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好大哥!」天道子看著黑鬼。

「對不起盟主,就是對不起我!這種人,絕不能留下!」黑鬼十分篤定地說道。

天道子雙眼一眯,道:「不該死的死了,該死卻還活著,你覺得,這世界公平嗎?」

「我不明白盟主什麼意思!」黑鬼微微皺起眉頭。

「你該明白,你跟著我的時候,才不過大乘八氣,如今已到渡劫三氣!」天道子眼角帶著譏嘲。

「盟主這是何意,難道屬下的實力要越低越好?」黑鬼說著話,手已攥緊了劍。

「有句老話說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這幾個月幹得好事我難道不知道?一道的虧空的炎火與赤焰,九層九隻怕都在你哪……」

「噗」

血花亂箭一般,從一個人的身上標了出來。

游傑曹吃驚地看著黑鬼,看著他身上亂箭一般的血花!

「不自量力!」天道子手一揮,一道與黑鬼兩人的人頭已飛離他們的身體,就如鬼魂一般飄在天道子的身後。

天道子已踱步望甬道內走去!

游傑曹吞了一口唾沫,跟在了天道子身後。

天道子就好像散步一般,悠閑地走在甬道中。

為了不發出任何聲音,游傑曹虛浮在半空,跟在天道子身後,也不知拐入了多深,一股衝天的刺鼻味道,沖入游傑曹的鼻腔中,天道子停步,手中快速詠頌,就地一排,一陣紅光自游傑曹腳底掃過!

「好危險,黑僧說得果然沒錯,天道子實在是一隻老狐狸!」

天道子突然轉過頭來,念道:「難道我感覺錯了!」隔了半響,天道子突然大笑,道:「真仙之境!夢也!哈哈哈哈!」

天道子的笑聲迴響在甬道之中,那笑聲在游傑曹聽來,直如地獄的樂章!(未完待續。。)

… 游傑曹此刻已在天道峰深處,來處蜿蜒曲折,此刻已感受不到絲毫風力,但死一般沉寂的甬道中,除了天道子喜欲癲狂的笑聲外,還能聽到身後造成的呼嘯聲,本是平凡而隨處可聞的風聲,此刻卻變得十分詭秘可怖!

天道子也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突然邁步,一邁步,他的人就突然消失,就好像沒有出現過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游傑曹睜大了眼,看著四周,昏暗的甬道中,連天道子手中提著的昏燈,都已消息,連同他的人,消失得乾乾淨淨!

「可惡,難道他進入了什麼暗道?」游傑曹四下注視著,最終,游傑曹決定找一找。

就在他想行動的時候,他的腦海中想起了久違的聲音——「別動!」

這並不是什麼好聽的聲音,但在游傑曹聽來卻格外的好聽!因為這聲音是巫烏髮出來的。

「巫烏?」游傑曹在心中呼喚。

「這是道教的隱匿術,最多一刻鐘就會顯形!我想他在使用隱匿術的同時,一點收起了燈火!」巫烏顯得十分感慨!

游傑曹心想,一刻鐘也不需多久!但他似乎想到某種可能——「巫烏,假如天道子在這一刻鐘移動了怎麼辦?」

「你大可放心,這隱匿術雖神奇,但施術之人,猶如將死之木,一動也不能動!」果然,巫烏的話剛說完,一個呼吸聲,出現在甬道中!


「真的是我多心了?」天道子眼中閃著光,打量著四周!

天道子頓了頓,繼續向前走起。

每深入一分,那股腐臭的味道就更重幾分。這種味道,游傑曹似曾相識。

游傑曹正思索自己何時聞過這味道時,天道子腳下踢到了一個東西。

「咯」

一個白色頭骨被天道子踢到牆角上,昏暗的燈火下,天道子緩緩走了過去,輕輕拿起了頭骨。用藝術看藝術品的目光,看情.人一般,看著花白的人類頭骨!

「沒想到,這不到兩年的時候,骨頭已堆得那麼高了!」天道子將頭骨隨手一扔,嗒的一聲,接著一陣悚動聲!花白的頭骨,圓球一般,咕嚕嚕滾了一地!

天道子似乎很滿意。摸了摸下巴,繼續前進!

看著小山一般的花白頭骨,游傑曹想起了黑僧的話,同時憶起那個夜晚,他知道,那個夜晚的山道間,也充滿了這種腐蝕的味道。

天道子在前面突然一拐,順著一條路緩緩走了進去。將手中的燈火,插在了牆上的縫隙間。

昏黃的燈火亮起來的時候。游傑曹就看到了一個寬大得無以形容,噁心得讓人想吐的血池!

血池上,各種沒有爛透的頭顱,頭顱下方的血水,正在冒著血泡!

天道子一招,黑鬼與一道的頭顱。突的一聲,已落入了血池中,片刻間,一股白煙從兩人頭顱上升起!

天道子看著黑鬼的頭顱,面帶喜色。道:「渡劫三氣的氣海不愧於渡劫之名!這於我衝擊天道大大有利,不得不感謝黑鬼!」

望著眼前這比青龍的凝氣池大上七八倍的血池,游傑曹怔了!

「唉!殺業罪重!天道子這罪人,至少殺了萬名修士,這血池的邊上,已長了萬人血草!」巫烏的話語十分沉重!

「這好像是青龍的凝氣池?」游傑曹看著面前的血池!

「只是仿造的,陣眼與陣法遠沒有青龍那麼高明!」巫烏說完,頓了頓,道:「就聞上古萬人中,才有一人成就真仙,天道子一定是看了道教古籍,知道了這傳說,所以自己鑄建了凝氣池,以血池妄想入天道!」

「真仙真的那麼難?」游傑曹感到疑惑。

「天地九氣,已只七氣,有二氣不為人知,其中一氣,便是仙氣!」巫烏嘆了一聲,道:「據說萬人中,只有一層不到的機遇,有一人能擁有仙氣!」

巫烏正說之間,天道子已取出四個儲物飾品,將四個飾品拋到血池上方,一拳擊向飾品!

「噗噗噗噗」

飾品瞬間炸裂,紅光綻放,一顆顆炎火赤焰落入池中,血池中瞬間冒出蒸蒸白氣,白氣不久便瀰漫四周。

游傑曹吸一口白霧,只覺精神爽利,幾乎同時,想起了提示聲——「獲得一萬勝利點!」

「原來天道子稱霸毀滅谷,是為了掘取地下靈氣凝聚而成的赤焰與炎火,構建凝氣池的時候,天道子想必在池下加了陣法,這一池靈氣,不亞於兩人渡劫九氣修士!」巫烏顯得吃驚!

游傑曹聽及巫烏話語,正吃驚間,這些白霧突然自池內回縮而去!

天道子站在池邊,望著腳下殷紅嬌艷的萬人草,面上帶笑,緩緩道:「待我突然界道,就讓撒旦你見識見識,你早已想要得到的力量!」天道子說完,痴狂地大笑起來,意態癲狂已逾瘋子!

猙獰的假面使得天道子的笑聲,顯得更加可怕!

游傑曹望著天道子,皺起了眉頭,天道子的秘密,他已知道,那日黑僧看到天道子嘴角的血污,只怕便是喝血池中血水所殘留下!想及此處,游傑曹不禁腹中翻滾,直欲嘔吐!

秘密是知道了,但是游傑曹犯了難,凝氣池顯然不適合他,叫他喝池中血水,他寧願不要這份修力!

此刻的天道子,早已在血池之前,盤膝而坐,直如入定老僧。

昏暗的四周,安靜得如同一座墳墓!

望著入定的天道子,游傑曹突然起了一個想法——「巫烏,你說我如果此刻偷襲他,有勝算嗎?」

「沒有勝算,渡劫九氣是仙魔界頂尖的存在,他們的肉身,已不是一般靈器,半神器所能攻穿的!」巫烏道:「此刻,你若有神弓,只需一箭,天道子必死!」

「廢話,此刻我若有神弓,我早就出手了!」想到神弓昂貴的勝利點,游傑曹不禁吐槽道。

「天道子此刻已到仙魔界最高境界,他的身體不會吸入任何靈氣!而你卻可以吸收!」

「不不不!叫我喝那些血水,沒得商量!」游傑曹心中抗拒到。(未完待續。。)

… 「身當大任者,胸懷遠志者,一點腥味又算得什麼?」巫烏略帶調侃地說道。

游傑曹望著天道子身前的血池,血色的池水上,猶如沸水一般,冒著拇指大小的血泡!

「這滋味,一定美得很!」巫烏已是大笑。

「老不正經!難道真要喝血池中水,才能獲得血池的靈氣?」游傑曹皺著眉頭看著血池。

若到非不得已,他會不會真的喝下這可怕的血池之血?

「你好像聞著就快吐了!你真該學學天道子!」巫烏語氣已變得珍重。

「天道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叫我學他?」游傑曹有些不岔。

「最好還不是不要學他,他並不聰明!」巫烏道:「撒旦停留在渡劫九氣已有多少年了?不止我忘了,只怕連他自己都忘了!他天道子,不過一個後生,若說屠一萬高強修士就可探破天道,這世道不知出多少真仙!」

「可是,你剛才說過,一萬人中,有一層的機會,有一人,有仙氣!」游傑曹看著已沒有呼吸的天道子。

「你感覺一下,池中靈氣之濃郁,要想從這複雜修力凝成的靈氣中,尋到那縷仙氣,那是多麼難?連撒旦都已放棄!再說,這縷仙氣還不知有沒有!」

感受著血池濃郁的靈氣,游傑曹看著端坐如松的天道子,道:「就算真要飲這噁心的血水,假如天道子這一坐就是一月,該如何是好?」

神算萌妻超凶萌 ,一定不會相信,一個人沒有了呼吸。竟然不會死!

游傑曹正腹瀆中,卻聽巫烏道——「他不會坐太久,最多一天,他便會開始過劫!」

「過劫?」

「天道子看過的古籍,我也看過,你可看到他身前的萬人草!」巫烏徐徐而道。

「難道他會吞下萬人草。然後開始所謂過劫?」游傑曹顯得好奇,這血一樣,嬌.艷.欲.滴的萬人草,味道究竟如何!

「沒錯,天道子雖心性殘暴,但是他的聰明智慧,卻是可以肯定的,他此刻正在排除自己的雜念,到時候吞下萬人草。就會將陷入空明之態,他的意識會進入血池,找尋那縷仙氣!這就是過劫!」巫烏頓了頓,道:「到時候,他勢必將池中靈氣釋放出來,那時候,也是你的機會!」

「記得我在水月洞天中,教過你控氣之法。到時候,你只需將血池中釋放出的靈氣引入口中吞下就可!」巫烏話語中帶著興奮。

游傑曹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天道子蘇醒!他也很期待。這血池靈氣徹底釋放的時候,會有多大的靈氣波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道子睜開雙眼,雙目混沌地望著身前血池,雙手上下翻動,梵音陡現其四周。

梵音出現。血池中已有白霧蛟龍般騰起,須臾間,整個周圍已都是白霧!

「砰」

白霧中沖三道血柱,隨後四道、五道……

血柱越來越多,空氣中的靈氣也越來越密集。游傑曹只輕輕吸入一口,系統的提示已響起——「恭喜獲得10w勝利點……」

游傑曹聽到提示聲的同時,人已變得興奮,空氣中的靈氣還在變得濃郁。

「萬人的靈氣,果然厲害!」游傑曹在等,巫烏早與他說過,要等到靈氣最為濃郁的時候,可是收取!

空氣中的靈氣還在變得濃郁……

突聽「啵」的一聲,一顆晶瑩如寶石的圓珠凝聚,隨後兩顆、三顆、無數顆!

無數顆園珠漂浮在空氣中,連巫烏都不驚嘆靈氣之濃郁!

圓珠雖然出現,但是游傑曹感覺靈氣還在變強!

圓珠越來越多,已相互交融,一層層似水的晶光薄膜出現在空氣中!接著便流動起來,靈氣剛如水般流動起來的時候,游傑曹感覺靈氣已不在增強!

心念一動,游傑曹已牽引起了靈氣流!

「恭喜獲得1000w勝利點……」

「恭喜獲得1000w勝利點……」

游傑曹麻木地聽著系統提示聲,他只覺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舒服!突的,一道光柱自游傑曹的身上衝天而起,直衝雲霄!

魔盟中

昏暗的空間中,一雙黑眸正閃著光,望著身下。

這雙黑眸中,充滿了人類的原始欲.望,一個女子的哭泣聲,正尖銳地傳遍這片黑暗的空間!

寬大而奢華的床鋪在黑暗中搖曳,這雙黑眸正滿足的時候,突望向遠方一個方向。黑眸一絞,眸子的主人念道:「第三個渡劫九氣?」

仙盟中


光柱衝天而起的時候,魔中萬家燈火齊亮!

卡藍雙眸憂慮地望著那道光柱,心道:「那個方向,好像是天道峰附近!」卡藍想著,目光望著後方最後的一座城池,也是最大的一座城市,長長出了口氣!


烏三此刻正在享用美餐,光柱衝天飛起的時候,他正準備吃下豐美的羊腿,到嘴的羊腿因為這衝天的光柱而跌在地上自是可續,更讓他覺得可惜的是這道光柱的主人不是自己!

孩子沒睡,母親絕不會睡,特別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孩子

迪娜當然也是母親,光柱出現的時候,她正在給小艾講故事!

她此刻正吃驚地看著小艾,她感覺小艾似乎變了,卻又說不出哪裡變了!

密林中,綠葉隨風翻飛,一個老漢正在樹下吸著旱煙,背駝得好像背著一座山的老嬤,正在滿是熱氣的籮筐間整理雪白的饅頭!

四下除了風,除了老頭,其他一個人也沒有,更不要說有人會關照她們的生意!但是她還是面帶著笑容,就在這時,一道光柱衝天而起,直入雲霄!

老嬤的笑容才是凝固,她站直了身體,問那老頭道:「我不會看錯了吧!」

「你老眼昏花,我還沒有!」本是老得已快死的老頭,一下跳起,道:「那地方好像是天道峰!」

「就是近來聲勢大振的區盟總部所在?」老嬤的聲音十分年輕,剛才她是背坨了,現在她卻是胸『坨』了,老頭雙眸,自她站起,就一直盯著她看,道:「還是前面坨來得好看!」(未完待續。。)

… 天道子此刻雙目已恢復清明,望著他不遠處直聳入雲的光柱中的人影,臉上充滿了不信!

這道光柱他當然了解。

每個修士,一生只有一次,只要是經歷過一次的修士,只怕都難以忘懷,就算沒有經歷的修士,只怕也難以忘懷,畢竟這代表無上實力的光柱,是強大的象徵!

「不可能的!你一個廢人,如何能當此天道之力?」天道子神色難看,望著光柱中的游傑曹,他能感覺到,衝天的光柱雖靈力雄渾,但光柱中的人,卻是一絲修力也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