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虎莫?」王梟冷眼打量著為首之人,一副審視評判的樣兒。

「報名,受死!」虎莫語言簡潔,虎目直視王梟。

「你那個廢物兒子不是叫我江蔥嗎?呵呵,你就當我是江蔥好了。」王梟冷笑的看著虎莫。

「不知死活!」虎莫冷哼一聲,一揮手、一柄金色巨劍出現在手中,也不多話、腳下微微一動、雷光閃耀,身形騰地出現在王梟身前,豎刀便劈。

一旁的零星絲毫沒有出手相助的打算,身形一晃,自動後退開去。

金色巨劍之上金光顫動,一劍揮下、周圍的空間似乎都為之凝固了,接近王梟的同時、此老身上的一圈圈金光盪開、卻是同時施展了本源領域。

虎莫看似魯莽,但也知道輕重,對方揮手之間便能滅殺自己那已經處於玄王巔峰的兒子,定然不是簡單貨色。是以一出手便拿出了看家本領。

「倒是有點水平,金之本源領域一重、再有雷電和毀滅本源配合,倒也不算辱沒了玄皇的修為。」王梟卻是怡然不懼,斬龍戰刀入手。同時也將雙本源領域展開。

「屠龍斬!」全力一刀揮出,湛藍色的刀光宛若黑洞一般,迅速吞滅對方的劍光。

「轟……」虎莫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數丈,虎目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仿若無事的青年,「閣下,到底是哪個宗門教派的高人,為何尋我龍虎傭兵團的晦氣?」

虎莫也是見多識廣之輩,玄王境界能輕易壓制巔峰玄皇的、在這大陸之上、也只有那些超級大教派才能培養出來。

「不是我尋你們晦氣,而是你們不知死活。」王梟冷冷一笑。

「好,好得很!」虎莫恨恨的看了王梟一眼,忽然對身後的血手雙煞道:「把那女人活捉!」說完揮舞著巨劍向王梟攻來。

血手雙煞聞言,毫不怠慢、化作兩縷血光向零星追去。

「你找死!」王梟見狀卻是大怒,剛剛修鍊成型的法天象地神通第二重施展開來,整個人的體型瞬間漲到六丈來高,斬龍戰刀亦隨之變大。

「死來!」腳下微微一步便到了虎莫身前,巨型戰刀轟然劈下。

「這,這神通……」虎莫驚駭欲絕、奮力揮舞巨劍迎了上去。

「鏘鏘鏘……」斬龍戰刀猶如風車一般,瞬間劈斬出十數刀、每一刀落下,虎莫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胸口猛錘一般,每一刀下去、身形便不由自主的爆退數丈,數刀之後、胸中熱血忍不住狂噴而出。

「我說過,你在找死!」斬龍刀微微一盪,將虎莫受眾的巨型寶劍劈飛,接著一刀落下……

「且慢……」就在此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在空中響起,結著一記血紅色的大手印撕裂虛空,扣住王梟即將落下的斬龍戰刀,硬生生將王梟那龐大的身軀推動著向後退了十數丈才轟然消散。

接著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攔在了虎莫身前,老者鬚髮皆白、身形雖有些枯瘦,但全身的氣勢卻壓的王梟有些喘不過氣來。


「都給本座住手!」老者聲音落下,正自運使身法追捕零星的血手雙煞也乖乖的停住了身形。

「小朋友,看在老夫的份兒上,此事就此揭過如何?」黑袍老者滿含善意的看著王梟,而就在此時、一名身著紅色戰甲,身材顯得凸翹有致、面容卻與死去的虎莫之子有五分相似的俏麗女子幻動著身形飛了過來。

「老祖宗,此人殺害我弟弟,可不能輕饒了他。」少女面色悲憤,滿含怨恨的看著王梟。

「斕曦,此事老夫自會處理,不要多言。」老傢伙瞪了少女,爾後笑著對王梟道:「小朋友,老夫乃是鐵幕長老、你修為天賦解釋不錯,不知是否願意加入鐵幕。放心。只要加入鐵幕、之前的一點小過節,沒人會在意的。」

言下之意,便是你不加入,那就得死了。

老傢伙卻是惜才,也看出了王梟的實力和潛力,卻是利誘威脅都用上了。

不過王梟此刻卻是陷入了兩難。鐵幕、好歹也是位列大陸十三大教派之一的超級勢力,不過之前在燕濛山脈就已經埋下了禍根、可謂是冤家路窄,就算加入鐵幕、日後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但眼前的老傢伙,似乎不是好對付的角色。

「鐵幕?嘖嘖、好大的口氣。」就在此時,一個飄渺而冷淡的聲音在空中盪開。接著一名身著寶藍色長裙的蒙面女子毫無徵兆的出現在場中。

「是你,木影戰神?」老者一見那女子,眼尖忍不住顫動起來,「沒想到在這裡能遇到羅浮宮的戰神,卻不知閣下有何貴幹,難道想干預我鐵幕的事情嗎?」

「干預?如果你想這樣理解的話,也無不可。」木影戰神輕聲冷笑,隔著面紗、看不出表情波動,不過一身的桀驁之氣卻是令人側目。「這兩個人我保下了。」

「閣下什麼意思?」老者怒眼看著木影戰神,「此子殺害我鐵幕外圍弟子,殺人償命、你羅浮宮管的未免也太寬了吧?」

「本座是什麼人你很清楚,一個月內,若是這兩位小友有什麼不測的話。鐵山、你的小命就別要了,我倒要看看,鐵幕令主能不能保住你的小命。」木影戰神冷笑道。

「好,很好,羅浮宮果然夠霸氣。」鐵山老者氣的渾身顫抖,但卻也不得不強行壓制,眼前這位主是什麼脾氣他很清楚,一旦發起飆來、就算天她都敢桶個漏子。「等著瞧……」老傢伙扔下一句狠話,身形一晃、灰溜溜的走了。那虎莫、極其女兒斕曦以及血手雙煞見狀更是不敢逗留,一溜煙撤走。

小半盞茶功夫,走馬燈似的、令王梟看的有些雲里霧裡。

這位女武神卻是囂張霸氣的緊。

「多謝前輩相助。」強敵退走,王梟和零星齊齊上前行禮道謝。

「罷了,我只是順手為之。」木影戰神微微擺了擺手,「不過你們放心,有我的話、鐵山老怪在一個月之內是不敢為難你們的了。」

「你們二人應該還沒有加入什麼大宗門吧,我提醒你們、最好找一個有實力的宗門加入,免得浪費了天資。」說完,身形一晃卻是消逝不見了。

「喂,丫頭、你這是怎麼了?」王梟轉眼看著零星,卻見小女人滿是崇拜的看著女武神消逝的方向,眼中星星點點,「不是吧,你崇拜這個女人?」

「你懂什麼,木影戰神是大陸上最出名的人物,她是所有女性玄修心目中的偶像。不僅是修為、她的戰鬥實力還有經歷,那都是傳說。沒想到在這裡能碰見她。」零星一臉的心神嚮往。

「還好,這傢伙不是男人。否則你怕得要以身相許了。」王梟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

「瞎說八道。」零星瞪了王梟一眼,「你也不錯啊,我看用不了多久,你也能弄一個戰神頭銜掛上。」

「對了,那個鐵山所在的鐵幕、那也是十三大宗門教派之一,為什麼對上這女武神卻這麼不堪?」王梟有些不解的問道。

「同是十三大宗門教派之一,但羅浮宮可是無盡歲月以來一直排民前五的超級勢力,而鐵幕呢,排名第十二、屬於湊數的那種,也許再過幾十上百年就會被後面的宗門趕上,直接趕出十三宗門教派之外。你說、它們之間是一個概念嗎?」零星笑道:「十三大教派之中,除了三大神遺族組成的教派之外。十大宗門之中、以太一教、混元劍宮、羅浮學宮為尊,其後的一些勢力,尤其是排民后三位的、隨時有可能被大陸上的其它宗門勢力替代。」

「原來如此。」王梟微微點了點頭,「適才那鐵山明顯想招攬我們二人,但這位木影戰神、卻沒有……」

「因為層次不一樣、格局不一樣,木影戰神雖然看你比較順眼、但諸如羅浮學宮等排名靠前的幾大宗門勢力卻都有自己的堅持,即便他們看中什麼人、也只會在暗地裡關注,從來不會強迫任何人加入、自然不會主動邀請。因為在那種層面上、從來就不缺有天賦的妖孽加入。所謂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零星撇嘴道:「再說,木影戰神適才施恩於你,也算是一種隱晦的拉攏了,如果你小子感恩,至少在選擇權重方面會更加偏重羅浮學宮一些。」

本書源自看書罔 「那你這玩意兒還上這兒告人家於堂來,你這純粹是吃裡扒外啊!」大老爺聽到這兒是一摔驚堂木,站起來就罵道:「我最看不慣你們這種人了你知道么,你這就是王八看綠豆,啪嗒一口嘎嘣脆你知道么!」

大老爺這說的話都不挨著,哪兒還冒出那麼一句俗語來,從沒聽過,把那蘇丙一下子還給說懵了。反正趕忙就要解釋,可沒等他多說兩句,那邊兒大老爺就把那驚堂木又啪嗒一摔,跟著一揮打手,「來啊左右,給我打他五十個嘴巴子!師爺你別說話,多說一句連你一塊兒打!」

師爺其實剛張嘴要勸,聽了這話就把嘴巴又給閉上了。這一回底下那江佑一可是瞧不下去了,心說這老爺還真是有點兒忒沒溜兒,不過那個師爺到還真像是個明白人。

反正不管怎麼說吧,這一頓巴掌蘇丙他算是沒能逃的過去。但這流程也還跟剛剛一樣,只不過是換了兩個人而已,反正大同小異的,伸了伸手指頭,跟著這邊兒裝著打,後面兒假裝報,也就最後那一巴掌是挨的夠結實。那個怎麼說呢,咱們也解釋過,逃不過去。但是人打的時候也注意了,剛剛那一下挨的是左邊兒的臉,這一次就換在了右邊兒。

挨完了這一通打,大老爺冷哼了一聲跟蘇丙問道:「你知道錯了沒有。」

蘇丙點了點頭,「我知道錯了。」

「知道錯了就好,啊,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就改到了飯點。」大老爺這話是拍著肚子說的,說完就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往後就走。

底下所有人都看傻了,這升的可是大堂,這是允許百姓圍觀的。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位老爺就這麼撂攤子甩手,草草了事么?

江佑一是看不下去,但是周圍的人也就落個紛紛議論,跟著該散的也就都散了。就是可憐了蘇丙,挺壯實的一個漢子,那眼淚卻是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佑一瞧著那是心酸的不行。

這默默的嘆了口氣,佑一心說要不是趕時間,這事兒咱真就得管。不過現如今咱碰上了,就這麼撂著也不是個事兒,不如這樣,我找完那昏官之後,替這小伙兒教訓一番,定要叫他好好兒辦理此案。

心裡正定著這個念頭,那邊兒蘇丙也打衙門裡出來了。垂頭喪氣,舉目凄然。那嘴角似哭似笑,那眼底似昏似明。一步三踉蹌,步步有餘聲。有形而無神,就好比將朽之木,等死之人。

咱要不去扶他一把,也聽他把故事講完吧。

江佑一剛這麼想,就看見那衙門裡頭又出來了四位,還正是堂上替他作假的四位差爺。這四人面色可不善,多少都像是憋著火氣。這一追上來,兩位分別就搭住了蘇丙的雙肩,另外兩人則站到了他的跟前兒,斜眉搭眼兒,側著腦袋,跟群流氓似的。這四個人裡頭也有個頭兒,這個頭兒就是他們的班主兒。人瞧著蘇丙,吐了一口氣,笑了,笑著跟他說道:「別往心裡去,老爺他就是這樣,沒個譜兒。」

蘇丙沒說話,眼睛里還是空蕩蕩的,這感覺真讓人懷疑,他瞧見這幾位了沒有。

做頭兒的那位自然也瞧在了眼裡,又呵了一聲,還是盡量的壓著語氣,平靜的說道:「你這個情況呢,我們也確實同情,如果有需要的話,能幫咱自然一定會幫的。只不過,咱們約定好的事兒,您可不能忘了。」

聽到這兒,蘇丙他才算是回過神,兩隻眼睛裡頭算是重新聚斂了點兒神色,他艱難的張了張嘴,這才說出了聲音:「咱們約定好的事兒?」

「是啊,咱們可約定好的啊。」做頭兒的眯了眯眼,把腦袋正了起來,又捏了捏拳頭,「你可不會跟我說,你忘了吧?」

「忘了?」蘇丙更迷糊了,「我答應你們什麼了?」

「誒呦嘿,兄弟,可別不認賬,啊,哥幾個兒瞧著你可憐,都不想為難你,知道么。痛痛快快,利利索索的把錢給了,咱們兩清。日後山水有相逢,你再要我們幫著點兒什麼,那也都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兒,知道么。」

到這會兒,其實人家話還說的客氣。但是四個差爺已經站定了四角,把蘇丙的四條路都給堵死了。

旁邊兒不遠江佑一可一直都貓著,一直都關注著蘇丙那兒的情況。瞧到了這兒,他這是沒鬍子,有鬍子那非得氣炸了不可。心裡頭也是想起了當年小時候自己跟姐姐是怎麼被欺負的,這最裡頭牙根都被咬的直晃蕩。

那邊兒蘇丙還迷糊著呢,「什麼錢?我什麼時候答應給你們錢了。」

「小子,這可就是你給臉不要臉了。」做主的那個往前走了一步,一把就薅住了他的衣領子,「一行有一行的規矩,一行有一行的道理。在堂上咱們說好了,五十枚金龍幣幫你遮五十巴掌,前後兩次那就是一百枚,你要是再翻臉不認賬,咱們之間可就真的要出點兒問題了。」

「啥?五十枚金龍幣換五十巴掌?我怎麼不知道!」

蘇丙徹底的懵了,今天這都什麼情況。懷冤而來,碰上那糊塗老爺就算了,出來了這還被人訛上了!泥菩薩也有三分土性,更何況他今兒心裡也是不痛快極了,罵了一句,「老子跟你們拼了!」說罷,他頭一個動手了。

別忘了人家蘇丙那也是學過練過的人,而且這些年走南闖北當個車把式,日子也不是白過的。兩膀子力氣咱們不說,跟著他那車隊的老大他也學了不少招式。這邊兒一蹬腿就從人家手中掙脫開來,跟著擰腰鞭拳一掃,就懟上側邊兒那位。順勢一個後空翻,直接就躍到了他身後那位差爺的身後,再跟著那就是一腔無腦的十字連拳,跟傾盆落雨一般就揮灑了出去。

四位差爺還真是給他打了個猝不及防,有點兒懵了。 第206章劍魔與無情劍道

雖然有了羅浮學宮木影女戰神出言作保,不過王梟二人還是有些不放心、一路上小心翼翼。

不過幸好,那女戰神的威懾力果然強大,一路上竟然再沒遇到鐵幕高手的圍堵。

中央大陸七大帝國,無數宗門勢力幾乎都是同一時間招錄新人,這幾乎成了大陸上約定俗成的規矩。三日的招錄盛會、又被稱之為神龍大會。

中央大陸的勢力體系森嚴之至。分為聖、天、地、玄、黃五個等級。

最低等級的黃級勢力,一般指中小家族和一些傭兵幫會組織,骨幹強者為玄宗級強者。

玄級別勢力,一般的大中型家族和一些比較出名的傭兵幫會組織,骨幹強者為玄王高手、爾後出現一兩名玄皇高手。如洛楓帝國的鳳舞傭兵團、四大門閥中的李家、司徒家族、扶風家族就屬於這樣的存在。

地級勢力、獨佔一域,以玄皇強者為核心、門下少則三四名玄皇高手,多則十餘名。偶爾數千年能出現一名玄帝強者。如青薇宗就屬於典型的地級勢力。

天級勢力,在東南域又稱為天之門。門內常年有玄帝至尊坐鎮,世代不絕。浩瀚大陸之上,這樣的勢力也不在少數。

而聖級,又被尊稱為聖地。五大神獸家族,以及天之門中排行前十三位的超級大勢力都屬於聖地一級。另外、七大帝國的皇族似乎也有著不下於聖地的底蘊。

而這升龍大會,招錄新人卻是有一定規矩的。

地級勢力一般只招錄玄士、玄師級的弟子,而且都被限定在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輕易不得越界。

而天之門,則有權在所在的帝國任意開設地點、招錄新人入門,當然收錄標準也很高。

除去七大帝國必須在自己的國境之內招錄門人第子之外,聖地在這方面卻享有特殊許可權、只要位列十三大教派,便有資格在整個大陸上盡情挑選中意的人才加入。

十三大教派中,除去三個之對神遺族開放的聖地之外、十大宗門都會在同一天,在七大帝國選定的三十六個玄修聖城中開設招錄點,接受天下英才報名。

緊鄰燕濛山脈的帝國,名為天火皇朝、期間共有六大玄修聖城。而距離王梟他們最近的天幻城也有近一個月的路程。

上路的第二天,零星便恢復了以往的裝束。搖身一變成了一個溫文爾雅的貴公子、倒是王梟,硬生生給零星大美女整蠱成了一名貼身侍衛。

一路行來,少了美女的誘惑、卻也免去了不少麻煩,否則以零星表現出來的傾城之貌,還不知道要惹來多少非分之徒。

零星所屬的朱雀聖地,就在這天火帝國境內。似乎這天火帝國的皇族就與朱雀聖地有著某種特殊的關係,只是具體如何、王梟卻不清楚,估計零星也不大明白。

一路上,二人共乘爆炎獅子獸,期間王梟不知道佔了多少便宜,一路下來確是發展的柔情似蜜、只差沒有邁出最後一步了。

因為升龍盛會臨近、沿途上,遇到的青年強者越來越多,路途上偶爾便能見到一些恩怨仇殺。

「我出一劍,能不能擋下就看你的造化,如果不死,以後我們恩仇了了!」這一日,王梟二人正自趕路,卻聽得遠方傳來了一聲毫無感情的男聲,聲音平淡至極、卻偏偏遠傳十數里。

「又是閑的沒事的傢伙。」王梟不由的搖了搖頭,繼續催使爆炎獅子獸前行。

「夏兮,放手吧、這條路,不要再走下去了。」一個飄渺且幽怨的女聲隨風傳來,聲音中蘊含著深深的無奈和擔憂,「這是一條不歸路,換個活法吧。」

「這是要鬧啥?」王梟微微一愣,很快一對男女的身影出現在了王梟眼前。女子一身素服、確是難掩傾國之貌,手中一柄水綠色長劍遙指著對面的男子。

王梟見過的女子不少,這女子比之零星雲素她們也只是稍差一籌,卻也是萬里挑一十萬里挑一的絕色之姿了。

素服女子柔情蜜意的看著對面的男子,滿臉的懇切。

對面的男子一襲黑袍,雙手抱著一柄連鞘長劍,黑色長發隨風飄揚、整個人彷彿一柄隨時要出鞘的絕世寶劍,一對精光熠熠的黑色眸子中卻無有半點感情波動、彷彿對面的女子是那草木一般。

「是無情劍道。」零星驚愕道。

「無情劍道?」王梟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好奇。

「我說過,我叫劍魔、不叫夏兮。」男子語氣平淡、沒有絲毫感情波動的語言,「出手、一劍了了恩仇,我之劍道、不需要女人,什麼都不需要。」

「好,你這麼做,卻是想斬斷情絲嗎?」對面的女人卻是面帶微笑、顯出了一絲幸福,「看來,我還是在你心中的。如此、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瘋了,這女人。」王梟眉頭微皺。

下一刻,只見女子長劍一揮、湛藍色劍氣猶如天女散花一般,義無反顧的殺向了對面的劍魔。

「嗤……」劍光一閃即逝、劍魔手中的長劍再次歸鞘,王梟看的明白、那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長劍,就連有些實力的冒險者都不屑於使用的武器。


但就是這樣一劍、卻令王梟打心底里感到震撼。

這劍法實在太純粹,純粹到根本不夾雜其它任何一種本源奧義。

但這一劍卻也是強橫無比,絕對是劍之領域級數。而起純粹無比、犀利異常,彷彿有某種神秘力量加持一般。

女人的白色身影憑空飄落,心口有著一個觸目驚心的傷痕。

獃滯而絕望的目光,不可置信的看著劍魔,「你真的忍心、真的忍心?」


「抱歉,絕情之劍、絕路一條。」劍魔語氣難得的有些低落,爾後竟然直接騰身而起、化作一縷劍光消逝不見。

就在劍魔轉身的一剎那,王梟敏銳的察覺到、一滴晶瑩的淚珠隨風飄出。或許、這是劍魔的淚別把,一劍之後、那劍魔的心境恐怕就真的絕了。

「混賬!」零星是個濫好人,自是不忍心見到這一幕、當即騰身而起,將那素服女子抱住,穩穩落地。

「喂,姑娘、你不能死啊。」零星很是焦急的看著已經面若死灰,幾近奄奄一息的女子。

「她這是存心求死。」王梟微微搖了搖頭,這女子的實力雖然比那劍魔要差不少、但若全力出手,也不至於一招被擊退、顯然是沒了活的念頭,關鍵時刻不閃不避挨了一劍。

此女明顯是戀上了那劍魔、而那劍魔似乎也對其動了心,為了拔出心中的障礙,繼續他那無情劍道、竟是一劍斬情絲,夠狠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