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老人喝道。

前方,三頭巨大骨架從地面之上立了起來,它們那龐大的身軀朝著許楓等三人擊來。

三人沒有絲毫猶豫,紛紛施展神力,將三隻骨獸殺死。

六十年的骨獸,他們三人應付起來還並非吃力。

然而許楓卻是清楚後面必然還有更為強大的骨獸,若是一直和這些骨獸糾纏下去,無疑是浪費時間。

當然,就算是能吸收不少神力,對於許楓來說,也是可有可無的。

畢竟他修鍊的速度已經算得上是妖孽的了。

「許楓,你去尋找那三隻異魔,這裡交給我們了!」

冰雪老人說道。

奧克蘭也是說道:「不錯,你的神識驚人,爆發力極強,你速去尋找異魔!」

「好!」

許楓點頭,腳步一點,身影猛然飛衝出去,手中寒冰槍所到之處,一片骨獸全部葬身死掉。

冰雪老人和奧克蘭都是略帶震撼的看著那道閃電般身影消失的方向。

許楓一路狂奔,沒有絲毫逗留,碰到強大的百多年的骨獸也沒有與之糾纏,直接便是饒過去,而他神識也是愈加清晰,已經能夠感受到那三隻異魔的存在了。

「嗯,就在那邊!」

許楓沿著一個方向沖了過去。

這條路上,到處都是骨獸的骨架脫落,顯然是被那三隻異魔所殺,終於讓他看見了異魔的身影。

就在前方——

「哼,你小子居然也追趕上來了?只是可惜,進入墓地的光幕已經開啟,我沒時間換和你糾纏!」

三隻異魔全部都在許楓身前百米的位置,它們看上去都很急迫,並不想理會許楓。

而它們身後則是一處熾白色的光幕,那裡顯然是類似傳送門的存在,只是一個剎那,三隻異魔全部都衝進光幕。

光幕閃爍的瞬間,三隻異魔全部消失不見。

「這就是進入『神之墓』的大門,只要能進入其中,就不怕你們耍花招!」

許楓喝道。

他沒有片刻猶豫,也是進入光幕之中。

這是一座巨大的黃金宮殿,宮殿當中無比奢華富麗,就連柱子都全部是用黃金建築而成,而且這裡的柱子參天一般,宮殿頂端則是巨高無比,少說也有幾十丈,顯然,這座宮殿若是那群龐大的異魔居住的話,再合適不過。

許楓飛身在空中,仔細觀察著四周,一道道陰森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傳來,隱隱還能聽到激斗的聲響,顯然,這宮殿之中,也並非尋常。

要知道,奧克蘭不久前曾經說過,這『神之墓』原本是一位聯邦國內的強者的一柄時空聖器,他應該就是在這片沙漠當中用這柄聖器和一個無比強大的對手交戰,至於勝負很顯然,是那位強者輸了,乃至於死了,否則的話,這時空聖器不會遺留在這片沙漠當中。

而每隔三十年開啟的時候,那些骨刺也就不會因為怨恨之氣而幻化成骨獸。

骨獸,沒有形體沒有魂魄,只有意志力,而這些意志力也正是那位強者賦予它們的。

這座黃金宮殿,應該就是那柄時空聖器當中的精華所在,許楓甚至能夠感受出周圍這些牆壁之上的某種束縛之力,竟然還依稀存在著。

爭鬥聲來自四面八方,神識的探測結果,讓許楓沒有絲毫意外,顯然那三隻異魔進入這宮殿便是各自散開,誰也不打擾誰,一路殺敵,想要尋找那奧義傳承。

三隻異魔當中,石頭巨人東尼實力最為強大,雖然和許楓消耗了太多神力,但利用這進入『神之墓』的這些時間,它應該恢復的七七八八了,而蛟龍科爾更是沒有耗費神力,實力很是完整,不容對付,而那隻蠍子瓦力和冰雪老人斗的難解難分,更關鍵的是它被斬斷兩條蠍尾,實力降了不少,想到這裡,許楓身形一動,顯然是追蹤蠍子瓦力走的這條路了。


「本帝方才和那石頭巨人一戰,消耗太多靈氣,雖然恢復不少,但要再對付其他兩隻異魔顯然不划算,先將這頭蠍子解決掉!」

許楓閃電般的速度,幾個呼吸間便是來到那頭蠍子身後不遠處,它正在弒殺著宮殿當中的一些異獸。

這些異獸並非異魔,而是類似與骨獸的一些依靠意志力殘存的生物。

例如蠍子瓦力眼前就有幾隻沒有魂魄的犀牛,這些犀牛比那些骨獸倒是要強大不少,口中居然能吐出天火來。

蠍子瓦力對付它們也是耗費了不少神力,斬殺完眼前的異獸,它大喝道:「小子,看來你早已久候多時了?」

「對付你,本帝用得著偷襲么?」

「方才就算是你偷襲,我的四條蠍尾也不會要你好過,該死的老頭兒,若不是他斬斷我兩條蠍尾,方才在光幕外,我早已將你殺死!」

「只是可惜,你現在要被本帝殺死了!」

許楓喝道,他正要動手,卻是突兀的感覺到其他兩隻異魔居然朝著他這邊衝來。

顯然是蛟龍科爾以及石頭巨人東尼。

它們兩隻異魔轉瞬間便是圍堵在許楓的後方。


一時間,許楓竟然被這三隻異魔夾擊。

「小子,我們早已決定,進入光幕之後,便找機會先將你斬殺掉,哼,無論如何,這『神之墓』當中的奧義傳承也絕對不能落入神族人的手中!」

蠍子瓦力喝道。

…… 異魔和神族人從來都是死敵,神族人無時不刻不想要將荒原外部的異魔全部斬殺殆盡,而異魔的想法也是一模一樣,然而,神族人對異魔有著一道天然的優勢,便是至強結界,覆蓋在聯邦國內的結界,根本不是異魔所能破壞掉的,就算是智慧期異魔面對那層結界都是無可奈何。

然,異魔要滅殺神族人的心態又豈會是因為這樣就會消減的呢,它們無時不刻不在想著侵佔聯邦國,將神族人全部斬殺,而『神之墓』當中的奧義傳承,顯然是它們極其嚮往的。

只要得到那奧義傳承,必然能夠統治這片沙漠。

到時候,興許還能將聯邦國的結界破解掉也說不一定。

這才是異魔的最大目的。

即使是石頭巨人東尼這等瑕疵小人也清楚的知道,若是這奧義傳承落到神族人手中那會是怎樣一副場景,聯合其他兩隻異魔對付許楓,也是無奈之舉,唯有將許楓殺死,才能確保這奧義傳承不落入神族人手中。

「聯手對付本帝么?」

許楓臉上倒是從容的很,實際上在那蛟龍和石頭巨人從原地移動的時候,他早已清楚它們要聯手殺死自己,他雖然覺得有些麻煩,但也沒有絲毫害怕。

「你們當心這小子的紫雷,威力很強!」

石頭巨人忌憚道。

「沒問題的,這一次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我要報兩條尾巴被斬斷之仇!」

……

「想要報仇,下輩子吧!」

許楓一聲喝道,隨後身上金光綻放,那三隻異魔全部怔的呆立在原地,半點不能動彈。

沉睡殘卷。

在這關鍵時刻,許楓將沉睡殘卷拋了出來,他身影也是隨機消失原地,一路狂奔,他也是暗道:只可惜這沉睡殘卷有冷卻時間,否則的話不斷使用到的話,那三隻異魔無法難為到本帝。

以許楓目前的實力來看,在沒有小刀刀的幫助之下,最多對付其中一隻異魔,三隻異魔聯手對付他,他是定然不敵的。

「糟糕,這宮殿雖大,但是那三隻異魔已經從沉睡中清醒過來,若是再被它們攔住,恐怕又是一場死戰!」

許楓懊惱。

顯然神識已經探測出那三隻異魔正無比憤怒的朝著自己這邊衝過來。

「那是什麼?」

前方牆壁上的一束亮光卻是讓許楓有些驚異起來。

而且,這牆壁也和四周的黃金牆壁完全不同,是一片白銀色,亮光從這白銀色的牆壁上穿透而出,照在許楓身上,有些許溫暖感。

「小子,我們可是第二次被你那神奇本領給唬住了,嘿嘿,這下是絕路,看你還能否沉睡我們之後逃脫!」

蛟龍喝道。

石頭巨人滿眸子的不屑:「因為這個神族人,耽誤我這麼多時間,今天不把你碎屍萬段,我就不叫東尼!」

三隻異魔氣勢洶洶,許楓卻是虛晃一槍:「當心,沉睡殘卷!」

一道金光從許楓身上迸發而出,興許是被那沉睡殘卷嚇怕了,三隻異魔居然被嚇得閉上眼睛,後天半步,然而,等到它們睜開眼睛的時候,許楓早已消失!

「怎麼可能?這裡是絕路,三面環牆,那小子如何逃脫?」

「是啊,絕不可能啊,他身上的氣息都完全消失了,就好像不曾來過一樣!」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開始眼前的這塊牆壁是銀白色的,而且還有著一道光芒照射出來……」

「東尼,你的意思是這小子進入了這面白牆之中?」

……

三隻異魔最後下定決定,施展出神力毀掉眼前這塊白牆,然而,讓它們想不到的是,眼前的白牆無比堅固,饒是它們三人合力都根本無法將其擊潰。

「該死,那小子定然是進入了白牆之中?難道這是什麼機遇么?」

蛟龍不甘心道。

「我們就在這宮殿之中守候著,若是那小子出來,立刻將他誅殺,就算是有機遇,他也不可能一飛衝天!」


東尼喝道。

而此刻,蠍子似乎聽到一些奇異的響聲,它陰險說道:「哼,死老頭和軍區的老大都已經進入光幕了,走,我們先將他們殺了!」

……

方才許楓趁著三隻異魔閉眼的瞬間跳入銀白色的牆壁之中,倒不是他害怕那三隻異魔,而是通過神識探測,他能感應出這面銀白色牆壁的後面是別有洞天的。

這片小天地也是讓許楓莫名驚訝起來,沒有天,沒有地,一片黑暗,猶如行走在混沌之中,周圍沒有骨獸之類的生物,但就是這份安靜,卻是讓人感到愈加的恐懼。

若不是許楓心智無比堅定,換做另外一個人置身在這其中的話,恐怕都要嚇得沒有勇氣繼續朝著前方走去了。

「這是什麼地方,連神識在這裡都無法探測,沒有亮光,眼睛的可見度也是低的可憐,看來跳入這牆壁當中,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啊!」

許楓還在行進當中,漫無目的,他甚至不清楚這小天地當中走到何時才是一個盡頭。

唰!

突兀的,天空之中,一道白光出現——


耀眼照人,許楓不禁抬頭看向天空,那白光之中,是一個很奇妙的場景。

漫天黃沙,塵土飛揚,這顯然就是三隻異魔搶破了腦袋的沙漠。

沙漠正中央,一個男人屹立其中,左手持著聖劍,右手持著一塊金光閃耀的盾牌,目光堅毅,看向著遠方……

「這男人莫不是那進入沙漠的強者?一手聖劍,一手神王盾,一定是他!」

許楓暗道。

白光猶如電影幻燈片一般繼續播放著,男人的目光聚焦處很快出現一隻體型無比龐大的異魔。

以許楓目測,這隻異魔至少五六十丈,要知道,外面那些智慧期異魔最多也就十丈高,幾乎是那石頭巨人的六七倍大小了。

這等魁梧,一般的武者在其跟前,恐怕也就如同一隻螞蟻一般了。


然而,此刻,畫面當中,那個男人目光如炬,手中神王盾猛然一頂,他的身軀豁然間猛然變壯碩起來,整個身體拔高數倍,居然和那異魔不相上下。

「那神王盾居然能將身形拉長變壯,確實不錯啊!」

許楓暗道。

「你究竟是何人,竟然擅自闖我沙域!」

異魔大喝一聲。

它不僅身形巨大,整個身體都像是蘊含著無限的力量一般,粗獷的手臂上肌肉發達到駭人聽聞,一雙如牛眼般粗壯的眸子死死瞪著眼前的男人。

「本王從天界而來,在這無盡荒原,就是為了超越絕世強者,所有擋在我面前的路,我都要全部毀了,這沙域是無盡荒原中的神秘地帶,傳說這沙域的主人是一隻完美期異魔冰火毒獸,想必就是你了!」

男人喝道。

從天界而來!

沒錯了!

這傢伙就是神王!

許楓自然聽得明白,這男人從天界而來,為了超越絕世強者,想也不用想,正是神王本人,而他手中的神王盾,實際上也能說明不少問題。

這『神之墓』實際上是神王的東西,倒還真是巧合。

許楓抵達天界,本來還想尋找神王,因為冥界當中的魔王需要他將那捆魔繩解開,而正當神王失去蹤跡之時,卻是沒有想到在這裡看見神王。

很顯然,畫面當中的神王擁有著無比強大的實力,應該算是許楓在這黑暗世界中看見過的至強者,奧克蘭和冰雪老人在他面前,都絕對算不上什麼。

以他的實力,隨手便能斬殺外面的那三隻智慧期異魔。

「哼,才一天時間就將我荒原外部的智慧期異魔斬殺八隻,神族人,你以為我會不知道你的存在么?不錯,我就是你所說的冰火毒獸,你雖然厲害,但是想要斬殺我,還是不可能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