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失散十幾年的魔女找回,這次宴會就是替這位魔女辦的。」

魔族的魔女……

聽到這五個字,一直沒吭聲的皇甫辰絕手中的鳳炎卻抖了一抖。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房間里的溫度陡然下降。

蘇子奕的臉色肉眼可見變得慘白。

手指和嘴唇都出現了紫色。

慕顏嚇了一跳,連忙道:「帝溟玦,冷靜,冷靜,子奕有心臟病,承受不住你的威壓。」

一邊說,她一邊取出符籙,按在蘇子奕身上。

符籙燃燒,蘇子奕的臉色總算好了一些。

慕顏卻是沉下臉道:「子奕,你再鬧,我不客氣了!」

蘇子奕扁了扁嘴,很是不高興。

但對上慕顏嚴肅生氣的表情,還是委委屈屈道:「我錯了,小姐姐。」

說著,他抬頭看了帝溟玦一眼,不甘不願地叫了一聲,「小姐夫。」

「咳……咳咳咳……小……小姐夫……」

慕顏差點沒被蘇子奕的稱呼嗆死。

噗嗤!

不過帝溟玦居然被人叫小姐夫?

怎麼就覺得那麼喜樂呢?

蘇子奕拿著食盒乖乖走了。

慕顏才壓下想要大笑的衝動,看向帝溟玦道:「那個,蘇子奕是鳳天學院來星辰學院的交換生。因為他身上的病症很奇怪,所以我才與他接觸,想要嘗試治療他的病。」

七煌的存在,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的。

哪怕是帝溟玦也不可以。

這是七煌千叮嚀萬囑咐的,甚至逼迫慕顏和小寶發誓。

雖然慕顏對帝溟玦滿心信賴,但卻也不能違背七煌的意願。

「對我來說,蘇子奕就是個小弟弟。」慕顏靠近依舊冷著臉的男人,露出討好的笑容,「我說君上大人,這種莫名其妙的飛醋,你就不要吃了吧?」

帝溟玦抬眸,面無表情地看向她,冷笑道:「誰說本君吃醋了?」

「是是是,君上大人您一點醋都沒有吃。」慕顏連忙給台階下,「是小女子我餓了想用膳。所以,親愛的未婚夫,我能吃你煮的愛心餐了嗎?」

帝溟玦冷峻的眸中閃過一抹溫柔。

就在慕顏以為自己終於逃過一劫,可以大快朵頤的時候。

帝溟玦卻一揮手,桌子上的美味佳肴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慕顏傻眼了,「你幹嘛?」

帝溟玦站起身,隨後彎下腰,靠她極近,才微微彎起唇角道:「本君改變主意了。」

「啥?」

「本君就是吃醋了。」帝溟玦一字字,近乎咬牙切齒道,「介於這一次回來,本君喝了一肚子的醋。所以,顏顏,你的愛心餐沒了。」

在慕顏如遭雷擊的瞪視中。

君上大人還非常惡劣的伸出一根修長的手指晃了晃,「一個月!」


說完,不等慕顏反應,身形便化為煙霧消失的無影無蹤。

「混蛋帝溟玦!你把我的靈食還回來!!」

===

接下來的幾日,帝溟玦頻繁地在慕顏屋中進進出出,絲毫沒有避諱的意思。

這一下,哪怕雲若寒不說,逍遙門其他人也看出了兩人的關係匪淺。

對於君上大人這種幼稚的宣誓主權行為,慕顏也是哭笑不得。

但最讓她鬱悶的還是,帝溟玦竟然真的說的出做得到,這一個月都不準備替她烹飪美食。


慕顏鬱悶地把手中地靈藥丟入煉丹爐,隨後波動琴弦。 鳳炎細微的顫動並不吸引人的主意,倒是皇甫辰絕敏銳的感覺到今日鳳炎的不同。

自沐九兒離世之後,鳳炎就妥善被他保管珍藏著,鳳炎不單單是一件神器,更是見證她們感情的『見證人』。

他們也是因為鳳炎結緣……

自沐九兒遺落了鳳炎后,鳳炎就一直如同死物一般,與普通的鞭子也沒什麼區別,今日突然的顫動是提示?還是暗藏什麼玄機?


「魔女?嘿,這邊有個凰女,魔族有個魔女,不知道凰女跟魔女對抗,究竟誰會贏?」星辰唯恐天下不亂的插話。

皇甫辰裕忍不住對星辰翻了個白眼,這什麼跟什麼啊?魔女可是魔族的小主子,跟凰女的概念不同!

「三哥你真的不去嗎?聽說魔族的魔女血眸紅髮,擁有天姿國色,又到了適婚的年紀,估計這次前去聯姻的不會少!嘖嘖嘖,那位魔女琴棋書畫應該會吧?如果再賢良淑德那就太好了……」

血眸紅髮……

皇甫辰絕的身子瞬間緊繃中,一種強烈的預感席上他的心頭。

不……不可能,她已經死了……

只聽皇甫辰裕繼續恍若不覺的又繼續說:「大周國已經動身,聽說西隴國已經在路上了,虞國在收到請帖連夜就動身了,噯,畢竟軒轅珍兒在魔族做客嘛!不知道她情況怎麼樣!」

皇甫辰裕想著就有些幸災樂禍,陌北歌將軒轅珍兒誑去魔族,估計也沒她好果子吃……


六國買凰女的賬,魔族可不買!

「唔——」

皇甫辰絕只覺得心口一陣揪著的痛,身子朝前一傾,整個人趴在桌子上,手邊的鳳炎跌在地上。

聽到動靜,皇甫辰裕立即轉身,看到皇甫辰絕這副模樣嚇得大驚失色,趕忙上前將他扶起:「三哥?三哥你怎麼了……!」

星辰朝著外面大喊:「大夫!快叫大夫!」

皇甫辰裕急了,「叫什麼大夫,快叫御醫!」

「不用!」皇甫辰絕心砰砰砰快速的跳動,那個可怕的想法再也壓抑不住,「你剛剛說魔族的那位魔女擁有紅髮血眸是不是?!」

「是啊……」

「這就對了!我怎麼沒想到呢……」

皇甫辰絕低聲喃喃的道,心中的疼痛減緩了不少,墨眸中氤氳著水汽。

皇甫辰裕扶住皇甫辰絕心肝都在顫啊,三哥這是怎麼了?該不會是中了什麼魔障了吧……

皇甫辰絕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那個擁有芝蘭玉樹之姿的攝政王的表情上浮現出一絲驚世駭俗的淺淺笑容,好似晨光乍現那般驚艷絕絕。

只聽他開口道:「紅眸,紅髮!這是魔族的特徵!我之前怎麼沒想到呢?一直以為她是即將成魔,卻從未懷疑她本身就是魔族的人!」

他的九兒沒有死!

他的九兒還活著!她還活著!

「三哥,你這是怎麼了?你別嚇我啊!」

旁邊的星辰也被皇甫辰絕這副失態的樣子嚇到了,對著外面就喊:「御醫呢!」

「她沒有死!她一定沒有死!鳳炎感應到了,我也感覺到了,她沒有死!」 皇甫辰裕心猛然一跳,一個不可能的答案一閃而過,他扶住皇甫辰絕的肩膀:「三哥,你先別激動,你告訴我,誰沒死?」

現在這個皇甫辰絕哪有以往的淡定樣啊!

如果不是皇甫辰裕死命攔住,他只怕就要甩身獨自前往魔族了!這副急不可耐的樣子還真是讓星辰對皇甫辰絕刮目相看。

他也有著急的時候……

「九兒……九兒她沒死!她還活著!我要去魔族!」

「什麼?」

星辰大驚,趕忙攔住皇甫辰絕的路。

「你先別急著走啊,你把話說清楚,你說沐九兒沒死?她怎麼會沒死呢!我們親眼看到她的墳墓的……」

「那個不是九兒!」

聽到皇甫辰絕斬釘截鐵的回答,皇甫辰裕倒吸了口涼氣,連忙問道:「三哥,難道……你說,魔族的魔女就是沐九兒?」

皇甫辰絕堅定的點頭:「她擁有紅髮跟血眸!」

「這怎麼可能……」

跨度太大了點吧?星辰嘴角的笑容僵住,百分之一百的不相信。

皇甫辰絕親眼看到過沐九兒逐漸顯露魔性的樣子,那也是在她發怒之後不經意間顯露出來的,之後就會恢復。他一直以為那是沐九兒即將入魔的徵兆,但卻未想過她竟然是魔族的魔女!她擁魔族的血統!

這也與她偶爾發生的一些變化不謀而合。

只是她毒發之後遇到了什麼?是怎麼到了魔族?現在又為什麼變成紅髮血眸?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帶著滿腹的疑問,皇甫辰絕覺得自己一刻也呆不下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真相,知道沐九兒還活著!更是等不及想要見到沐九兒,想要擁她入懷,告訴她真相,告訴她他這些天對她想的快要崩潰!他要見她!立刻!馬上!

「我要去魔族!今夜動身!」

皇甫辰絕對外一聲令下,在暗處的青岩立即安排。

青岩被皇甫辰絕派去虞國找尋沐九兒下落,慚愧的是他沒有找到,被召回香澤國后才發現沐九兒已經死了……

剛剛他在暗處聽得一清二楚,沒想到沐九兒竟然沒有死,而且她現在是魔族的魔女!

這個事實得讓他慢慢消化消化……

星辰心中又驚又喜,撿起的地上的鳳炎交給皇甫辰絕,急切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帶上我!」

既然皇甫辰絕如此確定那麼魔女就是沐九兒那肯定八九不離十!

皇甫辰絕已經一刻也等不下去了,接過鳳炎,點足使用輕功就溶於夜色的黑暗之中。

「喂,等等我……」

星辰的輕功不弱,搶過皇甫辰裕手中的請帖也追了過去。

只留下鬱悶的皇甫辰裕,「喂,你們都走了,我……朕怎麼辦啊!」皇甫辰裕反應過來后連人影都尋不到了。

作為一國之君,他是沒辦法離開香澤國的……

他其實也很想見見那個小妖精的……

哎!他現在有些後悔當這個倒霉催的皇上了!鬱悶的同時不得不佩服三哥的陰險!憑什麼好事他全占,這種吃苦受累的活兒就是他干呢?!

…… 【雲生結海】發動。

然而,下一刻,眼前的煉丹爐卻發出吱嘎的聲音。

隨後砰一聲,炸成了碎片。

慕顏抹了把臉上被濺到的藥草汁,難以置通道:「怎麼會炸爐?我煉丹的手法明明沒錯啊!」

而且剛剛她還用同樣的手法,煉製了一爐。

七煌湊過來,看到她灰頭土臉的樣子,幸災樂禍地大笑,「笨蛋,那是因為你的煉丹爐太劣質了。雲生結海煉製丹藥,在瞬間凝結和施放的靈力,比普通煉丹強百倍,這種破煉丹爐怎麼抵擋的住?還好這只是四品丹藥,要是丹藥等級再高一點,你等著直接被炸傷吧?」

說著,他立刻興奮地去拽慕顏的衣服,「走走走,正好本尊早就看這個破煉丹爐不順眼了,咱們趕快去買一個極品煉丹爐回來。」

……

蒼雲城是滄藍界最繁華的城鎮。

而蒼雲城中的【丹珍閣】,又是最大的煉丹法器售賣商鋪。

慕顏一走進珍寶閣,看到上頭擺放的一些爐鼎和葯杵等物的價格,就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些爐鼎,竟然大多都是以上品晶石為計價單位的。

慕顏拔腿就要從店裡退出去,卻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腳彷彿被什麼力量給纏住了。

緊接著,她的手也被迫伸出去,抓住了架子最上方一隻紫金色的煉丹爐。

(所有五品以上爐鼎,都是可收縮的,只需輸入靈力就能變大變小。)

「這位客人,請不要亂碰!」

掌柜急急忙忙地衝過來,臉上滿是緊張,「這隻紫金丹爐,可是尹修前輩打造的七品煉丹爐,在確定購買前不能隨意觸摸觀看,請問您是想要購買嗎?」

慕顏瞟了架子上原本擺放的標價,嘴角抽了抽,「不買不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