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沉默的吃飯,餐桌上沒有一個人說話的。

雲夢詩心情很是愉悅的吃著食物,心中暗道,看來我真是離不開童心的食物了。

董凝香在座位上拘謹的吃完飯之後,躊躇的走到雲夢詩旁邊,聲音微弱的說道:「我,我想,我想回到阿強身邊。」

雲夢詩冷冷的看著董凝香,她其實早就知道董凝香會這樣說,現在的她和朱強的感情還很好,朱強還沒有聽了他媽媽的唆使,對董凝香的感情漸漸惡化,到最後深惡痛絕。結果親手把她推入喪屍群。

「好。」雲夢詩淡淡的說道。

董凝香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雲夢詩,沒想到她這麼容易就答應了。她不是很清楚雲夢詩為什麼對她好,更不清楚為什麼要把她帶到這個別墅來。

雲夢詩會保護董凝香,卻不想她恨自己,雲夢詩想要她看清朱家人的真面目。

「等一下。」雲夢詩在董凝香離開之前,說了一句,「你想要回來,可以隨時回來。」

董凝香雖然知道雲夢詩為什麼這樣對自己,但是雲夢詩對自己的好,讓她內心很溫暖。其實朱家婆婆對她不好,她也能感覺出來,但是她覺得,只要和朱強是真愛,朱家婆婆一定會有一天接納她。

「嗯,我會的。」董凝香深深的點點頭。

雲夢詩給莫鴻遠傳遞了一個信息,讓他跟著董凝香,有什麼情況要及時和自己說。

第二天,是S市基地公會成立的日子,無論是普通人還是異能者都很興奮,這意味著他們以後只要努力,就有活路了。不需要靠著基地的救濟糧生存。基地的救濟糧每天只有那麼一點,連塞牙縫的都不夠。

很多人都躍躍欲試的,想要接下一個適合自己的任務,這樣才能填飽自己的肚子。

公會成了那天,有一個很簡陋的儀式,三大勢力的首領都出席了,喬暻然還是帶著雲夢詩出席。

秦瀚音仔細觀察了一下雲夢詩,確實符合自己的胃口,可惜了。同時心中想著怎麼應付喬暻然,他可是那麼好對付的。

儀式結束之後,三大勢力首領帶人到一間別墅中慶祝一下,說是慶祝,但食物很是簡陋。喬暻然他們根本沒動那些東西,吃了童心的食物之後,哪裡還能吃下其他人做的東西,何況這還極其簡陋呢。

秦瀚音說道:「喬家主,昨天的事情是我管教不嚴,冒犯了這位小姐,真是抱歉。」他的態度很是真誠。這個時候,他真的不想和喬暻然開戰,即使和潘景明結盟了,但誰知道他會不會被喬暻然收買呢?

喬暻然冷冷的看著秦瀚音,並沒有說話,因為他已經判了秦瀚音死刑,在他眼裡,和一個死人沒什麼好說的。

秦瀚音臉上也是掛不住了,這麼低聲下氣的道歉,他也是第一次,沒想到對方還不領情。

「怎麼?喬家主這是看不起我秦某嗎?」秦瀚音語氣嚴肅的問道。

潘景明當然也不願意開戰了,一旦開戰,他想置身是非之外也不可能了,其他兩方勢力一定不能讓他坐收漁翁之利。 喬暻然瞟了秦瀚音一眼,那表情明顯就是:就是看不清你,你能怎麼樣?

秦瀚音怒火衝天,看那架勢,好像馬上要衝上去和喬暻然開打。

潘景明連忙拉住秦瀚音,現在開戰對三方誰都沒有好處,「秦首領,喬家主也是在和你開玩笑,既然道歉,就要問問當事人。這位小姐,請不要介意秦首領的管教不嚴。」潘景明看喬暻然這裡行不通,轉而對雲夢詩說道。

雲夢詩點點頭,「我不介意。」他和喬暻然的想法一樣,為什麼要和一個死人介意?

潘景明和秦瀚音都沒有聽明白雲夢詩的意思,以為她就這樣鬆口了。

秦瀚音暗自在心中懊悔,早知道這樣,就直接和雲夢詩說了,她一個普通人,也不敢得罪自己,而且看喬暻然寵她的樣子,只要她鬆了口,喬暻然也就鬆了口,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秦瀚音到底是城府深沉之人,剛剛還滿臉的怒氣,轉眼間便全部收斂起來,笑著對雲夢詩說道:「感覺這位小姐的體諒。」說是感謝,但語氣中卻是『算你識相』的意思。

雲夢詩深深的看了秦瀚音一眼,純黑的眸子中帶著一絲水光,讓人看不到底,更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只不過秦瀚音有一種被惡魔盯上的感覺,心中很是不安。

搖搖頭,秦瀚音把這個荒謬的想法拋出腦外,她一個普通人,不就是仗著喬暻然的寵愛,能翻起什麼風浪來?

喬暻然起身,「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潘景明道:「喬家主請自便。」秦瀚音也跟著附和。

沒有再看兩人一眼,喬暻然帶著雲夢詩回到了別墅。由於食物難以入口,回到別墅后的兩人讓童心準備了一些食物,這樣才滿足了兩人被養刁了的胃口。

「小詩,我會把秦瀚音解決。」正吃著,喬暻然突然冒著一句話,他不允許任何人覬覦小詩。

雲夢詩嘴角勾起一絲邪笑,「我自己來解決。」老虎不發威,真當她是病貓了?看來她真的是太閑了,應該動一動。要不然隨便的阿貓阿狗都能騎到自己頭上了。

「好。」喬暻然寵溺一笑,既然小詩要自己解決,他也就不插手了,只是他會想辦法讓小詩玩的更加盡興。

午飯結束之後,莫鴻遠給雲夢詩傳音,說是董凝香這邊出了一些狀況。

雲夢詩接到消息之後,傳達了一個了解的意思,對喬暻然說道:「暻然,好戲馬上要開始了,準備好人手,秦瀚音那傢伙馬上就能被解決了。」


喬暻然笑道:「了解,長官。」

雲夢詩哈哈一笑:「隨時注意我的動向,準備出手, 暴雪紀 。」

喬暻然瞭然,雲夢詩早早的就設了一個局,就等著秦瀚音往裡跳,從小詩剛剛的樣子來看,魚,已經上鉤,就等著耐心的漁夫把魚線收上來了。

雲夢詩下午出發的時候,把丸子從床下拽出來,抱在懷裡。帶著丸子去赴宴,說不定會有什麼驚喜。

丸子上次不知道在哪裡吃了很多晶核,這幾天一直在雲夢詩的床下睡覺,今天被雲夢詩拍醒,「主人,我在睡覺。」丸子抗議道。

雲夢詩邪惡的笑道:「睡多了,會成死豬的」

「我不知死豬,主人欺負人。」丸子這傢伙不知道在哪裡學會了賣萌。

「我這也是為你好,馬上就有一場大戲要上演了。」雲夢詩神秘的說道。

丸子微眯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和它主人一樣,丸子也十分喜歡看戲。

雲夢詩抱著丸子走到莫鴻遠說的那個地方。

這裡雖然不是普通人住的簡陋的棚子,但也只是一個鋼板搭建的臨時住人的房子,白天的時候,太陽炙烤著大地,房子里的溫度比外面還高。夜晚的時候,外面的溫度達到零下十幾度,而鋼板搭建的房子沒有保暖的功效,所以室內溫度更低。


這樣的房子是給實力一般的異能者來居住的,實力高強的異能者都住在別墅裡面。

很早到達S市基地的,實力不高的異能者已經自己搭建了房子,雖然比不上別墅住的舒服,但也比鋼板房和棚子好了很多,像朱家兄弟這樣剛來基地的,實力不高的異能者們只能住在基地分配的鋼板房子裡面。

董凝香從別墅出來之後,自然就回到了這裡。她回到朱強身邊之後,朱強並沒有表現出她想象中的喜悅。

朱家婆婆依然拿她當丫鬟使,甚至態度更加惡劣,各種粗活重活都交給她來干。甚至補鋼板房這樣的事情也交給她來干,朱家兩兄弟悠哉的坐在那裡,看著她踩著幾塊磚頭,在空中搖晃著。

朱強眼中也沒有了平時的愛意和憐惜,董凝香感覺很委屈,自己放棄了住別墅,每天吃三頓熱食的生活,回到這裡,就受到了這樣的待遇?

雲夢詩抱著丸子,站在遠處,看著董凝香在那裡修補房子。

莫鴻遠也站在雲夢詩身邊,把他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訴了雲夢詩。

「呵,這麼快就顯示出真面目來了?」雲夢詩鄙夷道。前世沒有她的干預,朱強根本就沒來S市,轉而去了京市,所以在她見到朱強和董凝香兩個人的時候,他們的關係還是很好的。

但人渣就是人渣,在利益之下,什麼都可以出賣,包括自己的髮妻。

雲夢詩沒有急於現身,畢竟現在和董凝香說了什麼,她沒有親眼看到,不會相信朱強會這樣對她。

朱強沒有理會修房子的董凝香,出了大門,左右看了看,徑直向前走去。

雲夢詩和莫鴻遠連忙躲了起來。見人走遠了,兩人慢慢靠近了房子。

因為秦瀚音的手下得罪了雲夢詩,被喬暻然直接殺死,所以剩下的人把這氣撒在了朱強身上,給他安排了一個在角落裡的小鋼板房,而且還是漏洞的。

雲夢詩和莫鴻遠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一個死角,董凝香看不到他們。 果然,十幾分鐘過後,朱強帶著幾個大漢回到了家裡。

那幾個大漢看到朱強的鋼板房,一個個都用嫌棄鄙夷的眼神看著朱強。朱強心中憤怒,但表面上不顯露出來。

這時候董凝香已經修完了房子,走進了屋子裡面。朱家婆婆一刻也不讓她閑著,進了屋子之後,就讓董凝香挪動那幾個數的過來的傢具。

朱家婆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看董凝香不順眼,變著法的折騰她。董凝香心中憤怒,但一想到自己是朱強的妻子,而面前的人是朱強的媽,就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憤怒,有什麼委屈都壓在心中。

「各位大哥,就是這裡。」朱強拉開了鋼板房搖搖欲墜的大門,恭敬的笑道。

幾位大漢中有一個光著上身,一道從肩膀到胸口的傷疤顯露出來,顯得他格外的彪悍。他哼了一聲,危險道:「交易的貨最好如你說的那樣,要不然可不要怪兄弟們不客氣。」

朱強賠笑道:「哈哈,各位大哥放心,只可能比我說的好,不能比我說的差。如果各位大哥不滿意,我朱強隨你處置。」

幾位大漢聽朱強這樣說,臉上的不滿才緩和了一些,另一個帶著帽子,眼角有一道斜疤的大漢催促道:「快點把人帶過來。」

朱強連忙走進了屋子,把董凝香叫了出來。

「幾位大哥,就是她。」在董凝香疑惑的眼神中,幾位大漢上上下下像貨物一樣把她打量個遍,戴帽子的大漢摸了一把董凝香白皙的臉,不懷好意的笑道:「真是不錯的貨色。」

其他人也滿意的點點頭,光著上身的大漢是他們領頭的人,拍了拍朱強的肩膀,滿意道:「很好,想必老大會很滿意。」

朱強喜形於色,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條縫,「幾位大哥滿意就好。」

董凝香即使再傻,也感覺出來發生了什麼。她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朱強,你要幹什麼?」

戴帽子的大漢雙眼十分不老實的盯著董凝香重點部位看,「美人,朱強這小子沒有和你說嗎?他把你以一件棉衣、兩塊麵包和兩包速食麵的價格賣給我們老大了。你這價格可真高,不過美人自然值這個價格。」

「朱強,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董凝香絕望極了,她從來沒想到那個愛著她的強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沒辦法,我媽餓了,而且還沒有棉衣穿。」朱強到現在臉上也沒有一點愧疚的意思,反而感覺是理所應當。

「就因為這個你就把我賣了?當年我嫁給你的時候,你什麼都沒有,我依然心甘情願的嫁給了你,我們一起辛苦的勞動,辦起了一個小超市,生活越來越好。我吃了那麼多的苦,你媽故意為難我,我不是不知道,但我卻從來沒抱怨過,你知道為什麼嗎?」董凝香說道這裡,已經是泣不成聲。

「我,我,我……」朱強心中出現了一絲裂痕。

「因為我以為,只要我們真心相愛,能戰勝一切困難。我以為你媽媽看到的辛苦,會漸漸接納我,我以為我們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即使到了末世,我也沒有失去活下去的信心。」董凝香滿眼都是絕望。

突然,房間裡面傳來朱老太太的聲音,「兒子,媽餓了,那賤丫頭賣掉沒有?」

朱強剛升起的一絲絲愧疚之心馬上沒了,自己的媽還餓著,他賠笑的對幾位大漢說道:「各位大哥,人在這裡,您看是不是……?」

「放心,兄弟們不能讓你虧了不是?東西都在這裡。」光著上身的大漢把一個袋子扔給了朱強。

朱強接過之後,立刻打開了袋子,看裡面的東西一件不缺之後,滿意的說道:「多謝各位大哥。」

「好說,以後有這樣的生意一定來聯繫兄弟啊!」戴帽子的大漢笑著說道。

朱強答應了之後,一眼都沒看站在那裡的董凝香,轉身回到了屋子裡面。

『砰』的一聲鐵門被關上了,董凝香能聽見屋子裡面母子三人吃東西的聲音,自己從來都是外人。

董凝香感覺自己的心被置入冰川一樣,一點溫度都沒有。


「美人,走吧,我保證只要你聽話,老大一定會好好待你。」戴帽子的大漢說道,這樣的絕色以這樣的價格買到,自己真是賺翻了。他伸手要拉住董凝香的胳膊。

「不要碰我。」董凝香想到以後自己將要過的是什麼的日子,頓時就崩潰了。


「呵呵,美人,你現在最好聽話一點,要不然我不介意讓你嘗嘗我的手段。」光著上身的大漢陰笑道,臉色出現了意圖不軌的表情。

董凝香十分驚恐,「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嘴裡不斷的嘟囔著。

戴帽子的大漢看董凝香不配合,一把拽住她的頭髮,就要向外拉。

站在角落的雲夢詩看時候差不多了,董凝香看清了朱強的真面目,下面就是她出場的時候了。

沒想到戴帽子的大漢手剛接觸到董凝香的頭髮,瞬間他的胳膊就變成了黑色,緊接著那黑色蔓延到他肩膀,他的頭部,最後全身都變成了黑色。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戴帽子的大漢全身如黑炭一般,失去了氣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其他人均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雲夢詩心中也很震驚,這是,這是異能覺醒的表現?可,可這是什麼異能,雲夢詩活了兩輩子都沒見過。

強大的能量從董凝香的身體中散發出來,直衝天際,驚動了基地中的三大首領。

其中喬暻然最為擔心,如果他沒感覺錯的話,那個方向正是雲夢詩的方向,難道小詩發生了什麼?想到這裡,喬暻然慌張的帶人趕過去。

雲夢詩也感覺不妙了,必須阻止董凝香,如果所有的能量散發出去,那麼董凝香也會和戴帽子大漢一樣,全身的細胞都失去了活性和水分,整個人炭化了。

雲夢詩急忙走了出來,用手接觸董凝香的頭,試圖壓制這能量的外泄。

其他幾個大漢都嚇傻在原地。 雲夢詩觸碰到董凝香的頭的一瞬間,手立即變黑了,細胞中的各種成分瞬間消失不見,這就和被大火燒過一樣,失去了細胞中的一切,只留下碳。

雲夢詩連忙把手拿了下來,一陣白光過後,她的手就恢復了正常。雲夢詩把手附上一層精神力之後,又開始第二次嘗試。

這次明顯好了很多,有了精神力的壓制,董凝香的能量在雲夢詩身上發揮不了作用。

「呼」雲夢詩鬆一口氣,精神力起了作用,下一步就輕鬆了很多。

雲夢詩把精神力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用來保護自己是手,讓自己的肢體和董凝香有一個接觸,另一部分侵入董凝香的身體之中,探查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

旁邊的莫鴻遠自然就成了兩人的護法,而那幾個和朱強交易的幾個大漢早就嚇的四散奔逃,莫鴻遠也沒有時間去管無關緊要的人。

雲夢詩的精神力艱難的侵入董凝香的身體之中,只見她的身體中充滿了黑色的能量,這種能量和司劍的腐蝕性異能很相似,但又不一樣。反正是屬於黑暗系的異能。

精神力從董凝香的肩膀進入到她的頭部,雲夢詩被嚇了一跳,她看到了什麼?董凝香腦袋中的異能珠居然和三級異能者一樣大小了,她可是剛剛覺醒!

忽然雲夢詩想到了一個可能,董凝香應該是很早就覺醒了異能,她能量的來源就是她的負面情緒,負面情緒越多,她的能量就越多,最終到達一個巔峰,異能沖開束縛,釋放出來。

前世董凝香在臨死之前一定也是憤怒和不甘,但在她被推入喪屍群的一瞬間,就被分而食之了,根本沒有時間覺醒。

隨著雲夢詩精神力的侵入,董凝香的能量慢慢的被控制住,最後徹底收回身體之中。全部豎起來的頭髮也柔順的披在肩上,眼睛從全黑色恢復了正常的黑白。

董凝香沒有能力的支持,頓時癱倒下來,還好雲夢詩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她。

莫鴻遠連忙過來,把董凝香抱在懷裡。

「快走,剛剛引起的動靜太大了。基地的強者馬上就來了。」雲夢詩對莫鴻遠說道。雲夢詩雖然不怕他們,但被發現也是麻煩,最重要的是隨著董凝香的覺醒,雲夢詩的計劃被打亂了,更要躲著他們。

莫鴻遠點點頭,跟在雲夢詩身後,躍上了幾個房頂,幾步就消失了。

誰也沒有管在鋼板房裡呆住的朱家兩兄弟和朱老太太,雲夢詩的意思是交給董凝香來處理,畢竟是他們讓她覺醒的,這件事可以說是她的心結,破了心結之後對異能者的成長有不可言說的好處。

雲夢詩他們離開之後的幾秒之後,喬暻然就帶人到了這裡,除了地上的已經完全變黑的屍體之外,並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

感覺到空氣中雲夢詩的氣息,喬暻然鬆了一口氣,知道小詩並沒有發生意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