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可欣看他們憤怒不已,更加把火,恨不得將人給活活氣死:「對了,夏將軍和端睿王爺上我風府來,可都說一切都是你的過錯吶,都是受你矇騙,被你玩弄的!」

夏雨欣和王芳英都同時幽怨地看向夏振南。

「夏可欣!!!!」夏振南憤怒得爆吼一聲,人一陣趔趄,人差點給氣暈過去了。

夏可欣冷笑地看著夏振南:「夏將軍,你如此自私自利,幸好我不是你女兒,要不然做你的女兒,還真是可悲,下場都不太好!夏可欣被你們逼得跳崖,而這夏雨欣變得如此醜陋不堪,可都是與你的利欲熏心脫不了關係!」

「你…!!…」夏振南氣得臉色鐵青,指著夏可欣,憤怒得渾身顫抖。

夏可欣又看向地上渾身戾氣的,盈盈一笑:「段睿夏王妃,端睿王爺依舊認定我就是夏可欣,時不時地上門來,要我帶著孩子跟他回王府,還說要讓我做王妃吶!」

「你休想,只要我活著一天,端睿王妃就是我!!」夏雨欣憤怒得瞳孔劇裂,心口就像是被人活活撕開一樣,讓她疼痛得差點暈眩!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司徒傲發了瘋一樣地四處尋找夏可欣母子的蹤跡,無視她的存在,她心裡就很難受了。

王府被血洗,她這個王妃渾身是傷,變成廢人到現在,他只是派人送來一次一些補品,便再也沒有任何只言半語,她就知道,她被他拋棄了。

如今聽聞他時不時地上風府去,差點沒把她給活活氣死、氣瘋,沒想到,今天這個賤人還來如此奚落她,怎讓她不難堪和憤怒?

「你不用那麼激動,你的段睿王妃頭銜,夏可欣不稀罕了,而我樂依米更是不屑!不過,你這個段睿王妃怕也會當不了多久了!

他要是真的愛你,可會接你回王府悉心照料,而不是任由你半死不活地在將軍府。

他可查到當年在毒霧林救他的是夏可欣,而不是你,所以,現在是正憤恨著你吶,怎麼還會上門來看你吶?」

「……」夏雨欣眼前一黑,人朝地上倒去。

「欣兒!!欣兒!!」王芳英急忙扶住她,擔心地安慰:「欣兒,你別聽她胡說八道,挑撥離間,她就是故意氣你的!」

「夏可欣,夠了!!!」夏振南一下老了幾十歲似的,神情憔悴,憤怒又不甘心地怒吼。


「夏雨欣,男兒自古多薄情,你這輩子再也不會得到端睿王爺的任何情意,恭喜你啊,你的下場可比抱著孩子跳崖的夏可欣凄慘多了!

而我樂依米,會越活越好,越活越開心地看著你們越過越不好!看到你活在痛苦裡,活在被拋棄的怨恨里痛不欲生,我就開心了!」

夏可欣無視夏振南,朝地上的人說完,又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屏風,轉身步伐優雅地離開。

夏可欣走後,一臉鐵青的皇上還有臉色不悅的皇后,依舊面無表情的軒轅昊,還有神色複雜的柳丞相一干人走出了屏風。

幾位大臣和軒轅昊都是皇帝直接下旨讓他們陪他和皇後來夏將軍府上的,沒想到這齣戲,還真是有幾分看頭。

鬼域城的徒弟,果然不簡單!

看到皇上等人出來,屋子裡跪了一地,大氣都不敢出。

「皇上……」


夏振南一臉蒼白地跪在地上,他是萬萬沒想到夏可欣會這樣狠毒,想要置夏府於死地。

「哼!」

皇上一臉冷寒,甩了下衣袖就大步離去,他今天可是被那膽大包天的女人扇了好多耳光。

夏可欣失神地走在街上,心裡卻沒有因為報復后而高興,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五味雜全的。

「小米,我這樣做,是不是過了?」

「那反過來想,你今天承認了你是夏可欣,你的下場又是什麼?」樂小米反問。

「……」下場定然是很凄慘,因為,皇帝會打著要回皇孫的名義要鬼域城交出孩子,師父是不會吧孩子交出來的,正好,皇帝就找到借口找鬼域城發難!

「先他們不仁,也別怪你不義!何況,你這樣做,也是幫了他們一把!放心吧,皇帝不會要他們的命,最多就是降職,或者貶為平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即便司徒傲再對夏雨欣無情,但夏振南是司徒傲的人,如果夏振南出事,就是在消減司徒傲的勢力,司徒傲會力保夏府的。

或許夏府還會把什麼責任都推到夏雨欣身上,讓她做了替罪羔羊。」樂小米分析道。

夏可欣點了點頭,幸好等二愣他們回來就可以走了,這皇城累人得很,還沒有在二愣家兩個月過得輕鬆。

回到風府,夏可欣草草吃了飯便倒頭就睡午覺,應付人比干一天活還累。

下午的時候,宮裡又來人了,太后宣夏可欣進宮陪她,夏可欣不想去跪著,就直接讓風淺笑去回答說是她得了風寒,怕傳染給太后鳳體,所以等她身體好了才能去宮裡賠罪。

打發了宮裡來的太監,司徒傲和司徒佑又來了,風裡刀也直接用夏可欣得風寒的理由不見客。

司徒傲想要強行進入,風裡刀直接霸氣地一揮手,門口就多了數十個鬼域城的影衛,無奈,司徒佑只有強行勸說著氣得暴跳的司徒傲回去。

司徒傲兩人走不到一個時辰,太后又以她生病的緣由派來了御醫,還贈送了一堆補品,而且親自來的還是大皇子司徒凌。

無奈,夏可欣只有吃一顆風裡刀給讓人身體有短暫體虛的藥丸,裝著讓太醫整治,至於司徒凌,因為有蚊帳隔著,也看不到夏可欣,只是在隔簾後來象徵性地慰問一番,風裡刀讓人送客了。

晚上時,軒轅昊又抱著棋盤來了,想到就要離開,夏可欣也沒那麼抗拒他,讓人泡了茶,認真跟他下棋。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來下這盤棋的,盤盤贏,有那麼興緻勃勃每天都要下兩盤嗎?

「你想夏府滿門抄斬?」軒轅昊冷聲問,現在知道她不是她,他就不會盯著她看,而是微垂眼盯著眼前的棋盤。

他盯著她看, 我們中國人 ,各種心思都出現在臉上。

夏可欣淡笑一下,「沒那麼嚴重,我這樣做,也算是報答了夏府的養育之恩。小米說,我不與夏府斷得乾乾淨淨,表明我對夏府的態度,皇上就會一直拉著夏府不放。

我親手把夏府至於刀尖上,想必皇上也看到我對夏府算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夏府滿門抄斬,皇上想要利用夏府來牽制我再牽制鬼獄城,那就難了!」

「她叫你這麼做的?」軒轅昊臉上有了絲詫異。

夏可欣落子點頭:「是啊,她雖然大大咧咧的,但也心細如塵,可聰明著吶!她說如果我父親依舊在那個位置,司徒傲就會一直拉著他不放,皇后和大皇子等人又豈能讓他們結盟?」

軒轅昊面無表情地盯著棋盤,她倒是看得很透徹。

「這次大皇子一黨一定會藉機煽動皇上對夏府嚴懲不貸,但夏將軍除了對我狠毒一點,也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天下百姓的時,當年跟著你打江山時也算累積了很多功勞。

什麼不知尊卑,什麼不知禮數,什麼殘害皇家子嗣的事,如果皇上要是在意,早就追究了,何必等到現在了才來滿門抄斬?」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而且殘害皇家子嗣的事,如果真要追究,不用猜,夏府也會犧牲了夏雨欣,把所有罪名都推到她身上。

夏雨欣也算是個廢人了,雖然我和孩子沒死,並不表示我就可以消除心中的恨意。如果不是小米,我和孩子就死了,是她先狠毒在先,也別怪我無情在後。」

說到最後,夏可欣臉上閃過冷意,她永遠不玩會忘記她耀武揚威地在她面前說等她孩子生下來,要如何割她兒子的心臟的事,而且還想象描述得慘無人道。

夏可欣繼續落子說:「夏將軍最多就是被降級,再嚴重點就是消除官位,有時候無官一身輕,即便是被消官了,回老家,夏府這些年累積的財富也能保夏府的人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夏府現在可是對你恨之入骨,可不會明白你這番做法的用意。」軒轅昊淡漠地說。

「我不需要他們明白,我只要還了在夏府吃穿了十六年的恩惠便可,我只求問心無愧。」夏可欣說道。

軒轅昊微抬眼掃了她一下。

依舊是下了兩盤棋,軒轅昊便離開。

夏可欣瞬間渾身無力地趴在桌上,神情疲倦地問:「小米啊,你說為何大將軍要天天來纏著你啊?他對你的棋路也掌握得差不多了,他為什麼還來啊?」

「我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不過,有一點我們算是能確定的,他是有目的接近我們的,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目的,我們身上有什麼是他需要的!」樂小米聲音里隱著幾分低落。

「哎!是啊!不想了,困了,你自己瞎折騰去吧,我睡了!」夏可欣無奈地嘆口氣,站起身朝床鋪走去。

樂小米心情有些低沉,也沒鬧她,安靜地躺在白霧空間里,失神地看著上空。

二愣他們是第二天傍晚回來的,看三人風塵僕僕,一臉疲倦的樣子,就知道他們這去斷情崖下一個來回都是日夜兼程趕回來的。

二愣說了一下村子里的情況,房屋被燒,二愣失蹤后,村裡人都很擔心二愣。

好在,司徒傲後面沒有在村子里有破壞,他們離開后,司徒傲的士兵也都撤離回城裡了。

吃飯後,幾人聊了會兒,夏可欣便讓他們去休息,他們回來,意味著明天一早就會離開。

軒轅昊依舊按時來夏可欣的房間,想到明早要偷偷離開,夏可欣面對面無表情的人,有些心虛。

「夏可欣,你不是一直擔心王府的那個丫環綠兒嘛,何不利用軒轅昊會隱身的能力,去把人給帶走?」樂小米盯著棋盤提議。

「他會願意幫這個忙嗎?」夏可欣有些不確定地看了眼對面的人,這大將軍一看就不是那種愛管閑事,熱心腸的人啊!

「願不願意,你試試才知道,要不然你一直擔心那個綠兒在王府的安全,離開皇城也走得心切切的,還不如一起帶走吶。難得有如此對你忠心的人,往後陪著你,你也有個伴!」

樂小米對那個護主的綠兒還是挺有好感的,如果能繼續在夏可欣身邊,等哪天她揍了,夏可欣也有個貼心的丫環陪著,解解悶,照顧她。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夏可欣想想也對,如果大將軍能幫這個忙,那就太好不過了。

「要是能把綠兒帶出來,那再不過了,但是綠兒是奴籍,簽了賣身契的,陪嫁過去后,賣身契也在王府的,如果沒拿到賣身契,綠兒依舊是王府的人。」

「軒轅昊要答應帶人來,多拿張賣身契,也是順手的事。」樂小米看著對面五官硬朗的俊美男子,他是她見過最有氣魄的男人,只是就是太有氣場了,渾身冷氣太重,讓人忍不住發寒。

夏可欣想想后,盯著對面的人認真問:「軒轅將軍,你能來去無蹤,如今的端睿王府戒備森嚴,拜託你件事可好?」

「何事?」軒轅昊淡漠地開口。

「我帶去端睿王府的丫環綠兒,是她多番幫助我,我才能抱著孩子逃離王府,我聽淺笑說師父沒有傷害她。

我想請將軍幫我個忙,今晚幫我把她來,還有她的賣身契,也只有將軍這隱身的能力才去拿得到,可好?」夏可欣心有點發虛,她一邊在求人幫忙,一邊卻準備逃跑的事。

不過,一想到這段時間他對她精神的折磨,她那一點心虛就消失得乾乾淨淨了。

這當是他掐她脖子,又讓她寢食難安的回報得了,所以,她不該心虛!

軒轅昊依舊面無表情,夏可欣等了很久都沒得到回話,以為他不答應時,他卻開口了。

「每次打雷,你們靈魂交換后,讓她給我做飯到下一次打雷的時候。」軒轅昊雙目盯著夏可欣,想要看到裡面的人。

「什麼!?」夏可欣錯愕,原來這戰神還是個吃貨啊!

「憑什麼?關我什麼事啊!!!」樂小米插腰爆吼。

夏可欣看著對面的人,弱弱地問:「將軍,有沒有別的條件?」每次打雷,小米都要給他當煮飯婆,那她們還逃的必要?

「她還要陪我下棋,還要陪我吹簫,幫我畫畫!」軒轅昊輕起雙唇,雙目盯著夏可欣的眼睛,像是能看穿裡面藏著的魂魄一樣,讓人有種無處遁形的感覺,心驚不已。

夏可欣錯愕,她是問有沒有別的條件,不是問在原來的條件上還要加什麼啊?

樂小米也氣得吹鬍子瞪眼,她不但要給他當煮飯婆,還要『三·陪』,要不要如此虐人?

「將軍,這是我答應了,她不答應我也沒法啊。」夏可欣十分為難,這個條件,即便她願意, 我的戰爭我的國

軒轅昊瞥了她一眼,沉默!

夏可欣一看他樣子,就是沒得商量,只有做氣得跳腳的人的工作了。

「小米……」

「夏可欣,我今天把話放在這裡,如果你敢把我靈魂給買了,我到時候就敢把你身體賣去青樓!」樂小米插著腰惡恨很地說。

「噗!!!!」要不要這麼狠?

軒轅昊見對面的人不淡定地笑出聲,有一絲好奇地問:「她說什麼?」

他也猜到她絕對不會願意,別看她一副很怕他的樣子,但其實骨子裡一點也不怕他。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麼多年,大家都叫他大將軍,或者軒轅將軍,還沒有人敢連名帶姓地叫他,只有她如此喚他名字,可見,她心裡根本就沒有對他的敬畏意識。

「她……她……她說如果我敢把她靈魂賣了,她到時候就敢把我身體……賣賣去……青樓!」夏可欣神情尷尬,對於樂小米的想法,她是又氣又無奈。

軒轅昊嘴角動了動,淡漠道:「她沒這個機會!」到時候困她在竹林里,她又沒有武功,去不了青樓。

夏可欣錯愕了一下,想到樂小米被關在竹林里,她又不會武功,貌似是沒這個機會跑去青樓用她身體接客哦。

一想到這裡,夏可欣就瞬間鬆了口氣。

樂小米感覺外面的氣氛有點不對勁,總覺得這兩人像是要達成了什麼共識一樣,慌忙警告:「夏可欣,我跟你說,你真要賣了我靈魂,就真做得出來,把你身體也賣了!」

「那個……小米,假如你被困在竹林里,你怎麼去賣我的身體?」夏可欣試探地問。

樂小米微愣,隨後想到什麼,就嘿笑:「嘿嘿……這個不難,反正在竹屋裡,也是有男人滴,我就努力勾·引軒轅昊,我覺得總是有機會得償所願的!我就不信,我赤·裸著在他面前晃動,他不心動。」


夏可欣一聽臉就黑了,她只想著賣身就是賣在青樓里,把竹屋內唯一一個男人給忽視了。

赤·裸著身體在一個男人面前晃,這個鬼丫頭要不要做得如此驚駭世俗?

「她說什麼?」

軒轅昊一看夏可欣鬱結的表情,就十分好奇她說道話。

「沒……沒沒……沒什麼……」夏可欣一想到樂小米用她身體去引·誘眼前這人,臉就發燙了。

軒轅昊眼裡閃過絲疑惑。

「小米,這……這是暫時的權宜之計,你忘記我們明早就走了?我現在答應他,但明早我們跑了,他也抓不了你去給他做飯啊。」夏可欣換個方式做她思想工作。

「哼哼哼……我跟你說,萬一他要是有機會抓到我,我就會把你身體賣給他的,看他一大美男,給他吃了,我也不吃虧。」樂小米抱手臂,頭扭去一邊冷哼。

「……」瞧她說的這是什麼人話嗎?

「放心吧,他不會抓到我們的!」夏可欣這也是自我安慰。

「哼哼……誰知道呢,如果被他抓到我了,你就知道我絕對會是個言出必行的人!」樂小米抱著手氣呼呼地冷哼。


「將軍,她……答應了!」

夏可欣底氣不足地看著對面的人,心裡卻在各種祈求,千萬不要被抓到啊,要不然就那個鬼丫頭的性子,真的會言出必行的,到時候鬼丫頭不吃虧,她身體可吃虧死了。

「騙我的下場很慘!」軒轅昊盯著夏可欣冷吐了幾個字警告,他莫名地覺得那個鬼丫頭不會如此好說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