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這。」林皓聳了聳肩,拿起杯子給她也倒了一杯茶。

「你不是在林家嗎?這裡……不是望舒嗎?」

「是啊,你忘了我在仙界的身份了嗎?」

「哦對!你是仙界統帥來的,會在這裡出現也不奇怪!」蕭慕雲完全被林皓繞了進去。

「啾啾!」我回來啦!

慕翎撲閃著小翅膀,落到了林皓肩頭。

蕭慕雲盯著它看了半天,突然反應過來不對勁了!

「你騙我!」她指著慕翎指控到!

「啾啾~!啾!」不怪我,他指示的!

慕翎揮舞著小翅膀,指向了林皓,頭頂的鳳王翎也隨之搖來晃去的。

「你們!」

「呵,誰讓你笨?」

「你竟然還說我笨?我哪裡笨了?都怪這隻鳥騙我,它還吃了我的朱果!你賠!」

「好,我賠!」林皓無比痛快,甚至嘴角的笑意更甚!

她終於不再是獨自背負一切的師父了,以後,她都會是這樣一個普通的又有些笨的普通仙子!

她會心安理得的陪伴在自己身邊,而那些需要她操心的事,就讓自己去做吧!

不管是師祖還是師伯,有蘇家的照顧,遲早也會好起來的!

也不知道自己如今這樣,算不算是實現了兒時的理想呢?

「你賠就好,我要回魔界,你送我回去!」

「回去幹嗎,在這裡不好嗎?」

「沒有不好,不過我還是要回去的!」


「噢?」林皓突然邁步來到她身前,低下頭去看她。

那距離近的,呼吸都撫在了她的臉上。

「你你你,你幹嘛啊?」蕭慕雲立馬臉紅了起來,這也太近了!

「你說要去哪?」林皓看著她笑眯眯的問道。

那樣子看起來要多和善就多和善,就好像剛才他只是沒聽清楚一樣。

「我要回魔……唔!」

一句話沒說完,林皓便封住了她的後半句。

蕭慕雲一臉震驚的看著突襲自己的林皓,卻只在他眼中看見了盛滿笑意的浩瀚星河!

林皓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輕輕離開了她的唇瓣,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你剛才說,要去哪?」

蕭慕雲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嘴巴先於腦子已經將話說了出來:「我要回……唔!」

這次蕭慕雲總算反應過來了,可是還不等她掙扎,林皓已經扣住她的頭,加深了這個吻。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皓的技術太好了,直到蕭慕雲被他吻的腳都軟了,不得不抓著他才不會倒下時,林皓才舔了舔嘴唇,放過了她!

「不該說的話,不要說!否則……下次我可不會這麼簡單便放過你!知道嗎?」

林皓眼中含笑,絲毫看不出這話中威脅的意味!

可是蕭慕雲卻完全不敢接話了,因為林皓這招對她實在太好使了! 戴佳佳的話提醒了大家。

戴蒼龍點頭。

「對啊,想必大家都忘記還有孟晴玉這號人物了,也忘記陸瑤,是早產,而不是正常生產了。」

侯秀媛和戴建華夫婦都看了過去。

「這有什麼聯繫嗎?」

「要是覺得沒聯繫,那就是沒聯繫,但是,細想一下,就會發現,其中是有關聯的。」

「陸瑤在帝都一院實習,孟晴玉也在一院實習,孟晴玉既然檢查出來神經病,那她得這個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為什麼會在陸瑤早產那一天檢查出來了?」

戴佳佳彷彿知道了什麼。

「爹,你是不是認為,造成瑤瑤早產的,是孟晴玉。」

可是,這又和何老認親有什麼關係?

「秀媛,你還記得,所長為陸瑤辦歡迎宴嗎,就是因為陸瑤考上了帝都大學。」

侯秀媛當然記得。

「當時你就沒覺得不對勁嗎?」

「是有些不對勁。」

簡誠只是一個小小的科長,就算是陸瑤以高分考上了帝都大學,那也不至於把牌面擺的這麼大。

後來她甚至有個想法,舉辦這個宴席,陸瑤高分進入帝都大學只是個借口,白勇就是想給陸瑤舉辦個宴席,把大家聚在一起。

「那你還記得,孟晴玉挑釁陸瑤的時候,何老說過的話嗎?」

把簡誠當作自己的孩子,要給陸瑤討回公道。

「白勇曾經說漏了嘴,他告訴我,這場宴席,是何老讓舉辦的。」

說完之後白勇又否認了,可是,戴蒼龍還是堅信。

白勇是無意間說了實話。

「我現在懷疑,但是我不敢確定。」

屋裡的人也想到了這個可能,可是都不敢確定的說出口。

只有戴佳佳說了句,「怪不得,簡誠這兩三年升遷這麼快。」

「那也是他有實力。」

戴蒼龍不認可閨女的話。

要是簡誠沒有這個實力,何老就算是再用心栽培,都沒用。

與此同時,白勇家裡。

白勇悠哉游哉的喝了杯茶。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白敏笑,「爹,你是不是憋了好久了?」

「你憋得不難受?還不是你先說出去的。」

白敏自知心虛,不說話了。

**

白世界和簡誠走了一個月了,白世界一個電話都沒給簡小妹打,簡小妹等了一個星期之後,她也不等了。

沒意思,搞得她很想接他的電話一樣。

呵呵!

還不如收破爛來的實在。

然後,在她中午回來的時候,電話響了。

她以為是大哥,畢竟大家都好幾天沒來電話了,好像是那邊特別忙。

「喂,是二哥嗎?」

「我是你白哥哥。」

那邊傳來白世界賤兮兮的聲音。

簡小妹只是一頓,隨後,啪的一下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白世界:「……」

這是怎麼了?

簡小妹氣的不行。

這都一個月了,還打什麼電話!


現在想起來了,她不想接了。

說好一個星期給她打一次的,結果呢,一個月來才來一次電話,當電話是月經按月份的啊!

簡小妹氣呼呼的走回去。

還沒坐下呢,電話又響起來了。

就是不接!

「簡明,小妹,接一下電話,看是不是你們二哥的。」

陸瑤正在屋裡喂孩子,出來也沒接電話。

簡明再樓上看書,簡向前在廚房裡做飯,聽到陸瑤的聲音,朝客廳吼了一句。

「小妹,你怎麼不接電話啊。」

簡小妹深呼口氣,認命地站起來,「這就去了。」

電話鈴聲就跟催命符似的,一波又一波,討厭的很。

跟打電話的人一樣討人厭!

接過電話之後,簡小妹就朝那邊低吼了一句。

「你不要再打過來了?!」

說完又要掛電話,白世界突然開口。

「小妹,你要是再掛的話,我可能真的沒時間和你說話了。」

聲音可憐兮兮的。

簡小妹掛電話的動作僵住,不捨得放下了,嘴上卻賭氣的說道。

「沒時間就沒時間,我也不是很想和你說話。」


白世界笑了笑,「是不是我沒給你打電話,你生氣了?」

「你怎麼這麼自戀,你打不打電話,和我有什麼關係?」

回答她的是白世界低低的笑聲。

「好了,別生氣了,我在這真的是很忙,實驗室里抽不開身,嫂子她又懷孕了,我肯定是要把所有的空餘時間都給你二哥的,今天也是和你二哥說了,讓他在實驗室里看著我才抽出時間來給你打電話的。」

聞言,簡小妹沒再生氣了。

「我聽大哥說,院長打算公開認親了?」

不知道她心裡是怎麼想,是不是不舒服了。

「嗯,我都沒想到何老會是我二哥的親叔叔,你說,我二哥是不是時來運轉了,院長哎,以後我二哥肯定飛黃騰達,簡直太開心了!」

白世界:「……」

所以,他準備好的安慰她的話,現在都沒用了。

因為大哥不是她親哥這事上,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現在知道大哥找到親人了,他以為她會很失落。

但是聽她這語氣,不像是傷心失落的樣子。

「小妹,你不難受,你要是難受也不要和我隱瞞,別憋在心裡。」

簡小妹愣了下,待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之後,忍不住笑出了聲。

「我為什麼要難受失落啊,這是一件好事啊。」

白世界沒說話。

「何院長這麼厲害的人是我二哥的親叔叔,這是好事啊,我二哥以後再帝都不僅有你這個兄弟扶持,還有他的親人,以後生活肯定是一帆風順的,我替他高興。」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