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碎碎的聲音。

「嗯,我決定了。」安晴媛的聲音很堅定。

界孽聽到這句話驚的動了一下。

「先檢查一下身體狀況。」

極品邪王︰溺寵刁蠻小萌妃

又是一番檢查。

「你的身體不行,貧血,而且有宮寒的癥狀,子宮壁很薄,如果這次打胎了,以後很可能就懷不上了。」

「……是么?」

安晴媛的聲音有些恍惚:「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界孽嘆了口氣。

這是想打胎也打不了?

「胎兒已經兩個月了……一切都正常,回去好好養著身體吧。」

界孽聽見門關上了,安晴媛又走了一段路程,之後上了地鐵。

界孽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種狗血家庭,小三會不會來做一些事情導致安晴媛這一胎滑掉?

這段時間她也聽出來不少東西,夏家算是一個豪門,結果安晴媛卻是坐地鐵?

她是偷偷跑出來的?

抱著打胎的希望……結果卻是打不了。

安晴媛大概是愛那個男人的,但是那個男人不喜歡她,為什麼他們還是結婚了?

還有了孩子?

從安晴媛的話中,她能聽出來,安晴媛是那種安分的女孩,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接受記憶,界孽什麼都不清楚,系統也聯繫不上,快要抓狂了。

安晴媛很快就回去了,界孽一路都沒聽到有什麼聲音,聽到門兩聲響,然後是上樓梯的聲音。

又是一聲門開啟的聲音,界孽聽到了安晴媛尖叫的聲音。

是那種大聲的尖叫。

「你去哪兒了?」男人的聲音低沉暴怒。

「我去做了一下檢查……」女人的聲音還有些恍惚。

「拿來。」

……

「表現還不錯……」

「下次不允許再出現這種情況。」聲音冰冷。

「我知道了。」女人聲音有些悶悶的。

一串腳步聲。

之後界孽就沒聽到其他聲音了。

之後的日子漫長又寂靜。


安晴媛的生活很有規律。

每天吃完飯都會走走,下午聽會兒舒緩的音樂,然後睡覺。

界孽偶爾聽到一些聲音,聲音有些蒼老,是每天來照顧安晴媛的人。

界孽根據音樂聲數著日子。

五個月就這麼平靜地過去了。


安晴媛一直沒出去,男人也沒有來過,界孽也沒有聽到那個「漫漫」的聲音。

又過去了兩個月,界孽算著時間,現在她的這具身體在母親胎中已經九個月了。

十月懷胎,雖然有早產和晚產兒,但是通常時間都是十個月左右。

又過去幾天後,界孽聽到了其他的聲音。

「情媛,還有一個月了,你就在醫院安心待產吧。」

界孽:???

這是一個大概四十多歲女人的聲音。

「媽,我知道了。」安晴媛聲音沒有起伏。

之後是一些移動的聲音。

界孽知道安晴媛是被轉移到醫院了。


一臉複雜的表情。

這個聲音是那個男人的母親了。

她沒有聽出來別的情緒,想來這個婆婆也是不在意安晴媛的。

這是她第一次見這麼沒有人關心的孕婦。

界孽之前和成浣瓊閑談時,聊到了孕婦的抑鬱症。

所有人都不關心安晴媛……在這些人眼中,因為孩子,她才有了些價值。

安晴媛這段時間常常保持著沉默,但是沒有別的過激行為,界孽也覺得安晴媛挺厲害。

她自己也時常自言自語,安晴媛卻直接忍耐了幾個月的孤獨。

又過了一段時間,界孽感覺到這具身體有些異樣。

她聽到安晴媛的痛呼。

「快快!」

「快!」

「要生了……」

「這邊……」

……

眼前仍然一片漆黑,界孽感覺自己被人抱了起來。

「是男孩還是女孩?」

安晴媛的婆婆問道。

「男孩。」

……

就這麼一段時間,界孽就感覺很疲憊,撐不住了,睡了過去。

等到醒來,發現自己在一個容器中。

這是育嬰室?

界孽眼睛還是睜不開。

「叮——您的小可愛已上線。」

界孽:「……」

特么我出生了你才來?

這都幾個月了? 「老周,你這話嚴重了啊!」陸卲天踢了踢沒有情商的好友,人家這會兒熱戀中,添什麼堵啊!

活該他還單身!

從秦以洛出現,周允堔一直都在觀察;

「她剛才上馬的動作,不僅乾脆利索,而且還很有力道,說明她是個練家子;還有她竟然知道這匹馬的品種,哈薩克馬,看樣子對馬也很有研究。」

「哇靠,練家子,老周你在說笑呢!」陸卲天聽著就覺得荒唐;

然後周允堔自信滿滿,「也許,你還不是她的對手!」

「老周不帶你這麼損我的,再說了,她就算是練家子,跟談戀愛有什麼關係?人家女孩子就不能優秀嗎?這恰恰證明了,咱們喬總裁眼光獨特!」

陸卲天豎著大拇指,得意洋洋的自吹。

「這也恰恰說明了,她的背景不容忽視!」畢竟這些都是需要資本練就出來的,也並非一朝一夕成就的!

「所以我說,斯宸並不了解她!」周允堔還是執著於自己的所見;

沉默許久的喬斯宸,張口說道:「我調查過她,父母在京都工作,普通的雙職工家庭!」

「噗」陸卲天含著嘴裡的一口酒噴了出來,「斯宸你……」

完全是被好友的話雷到了,調查這種事情,他都幹得出來,可見是真的認真了;

喬斯宸淡淡地說道:「網球場那次,允堔提醒我的,小傢伙跟她很熟悉,所以我去調查了,那會兒我完全是擔心小傢伙身邊出現的人會不會給他帶來危險!」

「她畢業於劍橋大學,主修腦神經內科,三年多前來江城,之後便在江城附一院擔任心腦外科的主治醫師,是因為她的導師和醫院的院長是校友,而她本人想回國發展,所以才去了附一院,而且楊秘書調查的報告中也提到了,她在醫學界有很高的造詣。」

周允堔看著好友,聲音醇厚清冽,「你……」其實他還是有些質疑,但話都說道這份上,如果他在懷疑,可能會傷了兄弟間的情誼,「她好你聊過家裡情況嗎?」

「我也沒跟她聊過我的家庭情況!」喬斯宸雖然沒有直言,可是他語氣表達出他不喜歡自己的好友質疑洛洛;

兩邊都是他在乎的人。

「雲堔,她絕對不會是因為貪圖我的錢而跟我在一起的!」

「這點我相信,可是她似乎對瑞瑞太好啦,完全超出了一個正常人的範圍!」怕是瑞瑞的親生母親都做不到那邊極致的寵愛;

喬斯宸不否認,可他沒有辦法告訴好友們實情;

她對瑞瑞的好完全是因為她經歷過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痛;

而她遇上了瑞瑞,於是乎瑞瑞變成了她的寄託;不由自主的想對瑞瑞好!是一種情感的轉移!

可這是洛洛的隱私,他不願意分享給好友們,「有些事情我沒辦法告訴你們,不過洛洛是個值得我好好對待的女生。」

他希望自己的出現能撫平她心靈深處的傷痛,然後帶給她一個美好的未來!

或許有一天,他幫著洛洛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到時候大家就能明白了! [宿主大大……]小甜甜的聲音有些委屈。

[宿主大大,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沒想到這個世界,宿主大大剛來就是胎兒嘛。]

[宿主大大身為胎兒,如果和系統連接,會造成胎體動蕩,很可能會流產的……嗚嗚嗚,因為這個,人家才忍耐了幾個月。]

界孽很想面無表情。

可是,她現在連這個表情都做不出來。

她的記憶中,嬰兒剛出生是可以睜開眼睛,但是不能持續很長時間,兩三個月後,才能經常性的睜開眼睛。

「我這個身體有問題么?」

[沒有,宿主大大放心啦,宿主大大進入這個身體,哪怕是胎兒,系統已經進行了身體改造,就算是胎兒也一樣噠!]

「好吧……」界孽說完這句話,又感覺到一陣疲憊,意識漸漸模糊,界孽又睡了過去。

小甜甜:[……]

宿主大大有點丑。

界孽再次醒來,發現自己被人抱著。

身體很輕鬆,界孽睜開了眼睛。

只看到了一個下巴,界孽又閉上了眼睛。

作為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界孽對這個極其容易疲憊的身體非常抓狂。

嬰兒……

如果遇到一些意外的事情,她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很容易就會死。

界孽蔓延出神識,一陣恍惚,界孽又睡了過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