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聞言,路坦羞愧低下頭不敢言語。

望著自己哥哥那副怯懦的模樣,路莉絲心頭微冷,但還是輕輕搖了搖頭,問道:「好了,過去的事便讓它過去。現在,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哦,是這個人類是獸族姦細,不知怎的穿越了萊斯村長所布下的屏障結界,在穿越的時候遭受結界反噬,現在不能動彈,我正準備解決他。」路坦抬起頭,指著那癱倒在地的聶楓,將自己的猜測仿若事實般詳細彙報道。

周圍眾人雖知路坦扭曲事實,卻也不敢出言反駁。

「不是這樣的,莉絲小姐你不要聽這個大壞蛋的話,是這個人在森林裡救了天羽美羽!這個人不是獸族的姦細而是天羽美羽的朋友!」美羽依舊擋在聶楓身前,向路莉絲為聶楓辯解道。

「你這個臭丫頭!」路坦聞言,心頭之火騰然而起,盯著那髒兮兮的銀髮女孩,眼眸閃過些許殺意。

路莉絲神色平淡,瞥了眼那癱倒在地的聶楓,再看著那護在其身前的天羽美羽,碧藍眼眸仿若死水,沒有泛出半點漣漪。

「你說他是你朋友?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路莉絲淡淡問道。

「額……」美羽黝黑大眼睛睜大,腦中與聶楓對話的場面回憶而起,最後,唯剩兩字。

「木——頭?」美羽疑惑地輕聲呢喃道。 慕顏狠狠瞪回去,正要說話,卻被一隻手溫柔地扣住下巴。

隨後,一個吻輕輕的落在她唇上。

男人獨有的氣息撲面而來,摩挲著唇瓣,點燃她體內的熱情。

「顏顏,我很高興。」

男人低低的用暗啞磁性的聲音說,「就算你依舊不肯承認,但我確定,你的心裡是有我的。」

慕顏張了張嘴想要說話,男人的舌頭卻已經長驅直入,奪走了她所有的呼吸,也奪走了她思考的能力。

等一吻結束,理智混混沌沌的回籠,慕顏才後知後覺的炸毛。

因為她一睜開眼,居然發現至少有十幾個人在圍觀他們。

而且,他們竟是在茶寮外的大馬路上。

這個混蛋!

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廉恥節操啊!

君上表示:本君眼裡只有顏顏,其他凡人是什麼東西?看不見!

===

無妄山脈深處。

這裡的溫度已經高到了連武者都無法忍受的地步。

雪雁和關虎身上的汗已經把頭髮和衣服都打濕了。

但他們卻彷彿根本感覺不到這炎熱,正在努力的與無妄山的異獸廝殺。

隨著一場場戰鬥的進行,兩人已經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的遊刃有餘。

但樣子卻也是說不出的狼狽,就連雪雁這小姑娘,也灰頭土臉的,頭髮都粘著泥灰打成了結。

而與他們截然相反的,是坐在一旁的慕顏。

她的頭頂撐著一把巨大的傘,旁邊被削平的石頭上,擺放著水果和烤好的異獸肉。

一旁的帝溟玦正在任勞任怨地替她烤肉,不時還會抓起一個水果,喂入她口中。

而她唯一要做的,除了吃,就是偶爾撥動幾下琴弦,防止雪雁和關虎陷入包圍圈。

「娘親!」小寶蹭蹭蹭地跑過來。

紅撲撲的小臉上微微有些汗,藍眼睛卻亮晶晶的,一下子撲進慕顏懷裡。

慕顏也不顧他身上的汗水,在他粉嫩嫩的小臉上親了親,「玩的開心嗎?」

小寶點了點頭。

然後在儲物器具里一掏,「娘親,這是我和兔兔剛剛獵到的異獸,肉特別多。給娘親吃,還有這些果子……」

慕顏笑著點頭,「謝謝小寶,娘親很喜歡。」

小寶眉眼彎彎,帶著四五歲孩童該有的稚氣,說不出的可愛。

不過很快,他就板起了臉,有些沮喪道:「可是娘親要的玉龍蛇,我和兔兔還有影魅姐姐找了好久,還是找不到。」

慕顏輕柔擦掉他額頭的汗水,正要安慰他。

突然,小寶的后領被拎起來。

「沒有找到還賴在這裡做什麼?」帝溟玦冷嗖嗖道,「還不快去找?」

小寶憤怒地瞪著他,「放開我!」

這個壞蛋,又跟他搶娘親。

只可惜,他的掙扎對帝溟玦來說,連清風拂面都算不上。

就在小寶想要大罵的時候,突然嘴裡被塞進一塊烤得香噴噴的肉。

「早去早回!到了夜晚,這無妄山脈中的異獸,就不是你們這些小傢伙對付得了的了。」

感受著烤肉在口中化開。

又被塞了兩塊烤得外焦里嫩的肉,小寶耳朵紅了紅,一言不發地轉身走了。 379.生靈王者,萊斯

「木——頭?」美羽疑惑喃喃自語道。

「什麼?」路莉絲嬌眉微蹙道。美羽的喃喃自語聲音極為微小,即使是靠得最近的聶楓都沒有聽清。

當然,如果聽到了,不排除聶楓有當場吐血掛掉的可能。自己什麼都沒做,最後還不顧生命安危救了她,但在那小女孩心中,自己卻似乎永遠打上了木頭的標籤。

正在天羽美羽撓頭苦思之際,陡然間,腦海靈光一閃,抬起頭對路莉絲淺笑道:「哦,他叫天羽蘭。」

「很好聽的名字不是嗎?莉絲小姐。」美羽滿臉得意地將雙眸眯成月牙,對路莉絲笑道。

聞言,路莉絲神色微怔,卻是不知如何應答這個髒兮兮的單純小女孩。

「好聽個毛啊!撒謊能不能再多用點心啊!就是你這小丫頭的姓加上泰蘭的名字,騙得了誰啊?」另一邊的路坦抓狂道。

路莉絲碧藍美眸定在聶楓身上,盯著那削瘦而堅毅的臉龐,心中略感奇異,但片刻,便將這種情緒一掃而空。

「把這個人類扔出屏障結界之外,是生是死,聽天由命。」

聽得路莉絲的淡漠話語,美羽臉色大變,護住聶楓的雙手張得更開,對路莉絲搖頭道:「路莉絲小姐……」


「此時月神村被獸族的嗜血巨蛛包圍,派去銀月城請求援兵的令者至少也需七日方才能將消息傳達,若非萊斯村長以無上大能結出屏障結界封住唯一出口,恐怕此處早已淪陷。這個人類身份不明,在這種時候來到月神村,實在危險。月神村不能冒這個險。」說完,路莉絲轉眼望向那幾名精靈護衛,威嚴道:「將這個人類押出屏障結界。」


「是!」幾名精靈護衛躬身領命,拉開奮力掙扎的天羽美羽,將癱倒的聶楓架起,向不遠處的青綠色屏障走去。

被精靈護衛拉住雙臂的天羽美羽神色獃滯,望著遠處那被精靈護衛仿若囚犯般架住拖走的聶楓,想起不久前那微笑對自己說回家吧的削瘦男子,鼻子微酸,黝黑眼眸忽地泛起陣陣漣漪。

精靈護衛伸出手掌,緊貼屏障,閉眼似乎是在與什麼在溝通。片刻,一個成人大小的洞口便在屏障結界中擴張而開。

幾個精靈護衛將聶楓拖出結界之外,仿若垃圾般往地面隨意一拋,便轉身回到結界內,洞口也在幾人回來那刻瞬間再度閉合復原。

但卻誰也沒有注意到,那閉合的結界,隱隱地有些詭異的扭曲……

路莉絲見事件已然處理妥當,微微點頭,隨後望向自己哥哥和幾位村中的長老,淡淡道:「好了,各位堅守崗位,按時輪班,不要讓嗜血巨蛛有機可乘。」

「是!」路坦與幾名長老點頭領命,隨後散開各司其職,嚴守結界。

路莉絲將目光移到那失魂落魄的天羽美羽身上,抬眼對那制住美羽的精靈護衛道:「帶她到泰蘭那,令泰蘭好好管教。」


「是!」那精靈護衛也躬身領命,強拉著天羽美羽向村內走去。

「精靈與人類的後代嗎?」路莉絲盯著那髒兮兮的銀髮少女,眼眸涌動些許莫名色彩,而後快速消失,倩影翩轉,向村內深處走去。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之際,陡然間,那仿若天塹般橫立天地的青綠結界,突然間穿入一隻巨大的鋼鐵蛛爪,創口附近的結界盡數仿若蛛網般龜裂!

隨著那巨大蛛爪的划動,整個屏障結界轉瞬即盡皆碎裂開來!海浪般的巨型蜘蛛從結界外蜂擁而入!

「那個是……」路莉絲目瞪口呆盯著蛛潮前那最前方的巨型蜘蛛,滿臉不可思議。

那最前方的巨型蜘蛛身形仿若山嶽,血眼仿若鐵鐘,全身長毛紅色尖毛,八隻蛛爪仿若玄鐵鑄造,鶴立雞群地屹立於眾多蜘蛛之中,剛才便是這隻巨型蜘蛛以蛛爪擊破結界。

「竟然能擊破村長的生靈結界,即使是村長親自出手,恐怕也……」路莉絲心中震驚,片刻便猜測到這般結果。

生靈結界乃是生靈王者萊斯的絕式,藉助天地自然之力,化為遮天防護之界,即使是一般人類戰尊強者,也無法撼動絲毫,而今竟然被眼前這隻巨型蜘蛛所破!可想而知這隻巨型蜘蛛有多恐怖。

路莉絲心中凌亂,浩浩蕩蕩的蛛群卻是沒有絲毫停滯,仿若潮水般迅速侵襲蔓延而來!周圍臨近來不及逃脫的精靈護衛瞬間便被蛛潮淹沒,凄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月神村的關隘仿若開閘的關口,大量洪水般的蜘蛛瘋狂湧入,翠綠濃郁的月神村被灰黑血紅的潮水飛速佔領蔓延開來。

「肆虐吧,古拉伊斯!」察覺到那無數浪潮般湧來的巨型血眼蜘蛛,路莉絲迅速回過神來,縴手輕舉,向前方疾奔而來的蛛群壓按而去!

陡然間,無數陰暗的骷髏虛影從路莉絲身前的地面騰然而出,手持銳利長劍,仿若亡靈軍團般向蛛群沖襲而去!

路莉絲雖然擅長幻術,意志力越薄弱越容易陷入幻境之中,但嗜血巨蛛的意識幾乎等於沒有,幻術對於其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唯有詭異的幽靈之氣暫時讓它們腳步停卻片刻,但恐怕也抑制不了多久。

「該死!」路莉絲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腦中急速搜尋著可以解此困境的方法,然而就在此刻,周圍穿越而過的蛛群反轉過來,向路莉絲沖襲而來。瞬間,路莉絲便陷入四面環敵的境地。

陷此困境,路莉絲雖驚不亂,保持著右手向前按壓的姿勢,轉過頭盯向那三方沖襲而來的蛛群,碧藍眼眸陡然煥發出一陣淡藍波光,口中輕吟道:「頌拉希多!」

陡然間,那三方沖襲而來的蜘蛛陡然定住身形,頭頂八隻血眼混亂地旋轉,彷彿整個身體都在不斷搖晃的波浪之中來回蕩漾。

雖然路莉絲看似控制了周圍的蜘蛛,但這也僅僅只是暫時,初次對蛛群施展幻術或許有些效用,但隨著嗜血巨蛛逐漸適應,那麼路莉絲的處境便岌岌可危。

「離開!」路莉絲轉身望著逃到自己身後的路坦與百餘名精靈護衛,冷冷道:「不要妨礙我!」

聞言,路坦與眾精靈護衛皆是神色微怔,遲疑猶豫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望著那蜂擁而來的蛛群,路坦臉色肌肉抽動,喉嚨輕輕滾動,片刻,終於忍耐不住,轉身向村子深處瘋狂跑去。

導火索一旦啟動,人們大都會順著這個趨勢做出選擇,於是眾多精靈護衛丟盔棄甲,盡皆轉身向村內逃竄而去。

月神村最重要的關隘,便這樣失守了。


片刻,蛛群盡皆恢復神智,不再受幻術影響,齊齊從四面八方向路莉絲圍攻而來!

路莉絲閉上碧藍雙眸,雙手交疊於胸前,仿若天使般吟唱道:「唯有毀滅方能產生希望,唯有破滅方能獲得新生,天界聖者賜予大地的滅卻之力啊,您的僕人在此向你誠摯禱告,降臨顯現於此,為大地掃清污穢,毀滅重生!神之靈焰!臨!」

陡然間!帶著凈化與毀滅意味的赤色火焰從天而降,向路莉絲身形八個方位呼嘯撲滅而去!巨型蜘蛛在赤焰的灼燒下化為火團,掙扎跳動,片刻,便全身焦黑而亡。

但赤焰範圍畢竟太小,僅僅掃清路莉絲周邊十丈範圍內的蜘蛛,僅片刻,那被赤焰清出來的空隙便被蜂擁而至的蜘蛛填滿,路莉絲再度陷入包圍圈中。

而且那最為巨型的蜘蛛也發現了那殺害自己同族的女精靈,迅速飛馳而往,舞動鋼鐵般的蛛爪,向路莉絲猛然戳去!

見狀,路莉絲神色微驚,隨後輕搖嘴唇,閉眼揮動雙臂,卻是像想再施展高等秘術。

而路莉絲的術法還未施展,巨型蜘蛛的蛛爪已然臨近,下一刻,便要讓路莉絲香消玉殞!

「鎮壓!」陡然間,一陣不輸任何人類戰尊強者的磅礴氣勢從天而降,將所有前進的蜘蛛盡皆震懾,仿若頭頂千斤重物般行動困難。即使是那最為巨大的紅毛蜘蛛,也受此影響,身形一個踉蹌,支撐的蛛爪受壓彎曲,那襲向路莉絲的蛛爪也不得不收回用以支撐身形。

「村長!」路莉絲睜開碧藍美眸,望著身前巍然屹立的高大身影,略感欣喜地叫道。

來人身形健壯,眼瞳翠綠深邃,髭鬚髮絲皆是青色,模樣成熟卻不顯蒼老,身著青色布衫,別有一番懾人威嚴。

此人,便是月神村村長,生靈王者萊斯。

「這是怎麼回事?生靈結界怎會被破?」萊斯側過身,對路莉絲皺眉問道。

「是這隻蜘蛛撕破的。」路莉絲指著那隻最大的紅毛蜘蛛說道。

「它?」萊斯盯著那在自己威壓下堪堪支撐住身形的巨型紅毛蜘蛛,微微搖頭道:「它還沒這個能力。」

「現在暫且不要追究原因,村長,拯救村子要緊。」路莉絲適當提點道。

「嗯。」萊斯聞言,贊同地輕輕點頭。

「木道之術,木靈絞殺!」萊斯雙手猛然向地面拍去,恐怖的木靈之力蔓延開來,將整個月神村盡皆籠罩!

月神村中,無數樹木瘋狂竄長,瞬間變成參天古樹,同時枝幹扭曲纏繞,將巨型蜘蛛束縛捆綁,絞殺至死! 走出幾步,又停下來看向慕顏,「娘親,小寶和兔兔一定會找到玉龍蛇的。」

慕顏笑眯眯道:「好,娘親也相信,小寶一定會找到的。」

她家小寶向來都是幸運無限,走到哪裡不是能發現一大堆寶貝?

這無妄山脈大的無法想象,玉龍蛇又是屈指可數。

想要找到,恐怕還真的只能靠她的寶貝兒和胖兔子了。

帝溟玦在慕顏身邊坐下來,動作非常習以為常地將她抱起,安置在自己懷中。

慕顏嫌棄地推了推他,「熱!」

誰知她話音剛落,底下抱著她的人,身體就像會自動調溫一般,變得涼冰冰的。

雖然慕顏修為高沒有那麼怕熱,可在這火燒火燎的天氣環境下,碰觸到這樣的冰涼,還是讓她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嘆息。

帝溟玦在她溫熱軟嫩的唇上親了一下,聲音微啞,「顏顏,舒服嗎?想不想再舒服一點?嗯?本君一定能滿足你。」

這個混蛋,講話那麼曖昧引人遐思幹什麼?

沒見不遠處的雪雁和關虎,都紅著臉,神色曖昧地看過來了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