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雲曦說:「小葡萄睡了嗎?」

「剛剛睡下,今天陪她玩的很晚。」

簡雲曦說:「我去看看她。」

走到門口的時候,霍承北卻故意擋著簡雲曦:「你到現在都沒有正眼看我一眼。」

這個男人顯然剛洗完澡,身上還有沐浴露清冽的香味。


簡雲曦抬頭瞪了他一眼:「現在可以了嗎?」

霍承北顯然並不滿意,一下子將簡雲曦打橫抱起:「丫頭好不容易睡著了,就不要進去打擾她了,不過我今天倒恰巧睡不著,可以任憑打擾。」

「霍承北,你不要耍流氓,你放開我。」

他笑:「不想和老婆耍流氓的男人不是好老公!」

——————

簡雲曦一早就醒了。

睜開眼睛的時候, 官運

無數次出現在夢裡的這張臉,此時近在咫尺,一時間,簡雲曦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當年的傅天麒睡著以後特別像個孩子。

因為平時沒心沒肺的,所以總給人一種乾淨的大男孩的感覺。

現在,眼前的男人眉頭卻微微蹙著。

有什麼能讓這個男人在睡夢中蹙眉頭呢。

這些年,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簡雲曦伸出手指,輕輕的點在他的眉心,似乎想要將那一點褶皺抹平。

「有沒有人告訴你,一大早就挑.逗,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對面的一雙深眸嗖的一下就睜開。

簡雲曦嚇了一跳,連忙要收回手。

卻被霍承北快速的捉住,放在唇邊親了一下,聲音還帶著一絲剛睡醒的沙啞和惺忪:「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睡得好……才怪!!

簡雲曦簡直懶得回答這個問題,就要起身。

還沒坐起來,就被霍承北攬住腰身:「今天是周末,陪我睡一會兒。」

簡雲曦說:「你一個大集團的總經理還有假放?」

「反正沒了我,公司也不會垮,我逃班一兩次,有什麼關係?」

「真應該讓你們董事會的人聽聽你這番話,肯定氣的吐血。」

霍承北竟然撒嬌:「難得睡個好覺,沒有失眠,你還不讓,是不是太狠心了。」

簡雲曦說:「你經常失眠?」

說這話的時候,已經被霍承北半拉辦壓的躺下了。

霍承北將臉埋在她雪白的頸窩裡,十分滿足似得:「以前有失眠症,睡覺對我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好久沒有睡的這麼舒服了。」

簡雲曦心裡莫名的出現了一絲心疼。

他什麼時候得了失眠症。

輕輕的用手臂環住他的肩膀,也不說話,閉上眼睛,打算陪著他再睡一會。

霍承北卻突然沒有了睡意,拉著她的手暗示性的去向某個地方。

再次清醒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陽光從落地的玻璃窗照了進來,像是嬰兒一樣,將地上一格一格的爬滿。

兩個人也是睡過了頭。

竟然是被一陣一陣的敲門聲震醒的。

外面傳來稚嫩的童聲:「霍叔叔,該起床啦,太陽公公曬屁屁啦,你說今天帶我去海洋館看海豚表演的。」


竟然是小葡萄在敲門。

簡雲曦和霍承北兩個人都徹底的醒了。

簡雲曦一看牆上的掛鐘,竟然已經十點。

她今天約了人十點看貨架。

而且,小葡萄到現在應該還餓著肚子。

霍承北的倒是很快的穿好衣服,簡雲曦bra的扣子卻怎麼也扣不上。

霍承北也不著急,在床的另一側欣賞她的窘態。

簡雲曦瞪了他一眼:「能不能過來幫一下忙?」

這個男人真是!

霍承北一言不發的走過來,坐在簡雲曦後面,悠閑的幫她扣好bra扣子,手卻沒有鬆開,不自覺的滑到她的腰上。

簡雲曦瞬間覺得一陣戰慄。

吻又落了下來。

一陣纏綿過後,霍承北突然站起,一本正經的聲音:「我出去給女兒做早餐,你穿好衣服也趕緊出來。」

說罷,霍承北輕笑一聲就出去了。


簡雲曦還有些迷迷糊糊的,身子有些軟。

轉頭的時候正好對上落地的玻璃鏡。

鏡子裡面她雙頰通紅,身上也像是煮熟的蝦子。

真是惱人!!!

重生之Omega少年

簡雲曦進餐廳的時候,小葡萄已經坐在兒童椅上,看到簡雲曦,驚喜的喊道:「媽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剛來的嗎?」

簡雲曦咳了咳,低聲說了一句:「嗯,剛剛到。」

————————————————————————————————————————————————————————————————————————————————————————————————————————————————————————————————————————————————————————— 霍承北也輕笑一聲,沒有拆穿她。

「媽咪,霍叔叔做的三明治特別好吃。」小葡萄說。

然後忽然又轉頭對霍承北說:「霍叔叔,能不能給我媽咪給做一個?」

霍承北故意看了簡雲曦一眼,說:「不知道你媽咪回來,所以沒有準備,不過既然是小葡萄提出的要求,那麼我一定滿足。魍」

小葡萄眉眼彎成了月牙:「謝謝霍叔叔。」

簡雲曦瞪了他一眼,這個男人還真會賣人情。

吃早餐的時候,小葡萄說:「媽咪,霍叔叔今天帶我去海洋館,你去不去?」

簡雲曦說了一句:「媽咪今天有事情,就不去了。」

霍承北問:「你今天有什麼事情。」

「約了人看貨架。」


「推遲一天又無妨,難得我們一家三口……」說到這個頓了頓。

小葡萄也抬起頭來,看了看霍承北,又看了看簡雲曦。眼中有一絲迷茫的神情。

霍承北繼續:「難得有興緻,你就不能休息一天嗎?」

簡雲曦想了想,她這個母親做的確實不太稱職。

小葡萄在法國的時候,她忙起來也只得將她交給蘇岱夫人。

而且也很少陪她出去玩。

小葡萄很懂事,雖然從來不說,但是簡雲曦知道,她的心裡也是想去的。

簡雲曦說:「好吧,一起過去。」

亂世佳人:第一軍閥夫人 :「太棒了,霍叔叔,謝謝你。」

簡雲曦撇嘴,怎麼又謝謝他,一大早都已經謝了兩次。

吃完早餐霍承北就載著他們驅車去了海洋館。

坐在車上的時候,簡雲曦覺得這種感覺特別好。

就是……

就像是霍承北說的那樣……一家三口的感覺。

他們看來海獅表演,小葡萄也實現了她的小願望,就是和小海豚握手,中午的時候,還在海底餐廳每每的吃了一頓。

吃中飯的時候,聽說下午還有美人魚表演。

霍承北問小葡萄想不想去看美人魚,小葡萄點頭。

於是吃完午餐,他們就去看了美人魚。

其實並不是什麼美人魚表演。

原來是一個國際著名導演正在為世界海洋組織拍攝海洋保護宣傳片。

讓模特演員扮成美人魚的模樣,在水池裡面同海洋生物一起暢遊,宣傳「人類與海洋生物共存」。

今天正好對外開放,遊人可以在特定的區域外部觀察拍攝。

其實這裡是一片人工海洋。就像是大型的游泳池一般。

裡面的海水湛藍湛藍,有海龜,還有大片大片叫不出名的漂亮魚群。

六七個模特被打扮成美人魚的模樣,膚色各不相同,但都有著魔鬼般的身段和天使一般的身材。在攝影師的要求下,擺出各種妙曼的姿勢。

簡雲曦的目光卻落在唯一一個亞洲女子的身上。

是葉宴。

簡雲曦無意間看到霍承北的目光似乎也在注視那個人。

注意到簡雲曦正在看他,霍承北笑了笑:「這個導演用人非常嚴格,一般只用歐洲人,葉宴能夠躋身這次宣傳片中,還真是為國爭光了。」

簡雲曦點頭:「她現在真的很了不起。」

說罷又問到:「你們後來是如何相遇的?」

霍承北說:「三年前,她還是個小模特,簽了一個不靠譜的經紀公司,其實那個公司暗地裡都是做的逼良為g的勾當,並且在國外有好幾個窩點,葉宴被騙到了法國,後來發現被騙,一個人逃了出來,被一群人追打,當時我正好在法國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她不知怎麼的就闖了人家的場地,後來我認出了她……」

霍承北寥寥數語,但簡雲曦已經知道葉宴過去的那些年其實也經歷了不少事。


上次,她欲言又止,尤其是葉叔的事情,說到一半就不說了。

簡雲曦也不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經歷了什麼。

總之,現在的葉宴就想現在的霍承北一樣,兩個人幾乎都變得面目全非。

過去的葉小青性格很爽朗,也愛笑,甚至有些大大咧咧。

但是現在的葉宴,給人的感覺很壓抑,的確是比以往瘦了許多,漂亮了許多,但是性格裡面那份陽光,似乎也被抽的乾乾淨淨。

或許是因為這些糟糕的經歷,簡雲曦想。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人群一片轟動。

「看,那邊好像出事了。」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簡雲曦看過去,心裡一驚。

出事的好像就是葉宴。

她整個人在清澈的水裡撲騰了幾下,然後一點一點的沉下去。

簡雲曦還沒有反應過來,旁邊的霍承北已經迅速脫了外套,整個人一下子扎進海水裡,朝著那邊游過去。

「媽咪,你弄疼我了。」

小葡萄的聲音在旁邊想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