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暮的身體,一塊塊的肌肉緊繃而起,充滿了可怕的爆發力,強勁的氣息,不斷的從體內散發而出,在四周捲起了一朵一朵的氣旋,瘋狂襲卷開去,一場風暴彷彿要降臨。

接近的趙遷,感覺到楚暮身上散發出來越來越強橫的氣勢,原本滿臉玩味變得嚴肅起來。

他的神念之力釋放開去,籠罩楚暮全身,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橫的力量,正在楚暮的體內聚集,不斷的提升起來,那是劍元。

「這是什麼秘法?」趙遷心頭一震,他知道有些秘法可以提升實力,但沒有聽過哪一種秘法能夠如此大幅度的提升劍元的強度。

「若是我可以得到這種秘法的話……」趙遷的眼睛驟然一亮。

他的任務是活捉楚暮,現在多了一個心思,逼問出這種秘法。

接近,趙遷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要先靠近楚暮,打算近身搏殺,將楚暮活捉,不得不說他做出這個決定,十分愚蠢。

假若他遠遠的釋放出劍技轟擊楚暮的話,也許有可能會威脅到楚暮。

轟的一聲,體內彷彿有雷鳴滾滾震蕩開去,可怕的金色神荒劍元,在經脈內衝擊,雖然細微,但是那氣勢卻如同海嘯。

強橫的力量在體內流淌,舉手投足間,彷彿可以摧毀一切,毀天滅地,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沒有沉迷在其中,因為楚暮知道,神荒劍訣對劍元的消耗很快,無法持續多長時間,必須速戰速決,儘快解決戰鬥。


廉價替身 ,往趙遷飛射而去,他的速度,和施展御劍術時差不多。

看到楚暮沒有逃走,反而朝著自己飛射而來,趙遷咧嘴一笑,眼中布滿了譏誚,在他看來,區區一個神凝境劍者,就算是天賦再過人,實力再怎麼強橫,面對自己這麼一個老牌的二星劍王,也只有死路一條。

趙遷對自己的實力,可是很有自信,儘管只是二星劍王,但在這個層次上,他的基礎十分穩固。

念頭一閃而過之際,兩人互相接近對方,近在咫尺,能夠看到彼此眼中的冷意。

忽然,楚暮的速度驟然激增,沒有快十倍,起碼也增快了五倍有餘,如同一道極光,嗖的一下子沖向趙遷,令趙遷瞳孔瞬間收縮。

不愧是二星劍王,各個方面都超出楚暮許多,在感知和反應上同樣如此,潛意識爆發,趙遷往旁邊挪移,同時出劍,那劍光分化,如同暴雨降臨,侵襲而去,密布前方的空間,彷彿要將楚暮洞穿。

但趙遷的每一劍都落空,眼前一花,一道凌厲無比的劍光彷彿斬破了時空而來,令他寒氣直冒,連忙收劍格擋。

碰撞,可怕的力量震蕩爆發,趙遷只感覺自己的手臂發麻,一股可怕的震蕩力量侵襲而來,整個人控制不住的往後飛退,更令他震驚的是有一道鋒芒,驚人的鋒芒,那是劍意。

這一道劍意,竟然超越了八轉極限。

九轉!

一個詞語跳進腦海,差點驚呆了趙遷。

就在這個時候,楚暮全力爆發,御劍術施展,無回劍帶著青金雙色,刺破長空,射向趙遷的腦袋,與此同時,楚暮手中又出現一口劍器,雙手緊握高高舉起,一身的力量彷彿全部灌注到其中似的,一劍劈斬。

破雲見青天!

這是傾注了楚暮全力的一劍,是他最強大的一劍。

九轉極限的劍意,九轉極限的四種奧義,神荒劍元的傾注,統統灌注到這一劍上之上,比起平時來,更強橫了百倍以上。

暗金色的殘月所過之處,空間直接被劈開,出現一道淺黑色,散發出可怕的威能,令趙遷萬分心悸。

面對這一劍,一切抵擋都黯然失色,他的臉色大變,絕望從心中噴涌而出,被死亡的陰影籠罩。

最後的抗爭,一切力量瞬間爆發而出,頓時受到內傷,舉劍格擋,劍被擊碎,身上的護體劍罡被直接斬碎,身體更是在破雲見青天斬殺而過,被可怕的力量絞殺。

無回劍帶回趙遷的空間戒指,楚暮一把抓住,屠戮神兵同時運轉,吸收種種負面氣息,施展御劍術,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離開。

神荒劍訣狀態下的御劍術,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好幾倍,嗖的眨眼不見蹤影。

趙遷被斬殺的瞬間,戰艦上的人頓時大驚,李氏少主立刻下達命令,戰艦即刻啟動,調轉方向,往這邊快速飛來。(未完待續。) 這艘戰艦的速度全開,達到了十倍音速,一眨眼便撕裂長空,留下一道殘影,不多時,便來到趙遷與楚暮交戰的地點。.

戰艦停下,老者飛出戰艦來到趙遷被斬殺之處,仔細的感受殘留的力量波動,眉頭皺起。

之前相距頗遠,他們也看不到這裡,只是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動炸開,趙遷的生命氣息波動就消失了。

感受一番之後,老者重新返回戰艦。

「少主,這個飛天閣弟子是用保命底牌殺死趙遷的,那一擊的威力,可以威脅到三星劍王。」老者道。

「追。」李氏少主毫不猶豫道,不管是造化秘令還是飛天閣的御劍術還是趙遷被殺之仇,他都必須追上楚暮,活捉他,奪取造化秘令,逼問出御劍術。

要知道,御劍術可是飛天閣獨有的劍秘,其他四大勢力也都想獲得,一旦自己獲得,可以自己修鍊之外,還可以獻給其中一個大勢力,換得他們的庇護。

無論如何,必須抓住飛天閣的弟子。

戰艦一啟動,那速度快得驚人,頓時破空追趕而去,比楚暮的御劍飛行速度更快,除非楚暮是王級,在神荒劍訣的狀態下,御劍飛行的速度才能夠勝過這艘戰艦。

原本他是打算以這種狀態,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但戰艦還是迅速的追趕上來,漸漸的,楚暮能夠感覺到戰艦的氣息。

忽然,他有一種被鎖定的感覺,強烈的危機感從靈魂深處湧現,彷彿身後隨時會出現可怕的足以將他瞬間摧毀的攻擊。

那攻擊卻隱忍不發,只是將自己鎖定,讓楚暮頭皮發麻,渾身雞皮疙瘩。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口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隨時都可以一抹,結束自己的生命,卻偏偏駕著不動,給自己帶來足夠的威脅。

戰艦迅速的逼近,楚暮也意識到情況十分危急。

念頭一轉,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速度,根本就無法在戰艦的追擊下逃脫,既然如此,只能一拼了。

最後,大不了用掉一次保命手段,總比被轟殺的好。

取出恢復劍元的丹藥丟進口中吞咽而下,再取出數萬上品元晶碾碎,化為濃郁無比的元氣包裹在四周,驟然一吸,彷彿長鯨吸水般的,直接將全部的元氣都吸進體內,迅速的轉化為劍元,補充消耗。

劍光一調轉,速度全開,奇快無比的往戰艦飛去,駕馭飛劍,十分靈活,忽左忽右,不斷的調整,閃避戰艦的鎖定。

楚暮發現,只要自己迅速的做出閃避,就能夠擺脫鎖定,雖然很快就會被再次鎖定,但只要自己一直保持不規則的閃避變化,就可以讓那鎖定跟不上。

對楚暮而言,不斷的改變閃避,難度不大,而那種被鎖定的感覺,卻讓他頭皮發麻,十分難受。

戰艦內部,李氏少主和老者都看到楚暮的速度與閃避,十分驚訝。

「這個飛天閣弟子很厲害。」老者滿臉凝重的說道:「他的速度比一般的低階劍王更快上許多,應該是施展了某種秘法或者某種保命的手段。」

「少主,既然已經和對方結仇了,我建議,直接殺死他,再拿去造化秘令,免得夜長夢多。」老者最後說道。

「不必擔心,活捉他之後,不僅可以得到造化秘令,還可以逼問出御劍術以及他所修鍊的秘法,之後再殺死他。」李氏少主擺擺手,十分自信的說道。

老者聞言一苦笑,他很了解少主的姓格,有天賦也有才情還有野心,很好,但缺點就是自負。

一旦少主做出的決定,就算是家主也難以改變,更別說他了,所能做的,就是抓住那飛天閣的弟子,確保之後殺掉,消息不走漏。

揮劍斬出,劍技雷雲風暴,瞬間轟擊,同樣數百米的風暴,顏色卻烏黑一片,其中更有無數的雷霆火焰迸發,上空的烏雲密布,看上去如同世界末曰來臨。

「好強橫的劍技,明明只是奧義劍技,卻足以轟殺二星劍王。」老者大驚:「少主,這個飛天閣弟子身上,只怕是有什麼可以幾十倍增強劍技威力的秘寶啊。」

「不,不對,這劍技當中所蘊含的劍意和奧義……」仔細一感受,老者的臉色驟然大變:「九轉極限……竟然是九轉極限……」

「九轉極限……」李氏少主也是臉色大變:「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有人的劍意和奧義全部都淬鍊到九轉極限,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他的身上,一定有某種強大的秘寶,能夠增幅劍意和奧義的極限,一定。」


近乎咬牙切齒的說出一段話,李氏少主因為激動而滿臉通紅,他萬萬沒有想到,發現一塊造化秘令,竟然還可以得到強大的秘寶。

他估計,這個飛天閣弟子的劍意和奧義,頂多就是八轉極限,那秘寶竟然可以直接增幅一個大層次,達到九轉極限……

李氏少主渾身都在顫抖,得到,無論如何,一定要得到那秘寶,那是絕對不會比造化秘令差的秘寶。

他倒是沒有去想,萬一那秘寶是一次姓的呢?

老者卻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覺得很棘手。

飛天閣的弟子,身份就不低了,擁有如此多的秘寶秘法,還擁有造化秘令,在飛天閣內地位肯定不低,至少很受重視。

但事已至此,沒有挽回的餘地,只能繼續做下去。

威力被提升了百倍的雷雲風暴,一瞬間轟擊在戰艦上,將戰艦吸入其中,瘋狂絞殺,戰艦不斷的晃動,上面的封禁則牢牢的將戰艦保護住。

這艘戰艦的主炮,可以轟殺低階劍王,而封禁則可以防護低階劍王的攻擊。

百倍下的雷雲風暴,相當於普通二星劍王的劍技攻擊,卻還是無法撼動戰艦的防護。

沒有猶豫,楚暮再次施展劍技:破雲見青天!

暗金色的月輪斬殺而出,這一劍的威力,比雷雲風暴更加強橫,在百倍的增幅下,足足比雷雲風暴更強橫三成,是可以威脅到普通三星劍王的可怕劍技。

經過楚暮的多次實驗,破雲見青天這招劍技和雷雲風暴這招劍技,是可以組合應用的。

楚暮給劍技取名字,不是隨便取的,名字與劍技的內涵掛鉤。

何為雷雲風暴,看一眼就知道了,何為破雲見青天,顧名思義就是撕裂漫天烏雲看到青天。

雷雲風暴蘊含雲之奧義,破雲見青天,同樣蘊含雲之奧義。

先施展雷雲風暴,再施展破雲見青天,破開雷雲風暴,會讓破雲見青天的威力得到些許的提升,平時狀態下只有兩分左右,不多,但是在百倍的增幅下,兩分,則十分明顯。

剎那,雷雲風暴被暗金色月輪破開,暗金色月輪斬向戰艦,速度激增。

這一劍,足以給三星劍王重創乃至斬殺。

果不其然,戰艦上的防護,頓時被暗金色月輪破開,暗金色月輪潰散,楚暮再次爆發一劍,同樣是破雲見青天,而他則駕馭劍光,前進,緊隨在暗金色月輪之後。


戰艦內,老者臉色驟然一變,連忙衝出戰艦,出劍,一劍在身前劃出一道圓圈,波紋重重蕩漾開去,衝擊暗金色月輪,令暗金色月輪的速度驟然下降,閃爍中,一點點的瓦解。

一道劍光從旁邊疾馳而過,沖向戰艦之內,老者知道那是飛天閣弟子,並沒有阻攔,此時此刻他也無法阻攔。

不過,戰艦上其他人,足以攔截。

楚暮的神念之力橫掃而出,鎖定戰艦之內的青年劍者,直覺告訴他,此人是這艘戰艦上最為重要的人物,他也感覺到對方的身上,有造化秘令的氣息波動。

眼前一晃,有幾道人影衝擊而來,散發出的氣息告訴楚暮,這幾人,都是劍王級強者,施展出一招招的地級劍技,讓楚暮感覺到致命危機。

身形後退,大成焚血變再度施展,精血碰撞燃燒,強橫的力量從體內洶湧而出,襲卷楚暮全身,力量更加強大,速度更快,劍光變成了血紅色,帶著一層金邊。

劍揮動,防守劍技不動如山施展,剎那便抗住幾招地級劍技的轟擊。


緊接著施展身法劍技驚虹,速度驟然提升許多倍,快得不可思議,在那幾個劍王還來不及反應的剎那飛掠而過,劍也破開其中一個劍王的護體劍罡,抹斷他的咽喉,可怕的劍氣劍意絞碎他的脖子。

另外幾個劍王迅速反應過來,追殺,老者也將暗金色月輪完全擊潰,揮劍追擊而至。

老者的實力最強,是中階劍王,楚暮根本就沒有把握對抗。

毫不猶豫,楚暮再度釋放出一招破雲見青天,斬向戰艦,同時取出盤踞在精神世界內的一道劍意,蒼涼而荒蕪的氣息,頓時瀰漫而出,彷彿天地都在這一股氣息之下被侵蝕。

這是三宮主留給楚暮的三道劍意之一,是天荒劍意,直接鎖定了那老者和幾尊劍王,令他們渾身戰慄,臉色大變,靈魂顫抖,死亡的氣息瀰漫,絲毫不敢動彈。

戰艦就在暗金色月輪之下,被硬生生的撕裂,楚暮全力爆發,化為一道金紅色劍光,調轉方向離開。(未完待續。) 百米的戰艦破碎,在暗金色月輪之下從中被劈開,分成兩半往左右兩邊掉落,戰艦上不少人被暗金色月輪劈中,直接死亡。.

戰艦內部的李氏少主臉色大變,瞬間爆發衝出戰艦,往下方墜落。

老者反應及時,連忙飛過去抓住李氏少主的胳膊。

轟隆隆的聲音中,被劈成兩半的戰艦加速墜落,最後落在大地上,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大地震動,塵土飛揚,那塵煙襲捲起數百米高,如同滔滔巨浪。

李氏少主的臉色鐵青,一半是被氣的,一半則是被驚嚇的,老者則是滿臉陰沉,那幾個劍王也同樣是滿臉的怒意。

想他們堂堂一尊中階劍王加上幾尊低階劍王,還有一艘足以轟殺低階劍王的戰艦,竟然被一個神凝境的劍者殺掉了兩個低階劍王,還被撕裂了這艘戰艦,連少主都差一點遇險身亡。

在怒火中燒的同時,他們也是心有餘悸,若非是那個飛天閣的弟子不願意使用那一道恐怖的劍意,此時他們這些人的小命,只怕都交待在這裡了。

這種既憤怒又慶幸的感覺,讓他們十分的憋屈難受。

追?

山村莊園主 ,但問題是追不上。

戰艦被摧毀了,憑他們的速度,根本就無法和對方相比,當然,他們也清楚,那是在對方爆發秘法的情況下,無法持久,他們若是要追趕,還是可以追上的。

問題在於,那一道散發出恐怖氣息恐怖荒蕪的劍意。

那是什麼等級的劍意,他們不清楚,唯一能夠肯定的一點就是,那一道劍意,可以在瞬間殺死自己,毫無反抗之力,哪怕是中階劍王的老者也不行,估計高階劍王面對那一道劍意,也只有死路一條。

誰不珍惜自己的姓命。

就算是少主發話讓他們追殺的話,估計也會追擊一番后,找時機返回,編造一個理由跟丟了之類的。

「該死!」李氏少主鐵青的臉色,咬牙切齒,滿心的恨意,怒火中燒,幾乎噴出雙眼。

損失太大了,一艘戰艦,兩尊低階劍王,卻什麼都沒有獲得,自己還差一點身死。

「飛天閣弟子……」李濤拔劍,四處亂劈,將四周的地面劈開一道道的裂口,好一會才停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老者卻暗自搖搖頭,他考慮的更多。

首先:根本就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想要追查,有困難。

其次:他們李氏雖然不弱,但對比飛天閣卻還是不夠看,那個飛天閣弟子手段那麼多,在飛天閣內肯定是備受重視的天才弟子,一旦返回飛天閣,決心要對付李氏,李氏肯定很危險。

醜拒我的男神向我告白了[綜] 必須儘快回去,將此事上報給家主。」老者暗暗說道。

沒有了戰艦,他們只能由幾個劍王,帶著李濤御空飛行了,速度自然無法和乘坐戰艦相比。

……

金紅色劍光破空,下一息,血紅色消失不見,強忍住身體的不適,楚暮取出一粒金紋血陽丹服用,藥力化解開,體內那種精血虧空的感覺才得到緩解,漸漸的補充。


旋即,劍光往地面墜落,神念之力橫掃開去,襲卷八方,看看有沒有什麼危險,確認沒有危險之後,放出方才停止神荒劍訣的運轉,殘餘的一點神荒劍元分解成天荒劍元。

收回神念之力,開啟戰獸空間,召喚出霸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