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狄雲此時說話的樣子,楊畫戟真想一筆杆子砸死他,實在是太氣人了!

沉默了良久,楊畫戟似笑非笑的看著狄雲,說道:「楊承的死,並不能給宰相府帶來什麼損失,不過是一個子孫而已,畢竟老夫現在還老當益壯,還能生。」

「……」

狄雲聞言一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也是醉了。

頓了頓,狄雲搖頭嘆息道:「老不要臉啊。」然後,眼神直逼楊畫戟,質問道:「若是我能讓楊承起死回生,你信不信?」

「信,什麼條件呢?」楊畫戟點點頭,也是一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話讓狄雲虎軀一震,我次奧,不用這麼淡定吧?

如此一來,狄雲說話都顯得沒什麼底氣了,問道:「你們宰相府的開山祖宗……,恩,也就你爹的爹的爹的爹,乃是大晉皇族皇極閣里的十二天罡之一吧?」

楊畫戟翻了個白眼,捋了捋自己的鬍鬚「恩」了一聲,說道:「你這個小子,說這些是何用意?」

「既然是皇極閣十二天罡之一,能令大晉帝國存在於三千年前的三千年之後,定然會有自己的一套咯?」狄雲想了想說道。

「若是沒有自己的一套,宰相府里的楊氏一族也肯定存活不到現在。」楊畫戟又點了點頭說道。

「不過根據我的調查與觀察,你們楊家的人,沒有人活到百年以後吧?當然,除了那位給你們楊家開天闢地者。」狄雲玩味的說道。

聽到這話,楊畫戟的臉色一緊,眯著眼睛看了狄雲良久,說道:「你到底要問什麼?」

「若是猜得不錯,你們楊家的那位老祖宗至今還活著,但是,得需要你們這些子孫的修為來血祭,他才能得以延續自己的壽命……我說的是也不是?」狄雲笑嘻嘻的說道。

曾經與司徒遷飛聊天的時候,狄雲聽司徒遷飛說過關於楊家的事情,楊家有三件寶貝不能被忽視,第一件,便是楊家的那位老祖宗,第二件,則是楊家的血祭大-法,而第三件,是楊家的死士軍團!

楊家的老祖宗善於操縱人的腦髓,能讓自己的子孫心甘情願的獻上自己的性命,讓他延續壽命,而相對的,也可以教唆別的人,成為楊家的死士,專門為楊家做事!

由於這個手段,大晉帝國的楊家在戰神大陸可謂是名噪一時!

任何勢力可以忽視楊家的那位老祖宗,但是絕對不能忽視楊家的死士。

聽狄雲說到這裡,楊畫戟似乎已經猜到了對方的來意和目的,忽然笑道:「原來你小子是打的這方面的主意啊。」

狄雲笑著說道:「只是慕名而已……早聽說楊家的死士不同凡響,怎麼打也打不死,而且個個修為非凡,不如我負責讓楊承起死回生,你楊家借一下培養死士的方法給我們北煌王府,怎樣?」

「和你們北煌王府合作,果然是與虎謀皮啊。」楊畫戟笑了笑,說道:「你們北煌王府有老爺子坐鎮,已經有了那麼多厲害的陣法作為殺手鐧,又何必覬覦我楊家的煉屍之術呢?」

「楊家現在雖然看似風光,但是與三千年前相比,算個什麼啊?只能算是苟延殘喘吧?」狄雲重新拾起了自己的說話底氣,說道:「所以,要想振興楊家,顯然是需要拋開所謂的門戶之見,你們楊家貢獻出那培養死士的煉屍之術,甚至是貢獻出血祭大-法……而我北煌王府,也可以將老爺子的陣修精髓,全部貢獻出來。」

說到這裡,狄雲的臉上忽然閃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興奮笑容,繼續說道:「讓我們重新成立一個組織,集眾所長,去眾所短,所向披靡!」

聽完狄雲一席話,楊畫戟臉上閃過一絲詫色,但是沉默了良久,他卻哈哈大笑道:「狄雲,我楊畫戟雖然只活了八十歲,可也是經歷過大晉帝國三個年號,算是大晉帝國的三朝代元老,可不是一個三歲小孩,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覺得我在說大話,覺得我說的太過理想?」狄雲笑了笑,反問道。

「難道不是嗎?」楊畫戟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日去你們北煌王府,你的父親都沒有對我說過這些話,你一個小毛孩子,又憑什麼說出這些話?就憑你此前做的那幾件事情?呵呵,雖然超出了老夫的預想,但是還不足以讓老夫震驚的把倆蛋蛋掉下來!」

說著,他用手比劃了一下蛋蛋的形狀,一副為老不尊的模樣。

「是嗎?」

狄雲冷笑一聲,拿出了林枯禪拍賣會之後贈與的那枚玉符,遞給楊畫戟,問道:「那你可知道,這東西是什麼?」

楊畫戟看到玉符一驚,一句話脫口而出,道:「觀音符?」

觀音符乃是觀音山的最高法令,攜帶此符不但意味著可以自由出入觀音山,還可以調動觀音山之內,除了族長之外的一切人員,對於觀音山的人來講,可謂是堪比皇符!

「灌入靈氣再看看?」狄雲笑著說道,一派循循善誘的樣子。

楊畫戟一愣,鬼使神差的聽了狄雲的話,灌入靈氣一觀,臉上的色彩更為奇特,顫抖著聲音道:「溪山行旅旗?」

「沒錯,我以為你不認識呢!」狄雲呵呵一笑,說道:「溪山行旅旗乃是觀音山的重寶,如今卻在我手上,這意味著什麼?」

說著,他又拿出一樣東西,乃是狄鳳武的陣修手札,繼續說道:「這意味著,便是觀音山那幫子精明的不能再精明的人,都同意了我的想法,避開門戶之見,集眾人所長,去眾人所短!」

看到狄雲手中的東西,楊畫戟已經震驚的不像樣子,顯然,他看懂了手札上那幾個小篆字體……

殊不知,他已經被狄雲忽悠的沒了自己的主意,竟然已經九成九的信了狄雲所說的一切事情。

本書源自看書蛧

… 接著,不等楊畫戟反應過來,狄雲已經重新將觀音符收了回來,似笑非笑的說道:「除了組織你們這些帝國的貴胄,我還有心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精英宗門,而這個全新宗門除了精英勢力以外的外圍勢力,則以百派宗為例,從中繼續摘選精英子弟,進入新的宗門外門,成為宗門的外門弟子!而你們這些貴胄呢,便是作為宗門的智囊出現,以治理帝國的方式,來治理這個宗門!摘選精英,淘汰弱者!尋常時候在資源採集上遙呼相應,假以時日,這全新的宗門利劍出鞘,定能斬裂蒼穹,令戰神大陸,重新恢復舊日的輝煌!」

聽完狄雲的一席話,不得不說楊畫戟這個老油條,也有些心動了,眯著眼睛說道:「定能斬裂蒼穹,令戰神大陸,重新恢復舊日的輝煌?」

「沒錯,一定能斬破蒼穹,讓戰神大陸,重新恢復舊日的輝煌。」狄雲點了點頭,說道:「如此一來,你們楊家,到時候也會重新站在戰神大陸的巔峰,也不用像是現在這般,碌碌無為不說,祖宗還需要後輩之性命,填埋壽命前行之路!」

林枯禪聞言之後,沉默了良久,最終還是冷靜的說道:「如你所言,若是重新讓戰神大陸回到巔峰狀態,讓我楊家的光芒重新四射,單靠觀音山,似乎還不能如意吧?別的不說,就算是大陸最神秘最邪-惡之地,惡魔森林,靠我等之力,也不能將其擊潰吧?」

「單靠觀音山,自然不能將其擊潰,也不能讓你楊家重回巔峰狀態。」狄雲似笑非笑的說道:「然而……要是加上魏王府的淬體塔,吳王府的修羅血脈,還有北煌王府的全力以赴,甚至是武嘯公府的先天血脈功,蠻域荒海天宗的血煉之術,大夏帝國金龍寺的無上佛法呢?這些夠不夠?!」

說到這裡,狄雲忽然隱了一下身又現身,一雙眼睛里散發出無限的紅光,繼續道:「若是這些還不夠的話,惡魔森林的惡魔之果,還有我身上的龍猿異火,夠不夠呢?」

「咕……」

楊畫戟聽完看完后,不禁咽了一口唾沫,退後了一步,說道:「這些……都是你在接近十年的時間了做到的?」語氣中滿是不可思議,顯然,他的確被狄雲的實力乍現給震住了,心中驚駭猶如浪濤一般,翻騰而洶湧。

「不,這些都是我在半年的時間做到的。」狄雲強勢的看著楊畫戟,強調道:「在我血脈覺醒之後!」說著,他將張道一的人頭取了出來,亮給楊畫戟道:「包括這顆人頭,也是在近段時間取下的!」

看到張道一的人頭后,楊畫戟感覺自己已經喘不過氣來,他作為大晉帝國的宰相,顯然知道張道一的厲害,而狄雲能把對方的人頭取下,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已經足夠證明了這個年輕人,是有多麼的強大。

沉默了良久,楊畫戟的臉色終於出現了釋然的苗頭,然後複雜的看向狄雲,說道:「實際上,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反抗著自己的命運,我也不想成為我家祖宗的鼎爐。而這種逆反的心理,在我十六歲的時候就萌生過,但是那時候卻直接被老祖宗壓制下去了,然而你知道的,一旦這種火苗產生,要撲滅它,顯然是很有難度的……所以,這麼多年我一直暗中研究老祖宗的輿人之道!」

「可有所得?」

聽楊畫戟開始對自己掏心掏肺,狄雲暗中竊喜,看來楊家的血祭之術與煉屍之術還是有幾率得到的。

於狄雲而言,秘籍秘法什麼的在他的玉墜空間里並不鮮見,但是他又怎會嫌這些東西多呢,相反還覺得少呢,原因很簡單,得到這些秘籍秘法之後,可比得到什麼強者鞍前馬後強多了,最起碼,這些東西不會背叛自己,而人就不同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機緣,保不齊自己的身邊就會出個比自己強的,到了那個時候,自己怎麼辦,還不是要靠這些秘籍秘法來提高自己的修為?來提高自己的殺傷力?

在踏足修行一途的那一刻,狄雲就深深的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一有機會得到這個大陸鮮見的秘籍秘法,便會絞盡腦汁不擇手段的將其得到。

現在之所以對楊畫戟的行為半真半假,狄雲也是為了得到楊家的絕學秘法。當然了,這也和楊承有一定的關係,像是楊畫戟所言,他十六歲就對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家族產生了逆反心理,而楊承那麼有前途的一個年輕人,就不會產生這種他祖父產生的逆反心理?

這種逆反心理,楊承是有的。

憑什麼別的武修就能獲得長生的通行證,他作為楊家的人就不可以?

為什麼?

他不服!

所以有一天晚上,他喝了酒,便與狄雲說了這些話,並且有了一個想法,破釜沉舟!

打破尋常的思維!

既然他不能以自己的努力在年輕時期得到楊家最精髓的那些,那麼他便求人,求比他有能力有魄力的。

而他求的這個人,顯然就是現在正忽悠楊畫戟的狄雲了!

這個時候,楊畫戟正好提到了他的孫子楊承,眼中愧疚之意頓顯,說道:「楊承今年十八歲,但是對於他來講,天魔之眼又算什麼?他可以變得更加優秀!可是……他不能變得太優秀,因為作為楊家的人,爬得越高,摔的越慘,而且是被自己的老祖宗親自摔下來的,就像是一個被大人狠狠摔在地上的嬰兒,而我楊家的歷代子孫,便是那嬰兒!百年前風光無限,百年後屍骨無存!這種反差實在太大了!所以,我一直限制著楊承的行為,將他打造成了一個算是本分的修行者,輕輕鬆鬆的活個一百年,然後再被自己的老祖宗生生吃掉……」

說到這裡,楊畫戟老淚縱橫,竟然說不下去了,哭泣的像是一個孩子,說道:「我見過我的父親被我的老祖宗生生吃掉的場景,我曾經想要殺掉我的老祖宗,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上流著楊家子孫的血液,一想到楊家若是沒有老祖宗,楊家的血脈就會直接斷掉,我便無法下去手!」

最後,他近乎嘶吼的大叫道:「這就是一個魔咒你知道嗎!」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 這天夜裡一直到翌日中午,狄雲都沒有離開楊畫戟的書房,兩人圍繞的話題,無非是如何擴張自身現有的實力,還有各自暗懷鬼胎,想從對方身上得到一些益於自己修為的最精華之物,而最終,狄雲則是毫無懸念的得到了楊家最精華的東西,血祭大-法與煉屍之術,至於楊畫戟得到的,只是狄雲的一個承諾,救楊承一命,當然,還外加幾片白銀神龍的龍鱗……這對於狄雲來講,簡直就是不足掛齒了。

楊畫戟當然也覺得這買賣做的有些虧本,但是有什麼辦法呢,楊家一脈由於功法與血脈的特殊,只能有楊承這一個孫子,而楊承作為楊家老祖宗他日必須的美味佳肴,楊畫戟在這方面上肯定不容有失,所以在這一點上,即便他作為大晉帝國的宰相,狡猾到在開始的時候就表現出了近乎強勢的外交氣場,但在狄雲一點一點的謀略蠶食下,他也變得極其的弱勢起來。

就算拋開這一點不講,楊畫戟在狄雲的面前,也要低人一等,那便是狄雲故意展現出來的實力。狄雲出現在他的書房前,誰也沒有察覺到,所以他今夜就算被狄雲給殺掉了,也會沒有半個人知道。這樣一來,楊畫戟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嗎?顯然是不能的!

狄雲前世作為一個經常遊走於南非的戰爭販子,是經常與各種難纏的政要富商打交道的,所以在這方面,他很明白,越是身居高位的人,他們越是怕死!

顯然,在狄雲的眼裡,楊畫戟就是這樣一個人。

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內,其實不需要對他用任何酷刑,只需展示一下自己強大的實力就好了。

他會乖乖拿出他最看重的東西給自己的,而這一切,都是源於那點恐懼死亡的小火苗,這一點,與純粹求生的小火苗有異曲同工之妙。

離開楊府,陽光明媚,狄雲直接回了北煌王府的別苑,也便是自己居住的地方。

「狄雲,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嗎?」回到別苑,狄雲肩頭的金絲雀嘰嘰喳喳道:「這個地方真是好氣派啊。」

「一路不見你說話,現在倒是拍起馬屁來了!」狄雲斜了金絲雀一眼,打趣的說道。

「那不是沒有時間去說嗎,再說了,你也不給人家機會呀,不給機會呀不給機會!」金絲雀略顯幽怨的說道。

「少爺好!」

這時,別苑的一名下人看到狄雲,恭敬的說道。

狄雲對他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跟金絲雀說道:「從今以後,幫我做點事情可好?」

「什麼事情?」金絲雀歪著小腦袋說道。

「晉京城裡有許多有趣的地方,一般人進不去,但是鳥卻能,你幫我打探消息啊。」狄雲頓了頓說道。

「打探消息?這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只是,有什麼好處嗎?我要好處啊我要好處。」金絲雀說道。


「什麼好處?玄靈石怎麼樣,至尊品級的喲,讓你可以早日凝聚妖丹,修成化形之期。」狄雲笑了笑,循循善誘的說道。

「切,你以為人家是楊畫戟或者拍賣行里的那些傻貨呀,玄靈石算什麼,人家在雲象世界天天吸食玄靈石里的靈氣,甚至小世界樹上的靈氣,也都是信手拈來,不稀罕!不稀罕呀不稀罕!」金絲雀搖了搖小腦袋說道。

「那你稀罕什麼?」狄雲挑眉道。

「人家看著楊家的血祭大-法和煉屍之術不錯,想要試著修鍊一番,修鍊一番呀修鍊一番。」金絲雀如是說道。

「你一隻鳥,也望向修鍊血祭大-法還有煉屍之術?」狄雲搖搖頭道:「拋開煉屍之術不說,便這血祭二字,你可知道是什麼意思?」

「不就是血祭大-法嗎?這有什麼難的,在你拿到這東西的時候,人家便知道怎麼修鍊了,不就是在書中選擇一種神祗,然後按照他的指引,去採集生靈的性命給他,然後藉助一些他賜予的力量,以達到強化己身修為的作用嗎?」

金絲雀的尖嘴一張一合,有理有據的說道:「比如那神祗讓人家去採集一隻大雁的性命或者血脈給他,人家若給他採集一隻家雀的性命或者血脈,顯然是要觸怒於他,從而讓他降些苦難給人家,但是相反人家若是聽他的話,採集一隻大雁的性命或者血脈給他,肯定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呢!意想不到的好處呀意想不到的好處!」

聽完這些話,狄雲詫異的看了金絲雀一眼。

狄雲詫異的眼神已經說明,金絲雀剛才所說的一點也沒錯,楊承的血脈是天魔不錯,但是以他現在的修為和資歷,開啟天魔之眼肯定是異想天開,可是他後來修習了血祭大-法中的一部分,並且在血祭大-法中摘選了天魔神祗。而後來他按照天魔神祗的指引,採集了一些天魔神祗需要的血脈,於是就得到了開啟天魔之眼的資格,可以用天魔之火,焚燒世間一切!

這時,狄雲臉上詫異的神色已經散去,似笑非笑的看著金絲雀,問道:「那麼,你若是修習了血祭大-法之後,想要選擇什麼樣的神祗呢?」


聽這話,金絲雀面孔一喜,雀躍道:「沒說的,當然是三足金烏神鳥了,它可是人家的偶像嫩!人家的夢中情人都是三足金烏神鳥呢!若是人家學習了它的金烏神火,甚至是化身金烏的本領,人家定然會上升於天際,日日東升西落,將自己身上的火光照亮整個寰宇,讓各大世界的所有生靈都得到人家身上最溫暖的陽光!讓整個寰宇,不再有黑暗,不再有邪-惡,更不再有像是你這樣心眼多多的人類!」

狄雲聽到金絲雀的一席話,瞬間感覺自己很卑微,但是聽到它最後一句,臉色瞬間黑了起來,冷哼哼的說道:「如果你不說最後那句話,我肯定會在感動中,將血祭大-法雙手獻給你這隻天真的小麻雀!可是……我現在變卦了,我又不想把血祭大-法給你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為什麼又不想給了呀?不想給了呀不想給了!」

金絲雀聽完狄雲的話,歪著小腦袋喋喋不休的說道,顯然沒有注意到狄雲的情緒問題。

「因為……你說我是一個心眼多的人。」

狄雲翻著白眼想了想,然後看著金絲雀認真的說道。

「你不是嗎?」

金絲雀直接反問道。

「……」


狄雲竟然無言以對。

「你不讓我修鍊血祭大-法,我就不幫你收羅你所需要的消息。」

這時,金絲雀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

「雲象世界里難道就你一隻會說話的鳥兒啊?」

狄雲冷笑了一聲,不爽的看著金絲雀道。

「……」

這一次,輪到金絲雀無言以對了。

「那……那你怎麼才給人家修鍊血祭大-法嘛!」

最後,還是金絲雀對狄雲妥協了。

「去晉京城的西山那邊找一個瀑布,什麼時候頂著巨石飛上去,我就讓你修鍊。」狄雲想了想說道。

「啊?」金絲雀尖叫道:「你要讓那巨石壓死本鳥啊,而且……你居然還讓本鳥頂著巨石飛向瀑布,這根本就是作死的節奏嘛!作死的節奏呀作死的節奏!」

「誰讓你直接就頂著巨石飛了,一開始頂著石子不就行了?」狄雲說道:「只要你按照我說的辦,傷藥費什麼的,我全給你報了,還會讓你啄食神龍之血!」

「神龍之血?」金絲雀聞言,黑色的眼睛露出一道光澤,驚訝道:「是不是你在拍賣會上拍賣的那種龍血?」

「沒錯。」狄雲點點頭道。

金絲雀想也不想道:「好,本鳥答應你,別說巨石,就算本鳥修成了,你踩在本鳥的身上都可以,本鳥帶你裝逼帶你飛!帶你裝逼帶你飛呀帶你裝逼帶你飛!」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