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說什麼噎著了?」寧安侯瞬間臉色陰沉,吼聲如雷道。

「啟……啟稟……稟侯侯侯爺……小少爺剛吃糕點的時候噎著了,奶娘讓奴才來稟報,奶娘已經撐著傘抱著小少爺往這邊過來了。」小廝扔傘,撲通下跪,他緊張兮兮的說道,且一邊說一邊抬手擦額頭上的水跡,也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汗水。


「你說什麼?元……元哥兒……」燕鸞長公主聞言嚇的暈厥了過去,身子顫巍巍的抖在了站在一旁的寧安侯的懷裡。

「本侯養著你們這群廢物有什麼用?連個小孩子都照顧不好!來人吶,拖出去杖斃!」寧安侯氣得吹鬍子瞪眼,憤怒道。

「爹,我先抱著元哥兒,你讓米又廷騎快馬去半路上接郎中。剛才我已經派人去請了,此刻估摸著那郎中已經在半道上了。」顧青磊擔心顧明玥不能及時返回,所以他也讓人去請了咸陽城有名的全郎中,這個全郎中,既擅長婦科,也懂兒科,骨科的,所以顧青磊才這麼說。

平素照顧顧元宵的奶娘童嬤嬤嚇的瑟瑟發抖,她心想自己這次肯定是死定了,這小主子千萬得活命啊,否則自己一家子肯定必死無疑。

「元哥兒醒醒……元哥兒醒醒……」顧青磊著急的喊著,周圍的人也一起喊著,但是元哥兒卻一直閉著眼睛。

「不,不,元哥兒,你……你的手怎麼這麼冰涼……元哥兒……你看看爹啊……」顧青磊心中痛苦極了,心愛的妻子在產房裡走在鬼門關,而心愛的兒子卻全身冰冷,眼皮也不動,就連鼻孔的氣息也是越發的微弱。

「旺財,外面出了什麼事情?」顧明玥在產房裡給原氏做剖腹產手術,但是耳力極好的她自然也聽到了外頭的悲傷哭聲。

「元哥兒噎死了。」旺財說道。「不過,主人,你放心,我已經用空間靈氣護著他的肉身了,那黑白無常一時間無法找來,但是你必須速度快,不然時間到了,元哥兒就要真的死了。」

「我知道了,有旺財在,我那可愛的小侄子定然會活蹦亂跳的!」顧明玥和旺財心意相通,雖然她什麼也沒有說,但是旺財能明白顧明玥下達的指令。

兩個產婆蔣氏和馬氏瞧見顧明玥幫原氏做剖腹產術的樣子嚇的呆愣住了,下一步都不曉得自己該幹啥了。

------題外話------

友薦樓雪兒的完結V文《極品嬌農婦》現代白富美穿越成為古代懶惰農婦阿綉。

阿綉有個老實的相公,可是被官府抓去當兵打仗了。


家裡還有一個疼愛一雙小姑子的婆婆。

家徒四壁,每頓吃青草野菜,日子過的真苦逼!

且大嫂和二嫂還來時不時的刁難,母親姜氏風韻猶存還想給她找后爹,突然有一日,老實的相公平步青雲,帥氣的榮歸故里了,只是…他的出現給了阿綉一個驚天大霹靂!

尼瑪?相公要休她?以前胡亂救的美男們還來搗亂,這日子還怎麼過?

且看現代白富美如何在古代當農婦發家致富斗小人,覓真愛!

此文一對一,男女主身心乾淨!歡迎親們跳坑。可在小說首頁搜樓雪兒三個字就能搜到這文了,文慌的親可以去看看哦,謝謝 因為元哥兒昏迷,寧安侯便吩咐人把奶娘等人關在柴房看管起來,且不許任何人進去,也不許求情。

顧明玥還在給原氏進行剖腹產的手術,兩個產婆則已經被旺財點了穴道,她們倆呆站著跟個雕塑似的不動,根本影響不了顧明玥。

滂沱大雨剛剛停歇,顧府的老太太親自帶著一撥道士們進來了公主府,門子們也不敢抵擋,畢竟老太太還是燕鸞長公主的婆婆呢!

老太太說是讓道士們做法,好讓大孫媳婦順產。

燕鸞長公主剛幽幽的轉醒,此時瞧見這個繼婆婆朱氏一把年紀了還給她招禍來著,她不由得有些惱怒,咄咄逼人的質問她道:「你這是幹什麼?」

「是啊,母親,你這是做什麼?」寧安侯對於這個繼母的出現,真心不喜歡,但是沒有辦法,大楚講究孝道治國!

這孝道大如天,他還真不能朝著老太太發火,他此時皺了皺眉問道。「母親,你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妥當啊!」

「她弄來這麼些道士,有沒有把本宮放在眼中?」燕鸞長公主正在氣頭上,面色陰沉道。「現在是什麼形式?改明兒那些吃飽了沒事幹的言官們又會怎麼去皇上面前彈劾我們夫妻倆?」

她能不生氣嗎,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弄這個,還不嫌亂啊?

老太太一聽也火了,梗著脖子吼道:「這是我大孫媳婦在生產,我為我曾孫子做法,你沒有這個權利不讓我做!」她本來是想和寧安侯這個繼子打好關係,在聽說長房的大孫媳婦難產後,她真的連晚膳都顧不上用,便讓人去請了道士來做法。

「你讓道士做法,弄得吵吵鬧鬧的,再把原氏給嚇著了,怎麼辦?玥兒都說了,他們母子肯定會沒事兒的,現在玥兒正在裡頭全力救治原氏,現在元哥兒又昏迷,你——你還不嫌鬧騰?」哪家產婦難產,會請道士來做法的?到時候讓人傳出去,說自己的曾孫子是妖孽嗎?該死的老虔婆!居然還請道士!弄得這麼大的陣勢,管她是不是繼婆婆,她都要阻止!就算撕破了臉皮,她也得阻止!

老太太氣得心肝疼,她容易嗎她?她連晚膳都顧不上吃一口啊,就帶著這些道士來這邊為大孫媳婦難產做法呢!這個狗屎惡毒的公主媳婦,真心不把自己看在眼中!

不管了!這些個道士都已經帶來了!她豁出這張老臉,也要把事兒給辦妥了。

「宿嬤嬤,你怎麼什麼人都給放進來?」燕鸞長公主氣憤的質問心腹嬤嬤,門口那邊的門子還是宿嬤嬤給安排的人手,所以燕鸞長公主才要此刻開口質問宿嬤嬤。

「老奴有罪,老奴有罪……」宿嬤嬤曉得燕鸞長公主現在在氣頭上,她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是徒勞,還不如雙膝下跪請罪呢。

「老太太,你消消氣,公主嫂子現在也著急大侄媳婦難產呢,你就莫要添亂了,你坐下來喝口茶順順氣吧。」二太太謝氏瞄見大伯寧安侯沖著自己使眼色,便硬著頭皮,柔聲去勸說顧老太太。

一旁的丫鬟忙遞上溫熱的茶盞,謝氏親自把茶水遞到了顧老太太的掌心裡。


三太太小朱氏曉得自己再不能傻站著了,也過來一起勸說老太太喝口茶,靜靜心什麼的。

四太太周氏一向不受老太太待見,所以她依舊低垂著頭坐在一邊,眼神則焦急的看向產房的方向。

小周氏則比四太太周氏機靈多了,笑著走到老太太身邊,親自給老太太捏肩,口中說著:「妾身給老太太捏捏肩膀,可不能讓老太太氣壞了身子,老太太你嘗嘗這酥餅吧,一邊吃一邊等大嫂的消息。」

「你們一個個別哄我,我——我自己的曾孫子,我難道還沒有分寸?」老太太氣得把她們推開,茶水不接,酥餅也不接,老臉上一臉鐵青色。

正在這時,產房裡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

「哇哇哇……」

外面寧安侯他們得了孩子生了的消息后,寧安侯按照府邸里有喜事要打賞的慣例,在孩子出生后就說了聲「賞!」,下人們都喜笑顏開,侯爺說賞,那自然是不會少了!

「母親,大嫂生了!」榮氏轉了轉眼珠子,馬上笑著說道。「恭喜母親,賀喜母親。」

燕鸞長公主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臉色稍微好了點,只是她還很擔心元哥兒的安危。

老太太不滿的嘀咕道:「還不是我把道士請來了所以才有這個效果,瞧瞧生了吧?」不過到底是沒有讓道士做法了,但是她還是覺得自己的功勞最大。

「全郎中來了……全郎中來了!」門外小廝粗著嗓子喊道。

米又廷領著一個念過四十的留著八字鬍的郎中疾奔了進來,這個郎中就是顧青磊口裡的全郎中,他身邊緊跟著的葯童背著一隻藥箱。

「全郎中,快給我們瞧瞧我兒子怎麼樣了!」顧青磊哽咽著聲音大喊道。

寧安侯則讓顧青磊把元哥兒放在一張軟榻上,再催促全郎中趕快過來給他寶貝嫡長孫診治。

「元哥兒不是睡著了嗎?怎的要瞧郎中?」老太太震驚道。

「母親,元哥兒剛才因為奶娘的疏忽,他吃東西噎著了。」寧安侯頭疼的解釋道。

「好端端的怎麼噎著了?這些個下人怎麼照顧孩子的?按我說,這就是老大家的不地道了,這看孩子的人手原本我派去的多好啊,怎的用了你派的人手,好好的元哥兒就出事了呢?」老太太見抓著燕鸞長公主的短處了,死命的胡扯斥道。

該死的老虔婆,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燕鸞長公主真是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奈何孝順這頂帽子壓得她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老太太,元哥兒還要郎中醫治呢,你看你喘的,我們還是攙扶著你回去福潤堂好好歇著吧。」二太太謝氏看見公主嫂子朝著自己使眼色,馬上上前,笑著勸說道。

「老太太,你晚膳還沒有用呢,你自己的身子得自己保重啊!」老太太身邊的崔嬤嬤之前也收過燕鸞長公主給的好處,這回自然也要幫燕鸞長公主說話,把老太太這尊佛給請走。

「來人吶,快點護送老太太回去福潤堂好好歇息,老太太年紀大了,你們照顧起來一定要精心,切記不可疏忽!」寧安侯見燕鸞長公主朝著自己努努嘴,曉得燕鸞長公主不想看見老太太,她當兒媳婦的又不能出面驅趕,所以只能他用委婉的方式來趕了。

這不,他便朝著一旁的丫鬟婆子們大聲訓斥道,囑咐她們仔細照顧老太太。

於是攙扶著老太太來的那些丫鬟婆子們個個都不敢出聲,都低著頭聽訓斥,誰不知道顧家能有如今的輝煌,還不是寧安侯和燕鸞長公主給撐起來的?

「是的,侯爺,奴婢們遵命!」烏壓壓的聲音蓋過後,大家也不管老太太怎麼的臉色不好,反正一左一右的架著老太太離開了公主府。


「宿嬤嬤,你起來吧!」燕鸞長公主瞧見自己的心腹嬤嬤宿嬤嬤還老老實實的下跪在地,忙對宿嬤嬤說道。

「老奴有失職之罪——」宿嬤嬤不肯起來。

「甭說了,此一時彼一時!快起來吧,等下記得給本宮打賞產婆。」燕鸞長公主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面含倦色。

「恭喜侯爺,恭喜長公主,令媳產下了小千金,現在母女平安!」產婆馬氏笑盈盈的把粉嫩的嬰兒給抱了出來,嬰兒被抱著大紅色的襁褓,顯得喜氣洋洋的。

「玥兒的一手醫術果然厲害。」二太太謝氏忍不住讚歎道。

顧青磊扭頭看見產婆馬氏抱著女嬰走了出來,因為心裡擔心元哥兒,他只是朝著馬氏擺擺手,讓她先抱著孩子回去產房。

「剛下過雨,這會子吹的風啊濕冷,你抱著大姐兒快些進屋去!」燕鸞長公主知曉長子的擔心,便催促馬氏趕快抱著孩子進屋去。

「侯爺,這些道士怎麼辦?」燕鸞長公主指著那些道士,問寧安侯。

「讓他們先去郊外的別莊去,然後給顧府逝去的那些祖先們做一場法事吧,總不能讓他們白來吧。」寧安侯早已考慮妥當了,只是剛才老太太面前,他不想多言罷了。

老太太的腦子就不能多想一些?請道士,到時候別人怎麼看?你曾孫子被當成妖怪來驅除了,你到底是害人呢,還是救人?

燕鸞長公主覺得他這樣處理起來,也好給外界一個說法,若是有人問起,那這些道士則是給顧府逝去的祖先們做法事罷了。

道士們只要用銀子便能打發了,也警告他們不許胡亂說,都一一答應了,道士們也不是傻的,這顧府可和皇家的關係親密著呢,輕易不敢得罪的。

產房內,顧明玥見原氏在吃了靈人蔘片之後氣色也變得紅潤了許多,她心中大定。

但是她更掛心外面噎死的侄子元哥兒。

「大嫂,你可以給大姐兒餵奶了,我出去給我大哥哥賀喜了,嘻嘻……」顧明玥盡量讓自己表現的輕鬆,也沒敢和她說元哥兒吃的噎死的事情,她就怕原氏擔心。

「好的,大嫂和大姐兒能平安,全靠玥兒你,多謝。」原氏要作勢起身給顧明玥福身表示感謝,但是她剛才生產的時候用了太多的力氣,所以她做福身這個動作的時候,非常的吃力。

所以顧明玥立即伸手給攔住了。

「大嫂,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就甭跟我客氣了,快點給大姐兒餵奶吧,大姐兒的哭聲真是響亮……」顧明玥眼神示意馬氏把女嬰放在原氏的身邊。

原氏開始撩開衣襟,側身將乳頭塞入女嬰那粉嫩的小嘴裡。過了一會兒,可能是女嬰吃到了初乳,咂咂咂的吃了起來,而原氏的臉上洋溢著慈母的溫柔笑容。

顧明玥走出產房,還沒有開口說話,就被燕鸞長公主喊去救元哥兒了,全郎中已經在幫元哥兒診脈,他診了很久,他很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顧府的這位小少爺性命危矣,即使扁鵲在世,也難有法子救治了。

「老夫已經盡了全力,侯爺你們——你們趕快為他準備後事吧,請節哀順變。」作為醫者,全郎中見慣了生死,說這話的時候,他話語冰冷。

「全郎中,你……你說什麼?」寧安侯臉色大變,憤怒的咆哮道。

「對不住,侯爺,老夫已經盡了全力了!」全郎中若是知道孩子已經沒救了,他說什麼也不會深夜出診的。

「不……我的元哥兒不會死的……他的手還熱著呢!我還想聽他喊我爹呢!」顧青磊紅著眼眶說道。

「大哥哥,全郎中,你們都走開,爹,你快把娘帶去房間里歇息,元哥兒還是交給我吧!有我在,他還是會開口喊你們的!」顧明玥若有所思的環視了一圈,知道自己搶救元哥兒的時間不多了,這空間靈氣越發的稀薄,只怕黑白無常已經就在附近了,也不知道旺財能不能抵擋的住。

------題外話------

友薦妖嬈媚妖的一對一寵文《將軍絕寵之夫人威武》神級無賴降臨異世,再睜眼時卻要替兄從軍,她不再是那個懦弱的小庶女,又會掀起怎樣的驚濤駭浪?她是一個異數,創造了不可能發生的奇迹,僅用十人便破了敵國大軍。

她是一個神話,開創了聖國第一先例,以女子之身封為鎮國大將軍。


她女扮男裝釀造了無數杯具,不論男子女子,此生非她不娶不嫁!

可在小說首頁搜作者名或者文名就能搜到這文了,大家可以去收藏閱讀哦O(n_n)O~ 全郎中瞧著顧明玥這麼說,心中很是好奇,雖然他也聽說顧家出了一個小神醫,但是他也只是道聽途說罷了,再說了他是比較佩服真才實學的人的,如今見顧明玥胸有成竹的樣子,他不由得更是狐疑了,這孩子完全沒救了,怎的小丫頭那麼篤定的口氣,她說那孩子還是會開口喊他們的!真的假的?

顧青磊現在誰也不信,就信顧明玥的話,他點點頭,然後率先走出了房間。

寧安侯開口說要帶著疲倦的燕鸞長公主回房裡去歇息,只是燕鸞長公主不肯離開,還是顧明玥發話說,你們一個個的都在這裡,可是會妨礙我救治元哥兒的。

顧明玥這話一出,自然是沒有人還敢留在這兒了,終於室內安靜的掉下一根繡花針的聲音都聽的到了。

元哥兒的臉色蒼白,全身冰冷,顯然大限將至。

「主人,你快點醫治他吧!他們——他們已經來了!」旺財開始不耐煩的催促她了。

「知道了,還望你全力與他們周旋!」

顧明玥輕輕地頷首,曉得旺財的意思。

空間靈氣撐起淡紫色的屏,縹緲透明的一如水晶。

姑侄倆被空間靈氣籠罩,只見顧明玥伸手把元哥兒抱了起來,將他的身體反轉,從背後猛拍他,不一會兒只聽元哥兒吐出來一樣小塊的糕點的聲音,糕點上還帶著血跡。

顧明玥見元哥兒的呼吸開始平穩,心裡鬆了一口氣,再從隨身空間里取出兩朵靈彼岸花讓旺財贈給黑白無常表示歉意。

畢竟她剛才從黑白無常的手裡搶走了一個靈魂。

「主人,黑白無常已經走了,還警告說下不為例。」旺財稟報道。

「我空間里的靈彼岸花可比黃泉路上的彼岸花有用的多了,那相當於人世間的頂級人蔘呢,好過分的!他們得了便宜還賣乖。」顧明玥對此嗤之以鼻。

「今天你消耗太多的空間靈氣,趕快回去空間調養生息吧。」顧明玥見旺財說話都帶喘的,不由得擔心道。

旺財也不推辭,急忙化成一股清風飛掠鑽入隨身空間內。

顧明玥在等元哥兒醒來后,才佯裝收了針灸等物,再把顧青磊等人喚了進來,所幸剛才有空間靈氣做為屏障,否則她剛才所言,定然會讓人聽到。

顧青磊看見元哥兒紅潤的臉色,忍不住嚎啕大哭。

「大哥哥,元哥兒好著呢!你哭啥?」兒子沒死,不是應該高興嗎?

「我……我只是太激動了,玥兒,多謝你,你又救了元哥兒一次。」顧青磊縱然男兒有淚不輕彈,此時也禁不住熱淚盈眶。

「說什麼救不救的,元哥兒是我的侄子,我如何能見死不救?大哥哥,莫要再謝我了,你肯定還沒有去看看生產過後的大嫂吧,我想她此時一定很期待見到你。」顧明玥搖搖頭,笑著說道。

全郎中見顧明玥真的把元哥兒給救醒了,眼瞧著元哥兒氣色比先前好了不少,他很是好奇元哥兒是如何被顧明玥給救醒的。

「郡主,你醫術真是高明,老夫真是佩服之至。」全郎中誠懇的說道。「只是不知道郡主你是如何醫治你小侄兒的?」

別人是看見元哥兒醒來就不再多問了,但是全郎中不同別人,他是醫者,自然更好奇元哥兒是如何被顧明玥醫治好的。

顧明玥笑著指著那塊被元哥兒吐出來的糕點,說道:「就是此物讓我侄兒假窒息的。」

雖然顧明玥說的簡單,但是全郎中還是有些許懷疑,他把脈數十年,基本沒有把錯脈。

但是這一次,真的只是如顧明玥所謂的假性窒息嗎?

顧明玥知曉他不一定相信自己,所以她把藥箱里早已準備好的《藥王醫書》手抄本遞給了全郎中。

「郡主?這是?」全郎中疑惑不解道。

「這是前朝神醫麻神醫的名作《藥王醫書》手抄本。」顧明玥笑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