罡風之中祭煉了數十萬年.才演化出一絲先天造化法則.化為這座死亡之塔.塔有九百九十九層.每一層都埋葬著無數的屍骨.在這些屍骨之中有無數的怨靈.他們強大無比.是這死亡之塔之中最為恐怖的生靈.此地也是魔道諸位天才修行之地.在死亡之塔的頂端.有一座傳送陣法.能夠把你送到第二層.若能進入第二層.找到第二層中心的四方魔焰幡.加上一塊先天魔石.打通界門.進入第三層.至於第三層的無極神宮.只有魔道最為頂級的高手才有資格進入.便是我也不知其中的情況.」枯骨魔道說的輕巧.但言語之中透出一股謹慎畏懼之心.這死亡之塔都已經恐怖無比.何況那四方魔焰幡.根本就是聞所未聞的東西.

「似乎在這裡.還隱藏著無數的高手.」

「不錯.死亡之塔周圍有三十六種凶獸.他們全部都是金仙修士的精妙念頭所化.蘊藏的便是金仙修士的絕學力量.每一頭凶獸都極為恐怖.想要徹底抹殺.除非你是大羅金仙.他們圍繞著這座死亡之塔.阻擋任何人進入其中.只有得到魔道原始魔令的人才能號令這些凶獸.可惜我沒有.如今只能借我力量牽制這些凶獸.你以最快的速度沖入死亡之塔之中.」枯骨魔君在這裡縱橫這麼多年.自然有些本事.雖然不是最厲害.但要牽制這些金仙高手念頭所化的凶獸.並不是很困難.

「既然如此.那就出手吧.」只要以強悍力量鎮壓這些凶獸.便能得到這些金仙高手的念頭.藉助這些念頭.陸正軒煉入神魂之中.可以壯大神魂力量.到時候就算還沒有辦法破解這波旬老祖的封印.也能憑藉神魂之術抗衡敵人.

陸正軒施展巫族極為厲害的雷遁之術.一道流光閃過.立刻飛出去數百里.直接朝那葬魂山第一層中央的死亡之塔飛射而起.身後不斷炸裂.無數的雷光交織在一起以雷霆霹靂之勢席捲下去.把整個虛空都震蕩起來.枯骨魔君倒是有些吃驚.隨即化為一道魔光.遁入虛空之中.調令四周的枯骨.一具具枯骨修士從這死亡的山巒之中不斷爬出.成群結隊.彷彿軍隊一般浩浩蕩蕩衝擊而去.

凶獸怒吼.近了.陸正軒看到這死亡之塔四周匍匐著無數的凶獸.他們擁有巨大的身軀.強大的力量和敏銳的感知力.利爪魔光閃耀.不斷抓裂地面.碰撞地面.發出嗤嗤不斷的聲響.

兇惡的雙眼彷彿能夠屠殺一切生靈.看到陸正軒身軀飛射而來.立刻匍匐而起.飛躍起來.利爪朝陸正軒的真身撕裂而去.轟轟巨響.整個虛空都直接纏住這頭三丈巨大的凶獸.雷電咆哮.凶獸怒吼.還未來得及掙徹底吞噬掉.化為一團透明的黑光.直接被陸正軒抓住.收入體內.眼前無數的化為一條百丈巨大的雷鞭.橫掃出去.直接炸裂一片.死傷慘重.陸正軒不戀戰.眼看距離那死亡之塔的入口只有數千丈.可在這數千丈的範圍內.卻足足有十萬頭凶獸.他們完全把入口徹底堵住.

「時間不多.還有更厲害的凶獸.速戰速決.」枯骨魔君傳神.橫掃出去.魔劍火焰閃耀.把陸正軒周圍的凶獸彈開.陸正軒冷冷一笑.手指結印.體內的巫族煞氣瘋狂而出.不斷匯聚.形成巨大的雷煞力量.直接投擲出去.炸裂在凶獸群之中.凶獸立刻死亡.全部化為一枚枚精純無比的念頭.陸正軒飛躍而起.長袍裹住這些念頭.隨後顯出強良真身.巨大的巫族真身直接鎮壓下來.把四周的凶獸全部都彈開.

凶獸怒吼.不斷重疊.被億萬魔氣纏繞.匯聚成為一頭巨大的凶獸.直接撞擊陸正軒的強良真身.轟轟巨響.陸正軒直接被震蕩出去數百丈.利爪隨後而來.直接抓住陸正軒的雙臂.想要撕裂陸正軒.

「煞氣成罡.聚化成刀.給我破.」刀罡橫掃出去.直接劈殺掉凶獸的利爪.陸正軒身後突然伸出兩隻黑色的巨手.凝聚雷罡天印.直接轟殺凶獸的天靈.立刻碎裂開來.長袍鼓盪.黑色的巫族煞氣不斷纏住這巨大的身軀.不一會兒.直接吞噬這頭可怕的凶獸.


卻越激發整個天地的顫抖.

四周的凶獸不斷疊加匯聚.被魔氣牽引.在死亡之塔四周形成一頭頭巨大的凶魔.朝陸正軒殺戮而來.

「就是現在.」一個飛躍.陸正軒巨大的身影在虛空不斷縮小.跳躍在這些巨大妖獸的利爪之上.巨嘴之中.橫衝出去.瞬息出現在死亡之塔入口.狠狠沖入其中.轉身看到枯骨魔君被這些凶魔圍住.殺戮不斷.

直接進入血龍塔之中.藉助血龍法力不斷鎮壓體內的金仙念頭.

一炷香后.才平復下來.

「這些念頭都十分精妙.蘊藏的神魂力量也不錯.若是直接吞噬.反而不妙.用來煉製仙丹.卻是一等一的材料.能夠補足神魂消耗的補神丹.」

「我現在可沒有這麼多時間.你來煉製吧.先把情況給大家說明.」陸正軒把這些念頭交給小青獰.以小青獰的手段.自然是有辦法煉製補神丹.陸正軒帶著眾人出了血龍塔.來到這死亡之塔的第一層.這裡面鋪慢了黑色的枯骨.這些枯骨大多隨著時間已經粉碎掉.煙塵飛舞.怨氣衝天.四周隱藏合作一兩頭怨靈.修為也不高.

「死亡之塔.乃是魔道修士歷練的地方.前面的都沒有什麼危險.我們直接沖入最上面.」眾人不想耽擱時間.直接以摧枯拉朽的力量沖入死亡之塔深處.不到兩天的時間.就已經抹殺不少怨靈凶獸.直接進入到這死亡之塔的第八百層. 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從這裡開始.才是死亡之塔最為精彩的地方.可能也會遇到魔道的修士.不過要謹記我們此行的目標.」四周不再是黑色的死氣.一股股衝天的魔氣四處爆發出來.在這裡也有巨大的森林.黑色的湖泊.詭異的山石.甚至還有成群結隊的凶獸.這裡足足有萬里巨大.在這裡殺戮每時每刻都在進行.眾人剛出現.就被一群魔火鳥給纏住.這些魔火鳥足足有三丈.他們飛舞在空中.靈活無比.利爪上火焰繚繞.最喜歡殺戮.

「玄冰掌.給我破.」玄冰寒氣橫掃出去.這些巨大的魔火鳥直接被封凍.掉落在地上.立刻碎裂掉.還沒有離開.便從北方天邊飛射而來.兩道魔光.怒吼咆哮:「什麼人.居然敢動我戰家的魔火鳥.」人未至.聲先到.立刻又看到虛空魔氣滾滾.化為巨大無比的生死魔印.朝眾人席捲而來.玉玲瓏冷冷而起.白玄龍門衝擊出去.利爪托起這生死魔印.龍尾化為白色的龍刀.直接從中央劈殺掉這生死魔印.

「魔道的生死魔印.是戰家的人.這些人好鬥無比.是難纏的角色.」太叔長空皺眉.感受到這虛空魔氣的力量.看來這群人來者不善.戰刀是戰家一族的天才.年紀輕輕便已經人仙高手.而且戰家的生死魔印也參悟不少精髓.這次帶著戰家的弟子進入死亡之塔修行.抓捕了一批魔火鳥.還沒有完全馴服.就被清雪仙子的玄冰掌給徹底擊殺.自然是憤怒無比.這一丈身高.孔武有力.身上閃爍著黑白魔光的男子正是戰刀.背負一柄三丈巨刀.足足有八千斤.力大無窮.戰刀身後的戰家弟子一個個氣勢非凡.力量強大.也都是厲害之輩.

「不是魔道的人.居然敢擅闖我魔道聖地.光憑這一條.就足以把你們的種族徹底抹殺掉.」戰刀也看出這些人的不凡.個個都是厲害的高手.雖然風塵僕僕.可根本無法隱藏那靈動的氣勢.目光投向清雪仙子三女的時候.更是光芒炙熱.渴望至極.

「戰刀.葬魂山乃是魔道聖山.卻從未禁止非魔道修士不能進入.」一聲冷笑.從陸正軒身後傳來.陸正軒聽這聲音.便知道是當初在水母妖洞一起戰鬥過的風太元.水母老祖覆滅后.陸正軒讓氣運神龍帶著純陽真殿的修士在東海落腳.雖然人數已經不多.但好歹也保留了傳承.而風太元在大戰後就消失不見.卻沒有想到已經回了魔道.也來到這葬魂山修行.

「風太元.難道你還沒有嘗夠被千刀萬剮的滋味嗎.」戰刀修為比風太元要高一些.不僅僅有生死魔印.還有魔道的三苦無刀訣.這刀法暗藏規則力量.十分恐怖.風太元沒有理會戰刀的挑釁.走到陸正軒面前.施禮說道:「沒有想到東海一別.沒有幾日.卻是在葬魂山遇到陸兄.」

「風兄.有禮.」陸正軒看的清楚.風太元很忌憚自己.可也不願意交惡自己.他不明說.但陸正軒看的清楚.戰刀被無視.心裡又有想法.冷冷質問:「想不到龍族的人居然還敢進入葬魂山.莫不成你們忘記了當年的戰魔之痛了嗎.」

太叔長空本來沒有理會.可聽到這戰魔之痛.立刻變了臉色.冷冷說道:「你就是戰魔那老匹夫的後代.」當年北海和魔道勢同水火.互相鬥爭.可惜當年北海龍族力量並不強大.被魔道的天才戰魔攻入北海龍宮.硬生生在北海龍王的龍椅上用法力刻下「戰魔到此一游」六個字.等待北海的高手趕回來的時候.北海龍族損傷慘重.此事.乃是魔道的大勝利.卻是北海龍族的恥辱.當年這一戰.讓北海龍族在四海之中抬不起頭來.足足有六十萬年.

「喔.你們就是北海那些小蟲子.」戰刀言語諷刺.太叔長空祭出神劍.橫掃出去.怒吼一聲.身後法相不斷顯出.一條巨大的冰龍怒吼而起.盤踞咆哮.朝戰刀殺戮而去.陸正軒正欲阻擋.卻被玉玲瓏拉住.

「此事說來話長.這戰家乃是北海龍族永遠的仇敵.他若是不爆發出來.日後修為難以前進半步.」陸正軒並不了解此事.不過以目前太叔長空的修為.想要抗衡戰刀.的確困難.風太元也皺眉.沒有想到陸正軒帶來的這些人之中還有北海龍族.雖然此事已經過去百萬年.可對於北海龍族來說.是永遠都沒有辦法忘記的恥辱.除非.有一天北海的高手也在魔道的聖殿之中刻下這樣的一句話.否則這樣的仇恨會綿延數千萬年.甚至世世代代.

「小蟲子.就是小蟲子.」戰刀怒吼一聲.雙手握拳.橫掃出去.捲起滾滾罡風.一拳撞擊在太叔長空的神劍之上.神劍立刻碎裂掉.拳道罡風不斷.朝太叔長空的法相衝擊而去.太叔長空龍嘴噴出一道玄冰寒氣.徹底凍結虛空.化為晶瑩無比的冰晶.凍結這拳道罡風.龍尾橫掃出去.這冰晶直接在戰刀面前爆裂開來.冰鋒割傷了戰刀的臉頰.戰刀抹去鮮血.冷冷說道:「你這是找死.」怒吼而起.身後無窮魔氣翻滾起來.在虛空之中凝聚出一尊三頭魔尊.十六隻巨大魔手在虛空之中不斷凝結恐怖的生死魔印.四周的魔氣被牽引過去.生死魔印的恐怖的力量也徹底爆發出來.

這魔印詭異無比.暗藏生死玄機.乃是魔道極為恐怖的咒印之一.徹底爆發出來.鎖定太叔長空的法相.轟轟衝擊.無數的魔印不斷衝擊.太叔長空四周的寒冰不斷碎裂.可眼中的怒火卻沒有停止.再次爆發出來.

龍爪直接朝生死魔印撕裂而起.

兩者在虛空相鬥.四周魔氣翻滾.寒冰炸裂.不一會兒.那巨大的寒冰龍爪被生死魔印徹底衝擊掉.戰刀哈哈一笑.騰空而起.身後的魔刀飛舞而起.捲起恐怖的罡風.直接朝太叔長空的龍鱗劈殺而去.防禦破滅.龍鱗飛舞.怒吼疼痛.白色龍鱗飛舞如雪.片片凋落.

陸正軒皺眉.

「放心.太叔長空心智成熟.知道不敵.會以兩傷之術結束戰鬥.」陸正軒散去手中的黃泉大手印.

「哈哈哈.你北海龍族過去這麼多年.也不過如此.今日本座就剮了你的龍鱗.」刀罡風不斷.太叔長空已經鮮血淋漓.被這魔刀刮下的龍鱗不小千片.可依舊沒有出手.戰刀越發的瘋狂.可太叔長空卻越發冷峻起來.身上的寒氣越來越多.戰刀巨大的魔手直接纏住這頭鮮血淋漓的冰龍.要徹底撕裂太叔長空.


「給我封印.」怒吼一聲.身上的鮮血和碎裂的龍鱗徹底爆發出來.無數到白光飛舞.交織在一起.把巨大的生死魔尊和太叔長空都完全封印住.無數的龍鱗化為一柄柄鋒利無比的龍魂刀.沖入這封印之中.不斷抹殺生死魔尊的力量.生死魔尊顫抖.太叔長空四爪合一.凝聚成為一隻金色的龍爪.這金色龍爪直接探入魔尊身軀之中.瞬息把魔尊的力量完全絞殺.這便是龍族的秘法.五爪之術.戰刀怒吼.體內的無數魔氣都完全爆發出來.想要完全衝破束縛.

只見一聲巨響.

虛空炸裂.眾人不斷後退.太叔長空顯出人身.倒飛出去.撞擊在地上.砸出數十丈的深坑.戰刀越發瘋狂起來.手持巨大的魔刀.直接施展三苦無刀訣的力量.魔刀劈殺而來.太叔長空也立刻出手.北海水神帶化為一條白龍.直接沖入這無邊魔刀之中.魔氣和龍元互相碰撞.兩寶在虛空不斷戰鬥.轟轟巨響.

「纏.」白龍幻化靈蛇.纏住這恐怖的魔刀.

「給我破.」精血衝擊.落入北海水神帶之上.無數的龍爪直接顯出.把這恐怖的魔道徹底絞殺成為碎片.隨即北海水神帶直接朝戰刀纏去.戰刀遭受衝擊.噴出鮮血.眼中凶光爆發.整個身軀在不斷膨脹.北海水神帶纏住這頭魔神.無數的龍元開始絞殺戰刀的真身.戰刀想要自爆力量.卻不料這北海水神帶的威力深不可測.還沒有施展出最強大的力量.就已經被北海水神帶封印的龍族神魂被破了神魂力量.目光獃滯.直接被絞殺成為漫天的碎片.

水神帶沖入太叔長空的神魂之中.

當即遭受反噬.昏迷不醒.

眾人目瞪口呆.沒有想到看似已經露出敗象的居然藉助法寶扭轉局勢.

風太元倒是鬆了一口氣.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殺.」南禾仙子立刻出手.百柳仙枝化為柳條漫天席捲而起.直接纏住這些戰家修士.被這柳仙枝條的力量破了肉身和神魂.再被陸正軒一把太陽真火徹底焚燒的乾乾淨淨.連神魂都未能逃離.

「今日之事.誰敢說出去.本座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風太元警告身邊的人.

「此地不宜久留.」在風太元的帶領下.眾人帶著重傷的太叔長空離去.剛過去不久.一道虛影便出現在戰場之上.感受到戰場之中的魔氣.皺眉說道:「想不到還有外人進入我魔道聖山.這些不知好歹的東西.居然敢在此地殺我魔道天才.此事.得儘快彙報.」 請使用訪問本站。第八百五十八層.這裡乃是風家的駐地.風家在這裡有龐大的修士.在這裡的修士個個都是厲害之輩.風家常年在這裡的修士有五百之多.加上侍候的僕人也只有八千修士.五百人士風家數千年來積累的天才.風太元也是其中之一.在風太元的府邸.陸正軒第一次見識到大家族的底蘊.比起龍族的底蘊也絲毫不差.風太元進入自己的府邸.立刻就被無數的人給盯上.這府邸被龐大的陣法籠罩.能夠隔絕大部分修士的神魂查探.不過在外面也足足有數百斥候盯著這裡.

「風兄似乎在風家也不好混.」陸正軒笑道.這些人目光死死盯著眾人.風太元無奈笑道:「風家有七十二支脈.每一支脈都互相鬥爭.互相抗衡.這樣的事情經常有.無需擔心.反正過了這麼多年.被追殺.被暗殺已經有無數次.不在乎他們的算計.倒是你們.躲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戰家的人想要找到你們.十分容易.戰家的人很不好惹.」

「難道比太陰魔道還要厲害.」

「太陰魔道乃是魔道之中的王者.戰家同他們的關係密切.我風家走的是神魔古道.兩者都是魔道.可爭鬥從未停止.」安頓好陸正軒等人後.風太元立刻找到在這死亡之塔主事的風家長老.風烏.這位長老修行厲害.在死亡之塔之中庇佑風家修士足足有萬年.

「風叔.戰刀死了.我的朋友要儘快離開死亡之塔.能否從我風家的傳送陣法.」風家、戰家只要是魔道的大家族.在死亡之塔之中都有自己的傳送陣.風烏聽后.皺眉說道:「此事有誰看到過.」

「看到的人已經被殺死.只是風家的太乙神鏡術.能夠看到三十年前發生的一切事情.我們很快就被暴露.這些朋友是我風家崛起的關鍵.不可有絲毫損失.」風烏一襲黑袍.黑髮披肩.背負神劍.聽風太元講話后.說道:「小子.不是我不幫你.死亡之塔乃是上品先天靈寶.此寶的威力深不可測.無人可以揣測.此寶只有魔道修士才能進出.而且必須要有魔道的令牌.我們沒有辦法.不過戰家兇惡了這麼多年.也該是嘗嘗被人殺戮的滋味.外面的人想要進入死亡之塔.無非是想在這裡尋寶.或者進入第二層空間.這死亡之塔的后十層只有金仙修士才能進入其中.不是金仙高手.根本無法衝破屏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