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碧柔畢竟還是見過一些世面的,她心中想道,卻是握緊了手中的手槍,準備再一次對舒天進行射擊。

「天啦,舒天居然能躲開子彈!」

不僅僅是趙碧柔嚇了一跳,就是躲藏在暗處的尤燕也是忍不住驚嘆起來,畢竟這種事情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舒天的身邊湧起了黑氣,這傢伙應該就是魔尊了。」衛水詩在震驚之後分析道。

「恩,罪魁禍首應該就是這傢伙。」

尤燕點了點頭道。

「尤燕姐,那現在我們怎麼辦,要去救趙碧柔嗎?我看她這次是遇到硬茬了,我們要是不救她的話,她今天就死在這裡了。」周思彭當即問尤燕道。

「我們靜觀其變吧,先看看這個舒天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程度。」尤燕稍微想了想說道,決定暫時不貿然出手。

「那要不要打電話給周楓啊?」衛水詩說道。

「還是讓周楓過來吧,我們這幾個人估計不是舒天的對手啊。」周思彭也說道。

「那你們監視著,我往後面退一點,馬上給周楓打電話,叫周楓過來救援。」尤燕點了點頭,馬上暗暗往後面撤。

尤燕撤了幾十米之後,馬上拿出手機給周楓打電話,雖然她和趙碧柔之間有矛盾,但是在這個時候,她也不會見死不救。

此時周楓依舊在北海賓館裡面想找個什麼借口去找愛麗絲,趁著尤燕等人不在的時候將愛麗絲搞定,突破自身和神尊的修為。

突然,周楓的電話響了。

「是不是有情況了。」周楓心裡一動,馬上拿起了電話。

當周楓看到來電話的是尤燕的時候,周楓幾乎完全肯定了自己這個猜想。

「喂,尤燕,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周楓接通電話,馬上問道。

「周楓,你小聲一點,現在你在哪裡?」尤燕在電話裡面壓低了聲音,急切地說道。

「我現在在北海賓館啊。」周楓道:「到底出了事情?」

「你怎麼回了賓館了?」尤燕有些憤怒地說道,她沒有想到自己在外面追蹤舒天,但是周楓居然回到了賓館裡面休息了。

「你們都是我指揮,我當然要在賓館坐鎮指揮了,你們別以為這是一場簡單的戰鬥,這場戰鬥,是我們和魔尊之間之間鬥智斗勇。」周楓在電話里嚷道。

「你嚷什麼嚷,我都說了叫你小聲一點,你想害死我啊。」

尤燕在電話里抱怨道:「周楓,我還不知道你,你就少在那裡自以為是,舒天就是魔尊,跟蹤魔尊,找到魔尊的軍事基地,將其摧毀,然後讓國防部再派一些高手來,協同我們將魔尊抓捕歸案就可以了,事情這麼簡單,有什麼複雜的?」

「你想得簡單啊,我告訴你,舒天極可能不是魔尊。」周楓道:「我會害死你?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我們出事了,趙碧柔魯莽,她一意孤行追上了舒天,和舒天打了起來,你快點過來,我估計我們幾個肯定不是舒天的對手。」

限時婚約,首席的替身寵妻

「什麼?這個趙碧柔,簡直是亂搞,還說自己辦案經驗豐富。」周楓一聽尤燕這麼說,頓時大怒了起來。

「周楓,你現在發怒有什麼用,快點過來吧,不然就等著給我和衛水詩,周思彭和趙碧柔收屍吧。」

尤燕寒聲說道。

「你們現在在哪裡?」周楓聽到尤燕這麼說,當即收斂了一下心神,快速問尤燕道,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事情的緊迫了。

尤燕連忙將自己所處的位置告訴了周楓。

「你們幾個要頂住,最好是能拖延一下時間,我盡最快的速度過來。」周楓在電話里說道。

兩人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周楓則是馬上從北海賓館裡面沖了出來。

「尤燕這個母老虎還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啊,我還以為這個時候趙碧柔遇到危險了,她和衛水詩和周思彭等人不會去救援,沒有想到,她們卻是能在這個時候不計前嫌。」

周楓心中想道,用了不到三秒鐘,就從自己的房間沖了出來,出了賓館,來到了外面的馬路上。

尤燕等四個女人,兩個是和周楓上過床的,衛水詩越來越水靈,也是周楓計劃中的後宮人選,至於趙碧柔,則是趙金龍的孫女,要是趙碧柔在和自己合作的時候辦案死了,周楓也不好向趙金龍交代。

所以這四個女人,對於周楓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不能讓任何一個死掉,所以他不管自己是不是舒天的對手,都只能和舒天一戰了。

「周楓,你真的打算去救趙碧柔他們?」


周楓剛出了賓館來到馬上了,神尊卻是說話了,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神尊,尤燕,衛水詩和周思彭為了救了趙碧柔,都能不計前嫌,難到我一個男子漢,還不如幾個弱女子嗎?」

周楓當即就反問神尊道。

「你說的很有理,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在我和你還不是舒天的對手,畢竟舒天有著四階魔法師的實力。」

神尊說道。

「那也沒有辦法,我們有這麼多人,要是向山傑也趕到了,再加上尤燕等人,那就是六個人,我就不信我們六個還不能在舒天手下逃得性命。」

周楓道。

「尤燕等四個女人,和舒天交手,那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向山傑可能還可以抵擋舒天三招兩式,就算你們六個一起出手,在加上我的魔法加持,那也未必能在舒天手下活下來,周楓,你可以想清楚了。」

神尊繼續警告周楓。

「神尊,閉上你的嘴巴,如果不能救這幾個女人,我還算什麼男人。」周楓大怒,毫不客氣地讓神尊閉嘴了。

「哎,好吧,我陪你一戰。」

神尊無奈,只好嘆氣,周楓要去救趙碧柔和尤燕等人,他也只能認同。

周楓和神尊說了幾句之後,一邊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向山傑,向山傑是他作為機動人員使用的,要是向山傑和趙碧柔她們之間的距離不是很遠的話,就想讓向山傑過去牽制一下。

薄少,戀愛請低調 ,各表一枝。

這個時候,趙碧柔和舒天之間的對峙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趙碧柔,今天是你自己找死的,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因為我給過你機會。」舒天帶著陰冷的笑,看著趙碧柔道。

「舒天,你還敢為惡,你就不怕老天有眼嗎?」

趙碧柔拿槍瞄準著舒天的腦袋,警告道。

「老天有眼?我就是老天。」舒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你去死吧。」

趙碧柔搶先出手,又是一槍,向舒天射去。

這一次,趙碧柔射的可不是舒天的大腿了,而是舒天的腦袋,現在她已經意識到了舒天是個多麼恐怖的傢伙,所以趙碧柔知道自己今天除非射殺了舒天,不然的話,絕對會死在舒天的手裡。

路邊的燈光有些昏暗,趙碧柔手槍的槍管裡面,冒出了絕美的火花。

「你還敢開槍?」

舒天卻是冷冷一笑,沒有躲避,只是極快地伸出右手,閃電般向前一抓。

「這傢伙,難道能抓住子彈不成?」

看到這一幕,趙碧柔心中想道,為了保險,再次連開三槍,一槍射向舒天的腦袋,另外兩槍則是瞄準了舒天的胸膛。

趙碧柔一瞬間開了四槍,槍槍都射向了舒天的要害,只要打中一槍,舒天就會沒命。

這就是趙碧柔的謹慎所在,因為先前她發現舒天居然能躲避開她的子彈,所以,這一次她可謂全力出擊,她不相信自己連發四槍,會殺不死舒天。

「既然現在不能或抓這傢伙,那就殺死他好了,不然的話,我自己也會死在這個傢伙手裡。」趙碧柔此時心中想道。

四顆子彈,幾乎在同時射向了舒天,就算舒天能接住前面那顆子彈,後面三顆子彈同樣能要了舒天的命。

此時,尤燕剛好給周楓打完了電話,所以她和衛水詩和周思彭都看到了趙碧柔連續開槍的這一幕。

「這個趙碧柔,膽子還真大啊,此時居然還不跑,還要和舒天死磕。」周思彭一邊搖頭一邊說道,因為她知道趙碧柔這是捅下了天大的窟窿。

周思彭的話還沒有說完,她的眼前就出現了怪異的一幕。

之間舒天的那隻手在空中快速劃過,帶起無數的殘影,然後,她就看到趙碧柔那開出的四槍的子彈全部被舒天抓在了手裡。

尤燕和周思彭,衛水詩都嚇壞了,舒天能避開子彈也就算了,還能空手接子彈,這也未免太恐怖了。

用手直接接子彈,這已經完全超過了這三個人的認知範圍,所以尤燕,衛水詩和周思彭的腦子裡都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尤燕道等三個旁觀者尚且如此,趙碧柔那就更不要說了,一向膽子很大的她居然害怕了起來,握槍的手都在哆嗦,因為她發現自己面對的簡直就不是人類,而是一個魔鬼,所以儘管他的槍里還有幾顆子彈,但是她卻是一時間忘記了開槍。

其實從嚴格意義上來說,舒天真的已經不是人類了,因為他得到了魔尊的元神分離,已經具有了魔法,還修鍊了來自異界的修真技法。

「趙碧柔,你拿槍在我的面前,也就和玩具槍一般,算上前面的一槍,你總共開了五槍,你這種國產的手槍,應該只能裝八顆子彈,那麼這麼說起來,你還有三顆子彈,你要是不甘心,那就將這三顆子彈全部向我打完吧。」

舒天攤開手掌,陰冷地對趙碧柔說道,此時他那俊美的臉龐對於趙碧柔來說,就是世界上最邪惡最醜陋的。

四顆子彈,赫然擺在舒天的手心,而舒天的手上,卻是連皮都沒有擦破一點。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舒天,你想做什麼?」

趙碧柔手裡拿著槍,卻是不敢開槍,而是不自覺地後退了一步,有些害怕,畢竟再怎麼說,她也只是一個女人,遇到舒天這般妖孽般的存在,恐懼就如潮水一般,佔據了她的腦袋和身體。

「我想做什麼?我當然是想殺了你。」

舒天怪笑了起來,看著趙碧柔。

「你敢!」

趙碧柔心裡一驚,嘴上卻是習慣性地說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你不是說我是gz市世貿組織恐怖爆炸的主使者魔尊嗎?我既然都殺了那麼多人,還在乎多殺你一個?」

舒天臉色越來越黑,一步步向趙碧柔逼近。

「砰!砰!砰!」

趙碧柔情急之下,只好繼續開槍。

舒天想的一點都沒有錯,趙碧柔身上佩的是國內警員常用的警槍,一次只能裝填八發子彈,先前趙碧柔已經開了五槍,槍里就只剩下三發子彈了。


先前的五槍,都沒有能傷到舒天半根寒毛,這三槍,自然也是無濟於事,舒天將抓在手裡的四顆子彈射出了三顆,竟然在半空和趙碧柔連射射出的三顆子彈撞在了一起。

「你這小手槍,也想殺我。」

舒天就像鬼影子一般,在趙碧柔身邊滑過,趙碧柔只覺得眼前一花,手槍就到了舒天手裡。

「這種槍也算槍啊,簡直是廢鐵。」

舒天嘿嘿笑道,他右手握槍, 融合證道

手槍裡面已經沒有了子彈,舒天是知道的,他也不是拿槍來殺趙碧柔,只見他的那根手指在扳機裡面往外一彈,趙碧柔那支手槍頓時嘩啦啦散架了,零部件散落了一地。

「這個舒天,真是恐怖啊,希望周楓快點來,不然的話,趙碧柔就死定了。」

看到這一幕之後,尤燕在心中默念著,她這個人表面上是母老虎,但實際上心腸不錯,眼看趙碧柔就要折在舒天的手裡,她焦急了起來。

「尤燕姐,我們現在怎麼辦?」

衛水詩看到舒天一下就將趙碧柔手中之槍毀掉的事情,心裡一驚,連忙問尤燕道。

「再等等。」

尤燕穩定了一下心神,這才說道。

就在尤燕和衛水詩說話的瞬間,趙碧柔和舒天之間的局面再一次發生了變化。

「趙碧柔,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你死在我手裡,也算是一種榮耀了。」舒天一個指頭就拆了趙碧柔的手槍之後,再次向趙碧柔逼近。

「你真的是魔尊?」

趙碧柔用手指著魔尊說道,她感覺到驚恐了起來,她感覺到空氣都窒息了。

「沒錯,我就是魔尊,你可以瞑目了。」舒天一步步向趙碧柔走來,帶著無形的威壓。

「尤燕她們應該早就跑了,或者是躲起來了吧,這三個女人,肯定是不會救我的,今天我遇上了魔尊,那是必死無疑了。」

趙碧柔心中想道,眼見舒天和她之間的距離已經不到五米了,她心裡一橫,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搶先向舒天撲了過去。

「我和你拼了。」

趙碧柔的眼中發紅,這一次,陷入必死境地的她,尖叫了一聲,匕首一刺,刺向了舒天的腹部。

趙碧柔就是這樣一個人,她不服輸,就算是遇上了舒天這樣變態的人物,也是要全力一戰,哪怕是死,也要給對手以重創。

趙碧柔的格鬥,還是非常厲害的,以她的身手,起碼可以擺平四五個特種兵,要的對付一般人的話,以一敵十完全不在話下,但是面對舒天,趙碧柔不禁有種心虛的感覺。

「你槍都打不死我,你拿刀有什麼用?」

舒天輕蔑一笑,他伸出兩個指頭,一下就夾住了趙碧柔刺來的匕首。

這一下,趙碧柔頓時感覺自己的匕首被一把鐵鉗夾住了,根本無法抽出來。

匕首被制,趙碧柔又奪不回匕首,只好將匕首放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