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依琳臉色漲紅,還未開口,凌花尖銳的聲音就炸響:「你想嘗試?哼,老娘今天晚上就和你嘗試一下觀音坐蓮。」

這一句話讓黑愧面色大變,眼中滿是驚恐之色。而許楓等人聽到這句話,也差點沒有笑的噴出來。目光掃在凌花那龐然大物宛如泰山的身體上,心想這一屁股坐下去,能不能把黑愧壓扁。黑愧雖然也胖,但是相比凌花卻十萬八千里。

想起兩個肉球在床.上打滾,許楓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那等驚心動魄的場面,絕對不是他這等凡夫俗子能想象的。

「笑什麼笑,信不信老子一腳踹爆你的鳥蛋。」地痞出聲的黑愧,見他受到譏笑,不由對著許楓一眾人怒喝。

「你能不能踹爆我們,我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一坐下去,你肯定是爆了。」許楓自然不會受到他威脅,看著黑愧笑道。

許楓這句話一出,一眾家丁頓時大感爽快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找死!」黑愧怒喝,指著他的幾個手下喊道,「上去把那小子的嘴給縫起來。」

在黑愧的話音落下,幾個狗腿子向著許楓就沖了過來。江源看到這一幕,心頭一驚,趕緊上前擋住這幾個武者。

蕭依琳望著幾個衝上來的武者,對著黑愧哼道:「黑愧,你動本小姐試試,本小姐讓你在這個小鎮沒有立足之地。」

黑愧嘿嘿一笑道:「你是蕭家二小姐,我自然不敢動。不過,打你幾個家丁而已。想必蕭家老爺也不會生氣和我這樣的小人物計較。」

說到這,黑愧不管蕭依琳的怒色,對著一眾手下喊道:「上!一起上!把這幾個小子都給老子干翻來。」

在黑愧的命令下,一眾地痞向著幾個家丁沖了過來。地痞中同樣有著幾個四品武者,加上人數優勢,江源等人根本占不到上風。蕭依琳望著這一幕,不由有著著急。

「許楓!快去找蕭霖來。」蕭依琳對著許楓喊道,她現在已經不佔上風了,要是再斗下去更是討不到好。

看了一眼面前眨著那雙晶瑩剔透媚眸的蕭依琳,許楓剛想說什麼,卻聽到凌花對著她的老相好喊道:「黑愧,把那個小子給我幹掉。」

黑愧聽到凌花的話,他不敢怠慢,跨步向前,一把把許楓的去路給擋住,看著許楓陰笑:「小子,看你骨瘦如柴的,老子今天就把你的小身板折斷來。」

「你敢!」蕭依琳怒瞪著黑愧,眉頭一挑,有著女子的英氣怒意。

黑愧見蕭依琳擋在許楓面前,倒是真的不敢衝上前來對付許楓。畢竟,收拾幾個家丁還沒事,要是傷著蕭家二小姐,那蕭家老爺的怒火他肯定承受不住。蕭家老爺是十品玄者,動動手指都能讓他死的不能再死。

「等我解決了別的家丁,再來收拾你。」黑愧惡狠狠的看著許楓。

說完,黑愧就拋開許楓,向著其餘幾個四品家丁一拳轟了過去。

擋著幾個地痞的四品家丁,見黑愧撲向他,他也不敢怠慢,趕緊用著拳頭擋了過來。

兩個拳頭碰撞在一起,一聲骨裂之聲響起,蕭家四品家丁被震的踉蹌倒退極遠,之後捂著拳頭哀叫了起來。

江源等人看到這一幕,大駭喊道:「五品玄者?!」

黑愧哈哈大笑,看著江源等人道:「你們還是有幾分眼色。老子前幾天已經步入五品。就算你們一起上,也奈何不了老子。」

這一句話讓江源等人面色變了變。江源達到五品,代表著他已經能運用氣力了,這個層次的玄者,已經不是他們能比擬的。

黑愧蔑視的看了一眼江源等人,隨即對著他一眾手下喊道:「都住手。老子親自收拾他們幾個。」

說完,黑愧就直直的走到江源四人的中心。根本不擔心幾人的包圍。

蕭依琳同樣面色變了數分,五品玄者已經有著一個質的變化,四個四品玄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僅僅是黑愧一人,就完全能壓制住他們。

當然,黑愧等人不會給江源等人反應的機會,向著江源等人就用拳頭轟了過去,毫無花俏,完全是純力量的轟擊。

江源等人見狀,四人對望了一眼,一咬牙四個四品玄者同時出手,向著黑愧迎了上去。

四個拳頭和黑愧的拳頭對碰在一起,江源等人雖然是四人合一。可是依舊被黑愧震的倒退出去,一個個手臂顫抖,面色帶著驚恐的看著黑愧。

五品之力,居然恐怖至此!

四個緊緊距離五品一小步的玄者,居然被他一拳給敗了。

「哈哈!老子說過你們不是對手的。」說完,江源再次撲了上去,一拳拳轟出,毫無花俏。

江源四人生生抵擋,可是在接下對方第五拳的時候,終於一個玄者堅持不住,拳頭有著骨頭斷裂之聲,被黑愧轟倒了地上。

失去了一個四品玄者,江源等人更不是對手,一個個被黑愧干翻在地上。

在所有家丁被干翻之後,黑愧的目光再次轉向許楓。凌花見狀,也跨前幾步,擋住蕭依琳,對著黑愧喊道:「不要管蕭依琳,她自由我攔住,把那小子的腿折斷。」

聽到這句話,黑愧嘿嘿的看著許楓,眼中帶著陰沉邪笑:「小子,這回看誰救你?」

許楓望著黑愧一步步走向他,面色同樣變了變,五品之威,他剛剛見識過了。擁有氣力的五品,根本不能以常理看待。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存在。

「小子,老子這就折斷你四肢。」黑愧望著許楓,猖狂大笑道。


明天開始,正常更新。 「你敢!」蕭依琳怒瞪著黑愧,剛準備擋住黑愧,卻發現凌花這個龐然大物擋在她的面前,讓她氣急不已。

「蕭依琳!你的對手是我!」凌花顫動著她的肥肉,嘿嘿的看著蕭依琳。

黑愧見蕭依琳被擋住,他嘿然一笑,一拳向著許楓直轟過去。蕭依琳望著氣勢凌厲的一拳,心頭猛的一緊。連玄者都不是的許楓,妄想接下黑愧這一招簡直是做夢。



蕭依琳幾乎已經想到到了許楓骨頭碎裂的情景。她有些不忍的閉上眼睛。

黑愧的一拳帶著風聲,速度快捷,力量霸道。許楓原本見這一拳轟向自己,心頭同樣驚駭,畢竟他才是一個三品玄者。可是,當許楓的精神集中在在黑愧拳頭上的時候。當初對付瘦猴的那一幕再次出現,黑愧的速度在他的眼中無限放慢似地。許楓能清楚的看見他拳頭劃過的軌跡。

這一幕讓許楓錯愕,瞪大眼睛的看著黑愧的拳頭。黑愧的拳頭在他眼中雖然不說如同小孩的速度,但是也不過就是一個沒有修鍊的普通人一樣的速度。這種速度,讓許楓側身一轉,就轉了過去。

許楓輕描淡寫的躲過這一拳,讓蕭依琳驚異的看著許楓,在她的想象中,許楓是絕對躲不開這一拳的。

黑愧同樣瞪大眼睛看著許楓,無法理解許楓居然能一個側身就避開他。

「小子!你倒是有運氣。」黑愧哼了一聲,那雙胖小的眼睛更是帶著猙獰之色。

「我的人品一直很好。」許楓不示弱的看著黑愧笑道,「特別是相比於你這種能被一屁股坐死的人,人品好了不知多少倍。」

「你找死!」黑愧見許楓再次取笑他,怒極反笑,想也不想,一拳毫無花俏直接轟向許楓的胸口,黑愧居然下了殺心。

如同許楓預料的那樣,黑愧在別人眼中看似很快的速度,在他眼中再次放慢數倍不止,許楓依舊側身避開。這種情況許楓同樣驚訝,在他看來同樣是一種奇迹。

當然,許楓並不知道道玄經作為華夏道家寶典。修鍊的不只是肉身,同樣修鍊元神靈魂。一個元神修鍊過的玄者,自然比起普通人的眼神更加靈敏。

一個普通的玄者,是不可能從一開始就修鍊元神靈魂的。而許楓就是這個例外,從一開始就修鍊元神靈魂。當然,許楓並不知道這一點,也不知道因為這種與眾不同,讓他擁有遠遠超過同等級的靈敏度。

「咦!」蕭依琳見許楓連續兩次避開黑愧,心底驚訝不已。避開一次還能說運氣,可是兩次都是這麼輕描淡寫,就不只是運氣那麼簡單了。

「這個家丁倒是有幾分與眾不同。」蕭依琳不由想起許楓上次觸動她的那一幕,想起許楓為小女孩系鞋帶的認真,更是感覺許楓和其他家丁與眾不同。

「死鬼!快點解決這個小家丁。還墨跡什麼?」凌花有些不耐煩了,對著黑愧喝道。

一個堂堂五品,被一個不入流的家丁連續躲過了兩次,這讓黑愧也感覺顏面盡失。哼了一聲,拳頭再次凌厲幾分,向著許楓轟了過去。

許楓望著來勢洶洶的拳頭,自然不敢直面接下黑愧這一招。他們兩人的力量一個天一個地,完全不是同一級別的。要是被黑愧轟到身上,不死也要脫上一層皮。

許楓一次次側身躲過,但是在對方凌厲的攻擊下,許楓同樣略顯狼狽。雖然他的感知靈敏度強。但是畢竟他才三品的層次,在對方如此密集的攻擊下,依舊力不從心。

「老子看你往哪裡躲?」黑愧怒瞪著許楓,眼中帶著蔑視。

許楓看著黑愧,哈哈大笑道:「誰告訴你我一定要躲了。我這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大招。」

說完,許楓居然不閃不避,真的向著黑愧迎了上去。

黑愧看到這,心頭大喜。他雖然驚訝許楓能頻頻避開他的拳頭,但是卻明白許楓在力量上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只要能讓他打上許楓一拳,他就有絕對的把握讓許楓喪失戰鬥力,任由他宰割。

望著撲上來的黑愧,原本向著黑愧衝上去的許楓身子猛的一側,險險的避開黑愧的拳頭,拳頭擦著許楓手臂而過,讓許楓後背驚出一股冷汗。

「懦夫!」黑愧怒罵了一聲,剛準備再說點什麼。卻見許楓突然揚起了手臂,對著他哈哈大笑道,「看我的暗器。」

在許楓話音落下,許楓沒用完的石灰粉向著黑愧就撒了過去。

黑愧剛剛從許楓身邊經過,和許楓相隔還不到一米的距離,許楓有預謀的石灰粉他根本擋不住。被許楓這一拋下,黑愧就哀叫起來,雙手捂著眼睛。

「死鬼!」凌花見捂著眼睛的黑愧,心頭大急喊道。

而蕭依琳望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心頭大喜,看著許楓鼓掌興奮道:「許楓,好樣的,幹掉他。」

許楓點頭,趕緊從地上撿起幾塊板磚,向著黑愧拍了過去:「看我的神器。」

黑愧雖然達到五品,但是眼睛被遮擋,此時也如同一隻無頭蒼蠅似地亂揮舞手臂。而許楓避開他的手臂,一板磚狠狠的拍著他的後背之上,這一拍下,板磚瞬間斷成的兩段。這讓許楓再次在地上撿起幾塊,一塊塊向著黑愧恨恨的拍了上去。

在許楓近乎狠辣的板磚神器攻擊下,黑愧終於忍不住,被許楓一板磚擱倒在地上。擱倒了黑愧,許楓還是有些不放心,狠狠的踹了他兩腳,在確信他爬不起的時候,這才用著腳壓著黑愧的喉嚨,帶著一股家丁身上不該有的狠辣氣息,望著一眾準備圍上他的黑愧手下大喝道:「再向前一步,我這腳就踩下去。不知道喉嚨斷了的他,能不能活著?」

一眾地痞無奈望著被許楓踩著喉嚨的黑愧,趕緊止住了腳步。同時一個個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許楓,沒有想到作為五品的老大,居然就被這樣被他干翻。這一切快的讓他們都反應不過來,連救援都來不及。

「許楓!好樣的!」蕭依琳望著許楓腳下的黑愧,興奮的跳起來,快步跑到許楓的面前,對著黑愧狠狠的踹了兩腳。隨即目光看向許楓,心頭同樣驚訝,從剛剛的表現來看,許楓顯然是一個玄者了。這才幾天的時間,他怎麼就成為玄者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把一個五品玄者給干翻了。

五品玄者啊,這根本不是沒有掌控氣力的玄者能匹敵的。可是,他卻生生的做到了。雖說使用的方法還是那麼的卑鄙,但是要是普通人的話,就算是使用卑鄙的方法,也陰不到五品啊。

江源等人同樣錯愕,幾人互相攙扶對方。看著許楓上下打量,很難想象他腳下踩著是一個五品玄者!

這還是許楓嗎?這還是那個懦弱,任由人欺負的許楓嗎?

江源使勁的揉揉眼睛,雖然許楓沒有什麼變化。可是依舊感覺他和之前判若兩人。

「混蛋!放了他!」凌花看著許楓陰沉至極,幾乎被胖肉給擠的遮擋的眼睛流露出狠辣。

「凌小姐!放不放不是我說了算的。那得看凌小姐的表現了,你能讓我高興的話,放了他也無所謂。」許楓笑道。

凌花眯著眼睛,突然展顏一笑,這一笑驚心動魄,讓江源等人忍不住扭過頭,不敢看下去:「原來你是想那個啊。你早睡嘛,本小姐睡了那麼多男人,取悅你還不是小事一件。」

這句話讓許楓大驚失色,面色毫無血色,險些沒有趴了下去,他忍不住怒罵了一聲:「草……」

許楓感覺他原來好不容易得來的勝利,差點就被這句殺傷力極大的話給扭轉過來。沒有經歷過,永遠不知道這個極品說出這樣的話,會多麼讓人感覺驚恐。

「你爸爸才要你取悅,你全家都要你取悅!」許楓怒急。

江源看著許楓這種氣急敗壞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心底不由想到單薄身材的許楓要是和凌花那啥……

江源只是這麼一想,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天堂有路你不走!那你就下地獄吧。」凌花怒瞪著許楓,看了一眼許楓腳下的黑愧,隨即對著許楓哼了一聲道,「本小姐又不是沒有男人,你以為用他就能威脅到我嗎?」

說完,凌花也不管許楓等人的反應,突然把手伸向懷裡。隨即用著尖銳的笑聲說道:「今天我就把你這個小家丁給收拾了。」

在她話音說完之後,她的手從懷裡取出幾個黑色珠子。

望著這幾個黑色珠子,蕭依琳面色大變:「雷震子?」

「哈哈!你倒是有眼光!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這家丁有什麼本事擋住這幾個雷震子。」凌花哈哈大笑。目光鎖定在許楓身上,她已經決定,就算用雷震子,也要把許楓給弄死。這個家丁,她越看就覺得越不順眼。今天的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家丁的緣故,才導致她的落敗。

……

今天開始,正常更新。老書大家都說2000字一章少,那新書就三千字一章吧。謝謝大家的支持,求大家頂頂我們的家丁,開創我們屬於家丁的輝煌。正版地址,3g書城。。 在這片大陸上,有一種人叫術士。這一類人以修鍊元神靈魂為主,修鍊到一定程度,殺傷力極大。當然,要成為術士門檻比起玄者要難上許多。往往上萬人中都不能出現一個。這也導致這一類人的稀少!物以稀為貴,同等級的玄者和術士,術士地位顯然要比玄者高許多。當然,術士的奇特,倒是也配得上他們該有的地位。

同等級的術士和玄者,雖然在肉身上術士遠遠比不上玄者。但是在靈魂上,玄者和術士也不是一個等級的。術士能通過靈魂利用各種力量。因為這個緣故,術士也能通過灌輸靈魂之力,煉製一些器件。雷震子正是其中一種!雷震子就是雷系術士往特殊物品中灌輸靈魂之力,然後牽引雷屬性力量進入其中封印就製造了雷震子。

蕭依琳看著凌花手中的雷震子暗自心驚。看這雷震子雖然品級太好的那種,可是同樣不容小看,每一顆就算是五品玄者都不敢輕易接下。

「該死的!凌花從哪裡搞來這東西。這個落後的小鎮,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蕭依琳看著凌花手中的雷震子疑惑不已。能煉製雷震子的術士,身份定然十分尊貴,在一般的城池之中,也算的上一號人物。特別是,這個大陸不管是玄者和術士,只要是雷屬性的,那身份地位就能再次翻番。

在這片大陸看來,雷代表著天罰之力。能掌控雷的人,那就是上天使者。而各種力量中,就以雷威力最大。玄者修鍊到一定程度,可以藉助各種天生地養的寶物鍛煉體質。而各種寶物中,就屬雷物最為霸道,力量最為強大。

「蕭依琳!你沒有想到吧?!這是我從大城中帶回來的。這次我看你的小家丁如何擋得住。」凌花囂張的尖笑,聲音刺耳至極。

說完,凌花居然真的不顧許楓腳下的黑愧,一顆雷震子就向著許楓丟了過來。

「許楓!快躲!」蕭依琳和江源面色大變,對著許楓喝道。雷震子還不是他們這個等級能接下來的。

許楓雖然想躲,可是卻發現拋向他的雷震子速度比起黑愧的速度要快上幾倍。許楓剛剛把腳從黑愧身上移開,砸向許楓的雷震子就爆裂開來。在爆裂開來的同時,一道筷子粗細的雷電劈向許楓。

江源驚恐的瞪大眼睛,有些聲嘶力竭的喊道:「許楓!」

許楓雖然現在已經是一個玄者,但是品級絕對不會高。這樣一個人,怎麼能擋住五品玄者都不敢接下的雷震子?

那道雷電如同眾人想象的那樣劈在了許楓的身上,在雷電劈在許楓身上,包括蕭依琳在內的幾人,都忍不住閉了一下眼睛。

噼里啪啦的聲音如同想象中的響起,江源這才提起勇氣睜開眼睛看向許楓。而讓江源驚訝的是,許楓並沒有如同眾人預料的那樣躺下,他依舊直直的站立在原地。身上電光閃動,衣服上有著絲絲黑煙冒出。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雷光閃動的同時,在許楓的額頭表皮下,有著一顆紫色雷花瘋狂旋轉,散發著妖異的紫色光芒。而紫色雷花的旋轉,吞噬著一道道纏繞許楓身上的雷電之力。

雷震子爆發的雷電之力,剛開始打在許楓身上,確實讓許楓難受至極,整個人在那一刻陷入了麻木。可是這樣的情況一秒都沒有堅持,在麻木還未來得及加重,紫色雷花就開始吞噬著雷電,在紫雷的吞噬下,許楓雖然承受著電擊之力的疼痛,卻還能承受。

對於這種情況,許楓呆立在原地,心中泛起了驚濤巨浪。

這朵奇怪的紫色雷花,居然能吞噬雷電!!雷電,號稱天罰之力,可是它卻能吞噬?天啊,這是什麼東西?!

許楓雖然孤陋寡聞,但是同樣知道雷是這個世界最為推崇,威力最大的力量。可是,連威力最大的東西都能被紫色雷花吞噬?那這朵紫色雷花到底要如何定位?許楓無法想象。

最讓許楓疑惑的是,這朵紫色花朵,完全就是雷的形態。在這個世界上,雷同樣有著等級排名。但是卻沒有聽說過能吞噬別的雷的存在。許楓這朵紫雷,是個異類。

許楓身上的雷光很快就被紫雷給吞噬掉,而最讓許楓意外的是,在紫雷吞噬的同時,一道道雷電同樣洗禮衝擊著他的身體,許楓能感覺到他的體質在不斷的提升。

這種提升速度確實極為快捷,難怪世人都說各種雷物才是最容易淬鍊體質的東西。

「咦?」凌花見許楓被她的雷震子擊中,雖然衣服有些被雷擊的焦黑之外,他的人卻直直的站立在原地,臉露出驚異之色。

同樣蕭依琳和江源也瞪大眼睛,帶著不敢置信之色望著許楓,很顯然見許楓還能站立大感意外。

「哼!」凌花哼了一聲,手中的一顆雷震子再次丟向許楓。知道雷震子對他有利無害后,許楓巴不得凌花多丟幾顆過來。

此時見凌花再次丟一顆過來,許楓不退反進,生生的迎了上去。一眾家丁看到這一幕,不由同情的看著許楓:「咳!可憐這孩子,被雷擊傻了。」

「啪……」

雷震子爆發的雷電,擊在許楓的身上,這一擊下,許楓再次被雷電纏繞。一道道雷電在許楓的身體中穿插。在紫色雷花的牽引下,這些雷電擊打著許楓的肉身,許楓的肉身開始慢慢的淬鍊變強。

在這種情況下,許楓沒有忘記修鍊道玄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