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武詭的臉,被黑龍的鮮血所染紅,黑龍是她從小養大的一頭帝尊級魔獸,其感情的深厚,只有她自己能了解,看著黑龍慘死,姬武詭的目光已然獃滯,淚,無聲的從眼角划落,她那黑色的眼珠,也在此時,漸漸的轉白,一陣若隱若現的星辰之力,正在她的身體之內,慢慢的復甦。

高空之上的巫妖見到姬武詭身上的變化,眼眶中的幽火微微閃動了下,就在白色的星辰之力要溢滿姬武詭的眼眶的那一刻,一支白皙的手,從後面一把搭在了姬武詭的肩膀之上,那聲音,直接讓得姬武詭從混沌之中,恢復了清醒。

「接下來,交給我吧。」 天血夜將姬武詭拉到自己的身後,她的臉由於有面具的遮擋看不清楚表情,髮絲有些凌亂,她的雙眼血紅的看不到一絲雜質,沒有情緒的眸子,猶如一頭嗜血的野狼一般,緊緊的盯著巫妖所在的方向。

巫妖原本空洞的眼,在天血夜眼神的注視下也終於有了波動,原本眼眶中有著一定頻率閃爍著的幽火,也在此時有些雜亂的抖動了起來,這種沒來由的感覺,讓得巫妖心中一陣煩亂,說實在的,就算他這樣的強者也不由得有些佩服,能在他死亡之氣侵蝕下,還能這麼快恢復幻力的人,至今,他還沒見過幾個。

這樣一個小子,卻偏偏來自於血妖族,那個他最痛恨的種族,沒有表情的骷髏臉上彷彿流露出一絲憎恨的表情,下一刻,他高舉起權杖,指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大喝道:「血妖小子,就憑你也敢在本座面前猖狂?你有什麼資格?」

巫妖話音落下權杖猛地敲在骸骨魔龍的頭顱之上,霎時間,一股恐怖的威壓從巫妖身上散發而出,鋪天蓋地的對著天血夜的方向網路而來。

在靈聖強者發出的威壓之下,天血夜沒有退卻,更沒有慌亂,她只是慢慢的抬起手一揮,頓時,一股不遜色於巫妖發出威壓的靈魂力量瞬間在周圍瀰漫開來,形成一道半圓形的屏障將天血夜和姬武詭的身子緊緊包裹住。

天血夜抬起眼,冷冷的看向巫妖所在的高空之上,血色的瞳孔中,散發出一道嗜血的光亮,「有什麼資格,你馬上就會知道。」

雙手交握成印,薄唇輕啟,「幻靈解縛,噬!」

「噌……」


一股龐大的能量從天血夜的身體之中破體而出,狂亂迅疾的風,吹揚起她那三千髮絲,衣擺也在風中狂舞,而處在高空之上的巫妖見狀,眼眶中的幽火也動亂了幾分,那股能量,讓得他勾起一絲熟悉的感覺,可是卻讓得他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

而在天血夜身後的姬武詭,看著突然爆發出如此恐怖幻力的天血夜,雙眼,早已溢滿了驚訝。

「叮叮……」

隨著詭異的黑色幻氣包裹天血夜身子的那一剎那,魂鏈的碰撞聲在林間響起,下一刻,巨大的陰影出現在天血夜的身後,那環抱著雙手站在黑暗中的男子,只給了巫妖一個模糊的輪廓,根本看不到他的眼臉。

下一刻,當黑暗中一雙血色的眸子睜開的那一剎那,巫妖的身子條件反射的顫抖了半分,就連他身下的骸骨魔龍,此時身上那滔天的死亡之氣,也瞬間收斂了幾分。

噬在黑暗中的雙眼冷冽沒有一絲情緒,他掃了一眼對面的巫妖,眼微微的眯了眯,「巫妖?」

「嗯,應該有五星調峰靈聖的實力,你,有把握嗎?」天血夜雙眼此時也放在巫妖的身上,話語確是對著身後的噬說的。

噬嘴角有些不削的揚起,「當年的巫妖王,也不是我的對手,只不過……」

「我知道,你的實力被壓制,再加上我的束縛,現在的你,也只有當年的萬分之一二的實力,只是現在,我需要儘快幹掉他,我的時間不多了,噬。」天血夜有些急躁的話語,讓噬眼神微微閃了閃。

下一刻,他挪動了身軀,龐大的身軀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當他的身形徹底曝露在眾人眼前時,遠處高空之上的巫妖,再也淡定不了了。

「你……你……不可能……」

巫妖的身子,戰慄的向後退了半分,那種與生俱來的恐懼感,讓得他的身體,在黑袍之下不住的顫抖,可是片刻,他便察覺到了,對面的身影,只不過是一道虛幻的靈體,他強忍住心中的恐懼,挺直了身體看向噬的方向,「哈哈哈,沒想到強橫如你,也會落到今天這般田地,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道手無縛雞之力的靈體,有什麼資格讓本座怕你?」

巫妖故作聲勢的話語,讓得天血夜嘴角邪魅的上揚,巫妖的話,已經暴露除了他的恐懼,對噬的恐懼。

「這傢伙,看起來很怕你。」天血夜嘲笑的話語,讓得天空中的巫妖身上的死亡之氣更是濃重的幾分,他氣急的伸出枯手指著天血夜吼道:「血妖小兒,你胡說些什麼?本座堂堂巫妖,怎麼可能會怕眼前這連實體都沒有的幻靈?」

巫妖的咒罵聲並未引起兩人的注意,噬直接無視他看向下方的天血夜道:「時間不多了?」

噬沒來由的話語,聽得巫妖和姬武詭一陣莫名其妙,而和噬心靈相通的天血夜,自然知道他口中所言之意,「嗯,越快越好。」

以天血夜和噬對於黑暗力量的敏銳度,他們自然察覺到了一些常人無法察覺到的東西,魂塔,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了,所以,他們必須儘快拿到血桑果,離開聖天盟。

「呃……」

一聲嘆息從噬的口中傳出,下一刻,他抬起眼看向天空之上的巫妖道:「就用那招吧,只不過,你應該知道用了那招的代價,過了這一關,接下來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天血夜輕輕皺了皺眉,那一招,噬曾經說過,如果自己沒有到達靈帝階別,根本連勉強使用都不能,因為那招的威力,會抽干噬所有的幻力,讓他虛弱得進入沉睡,而且沒有一段時間,根本無法恢復。

手,輕輕的撫摸著手指之上的伏魔龍戒,她眼裡閃過一絲憂傷,天傾城那虛弱的身影,和大黑那殘破的身子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眼中的目光定了定,她將右手大拇指伸到嘴前道:「噬,對不起。」

噬聽聞天血夜的話,嘴角輕輕勾了勾,「我和你之間,還用說這些嗎?」

天血夜笑了笑,「是啊。」

下一刻,尖銳的牙尖,咬破了手指,血,從她的唇角溢了出來,食指成掌相對,血掌成印,「血誓,靈體合一。」

「噌……」

一股血黑色的力量從天血夜的身上迸發而出,包裹了她和噬的身體,下一刻,魂鏈從天血夜和噬的身上開始脫離而噬那龐大的身軀,化為一個環形的鏈球圍繞著二人,而噬,也開始從空中慢慢的降落,漸漸的隱沒入天血夜的身體之內。

這一刻,天血夜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纖細的身軀,開始漸漸的壯大起來,變為如男子一般強壯,身上那緊身的戰甲,也在這一刻消失,化為寬鬆漆黑的長袍,包裹住她的身體,而她臉上的面具,也在這一刻破碎,原本美麗傾城的臉,在這一刻變得邪魅異常,不辨男女。

詭異的圖騰,在她的眉心成型,在天空之上的巫妖,看到這一幕,終於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恐怖強悍的氣息,正在眼前這男子的身體之內,慢慢的復甦。

不行,他知道他不能在等下去,如果等待眼前的人蘇醒,他知道,就算以他五星巔峰靈聖的實力,恐怕也難以抵擋,下一刻,巫妖高高舉起手中的權杖,「暗黑風暴。」

狂亂的漩渦,夾雜著恐怖的死亡之氣在半空中旋轉著,下一刻,隨著巫妖權杖落下,狂襲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

就在那暗黑風暴要撞上天血夜身子的那一刻,一雙血色的眼眸,冰冷的睜開,就在這個時候,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那巫妖發出的暗黑風暴,像是靜止了一般,停頓在離天血夜身體三尺之外的地方。

性感的薄唇輕輕勾起,沙啞略帶磁性的嗓音在這一刻響起,「太遲了。」

黑袍之下的手輕輕抬起,屈指一彈,那暗黑風暴,在巫妖和姬武詭驚愕的眼眸中,瞬間煙消,化為無形,「太弱了,你,沒有資格。」

「混蛋。」巫妖在這一刻怒了,雖然他不知道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卻知道,眼前這個男子,已經不是剛剛那個自己可以隨時一手捏死的血妖了,儘管如此,他卻還是操控著骸骨魔龍沖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想要放手一搏。

骸骨魔龍龐大的身軀襲來的那一刻,男子血色的眸子中不但沒有驚慌,反而閃過一絲戲謔,「身前是一條小蟲,死後,連小蟲都不如。」

白皙的手掌輕輕抬起,一股恐怖的血黑色幻力在他的手心成型,那只有掌心大小的球體,在他的手心不斷的旋轉著,其中,卻透著驚天的恐怖力量。

「臣服,還是死去,選擇吧。」

沒有感情波動的聲音,確是對巫妖最*的侮辱,巫妖指揮著骸骨魔龍,懸浮在高空之上,陰森詭異的骷髏臉之上,已經隱隱有氣的破碎的痕迹,下一刻,他高台權杖大喝道:「殺了他,殺了他。」

骸骨魔龍張開它那如血盆般的大口,襲擊向男子的身體,巨口一瞬間吞沒了男子的身體,姬武詭驚愕的瞪大雙眼,已經嚇得沒了動作,她不敢閉上雙眼,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麼強大的人,怎麼可能就這麼沒了?

骸骨魔龍收攏了它的巨口,彷彿還意猶未盡一般,巫妖看到這一幕,眼中的幽火隱約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可是就在下一刻,一陣微弱的能量波動從骸骨魔龍的身體中散發而出……

「噌……」

骸骨魔龍那巨大的身體之上,突然之間迸發出恐怖的血黑色亮光,下一刻,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骸骨魔龍那龐大的身體,瞬間被血黑色的亮光吞沒,化為粉碎,而就在骸骨魔龍消失的地方,一道黑色的冷峻身影,赫然聳立在那裡。

男子抬起血色的雙眸,看向巫妖所在的方向,「看來,你已經有了選擇……那麼,受死吧!」

男子話音剛一落下,一股恐怖的血黑色幻力,從他的身體之內迸發而出,而遠在高空之上,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巫妖,此時卻彷彿頹廢了一般,眼中幽綠色的火焰,如死灰一般,黯淡下去…… 天血夜將姬武詭拉到自己的身後,她的臉由於有面具的遮擋看不清楚表情,髮絲有些凌亂,她的雙眼血紅的看不到一絲雜質,沒有情緒的眸子,猶如一頭嗜血的野狼一般,緊緊的盯著巫妖所在的方向。

巫妖原本空洞的眼,在天血夜眼神的注視下也終於有了波動,原本眼眶中有著一定頻率閃爍著的幽火,也在此時有些雜亂的抖動了起來,這種沒來由的感覺,讓得巫妖心中一陣煩亂,說實在的,就算他這樣的強者也不由得有些佩服,能在他死亡之氣侵蝕下,還能這麼快恢復幻力的人,至今,他還沒見過幾個。

這樣一個小子,卻偏偏來自於血妖族,那個他最痛恨的種族,沒有表情的骷髏臉上彷彿流露出一絲憎恨的表情,下一刻,他高舉起權杖,指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大喝道:「血妖小子,就憑你也敢在本座面前猖狂?你有什麼資格?」

巫妖話音落下權杖猛地敲在骸骨魔龍的頭顱之上,霎時間,一股恐怖的威壓從巫妖身上散發而出,鋪天蓋地的對著天血夜的方向網路而來。

在靈聖強者發出的威壓之下,天血夜沒有退卻,更沒有慌亂,她只是慢慢的抬起手一揮,頓時,一股不遜色於巫妖發出威壓的靈魂力量瞬間在周圍瀰漫開來,形成一道半圓形的屏障將天血夜和姬武詭的身子緊緊包裹住。

天血夜抬起眼,冷冷的看向巫妖所在的高空之上,血色的瞳孔中,散發出一道嗜血的光亮,「有什麼資格,你馬上就會知道。」

雙手交握成印,薄唇輕啟,「幻靈解縛,噬!」

「噌……」

一股龐大的能量從天血夜的身體之中破體而出,狂亂迅疾的風,吹揚起她那三千髮絲,衣擺也在風中狂舞,而處在高空之上的巫妖見狀,眼眶中的幽火也動亂了幾分,那股能量,讓得他勾起一絲熟悉的感覺,可是卻讓得他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

而在天血夜身後的姬武詭,看著突然爆發出如此恐怖幻力的天血夜,雙眼,早已溢滿了驚訝。

「叮叮……」

隨著詭異的黑色幻氣包裹天血夜身子的那一剎那,魂鏈的碰撞聲在林間響起,下一刻,巨大的陰影出現在天血夜的身後,那環抱著雙手站在黑暗中的男子,只給了巫妖一個模糊的輪廓,根本看不到他的眼臉。

下一刻,當黑暗中一雙血色的眸子睜開的那一剎那,巫妖的身子條件反射的顫抖了半分,就連他身下的骸骨魔龍,此時身上那滔天的死亡之氣,也瞬間收斂了幾分。

噬在黑暗中的雙眼冷冽沒有一絲情緒,他掃了一眼對面的巫妖,眼微微的眯了眯,「巫妖?」

「嗯,應該有五星調峰靈聖的實力,你,有把握嗎?」天血夜雙眼此時也放在巫妖的身上,話語確是對著身後的噬說的。

噬嘴角有些不削的揚起,「當年的巫妖王,也不是我的對手,只不過……」

「我知道,你的實力被壓制,再加上我的束縛,現在的你,也只有當年的萬分之一二的實力,只是現在,我需要儘快幹掉他,我的時間不多了,噬。」天血夜有些急躁的話語,讓噬眼神微微閃了閃。

下一刻,他挪動了身軀,龐大的身軀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當他的身形徹底曝露在眾人眼前時,遠處高空之上的巫妖,再也淡定不了了。

「你……你……不可能……」

巫妖的身子,戰慄的向後退了半分,那種與生俱來的恐懼感,讓得他的身體,在黑袍之下不住的顫抖,可是片刻,他便察覺到了,對面的身影,只不過是一道虛幻的靈體,他強忍住心中的恐懼,挺直了身體看向噬的方向,「哈哈哈,沒想到強橫如你,也會落到今天這般田地,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道手無縛雞之力的靈體,有什麼資格讓本座怕你?」

巫妖故作聲勢的話語,讓得天血夜嘴角邪魅的上揚,巫妖的話,已經暴露除了他的恐懼,對噬的恐懼。

「這傢伙,看起來很怕你。」天血夜嘲笑的話語,讓得天空中的巫妖身上的死亡之氣更是濃重的幾分,他氣急的伸出枯手指著天血夜吼道:「血妖小兒,你胡說些什麼?本座堂堂巫妖,怎麼可能會怕眼前這連實體都沒有的幻靈?」

巫妖的咒罵聲並未引起兩人的注意,噬直接無視他看向下方的天血夜道:「時間不多了?」


噬沒來由的話語,聽得巫妖和姬武詭一陣莫名其妙,而和噬心靈相通的天血夜,自然知道他口中所言之意,「嗯,越快越好。」

以天血夜和噬對於黑暗力量的敏銳度,他們自然察覺到了一些常人無法察覺到的東西,魂塔,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了,所以,他們必須儘快拿到血桑果,離開聖天盟。

「呃……」

一聲嘆息從噬的口中傳出,下一刻,他抬起眼看向天空之上的巫妖道:「就用那招吧,只不過,你應該知道用了那招的代價,過了這一關,接下來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天血夜輕輕皺了皺眉,那一招,噬曾經說過,如果自己沒有到達靈帝階別,根本連勉強使用都不能,因為那招的威力,會抽干噬所有的幻力,讓他虛弱得進入沉睡,而且沒有一段時間,根本無法恢復。

手,輕輕的撫摸著手指之上的伏魔龍戒,她眼裡閃過一絲憂傷,天傾城那虛弱的身影,和大黑那殘破的身子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眼中的目光定了定,她將右手大拇指伸到嘴前道:「噬,對不起。」

噬聽聞天血夜的話,嘴角輕輕勾了勾,「我和你之間,還用說這些嗎?」


天血夜笑了笑,「是啊。」

下一刻,尖銳的牙尖,咬破了手指,血,從她的唇角溢了出來,食指成掌相對,血掌成印,「血誓,靈體合一。」

「噌……」

一股血黑色的力量從天血夜的身上迸發而出,包裹了她和噬的身體,下一刻,魂鏈從天血夜和噬的身上開始脫離而噬那龐大的身軀,化為一個環形的鏈球圍繞著二人,而噬,也開始從空中慢慢的降落,漸漸的隱沒入天血夜的身體之內。

這一刻,天血夜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纖細的身軀,開始漸漸的壯大起來,變為如男子一般強壯,身上那緊身的戰甲,也在這一刻消失,化為寬鬆漆黑的長袍,包裹住她的身體,而她臉上的面具,也在這一刻破碎,原本美麗傾城的臉,在這一刻變得邪魅異常,不辨男女。

詭異的圖騰,在她的眉心成型,在天空之上的巫妖,看到這一幕,終於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恐怖強悍的氣息,正在眼前這男子的身體之內,慢慢的復甦。

不行,他知道他不能在等下去,如果等待眼前的人蘇醒,他知道,就算以他五星巔峰靈聖的實力,恐怕也難以抵擋,下一刻,巫妖高高舉起手中的權杖,「暗黑風暴。」

狂亂的漩渦,夾雜著恐怖的死亡之氣在半空中旋轉著,下一刻,隨著巫妖權杖落下,狂襲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

就在那暗黑風暴要撞上天血夜身子的那一刻,一雙血色的眼眸,冰冷的睜開,就在這個時候,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那巫妖發出的暗黑風暴,像是靜止了一般,停頓在離天血夜身體三尺之外的地方。

性感的薄唇輕輕勾起,沙啞略帶磁性的嗓音在這一刻響起,「太遲了。」

黑袍之下的手輕輕抬起,屈指一彈,那暗黑風暴,在巫妖和姬武詭驚愕的眼眸中,瞬間煙消,化為無形,「太弱了,你,沒有資格。」

「混蛋。」巫妖在這一刻怒了,雖然他不知道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卻知道,眼前這個男子,已經不是剛剛那個自己可以隨時一手捏死的血妖了,儘管如此,他卻還是操控著骸骨魔龍沖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想要放手一搏。

骸骨魔龍龐大的身軀襲來的那一刻,男子血色的眸子中不但沒有驚慌,反而閃過一絲戲謔,「身前是一條小蟲,死後,連小蟲都不如。」

白皙的手掌輕輕抬起,一股恐怖的血黑色幻力在他的手心成型,那只有掌心大小的球體,在他的手心不斷的旋轉著,其中,卻透著驚天的恐怖力量。

「臣服,還是死去,選擇吧。」

沒有感情波動的聲音,確是對巫妖最*的侮辱,巫妖指揮著骸骨魔龍,懸浮在高空之上,陰森詭異的骷髏臉之上,已經隱隱有氣的破碎的痕迹,下一刻,他高台權杖大喝道:「殺了他,殺了他。」

骸骨魔龍張開它那如血盆般的大口,襲擊向男子的身體,巨口一瞬間吞沒了男子的身體,姬武詭驚愕的瞪大雙眼,已經嚇得沒了動作,她不敢閉上雙眼,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麼強大的人,怎麼可能就這麼沒了?

骸骨魔龍收攏了它的巨口,彷彿還意猶未盡一般,巫妖看到這一幕,眼中的幽火隱約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可是就在下一刻,一陣微弱的能量波動從骸骨魔龍的身體中散發而出……

「噌……」


骸骨魔龍那巨大的身體之上,突然之間迸發出恐怖的血黑色亮光,下一刻,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骸骨魔龍那龐大的身體,瞬間被血黑色的亮光吞沒,化為粉碎,而就在骸骨魔龍消失的地方,一道黑色的冷峻身影,赫然聳立在那裡。

男子抬起血色的雙眸,看向巫妖所在的方向,「看來,你已經有了選擇……那麼,受死吧!」

男子話音剛一落下,一股恐怖的血黑色幻力,從他的身體之內迸發而出,而遠在高空之上,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巫妖,此時卻彷彿頹廢了一般,眼中幽綠色的火焰,如死灰一般,黯淡下去…… 血黑色的幻力猶如潮水一般肆虐了這片空間,那渾濁卻有散發著無盡能量的幻力,讓得巫妖瞬間感覺到身子不能動彈,那股來自心底深處的戰慄和恐懼越發明顯,他雙眼空洞的看著眼前這邪魅妖異的男子,終於在記憶深處找出一個名字……

「冥界之主,是你……怎麼會……這……這不可能……」

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雖不辨男女,可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氣勢,以及他那雙血紅到極致的雙眼,這天地間,除了那個男人,還有誰能夠配得上?

噬臉上沒有任何錶情,骨節分明的雙手在這時舉了起來,純黑色的火焰哧的一聲,在他的雙手之上蜂擁而出,而那純黑色的焚焰,和天血夜所施展出的焚焰卻有些不太一樣,因為在那火焰的中心,有著一抹刺眼的血紅,那血紅,猶如一滴鮮血一般,懸浮在火焰的正中央,看起來異常的妖異,而巫妖,在看到那滴血紅時,眼中的幽火瞬間動蕩不堪,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熄滅一般。

「天冥神火?真的是你?不,不要,我投降,我投降……」巫妖彷彿嘶吼著一般伸出雙手,他快速的降落到地上,那不屈的身子整個猶如軟泥一般癱軟,跪在噬的面前,眼中那璀璨的幽火,此時彷彿要熄滅一般,在他的眼中只剩下一星半點的火焰。

看著巫妖的舉動,噬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笑容,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緩,「現在後悔,遲了……」

雙手猛地向前合攏一拍,一個只有人頭大小的火球出現在噬的手中,他面無表情的伸出手,對著巫妖的方向一丟,那火球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直接落在了巫妖的身軀之上,想象中的大爆炸並沒有發生,巫妖也完整的跪在那裡,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是在他眼中那幽綠色的火焰,卻早已不見蹤影。

收拾完巫妖,噬轉過身看向身後早已獃滯的姬武詭,他慢慢的邁動腳步,走向姬武詭的方向,而姬武詭,看著這樣得他,本能的想要向後退去,大眼裡,溢滿了防備和恐懼……

巫妖那麼強大的存在,在眼前這個男人的面前,卻撐不過一秒鐘,剛剛那詭異的血黑色幻力和火焰,都是她沒有見過的,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不是她的血妖哥哥,而是另一個她完全陌生的男人。

「你好像,很怕我?」噬嘴角冰冷的上揚,在姬武詭的面前站定,他那血色的雙眼,直直的射向姬武詭,那血腥沒有一絲溫度的眼神,讓得姬武詭直接腳一軟,跪坐在了地上,她抬起頭有些怯怯的道:「你不是夜哥哥,他去了哪裡?你把他還給我。」

「看來,你是真的關心她。」噬冰冷的眼角微微放柔,不再像先前那般散發出恐怖的寒氣,他雙眼直直的盯著姬武詭,下一刻卻突然蹲下他那高貴的身軀,手輕挑的抬起姬武詭的下巴。

姬武詭和噬的雙眼相對,她雖然有些害怕,卻還是倔強的看著他,噬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在見到她這般模樣后,揚起一抹笑,「星宿女嗎?如果本座願意賜你一個禮物,讓你有資格留在她身邊,條件是永不背叛,這輩子,你只能成為她的奴僕,你能做到嗎?」

姬武詭的眼有些詫異的閃了閃,她雖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誰,可是她卻知道他有著她口中所說的那般狂妄的力量,幾乎是下意識的,她點了點頭。

噬看著她的表現,冰冷的眼眸,微微劃過一絲滿意,下一刻,他伸出右手,指尖不經意的劃過掌心,血痕出現的瞬間,他伸向了姬武詭的額頭。

姬武詭只感覺到眉心一陣灼熱,一股在身體之內沉睡已久的力量瞬間蘇醒,耀眼的星光伴隨著血液的侵蝕從她的身體之內散發而出,幾乎是下意識的,她猛地抓住噬放在她額頭之上的手,痛苦的想要將它拉扯開。

可是噬的手,猶如鋼鐵一般不可撼動,血液從噬的手心鑽進了姬武詭的眉心之內,詭異的血管如蛛網一般頃刻間遍布了姬武詭清秀的臉龐,她雙眼充血,恐怖的圓睜著,彷彿在經歷著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血色,一瞬間壓蓋住她全身璀璨的星光,紅白交替間,姬武詭那充血的雙眼,漸漸被被白色主宰,星光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身上,她臉上那可怖的血管也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動人心魄的白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