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幼熙這才減去些力道,挑眉道,「晒衣服?」千萬別是她想的那樣。

「嗯,今天休息,我看到洗衣籃里有幾件衣服不能洗衣機洗,我就洗了。」頂著浴巾權至龍轉過頭一臉邀功的望著安幼熙,似乎是在期待著獎勵。

「那……」


權至龍羞澀一笑,「內衣那些…我也洗了。」他扯過浴巾掩面只露出雙眼睛巴巴的望著安幼熙。

就算是安幼熙對於自己的貼身衣物被異性洗了也會尷尬,她並沒有希望權至龍照顧自己到這個份上,也沒期待過。但現在他這樣做了,除了尷尬臉紅,更多的是震驚。

她眼神閃爍了幾下,支吾道,「做這種事情,不會覺得有損你的男子尊嚴嗎?」

權至龍落落大方道,「以前我也覺得這種事情家務啊不應該是女人來做么?但是我最近想了下,完全不會。該怎麼說呢,雖然第一次有些奇怪,但還不至於。」

「誰讓我這麼喜歡,唔,愛你呢。」他笑著摟住安幼熙的腰,靠了上去,「你是特殊的。」

情話技能滿分。

最近許多事情積壓在心裡安幼熙已經快喘不過氣來,每天每天都是一個人考慮許多從未遇到的問題。就像是溺水的人,無法呼吸。

而權至龍,就像是一台呼吸機,讓她終於可以呼吸。就像是救生員,將她救出深海,仰頭是溫暖的陽光和如油彩畫般的天空。

似乎再累只要一回到他的身邊,就可以得到治癒。

她眼眶一熱,在權至龍看不到的地方留下了一滴眼淚。她快速擦去,然後繼續幫他擦頭髮,「別靠那麼近,我衣服都要濕了。」別離開我,權至龍。

「濕了的話,我幫你換。」權至龍熱情高漲,反而直接將濕漉漉的腦袋靠在安幼熙的胸前。


軟軟的,好幸福。

「色狼。」安幼熙受了驚,條件反射敲了下他的腦袋。


「那我也只是對你好色。」他賊兮兮的奸笑。

「你再不坐好,今天就去睡客房。」

此話一出,某人立即挺直後背做的端端正正,就像是小學生被老師訓了后不敢再有小動作。看著他這幅傻樣,安幼熙忍不住笑出聲。

「就這樣別動,哈哈。」

「你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權至龍總覺得後面有些奇怪,他剛一轉頭就被安幼熙扣住頭不讓他轉身。

「別動。」

安幼熙快速又拍了一張照片,然後把手機收起來。

照片中權至龍頭頂浴巾乖乖坐在床邊,意外的有些可愛。

她的動作很輕柔,一邊還不忘記按摩替他減去疲憊。沒過多久,她就看到手下的腦袋一點一點的,她探頭一看,權至龍一副快要睡著了的樣子。

眼睛只睜開了一條縫,一臉睏倦。

「上來睡吧。」她拍了拍他的臉,某人迷糊的看著她。

「嗯,我是不是睡著了?」他揉揉眼睛,慢慢的爬上床。

「要是你的粉絲看到你這個樣子,估計都要撲上來了。」

權至龍蓋好被子,蓬鬆的頭髮散在枕頭上,他將被子蓋過臉只露出一雙眼睛。他往旁邊滾了一圈然後成功抱住安幼熙的腰肢,滿足的蹭了蹭。

「我只給你看。」他用小奶音撒嬌道。

怎麼有一種養了兒子的感覺?安幼熙無奈的看著他。

「晚安。」

「晚安。」

她伸手關燈,室內瞬間又再次被黑暗籠罩,某人開始不安分的動來動去。權至龍似乎有些興奮,在床上滾來滾去,偶爾的偷個腥。

……

安幼熙一腳踹過去,「不睡滾下去!」別得寸進尺好么她今天累死了!

屁股中標的權萌萌吸了吸鼻子,無辜的靠近安幼熙,沒有再做多餘的動作。

「那我睡了能抱你么?」

「……你不是已經抱了么?」安幼熙斜睨他一眼,掀開被子就看到自己的腰上掛著兩隻手。

權至龍不害臊的繼續說,「那我能要晚安吻么?」

「你還…唔——」

「我愛你,安幼熙,晚安。」

生怕被安幼熙揍,權至龍偷了個吻后就立即滾到了床邊上,背對著她肩膀一聳一聳的,很明顯就是在偷笑。安幼熙懶得繼續搭理他,繼續理他只會讓他蹬鼻子上臉。她乾脆閉眼,準備入睡。

下一秒,她感到床一陣滾動,自己又被某人抱在懷裡。

權至龍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將她抱在懷裡入眠。

安幼熙:「……你別仗著是躺在床上就下巴靠在我腦袋上,有點戳人。」

好好的氛圍硬是被安幼熙一句話打破!權至龍氣得牙痒痒的。安幼熙因為是模特身高很高,不穿高跟鞋就已經和他平視了,穿了高跟鞋簡直就讓他不想走在她身邊!更別說這種溫馨的下巴靠腦袋男子力的一幕了好么!

躺床上感受一回不行么!

天哪!他心好累!

女友為何這麼高!心臟好疼!

心裡已經在小劇場演起來了,表面上權至龍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繼續保持這個動作,裝聾作啞。

安幼熙只覺得腦殼疼,這人還在裝瘋賣傻。

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安幼熙安慰他,「你腿短我不嫌棄你,所以下來一點睡覺好么。」

天哪這是安慰么?!這是暴擊好么!權至龍只覺得自己彷彿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安幼熙這麼一說,他更是不願意下去了。腿短怎麼了,腿短他也是時尚教主g-!

「啊!阿西吧!安幼熙你竟然咬我?!」

下一秒,權至龍尖叫。

他哪裡還顧得上繼續維持這個姿勢,立馬捂住自己被咬的胸口躲得遠遠的。

他這回是真的胸疼了qaq!

安幼熙擦擦嘴,一臉溫柔,「要繼續么?權至龍先生。」

「別,你別過來!我睡了真的睡了!」

「呿。」她一臉嫌棄。

權至龍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齷齪的事情,一臉壞笑。

「你咬了我一口,我也要咬回去。」

「?」

「權至龍你去死!!」

枕頭正中腦袋的權萌萌一臉賤兮兮的笑,仰頭倒下,似乎還在回味些什麼,時不時地發出詭異的笑聲。

*

第二天安幼熙在準備早飯的時候,就聽到洗手間內傳出可怕的男高音。

「啊我要死了醒來一臉血!」

下一秒,安幼熙就聽見後面蹦躂的腳步聲,然後他就看到權至龍一臉血驚恐的站在自己身後,樣子別提多滑稽。

相比他,早上已經看到他這樣的安幼熙反而淡定多了。

「傻子,你那是鼻血,自己流鼻血了還能睡得那麼安穩你也是厲害。」

萌萌欲哭無淚,「真的么?」

安幼熙無語的拿著一塊布就朝他走去,乾脆利落的蓋在他臉上擦來擦去,幾下小臉蛋就又乾淨了。

「好了。」

權至龍獃獃的摸臉,果然光滑了不少。

「你用什麼給我擦臉的?」

她幽幽的淺笑,「抹布。」

「啊——!」

下一秒,某人又捧著臉叫著衝進了浴室,表情就像是吶喊那樣好笑。

權至龍洗了十幾次臉,確定沒有問題后才願意從洗手間內出來。安幼熙已經坐在餐桌邊吃早飯,看見他黑著臉出來的時候還是沒忍住笑噴了。

「gdxi,你領口濕了。」

因為過度洗臉,權至龍的領口已經濕了一大片,顏色都比周圍的暗了一圈。

難怪他一陣涼意。權至龍低頭一看,果不其然真的濕了。

他沒好氣的瞪了眼安幼熙,掉頭去卧室換了件衣服才出來。

「這個粥挺好吃的。」他坐下來嘗了一口粥,被美食治癒的心情好了些。

「原來你還有這個才能啊。」他看著安幼熙一臉神奇。

「還有沒有?」

安幼熙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宣傳單放到權至龍的面前,「想吃自己叫。」

「什麼?」權至龍還不懂,接過宣傳單一看,瞬間暴跳如雷。

「搞了半天原來是外賣?!」他氣急敗壞的伸手指著安幼熙,虧他在心裡已經讚美了她千百遍。

「不然你以為呢?」

「不管是誰,男朋友在睡覺都會準備愛心早餐吧,就算再簡單也弄一點吧!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吃的!外賣太沒誠意了!」權至龍一臉不滿。

她沒有說話,只是站起身走進廚房,然後端著碗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又走了出來放在權至龍的桌上,「既然你都開口了,那我也不好再藏著掖著了,吃吧。」

權至龍傲嬌的哼唧一聲,然後低頭——

「這是什麼?!」

「粥。」

天哪!這一碗亂七八糟湊在一起的東西竟然是粥?!他都能感覺到這玩意散發出致命的氣息了好么!一大早不要這個驚喜啊!

權至龍吞了下口水,氣勢削弱的說,「我、我還是吃外賣吧。」

「呵呵,」安幼熙笑眯眯的用勺子舀了一口粥伸到他嘴邊,「吃下去。剛才是你說的吧,不管是什麼都會吃。gdxi可不能騙人。」

笑裡藏刀!權至龍哆嗦的後退,「不不不不,我覺得這麼美味的東西還是最後吃吧,是吧。」

他退一步安幼熙進一步,「張嘴。」

「等、等一下,我還——唔!」

趁著他張嘴的空隙,安幼熙算準時候直接把勺子塞了進去。

那一刻,權至龍覺得自己吃到了傳說中的黑暗料理,各種奇怪的味道在嘴裡蔓延開,痛苦的他掐住脖子想要吐出來。但一看到安幼熙轉身去整理失望的背影,他鬼使神差的咽了下去。

「我吃下去了,我沒嫌棄你,那個,還挺好吃的。」原諒他說謊吧!

安幼熙轉過身,手裡捧著碗,「既然如此,吃完吧。」

「誒?誒誒?誒誒誒?!」

「和你開玩笑的。」安幼熙收起碗,「雖然我是有好好學,但味道的確很奇怪。」

見自家小女友一臉不開心,權萌萌表示自己也不開心。

他湊上前勇敢的拿過碗,一臉認真,「只要是你做的!再難吃我也可以吃下去!」

安幼熙詫異的看著他捧著碗,快速的掃光碗里的粥,然後一副求誇獎的樣子。

「吃、吃完了!」他嘿嘿一笑。

「傻瓜。」她無奈的淺笑,然後湊前親吻了他的嘴角。

權至龍吃過的美食數不勝數,要是再別的地方他肯定不會吃這麼難吃的東西,但一想到是安幼熙做的,不想看她難過,所以他拚命也可以吃完。

得到獎勵的萌萌立即忘記剛才的痛苦,像一隻小狗一樣乖巧的跟在安幼熙後面幫她收拾。

今天還是很美好的,嗯。

整理好家裡,兩個人都有工作要去做。權至龍本想開車送安幼熙,就像是普通人那樣。但擔心被拍到,只好作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