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陽自然是看到了下面的雲飛,臉色一板,教訓道:「你這個傢伙,居然又仗勢欺人!現在踩到釘子了,爽了吧?」

「大哥,我下次不敢了。」雲飛低著腦袋,可憐巴巴地認錯道。

「下次下次,這都第幾次了?爹如今閉關修鍊,我又四處奔波,沒人管得了你,你就任意妄為。 惹上豪門:帝少的心尖寵兒 。」雲陽恨鐵不成鋼地訓斥了雲飛一頓,最後只得無奈地長嘆一口氣。

訓了雲飛一通,雲陽看著蕭然,笑道:「你這小子終於來大炎城了。怎麼,不跟我喝幾杯?」

「哎呀呀,誰在吵姑奶奶睡覺啊?」這時候,藍伊若醒了,睡眼惺忪地大吼著。

「這是……?」雲陽看著藍伊若,有些狐疑地看向了蕭然。

「是你吵姑奶奶嗎?」藍伊若指著雲陽,質問道。

淬魂境後期實力?!

雲陽大驚失色,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比她小得多的小女孩,居然擁有淬魂境後期的實力,比他還強一些。

「伊若,不好意思啊,剛才動靜有點大,吵著你了。」蕭然急忙安撫道。要是把這姑奶奶惹毛了,那她還不把這客棧給掀翻了啊!

「你這傢伙……」藍伊若掐了蕭然一下,疼得蕭然臉色一陣白一陣青,卻不敢叫出來。看著蕭然吃痛的表情,她非常高興,假裝關心地問道:「哎呀,掐疼了嗎?」

蕭然嘴角抽了抽,乾笑著說道:「沒有,沒有。」

「那姑奶奶去洗臉吃東西了。」藍伊若嘿嘿一笑,活蹦亂跳地下樓去了。

雲陽就這麼看著藍伊若從自己身邊走過,又看了看蕭然臉上的表情,明白了。

蕭然聳了聳肩,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哈哈!

雲陽笑了幾聲,一切盡在不言中。

來了大炎城,身為東道主的雲陽,自然把蕭然一行人請到了督州府,好好款待一番。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蕭然兄弟,真是沒有想到啊,這才一年不到,你的實力竟然突飛猛進,已經達到了淬魂境中期。若是再有一兩年,你肯定能夠晉陞到八門境!」雲陽對蕭然的變化,真得感到非常驚訝,同時也為他感到高興。

「雲陽大哥也很厲害啊!這一年裡,你也是從淬魂境初期突破到了淬魂境後期啊!」蕭然也捧了一下雲陽。

「慚愧慚愧!」雲陽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說道。「蕭然,你這是要往萬荒城去嗎?」

蕭然點頭。

「那你可知道萬荒城的形勢?」雲陽問道。

「略知一二。」蕭然將自己所知道的,幾乎和盤托出。「如今大哥急需幫助,我不想再拖延下去,要儘快趕到萬荒城。上次天越城,雲陽大哥出手相救,蕭然銘記在心。所以到了大炎城之後,說什麼也要來拜訪一下。」

「客氣客氣。你大哥跟我是知交好友,你是他弟弟,當然也就是我雲陽的好兄弟。」雲陽舉起酒杯,就敬了蕭然一杯。「我聽說,天越城的黃王,似乎也到了大炎城。」

「是嗎?」蕭然假裝不知。



雲陽狐疑地看了蕭然一眼,笑而不語。蕭然也看出來了,雲陽肯定知道自己和黃王見過,難道他知道了我和黃王聯手殺掉馬騰他們的事情嗎?

「近些年,風靈閣勢力越來越強,漸漸地不把督州府放在眼裡。陛下有意除掉風靈閣,但又害怕招惹到風靈閣背後的勢力。所以,陛下也只得被動防禦。而我督州府,則是這防禦的最前線。」雲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濃濃的憂愁。

「風靈閣作惡多端,遲早會遭報應的。」柳雲飛一拳擂在桌上,憤憤地說道。

雲陽看向了柳雲飛,不動聲色地笑了一下。

「風靈閣背後的勢力,雲陽大哥可知道一些?」蕭然想確定一下,風靈閣的背後,究竟是不是風魂學院。

「據我所知,風靈閣的背後,是威震神魂大陸的五大學院之一,風魂學院。」雲陽斬釘截鐵地說道。「風靈閣的閣主,其實是風魂學院的一名學員。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麼錯,被逐出了風魂學院。但他一心想回到風魂學院,所以便創建了風靈閣。這些年,他不斷培養優秀的風類武魂天才,在增強自身實力的同時,還給風魂學院進貢了很多絕世珍品。」

這讓蕭然想到了唐龍。

「這風魂學院實在是太霸道了,居然把爪子都伸到了天炎王朝來了!」藍伊若氣鼓鼓地嚷道。

「蕭然,我知道你跟風靈閣有隙。而且,蕭風與血虎團的恭虎也是仇敵,你們和風靈閣之間,遲早有一戰。但是,風靈閣底蘊豐厚,派內高手如雲,你們如果真得打起來,恐怕會吃虧啊!」雲陽擔憂道。

「如果真有大戰爆發的那一天,我會和我大哥共進退,絕不會懼怕風靈閣的。」蕭然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的氣魄,令我佩服。但若是你和蕭風失敗了,那你蕭家就會被風靈閣趕盡殺絕。那你們蕭家,很有可能從此在炎火州消失。」雲陽也道出了最壞的結果,他在牽引蕭然往自己設想的路來走。

「我蕭家男兒,生來頂天立地,無懼生死。如果上天真要滅我蕭家,我也會慷慨赴死,絕不會做出對不起父祖的事情。」蕭然早就想到會有那種結果,但憑他一人之力想要改變這種結局,實在是太困難了。所以,他只有不斷苦修,提升實力,直面悲慘的現實。

「少督州,我相信蕭然可以打敗風靈閣的!」蕭猛對蕭然,充滿信心。

「我也希望你們能贏,但即便你們贏了,也勢必會招來風魂學院的追捕。一個風靈閣或許對你們來說,還有一線可能戰勝。可若是面對風魂學院的話,就算一千個蕭然,也不能撼動他們絲毫。」

「雲陽大哥既然這麼說了,那肯定你有一條明路吧?還望雲陽大哥指教!」蕭然沖雲陽一抱拳,說道。

雲陽笑了一下,說道:「威震神魂大陸的學院,除了風魂學院之外,還有另外四大學院。風類武魂的天才子弟有風魂學院作為大靠山,我們火焰類武魂的靠山,也有。 總裁的外遇 ,火魂學院!」

藍伊若猛地一驚。

「火魂學院?!」蕭然喜出望外。

「火魂學院,五大學院之一,專門招收火焰類武魂的天才子弟。以蕭然你的五品金焱,外加如今淬魂境中期的實力,也是有可能被收入其中的。如果你成為了火魂學院的學員,那區區一個風靈閣就不敢對你怎樣。以後就算你和風靈閣血戰,風魂學院也不能隨意插手。要知道,這天炎王朝,可是歸屬火魂學院管轄的!」雲陽循循善誘道。

藍伊若坐在一邊,眼神飄忽,心中五味陳雜。

「真得嗎?」蕭猛驚喜若狂。如果蕭然真得擁有這麼強大的靠山,那就不用再懼怕風靈閣了。

「當然!」雲陽目光肯定地說道。「蕭然,據我所知,再過三個月,火魂學院的招收儀式就開始了。到時候,火魂學院會有專人來我炎火州,招收火焰類武魂的天才子弟。你要刻苦修鍊,一舉通過考驗啊!」

蕭然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旋即目光一轉,看向了身邊的藍伊若。他見到藍伊若不悲不喜,眼上有些古怪。

這丫頭,怎麼了?

「少督州,素聞你也是火焰類武魂,想必你也想成為這火魂學院的學員吧?」楚風好奇地問道。


「呵呵,那是當然。進入火魂學院修鍊,是我畢生夙願。只是,天炎王朝數十年來,進入火魂學院的人,不足一手指數。而我炎火州,就更是只有一人。」

「誰?」蕭然好奇地問道。

「那人具體姓名不清楚,在炎火州的時候,有個綽號,叫烈火。他為人豪爽,性格如火。曾有人評價說,做他的朋友都很幸運,做他的敵人都很痛苦。」雲陽苦笑道。

「原來烈火那個傢伙是炎火州的人?」藍伊若嘴裡嘟囔了一句。

「伊若,你認識這個烈火?」蕭然聽到了藍伊若嘴裡的嘟囔,好奇問道。

藍伊若怔了一下,心中在猶豫要不要說出來。想了一會兒,她正視著蕭然,認真地說道:「這個烈火,如今在火魂學院,擔任長老了。」

一語驚四座,眾人紛紛驚訝不已。

烈火竟然已經成為火魂學院的長老了,那他的實力到底晉陞到何種地步了啊?還有,藍伊若是怎麼知道烈火已經在火魂學院擔任長老的呢? 席后,蕭然獨自待在房裡。他的腦子裡,一直在想自從認識藍伊若之後,她就非常神秘,身份非凡。但她始終都不說,應該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才是。

咚咚咚!

有人敲門。

蕭然起床開門。


藍伊若?

「我可以進來嗎?」藍伊若今天顯得極為文靜,失去了往日的活潑和可愛。

「伊若,你怎麼了?」蕭然看著藍伊若愁眉苦臉的樣子,心中更加想知道一切了。

藍伊若咬了咬下嘴唇,顯得非常優柔寡斷。她看了看蕭然,然後目光又躲開了,生怕蕭然從她眼中窺測到什麼似的。

蕭然更是一頭霧水,從未見過藍伊若這個樣子,定然是有讓她非常為難的事情。

「沒事。」想了半天,藍伊若覺得還是不能說,隨即扭頭就走,想逃出蕭然的房間。

蕭然一把拉住了藍伊若,藍伊若由於慣性,回身就撲在了蕭然的懷中。蕭然趁機將她抱住,不讓她逃走。

「蕭然,你放開我。」藍伊若掙扎著,但不是太激烈。

蕭然抱住她,不讓她逃走。

一會兒,藍伊若安靜了下來,小腦袋貼在蕭然的胸膛上,乖乖地,不再掙扎。

「伊若,不論如何,我都要和你在一起。」蕭然鼓起勇氣,道出了心中一直想說卻不好意思說的話。

「可我爺爺……」藍伊若秀眉微蹙,擔憂了起來。

「我說過,不論如何,我都要和你在一起。」蕭然重複了一遍。

藍伊若很是感動,眼眶當中淚花閃爍,可心中的擔憂,還是沒有散去。

「蕭然,你真得要和我在一起嗎?」藍伊若仰著小腦袋,目不轉睛地看著蕭然,問道。

蕭然重重地點頭,目光非常堅定。

「可,這非常困難,幾乎不可能。」藍伊若略有沮喪。

「我相信,事在人為!」蕭然依然非常堅定。

「那去報火魂學院吧。」藍伊若微微一笑,說道。

「難道……」蕭然眼睛猛地瞪大,驚訝地看著藍伊若,心中猜到了什麼。

藍伊若輕輕地點了一下頭,說道:「我是火魂學院的人。而且,再過不久,我就要被帶回火魂學院了。」

蕭然非常驚訝,他剛剛也猜到藍伊若可能是火魂學院的人,但卻不敢相信這是真得。火魂學院,這可是主宰神魂大陸的五大學院之一啊,與風魂學院齊名,地位超然。

「蕭然,我知道進入火魂學院非常艱難,但我希望你能努力通過考驗。」藍伊若抓著蕭然的手,帶著懇求地語氣說道。

蕭然笑了,颳了藍伊若瓊鼻,說道:「沒想到我媳婦,居然來自火魂學院,我蕭然,真是好福氣啊!哈哈哈!」

藍伊若聽了之後,頓時俏臉紅潤,非常羞澀,噘著嘴說道:「誰是你媳婦,姑奶奶可沒答應嫁給你呢。」

看到藍伊若恢復原樣,蕭然也是歡喜不已,這樣才好嘛!

「那如果你過不了火魂學院的考驗怎麼辦?」藍伊若問道。

「這考驗到底如何難啊?居然連你都對我沒有信心。」雲陽說難,連藍伊若也說難,使得蕭然更加好奇了起來。

藍伊若眼珠一轉,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個,你暫時還是不要知道得好。反正三個月後,他們就會來了,到時候你全力以赴就好了。如果你實在是過不了……」

「不會的,我絕對能夠過得了!」蕭然斬釘截鐵地說道。

藍伊若笑了一下,但心中還是很擔憂。她相信蕭然遲早會過火魂學院的考驗,但如果想在三個月後通過考驗,根本不可能!

正在兩人說開,相擁享受甜蜜的時候,蕭猛莽莽撞撞地跑了進來。

他一撞見蕭然和藍伊若兩人,頓時現場非常尷尬。藍伊若一把推開了蕭然,別過身去,梳理梳理頭髮,看看這裡,瞧瞧那裡。

蕭然清了清嗓子,聲音略顯嘶啞,問道:「二哥,有什麼事嗎?」

蕭猛怔了一下,腦子裡略顯混亂,他整理了一下,這才想起來,說道:「雲陽請你過去一趟,說有事情想拜託你。」

「好!」蕭然看了一眼藍伊若,用右手碰了她一下,結果被藍伊若甩了一下胳膊,不搭理他。蕭然無奈,只得讓蕭猛在前面領路去找雲陽。

路上。

「蕭然,你跟伊若的事情,成了?」蕭猛嘿嘿笑道。

「成什麼成啊?」蕭然白了蕭猛一眼,語氣當中略顯埋怨,說道。「二哥,你這就不夠仗義了啊!你剛才就不該進來的,這顯得多尷尬啊!要是伊若生氣了,以後不搭理我了,怎麼辦?」

蕭猛拍了自己腦門一下,急忙自責道:「對對對,怨我怨我,是我太莽撞了。」

蕭然見到蕭猛自責的樣子,哈哈笑了一下,立馬和他勾肩搭背了起來,說道:「二哥,我跟你鬧著玩的。」

「那伊若不會生氣吧?」蕭猛還是有點擔憂。

「不會。我們家伊若能那麼小心眼嗎?再說了,你是我二哥啊,都是一家人,生什麼氣啊?是吧?」蕭然笑道。

「也是。」蕭猛點頭。

「二哥,咱們距離萬荒城越來越近了,你就快要見到花娘了。這段時間,你可要加倍修鍊啊!到了萬荒城之後,可別讓花娘失望。我現在可是已經把花娘當成我二嫂了,你可必須拿下她。」蕭然打趣道。

蕭猛怔了一下,憨厚地笑了笑,說道:「如果她真得像薛雲和楚風說得那麼好,那我就非她不娶了。你放心吧!不管有沒有花娘,我都會加倍修鍊的,我可不想成為你和大哥的累贅。」

「二哥,我們沒有把你當累贅,你心理壓力也別太大了。」蕭然寬慰道。

兩人有說有笑地到了督州府的大廳里,雲陽早已等在那裡了。在旁邊,還坐著雲飛。只是,雲飛低著頭,臉上掛滿了愧疚,一副做錯事情的樣子。

蕭然走了進去之後,一抱拳,喊道:「雲陽大哥。」

雲陽轉身,看著蕭然,眉頭微皺,說道:「蕭然,坐。」

蕭然坐在了雲陽的下方,好奇地問道:「雲陽大哥,出了什麼事情啊?」

雲陽嘆了一口氣,看了雲飛一眼,雲飛見雲陽看著自己,又低下頭去了。

「唉,反正都是自己人,我也不怕你笑話,我就實話實說吧!」雲陽嘆了一口氣,說道。「我這兄弟,平日里不好好修鍊,仗著自己是督州府的二公子,老是出去惹禍。以前呢,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督州府的二公子,都不敢惹他,也都讓著他。但是,總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呢?這不,出去就給人挨了一頓揍。」

蕭然聽到這裡,刻意地看了雲飛一眼,發現他臉上還真得青一塊紫一塊的,而且右臉頰還腫了起來。

這下手,也太重了點吧?

「誰這麼大膽啊?居然連雲飛少爺都敢打?」蕭猛詫異道。

「是風靈閣的少閣主吳鵬飛。」雲飛的聲音很低,但卻帶著一絲怒意和憋屈。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