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十方天界有史以來的大帝境修士,在經歷大帝劫的時候,雖然都是極為驚險,承受了難以想象的痛苦,但是沒有一個在大帝劫中隕落,這大帝劫只是天地大道的一種考驗和獎勵,卻不是懲罰。

從後天生靈踏入先天境,成為先天生靈的天劫,那是會要命的,因為從後天生靈成為先天生靈,這是極為逆天的事情,不符合天地大道的運轉,所以踏入先天境的天劫才會很少有渡過去的,基本上都會隕落。

但是踏入先天境,成為先天生靈,這個情況就發生了改變。

開天闢地之後,天地衍生出了無數先天生靈,而這些先天生靈便是這個天地的主宰,他們通過修鍊變得強大,才能夠更好的主宰這片天地,符合天地大道的運轉。

也正是因為這樣,先天生靈在經歷大帝境天劫的時候,雖然會有考驗,卻不會有性命之憂,都會平安度過,並且會得到天地大道的獎勵,不管是肉身還是法力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因為秦昊是五德之身,人族第一神體,他的天劫自然是五色至尊劫,別人一波劫雷落下,只有一道劫雷,但是秦昊的一波劫雷,卻有五道,並且會有九九八十一波!

就這樣,秦昊一次次的用五臟靈泉吞噬著一道道劫雷,雖然每一次吞噬劫雷之後,五臟靈泉都會變得更強,五德之身的潛力也更深厚,但是從五臟靈泉內湧出的劇痛也是折騰的秦昊死去活來的。

終於熬到將最後一道劫雷吞噬之後,秦昊鬆了一口氣,連忙看向了天空中的五色劫雲。

天劫已經成功渡過去了,接下來可就要受到天地大道的獎勵了,而就在秦昊的注視下,五色劫雲忽然一陣翻湧,居然向著秦昊撲去,瞬間就到了秦昊面前,鑽進了秦昊的五臟靈泉之中。

「這……」秦昊無言以對。

本來是在等候著天地大道的獎勵,卻沒想到五色劫雲居然鑽進了他的五臟靈泉之中,難道這就是天地大道對他的獎勵嗎?不應該啊,別人都是天降神光將肉身和法力給淬鍊一遍,為什麼他不是這樣呢?

然而當五色劫雲進入了秦昊的五臟靈泉之後,秦昊的五臟靈泉之中居然傳來了一聲聲雷鳴,秦昊連忙內視,發現此時在他的五臟靈泉之中,不僅有著五行靈根的虛影,如今更是多了五色劫雲的虛影了。

但是不管是五行靈根虛影,還是五色劫雲虛影,都不斷釋放力量淬鍊著五臟靈泉,激發著五德之身的潛力,看到這樣的情況,秦昊自然非常高興。

本來以為煉化了五行靈根之後,想要尋找激發五德之身潛力的東西就更加困難了,但是現在五行靈根虛影和五色劫雲虛影的出現,卻為秦昊解決了這個難題,秦昊怎麼可能不高興呢!

而在五行靈根虛影和五色劫雲虛影的共同淬鍊之下,五德之身潛力不斷釋放,五臟靈泉內湧出的靈液自然是更加洶湧濃厚,不斷的充斥著秦昊的四肢百骸,見狀,秦昊趕緊運轉起了九轉金身訣和混沌天經。

九轉金身訣修鍊到地九轉圓滿並不是盡頭,根據秦昊當時所獲得的傳承,這九轉金身訣傳說還有第十轉,只是到底修鍊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夠達到第十轉圓滿的要求,秦昊也不知道。

按照九轉金身訣前面的情況來看,每一轉圓滿都是前面一轉的百倍,所以第十轉圓滿就應該擁有百萬氣血真龍之力,只不過秦昊在上一世已經想盡辦法將肉身力量修鍊到了這個程度,卻並沒有踏入第十轉圓滿。

所以九轉金身訣第十轉圓滿到底應該是擁有什麼程度的肉身之力,秦昊是真的不清楚。

「涅槃重生啊,怎麼樣才能夠擁有呢?」秦昊在心中默默的想著。

按照九轉金身訣上記載,將九轉金身訣修鍊到第十轉圓滿的話,將會擁有涅槃重生的能力!

而一旦擁有涅槃重生的能力,那麼在與人大戰的時候,根本不用擔心被斬殺,因為即便被斬殺了,只要涅槃神火不滅,便能夠直接原地重生,並且重生之後,所有的力量都將恢復到巔峰狀態!

秦昊對於涅槃重生之力已經不知道覬覦多長時間了,卻一直都沒辦法實現。

「算了,本帝這麼神武,將來一定可以做到的!」秦昊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如今五臟靈泉內有著五行靈根虛影和五色劫雲虛影時刻淬鍊著五德之身,五臟靈泉不斷進化,湧出的靈液越來越浩瀚洶湧,秦昊相信總有一天他的肉身力量會達到九轉金身訣第十轉圓滿的要求。

咔嚓!

就在這個時候,丹田氣海之中忽然傳來一陣輕響,秦昊連忙內視丹田氣海,發現整個丹田氣海中凝聚成液態的五色法力居然開始在一點點的結晶著,就好像是冰凍一般,迅速蔓延著。

法力結晶!

這是踏入大帝境的標誌,看到這一幕,秦昊又是有些激動,終於,他的法力修為也踏入了大帝境了,如今的他總算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大帝境修士了!

肉身力量堪比大帝境修士,法力同樣踏入了大帝境,秦昊如今的實力,就算不催動任何神通符文,便足以碾壓任何一位大帝了。

並且再次凝聚無上金身之後,秦昊能夠烙印己身的神通符文更多,擁有的實力自然更強。

所以秦昊對於這次閉關修鍊的成果自然是滿意到不能再滿意的程度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紫府之中的造化天門忽然綻放無量仙光,造化天門緩緩的打開,再次吐出了一道金光。

見狀,秦昊的元神連忙將這一道金光接住了,等到金光散去,秦昊卻瞪大了眼睛,滿臉的古怪。 出現在秦昊手中的是一張皮,一張人皮,薄如蟬翼,色澤金黃,其中更是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力量。

看著這張金黃人皮,秦昊的眼神無比複雜,自從造化天門開始吐東西之後,秦昊得到了一個人的全部骨架,得到了五臟,如今又得到了這一張人皮,這是要將自己打造成另外一個人嗎?

在造化天門上次吐出五髒的時候,秦昊就決定不再融合了,然而那金色五臟卻直接與秦昊的五臟相融合,並且融合之後也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的情況,這才讓秦昊放心下來。

現在又吐出來這樣的一張人皮,秦昊當然也不想再融合下去了,誰知道融合之後會出現什麼情況啊,萬一真的讓秦昊變成了另外的一個人,秦昊哭都來不及了。

只是秦昊不想融合這張人皮的想法才剛出現,秦昊元神握著的人皮就金光綻放,直接脫手而去,並且不斷變大,向著秦昊的身體擴張,見狀,秦昊暗嘆一聲,知道想躲已經躲不開了,只能由他去了。

薄如蟬翼的金色人皮迅速的與秦昊融合,附在了秦昊的皮膚之下,隨後金光收斂,恢復了平靜,再也沒有什麼動靜出現,這讓秦昊鬆了一口氣,暫時的放心下來。

而融合了金色人皮之後,秦昊感覺他的無上金身似乎更強了,只是這種強不是力量上的變強,而是防禦力變得更強了,這讓秦昊很是滿意,總算是沒有白白融合,還是有點作用的。

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身體情況,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秦昊這才放心下來,看著站在遠處的女帝,秦昊心頭一陣火熱,身體一閃就來到了女帝前方,伸手牽起了女帝的嫩手。

被秦昊抓住了嫩手,女帝的臉一紅,有些嗔怪的瞪了秦昊一眼,看著如此模樣的女帝,秦昊心中一盪,心頭越發火熱,轉身拉著女帝回到了女帝峰上,然後帶著秦嫣然一起向東南天界飛去。

已經踏入大帝境的秦昊,轉瞬之間就回到了東南天界,帶著女帝和秦嫣然一起回到了大秦天庭天帝宮中。

當女帝出現在秦語嫣等眾多天妃面前的時候,眾人並沒有任何意外,因為她們都知道秦昊這次前往上天界是去做什麼去了,現在看見秦昊將女帝帶回來了,自然都在預料之中。

「娘!」秦嫣然在看見秦語嫣之後,立刻向跑到了秦語嫣面前,向秦語嫣輕聲叫道。


不管是秦語嫣,還是秦昊,都被秦嫣然這一聲給弄懵了,按照正常來說,秦語嫣是秦昊的天妃,秦嫣然應該叫秦語嫣小娘才對,結果秦嫣然居然叫秦語嫣是娘,這讓秦昊想起來在女帝峰的時候,秦嫣然還叫女帝為大娘,使得秦昊心中充滿了疑問。

「嫣然,你應該叫小娘才對。」秦昊向秦嫣然說道。

聽了秦昊的話,撲進秦語嫣懷裡的秦嫣然撇撇嘴,然後裝出一臉疑問的樣子,向秦昊問道,「爹爹,娘和小娘有什麼區別嗎?我直接叫娘不行嗎?」

秦昊聽了秦嫣然的話,竟然無言以對,搖了搖頭,不再管她,隨便她怎麼叫吧,走到秦語嫣等眾位天妃面前,看了看眾位天妃的肚子,疑惑的說道,「不是說懷孕之後你們的肚子都會變大嗎?這都幾個月了,怎麼一點變化都沒有啊?」

聽了秦昊的話,秦語嫣等眾位天妃俏臉一紅,齊齊白了秦昊一眼,隨即秦語嫣說道,「凡人是十月懷胎,你我好歹已經是先天生靈了,怎麼可能跟凡人一樣。」

聞言,秦昊點了點頭,想想也是這樣,並且感應著眾位天妃肚子內的勃勃生機,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這讓秦昊放心下來,這可是他的子嗣,自然要倍加小心。

只是秦昊卻沒看見,當他小心翼翼的檢查著每一位天妃情況的時候,依偎在秦語嫣懷中的秦嫣然卻是撇撇嘴,似乎對秦昊的這種小心謹慎有些好笑,又或者是有些別的什麼意思。

而秦昊做完這些事情之後,帶著眾人來到大秦天庭的金鑾寶殿上,大秦天庭眾臣都聚集在了大殿之上,不僅有東南天界大秦天庭眾臣,還有秦戰,飛雪等下界大秦天庭眾臣。

本來秦昊將秦戰,飛雪等人派到了各個天界,讓他們對各個天界進行滲透,等待著大秦天庭一統十方天界的機會,但是秦昊卻沒想到事情發展的超出他的預料,根本沒有用秦戰等人出手,大秦天庭便一統十方天界了,於是便將秦戰等人都招了回來。

下界大秦天庭眾臣來到東南天界大秦天庭,自然也不會受到任何虧待,只是官職發生了一些變化,不過眾人對於這些事情當然沒有在意,當然了,秦戰和飛雪依舊是天父,天母,這是不會變的。

而飛雪現在怎麼看秦昊,那是怎麼滿意,誰讓秦昊讓她一下子多了這麼多的孫子,孫女了呢,儘管都還沒出生,卻已經讓飛雪極為滿足了。

「算命的,安排一下,本帝今天又要大婚了。」秦昊一臉得意的說道。

聽了秦昊的話,天機子上前一步,向秦昊說道,「回稟天帝,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就可以開始。」

「哈哈,算命的,你這卜卦的本事越來越厲害了啊。」聽見天機子說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秦昊自然十分滿意,大笑著說道。

說完之後,秦昊向著下方眾臣看去,當看見法言老和尚的時候,秦昊雙眸一凝,驚喜的說道,「老和尚,你也踏入大帝境了?」

「阿彌陀佛,這多虧了天帝和紅綾天妃的恩賜,才使得貧僧僥倖踏出這一步。」法言老和尚恭敬的說道。

法言老和尚雖然踏入了大帝境,卻並不是通過渡大帝劫而踏入大帝境的,他是藉助紅綾的紅蓮業火,淬鍊身上業力,以此踏入了大帝境,所以秦昊等人才沒有覺察。

只是法言老和尚雖然已經是大帝境修士,但他現在已經是大秦天庭的臣子,自然不會表現出其他大帝一般的狂傲,對秦昊,秦語嫣還是很恭敬的。

秦昊聽了法言老和尚的話,大笑起來,說道,「哈哈,本帝今日大婚,是為一喜,本帝踏入大帝境,是為雙喜,法言老和尚也踏入了大帝境,那就是三喜,今日大秦天庭三喜臨門,真是太好了!不對,還有一喜,那就是那些王八蛋都玩完了,所以是四喜臨門!」

那些王八蛋自然是青龍天尊等人,秦昊自己踏入大帝境,他還不敢確定青龍天尊他們是不是都隕落了,現在看見老和尚也踏入了大帝境,秦昊自然確定青龍天尊他們都已經隕落了,這對秦昊來說當然是好事!

聽著秦昊的話,大秦天庭眾臣自然也都很高興,接下來便張羅起了秦昊大婚的事情,而這件事情,他們都已經做過很多次了,自然是駕輕就熟,一個步驟接著一個步驟,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天帝宮,秦昊的住處,紅燭搖曳,影影綽綽,女帝穿著一件大紅袍子,戴著鳳冠霞帔,靜靜的坐在床邊,而就在這個時候,秦昊輕輕的推門進來,一身酒氣的走到了女帝的身邊。

看著坐在床邊的女帝,秦昊心頭一陣火熱,多少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輕輕的坐在女帝身邊,秦昊伸手抓住了女帝的嫩手,只見女帝輕輕一顫,身體有些僵硬,就算是十方天界第一高手,她也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心中當然很緊張了。

秦昊抓著女帝的嫩手,輕輕的挑開女帝的紅蓋頭,露出了女帝那張雖然平凡,卻又韻味十足的臉,而看著略微有些羞怯的模樣,本來在女帝面前規規矩矩的秦昊,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一用力就將女帝拽進了他的懷裡。

「唔……」毫無準備的女帝被秦昊拽進懷裡之後,就被秦昊霸道的堵住了嘴巴。

這讓女帝的身子更加僵硬,雙手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秦昊的進攻,秦昊霸道有力的舌頭在她的嘴裡索取著,毫無經驗的女帝只能生澀的回應著,身體卻在這個過程中漸漸的火熱起來。


這一吻不知道持續了多長時間,等到秦昊停下來的時候,女帝竟然發現她身上的衣服已經一件都不剩了,這讓女帝一驚,連忙捂住了雪白的身子,滿臉羞紅,就好像是要滴出血來一樣。

看著女帝嬌羞的模樣,秦昊輕輕一笑,伸手抓住了女帝的手,輕輕的拉開女帝的雙手,然後輕輕的靠近女帝,將女帝壓倒在床上,看著女帝那猶如羊脂白玉般的身子,秦昊的雙眸之中漸漸泛起了貪婪的光芒。

「唔……」秦昊再次吻上了女帝的紅唇,而有了一些經驗的女帝輕輕的回應著秦昊。

屈指一彈,兩根紅燭熄滅,秦昊多年的心愿終於在這黑暗中實現了。

當然,秦昊也沒有忘記事先將黃帝心經傳授給女帝,這可是關係到他們子嗣的大事,自然是不能忘記的。

而在黃帝心經的加持之下,秦昊和女帝的洞房之夜自然是無比完美,讓秦昊體會到了無窮無盡的快樂! 天帝宮中,秦昊靜靜的盤坐著,一點點的金光從秦昊的身上釋放出來,一絲絲的紫氣在秦昊的身上纏繞著,這些紫氣正隨著秦昊的命格不斷壯大而成長著,代表著秦昊今後的命運。

距離秦昊與女帝大婚已經過去足足半年的時間了,在這半年的時間裡,秦昊除了最開始的兩個月還能與女帝享受一下修鍊黃帝心經的快樂,在兩個月之後就徹底的需要清心寡欲了,因為女帝也有了身孕。

這讓秦昊十分鬱悶,沒有子嗣的時候讓秦昊鬱悶,現在每一個天妃都有了身孕,他卻更加鬱悶了,所以只能靜心修鍊,僅僅只是用了四個月的時間,秦昊就已經將法力修為提升到了大帝境十二重圓滿的境界了。

肉身力量更是有很大的提升,原本只擁有萬條真龍之力,如今四個月過後,秦昊已經擁有將近三萬真龍之力了,不過距離修鍊到傳說中的第十轉還不知道有多麼遙遠的距離。

當然,最讓秦昊滿意的還是烙印神通符文這件事情,自從重塑金身之後,秦昊便不斷在肉身上烙印各種神通符文,五行符文,佛門五大神通符文,鯤鵬符文,遁空術符文,三頭六臂符文和千變萬化符文都被秦昊烙印了成千上萬枚,一旦催動便鋪天蓋地,極為壯觀。

而大力符文和法天象地符文實在是太逆天了,烙印的數量自然很少,但就算是這樣,秦昊還是將這兩個符文各自烙印了五百枚,一旦催動,那就是讓三萬真龍之力連續翻倍一千次!

這是多麼浩瀚的力量,秦昊計算不出來,反正他上一世不曾擁有過這樣的力量,但是這樣的力量與傳說中的仙相比到底有多大差距,秦昊也不知道,想要驗證,更是無從說起。

肉身力量和法力修為都很讓秦昊滿意,而秦昊的元神力量也讓秦昊很滿足,因為已經征服了各個天界,使得信仰秦昊的生靈數量越來越龐大,湧向秦昊的香火願力自然也就越來越龐大。

而閉關了足足四個多月的秦昊終於決定出關了,因為不管是肉身力量,還是法力修為,如今的增長都很緩慢了,總是閉關也已經沒有多少用處了。

金鑾寶殿之上,秦昊端坐在寶座之上,向下方站著的天機子問道,「算命的,你說這天地間真的有仙嗎?」

經過這段時間修鍊,也踏入了大帝境的天機子,聽了秦昊的話,捋了捋鬍子,向秦昊說道,「回稟天帝,古籍上記載,盤古大神開天闢地之後,天地間衍生無數先天生靈,有的生靈生來平凡,有的生靈卻天生是仙,甚至傳說那六位天地至聖生來便是大羅金仙的境界。」

「大羅金仙?那是什麼境界?」秦昊聽了天機子的話,連忙問道。

天機子聽了秦昊的話,卻搖了搖頭,苦笑了一聲,向秦昊說道,「天帝,臣只是從古籍上看過這些傳說,您要問我那大羅金仙是什麼境界,我哪裡知道啊!」

聽了天機子的話,秦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本來是打算多知道一些仙的事情,也好做好準備,沒想到就連大秦天庭之中無所不知的天機子都對仙的事情知之甚少,自然是讓秦昊很失望。

「仙?到底什麼是仙?又怎麼才能成仙呢?」秦昊喃喃自語。

隨後秦昊將目光看向了法言老和尚,隨即心念一動,將大地天鼎召喚了出來,而在大地天鼎中一絲絲玄黃母氣垂落下來,散發著玄奇的氣息。

「老和尚,你曾經說想要成仙必須要煉化玄黃母氣,真的行嗎?」秦昊向法言老和尚問道。

法言老和尚聽了秦昊的話,雙手合十,說道,「阿彌陀佛,這也是貧僧在大佛寺中典籍看到的,至於能不能成仙,貧僧也不知道。」

聽了法言老和尚的話,秦昊自然是更加失望,心念一動,將大地天鼎收了起來。

之所以向天機子,法言老和尚打聽成仙的事情,自然是秦昊如今的法力修為已經是大帝境十二重圓滿了,秦昊的丹田氣海之中已經是無邊無際的五色法力結晶了,如果不能夠踏入下一個境界,秦昊擔心他的丹田氣海恐怕就要跟著五色法力一樣結晶了。

尤其是五臟靈泉內湧出的靈液無窮無盡,並且時時刻刻向外湧出,即便秦昊可以用來修鍊九轉金身訣,但是秦昊的法力也還是會不斷增長,如果不能夠踏入下一個境界,秦昊擔心他的丹田氣海會被撐爆了。

「天帝,您是想要踏出最後一步嗎?」天機子見秦昊一臉失望的樣子,連忙向秦昊問道。

聞言,秦昊點了點頭,而看見秦昊點頭,天機子連忙向秦昊說道,「天帝,萬萬不可,您現在還不能成仙!」

「這是為什麼?」秦昊疑惑的向天機子問道。

天機子聽了秦昊的話,連忙說道,「天帝,臣曾在古籍上看過,在成仙的時候也是會有天劫出現的,稱之為仙劫,兇險無比,稍不小心就要隕落的危險。」

「嗯?還有這事兒?」秦昊聽了天機子的話,頓時瞪大了眼睛,大聲問道。

法言老和尚聽了秦昊的話,誦了一聲佛號,也是向秦昊說道,「的確如此,天帝您還是三思吧。」

見法言老和尚也這樣說,秦昊自然是相信了下來,這讓秦昊十分鬱悶,踏入大帝境已經經歷了天劫,怎麼成仙又要經歷這什麼仙劫呢?而且還十分危險,有隕落的可能。

「那要怎麼樣才能夠度過仙劫?」秦昊向天機子和法言老和尚問道。

天機子聽了秦昊的話,向秦昊說道,「其實很簡單,傳說氣運越強,越受天地庇佑,這樣的話,在成仙之時隕落的可能就會越小,所以還請天帝積攢夠了足夠多的香火願力再考慮成仙之事。」

「氣運?」秦昊聽到天機子的話,笑了起來。


要說別的,秦昊還真不一定拿得出來,但是氣運這東西,秦昊現在可不缺,而且就算他缺氣運也沒事兒,他還有造化天門,這貨身上的氣運那是多到逆天了,如今造化天門認秦昊為主,它的氣運不就是秦昊的嘛!

當然,氣運這東西還是越多越好,所以聽了天機子的話,秦昊心念一動,進入了紫府。

「喂,還不該給本帝補償嗎?」秦昊向造化天門大吼。

自從上次從造化天門內吐出來一張人皮,造化天門已經沉寂半年多了,而在這半年裡,造化天門從秦昊這裡分去的香火願力可一點都不少,現在自然是該要些補償了。

造化天門聽了秦昊的話,頓時釋放出了無量仙光,緩緩的打開,見狀,秦昊輕聲說道,「可千萬別再來骨頭,五臟和人皮什麼的了,本帝真不想再要了。」

造化天門緩緩打開,隨即銀光一閃,一個東西從造化天門內吐了出來,落在了秦昊元神之中,隨後造化天門就關了起來,而秦昊看著手中的東西,等到銀光散去,出現的卻是一枚梭子。

而當這件銀色梭子出現在秦昊手中的時候,一段記憶也隨著出現在了秦昊的腦海之中,向秦昊介紹起了這梭子的用處,而看到這些記憶,秦昊頓時狂喜起來。

「辟空梭?真是好東西!」秦昊在心中大叫了起來。

這個梭子名為辟空梭,是一件後天靈寶,而且還是下品後天靈寶,說起來並不是多麼珍貴的東西,比起秦昊手中的萬靈圖,麒麟鎧,白骨長槍以及周天星斗旗等東西都差了太多,但是這辟空梭的能力卻是秦昊現在最需要的。

這辟空梭只有一個能力,那就是能尋找和打開小千世界!

秦昊以前還考慮著要如何才能夠從十方天界周圍無數的小千世界獲得香火願力,結果造化天門就給他送來了這件辟空梭,這讓秦昊激動不已。

連忙催動法力將辟空梭煉化,隨後秦昊心念一動,辟空梭出現在了秦昊的右手中,接著,秦昊催動涅槃神火,凝聚出了一個涅槃分身,這個涅槃分身自然是和秦昊現在的力量一模一樣。

「去!」秦昊輕聲一喝,涅槃分身便在辟空梭的帶領下消失不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