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不少人因為美味多吃后爆體而亡,他記得很清楚。

看著界孽一副享受的模樣,科林面色糾結。

界孽看了一會兒放下餐具:「科林先生怎麼了?」

「先給你說一聲抱歉,」科林面帶羞愧:「因為你是第一批冰凍人里出來的人,為了防止你們是否具有攻擊性,所以我就暫時欺騙了你。」

界孽愣住了。

「什麼第一批?攻擊性?」

「我坦白了吧,」科林攤手,一副無奈的模樣:「是這樣的,我們這兩天的了解讓我確定了你們的來歷。」

「你們是兩千多面前天災過後被冰封而存活的人類。」

「我們去南極的考察隊發現了你們,當初你們就在深深地冰層下面,把你們帶出來費了不少力。」

「最初看到你們的穿著,我們還以為你們是外星物種,後來才確定你們的確是那次災難里存活的人。」

「因為你們是目前被發現的第一批存活了兩千多年的人類,不確定你們是否會給社會帶來危險,所以才在一開始隱瞞了你們事實。」


界孽一臉震驚,看著科林不像是說假話:「你說的是真的?」

「是的,」科林目光真誠:「現在你也發現不對了吧,如果現在還是災難中,我們肯定在研究如何解決這個災難而不是陪在你們身邊,確定你們是否會對社會造成危害了。」

科林拍了拍手,幾個男人走了過來,將餐盤撤走,把一台電腦放置在餐桌上。

科林操作了一番,將電腦推到界孽面前。

「這些就是證據。」

界孽滑著電腦頁面,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我真的到了兩千多年後?」

科林沒有回答,親自體驗就是最好的證明。

界孽翻了幾分鐘的新聞,神色漸漸平靜下來了。

「謝謝您。」

科林目光閃爍:「這些都是應該的,主要是我想邀請你加入莫斯實驗室。」

「為什麼?」界孽抬頭。

「我想研究你們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兩千多年後身體還保存完好,細胞都保留著活性,但是出於人道主義,所以需要邀請你。」

「放心,如果你不同意,我們就絕對不會做這個實驗。」

科林保證道。

界孽思考了一會兒:「……可以,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我會兩千多年後還活著……」

「不過……」界孽想了想:「我人生挺普通的,不過那個冰好像很特殊,難道是因為那個冰,我們才活了下來?其他人也和我一樣,我們都準備逃走,但是突然就洪水了……」

界孽貌似疑惑的低語讓科林確定了研究的方向。

科林笑了笑沒有說話。

雖然長生的研究目標找到了,但是他更想研究界孽的身體基因。

他想知道生命力值超過普通人幾十倍的人,到底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 雖說被呵斥了,可這個不情之請喬斯宸開始開了口;「等一下落幕之後,把顏書墨交給我吧!」

「喬斯宸,你在開什麼玩笑呢?他這是商業犯罪,必須得坐牢!」雲澤豪可沒打算要放過傷害自己妹妹的人,但凡加註在他妹妹身上的痛,他都會千百倍的討回來。

「雲總,所以……這是我的不情之請!」喬斯宸在電話里嘆了一口氣,「咱們的合作,我再割讓百分之五的利潤,來作為交換!」

他看了楊秘書給的完整資料,至少有一點他必須得正視,顏書墨唯一的錯,或許是身體里流著喬家的血,所以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當然,老頭子得負很大的責任,他負了自己的母親在先,辜負了別的女人再后;顏書墨就是那場三角戀中的祭品,他本不該管的,也不想管,最終還是給雲澤豪打了電話……是因為顏書墨還算是個善良的人,這些年他倒是做了不少公益,不過對喬家的恨,是一點都沒有少;

喬斯宸特地去請教了心理醫生,私生子自來就有自卑感和落差感,尤其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又得不到證明,只能通過其他途徑來宣洩這情緒;

報復喬家,估計就是顏書墨的一種宣洩吧!

雲澤豪一口回絕了喬斯宸,「對不起,雲家不差這百分之五,我也不會拿我妹妹的傷害來作為交換!」

「百分之十的利潤!」知道他特別的寵愛自個的妹妹,喬斯宸只能再往後退讓一步!

「喬斯宸值得嗎?為了那樣的一個人?」雲澤豪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有些不解,那個男人到底想幹嘛!

電話中片刻寧靜了一會兒,喬斯宸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疲憊,「這是喬家欠他的!」


「沒想到,你這兒是要給我出演好哥哥的戲碼,可你別指望人家會感激你!」雖然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雲澤豪還是希望能結交喬斯宸這個朋友的。

「呵呵……」電話里的喬總笑了笑,「我不需要他的感激,我的父親對他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所以喬家欠了他的,我得還上,僅此一次;我更加不是什麼好哥哥,我只是不想讓老頭子難過,這件事要是確定是他在背後搞鬼,緊接著他的身世肯定會爆發出來,老頭子年紀大了,受不了打擊!」

「雲總,如果人贓並獲,到時候能不能由我出面帶走他,我保證不讓他再接近令妹了!」

半晌,雲澤豪嘲諷道:「那我妹妹受到的傷害呢?你是捨不得你老頭子,我還捨不得我親妹子呢,我現在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都難以解我的心頭只恨!」

「無能的男人才會想著利用女人來報復!」

喬斯宸仰著頭,只能任由他罵著來解恨,「雲總,您放心,我保證他不會在出現在雲家!」

雲澤豪的心稍定,告訴喬斯宸,「我還沒有抓到證據,如果是真的,更不想在我妹妹面前人贓並獲,所以後續,你自己來趟帝都吧!」

喬斯宸鬆了一口氣,「謝謝你,我這今明兩天處理好手裡的事情就過來!」 用過餐,科林帶著界孽去了自己專屬的休息室。

「我還需要更多的信息,比如當初的災難是怎麼發生的。」科林目光中透露著沉痛:「如果沒有那場災難,我們估計已經能夠翱翔到宇宙中了吧。」

兩千多年的科技發展,會是一個多麼巨大又飛速的進步!

「天被撕裂了一個口子……」

界孽回憶原主的記憶。

空間被從外部撕裂,難道是位面之外恰好發生了一場大戰?


位面之地竟然都能產生戰爭,這個組織真是……

這可不是用組織剛被建立一句話就能解釋。

她也好奇,這樣的力量究竟是誰造成的。

「天的缺口外是一片黑色,然後有黑色的霧瀰漫了進來……下了紅色的雨,之後世界各地就不斷地發生災難,溫度越來越高,本來已經抑製成功的溫室效應再次將冰川融化,然後就有了滅世的洪水。」

神級召喚師

剛剛她看了這個世界關於兩千多面前的傳說,一場洪水幾乎淹沒了整個世界,只有少量的人類憑藉著毅力存活了下來,之後繁衍生息。

科林聽到界孽的話話陷入深思。

到底是什麼因素導致天破了呢?

人類的傳承在兩千年前就斷了,兩千年的發展全靠現如今人類的研究。

所有書籍之類的都銷毀了,甚至他們都沒有找到晶元什麼之類的。

所以這才導致他們對兩千多年前的科技時代產生懷疑。

天九王

不過他並不著急。

他已經專門為每個人安排了兩支三名研究人員,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

總有一些技術發明之類的東西是現代沒有的。

「思考這些也沒有線索……」科林嘆息:「但是如果找不出原因,會不會出現和當時一樣的情況?」

「我們人類當初勉強存活了下來,萬一下次人類全部滅亡?」

界孽眼底閃過驚異。

這傢伙竟然會想到這個。

完全是杞人憂天。

你們找不出原因,而且就算災難來了,你們也只能承受。

當初那批人估計還是天道勉強救下來的。

據她估計,天道肯定在天破之時混亂了。

如果人類滅亡了,世界又重新開始孕育生命,這其中要幾億年的時光,天道恐怕也看不下去。

而且科林這種人竟然開始擔心人類的未來了?

反正人類的擔子每個人都會承受,按科林這種人的性格,只會在災難來臨前仍舊抓緊權利。

最後的享受也是享受。

「以人類現在的力量,恐怕我們根本就查不到任何線索,而且這麼大型的災難估計億萬年都難得一遇。」

「所以不用擔心了。」界孽淡定地說道。

這種異變肯定會有結果產生,那些名為春潮的魚就是如此吧。

深海?

難道深海孕育有什麼寶物么?

一襲談話結束,界孽也被確定加入了莫斯實驗室,同意了研究。

「想去看看他們嗎?」

科林笑了笑,伸出手兩人相握:「這就去通知他們?」 顏書墨盯著雲澤豪的辦公桌許久,終於起身慢慢的走過去;辦公桌上正好放著他想要的資料,當然這一切都是雲澤豪事先準備好的;

有些驚訝,卻伸手去拿了;

殊不知顏書墨的一舉一動都在雲澤豪的監視中。

「雲總,他走到你辦公室前了!」

聞言,雲澤豪的椅子轉動了一下,靠近顯示屏,一雙眼緊緊的凝視著;顏書墨正巧拿出手機正在拍攝資料上的信息;然後又轉身到雲澤豪的電腦前;

「竟然沒有密碼?」顏書墨的眼皮跳動了一下;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卻也找不到原因;抬頭張望了一下四周沒有探頭,又害怕雲菲菲會突然冒出來;

電腦桌面有好幾個文件夾,顏書墨打開了備註『喬斯宸』三個字的文件夾。好在他隨身攜帶了優盤,整個過程行雲流水!

徐秘書看著覺得這個人可怕,「雲總,他應該拷走了改動過的文件!」

「顏書墨!」雲澤豪咬牙切齒的喊著這三個字,本來還帶著一絲期望,現在是想找人好好揍他一頓,混賬東西,竟敢利用他妹妹;「扔一份給喬斯宸,轉告他,帶走之前,必須得讓他流血!」

「明白!」徐秘書能察覺雲總的怒氣騰騰;

雲澤豪起身攏了攏自己的西裝,該去見見他的客人了;


————

雲菲菲走休息室走出來,顏書墨放下了手裡的手機,一臉抱歉的迎上去。「對不起啊,弄壞你衣服了,等下我賠你一件!」

「不用了,沒多大點事!」

話音剛來,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雲澤豪面帶微笑的走進來;

「哥,你終於忙完了!」雲菲菲特別熱情的走上前,挽著雲澤豪的手腕開始撒嬌,「跟你吃頓飯可真難啊!」

雲澤豪睨了一眼她,「你以為跟你似的,不問世事!」嘴上說著妹妹,心裡可寵了。

「哥,哪有這麼說自己妹妹的呀!」雲菲菲露出委屈的小表情,「我生氣啦!」 10002 ,撅著小嘴;

雲澤豪繞過她,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手故意的壓在,顏書墨方才動過的資料上;只是停頓了幾秒,弄得顏書墨緊張的凝望著;

「不介紹一樣?」雲澤豪打破僵局,一雙冷眸牢牢的鎖定著顏書墨,要不是自個妹妹在場,他的拳頭應該下去了。

雲菲菲興高采烈的將顏書墨拉到自己哥哥面前,「顏書墨,你應該在電視上見過的!」臉頰上的笑容完全的遮掩不了;


「書墨,這是我哥哥,雲澤豪!」雲菲菲指著自己的哥哥介紹道;

這會兒她正興奮著呢,希望她生命重兩個不可缺少的男人能和睦相處;

「你好!」顏書墨伸出手,緊接著迎上雲澤豪那雙打量自己的眼睛,不卑不亢;

彷彿剛才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雲澤豪扯了扯嘴唇,微微一笑,「你好,顏先生!」

心想著,他還真的是小看了顏書墨,果然是戲子,竟然可以面不改色;要不是這裡裝了攝像頭,他都很難想象,剛才的一切是真的! 「謝謝了。」界孽露出笑意:「老大。」

科林這一刻才表現出愉悅的感覺:「我去通知其他同事,過幾天辦一個聚會歡迎。」

「好。」

……

桑山鎮。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