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風流快活,以後千萬別說你體內留著裂魂宗的血脈!」葉無心的目光落在尤利婭臉,此刻尤利婭俏臉上汗水未乾,髮絲黏在臉頰上,脖子上明顯有吻痕,可以想象斗篷下面必然什麼都沒有。

「情與欲乃修鍊最大的障礙,只有無情才能成為至強者,你若看不透,便不配做我的對手。」葉無情的語氣毫無感情。

尤利婭這種狀態,足以讓任何男人變成禽~獸, 契約新娘:霸道總裁頑劣妻 ,尤其葉無情,雙眼古井無波,就好像萬載寒潭一樣冰冷無情。

這種人,沒有弱點,沒有軟肋,是非常可怕的。


然而八毒宗弟子卻沒有這麼好的定力,除了對葉問天的怒恨,望向尤利婭的目光充滿了垂涎,有的人幾乎就要留下口水來,一個個褲襠都支起了小帳篷。

尤利婭哼了一聲,臉色寒了下來,如果不是裡面沒穿衣服,她就要開槍打人了。

葉問天將一件衣服圍在腰上,擋在尤利婭面前,嘿然道:「你願意無情無欲是你的事,我就是個有情有欲的人,少在這教訓我,就憑你們還不配!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要清理門戶嗎?現在我就站在這裡,來啊。」

誰料,葉無情居然轉身就走,葉無心冷笑一聲立刻跟上,葉無意冷聲道:「我們在追一頭極其強悍的靈獸,哪有時間和你浪費功夫。十三死士,他就交給你們了,稍後提著他的人頭來見!」

「是!」齊聲應諾,十三個面色青黑,表情僵硬如死屍的八毒宗弟子排眾而出,將葉問天圍在中間,隨著一陣衣袍撕裂之聲,十三人躬下身子,背後都伸出八根布滿倒刺的尖銳蛛腿,奇異的是,這些蛛腿不再是青黑色,而是純黑色,尖端位置隱隱透出暗紅色,看起來森然可怖,充滿了毀滅性的氣息。

其餘八毒宗弟子只能無奈離開,臨走前狠狠瞪了葉問天一眼,眼神中都充滿了戲謔和快意,顯然對十三死士非常有信心。

不消片刻,密林之中只剩下十三死士、葉問天和尤利婭。

葉問天心中納悶,究竟是什麼樣的靈獸,能讓葉氏三傑如此焦急?竟然連清理門戶的機會都主動放棄。在這個七十九級上限的次級位面,難道會有八萬九萬靈力的靈獸嗎?又或者,這裡有血靈獸?

這可能嗎?不過,想要弄個明白, 帝少萌妻

「怎麼辦?」尤利婭有些擔憂,她非常清楚,由於九天十地封神符的原因,葉問天的靈力之海被封鎖,無法使用靈力,沒有靈力,就無法祭出黃金手,無法祭出黃金手,就無法解除八毒宗的蛛毒,這是一個可怕的死循環。

「別怕,一切有我。」葉問天堅定的語氣立刻給了尤利婭信心,彷彿這天地間再也沒有什麼好懼怕的。

十三死士面無表情,就像是沒有感情的怪物,忽然,他們動了,動作整齊劃一,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天誅。」其中一人掏出一枚法印注入靈力按在地上,兩個古字光芒大放,形成一片半透明的光牆。

「天權。」第二個人動作相同,僅僅是古字不同,同樣形成一片光牆。

「天虛。」

……

十三個人同時按下,二十六個古字好似來自洪荒,一道道光牆相互連接,組成一個全封閉的牢籠,將葉問天和尤利婭困在了裡面。

葉問天當然沒有坐以待斃,他抱著尤利婭試圖在牢籠完成前衝出去,卻被一股沛然莫御的偉力給彈了回來。

天誅萬毒陣,完成。

葉問天靈力被封,無法使用黃金手解毒,形勢一時間急轉而下,兩人都陷入了危機之中。

… 天誅萬毒陣,以上古符文組成法陣牢籠,連靈帝強者都能輕鬆捆住,再加上連至尊都能毒殺的劇毒,殺傷力令人髮指,這是八毒宗鎮宗之寶,歐陽奇為了復仇,不但祭出鎮宗之寶,而且提煉出全身毒素給十三死士淬毒,可謂下足了血本。

接著,十三人一邊控制法印穩固牢籠,一邊將八根蛛腿刺入光牆之中,光牆是單向的,進的來卻出不去。

尤利婭面色陡變,只見一滴滴黑的發紅的毒液從蛛腿尖端溢了出來,見到空氣立刻嗤嗤揮發,化為濃烈的毒霧擴散開來。

毒霧凝若液態,蘊含著八毒宗宗主歐陽奇的全部毒素,再加上萬毒陣增幅,殺傷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就連至尊強者都會被瞬間毒斃。

頃刻間,原本黑沉沉的蛛腿變成了骨白色,所有毒素都被排空,十三死士猶不罷休,連生命力都注入進來,肌膚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

不愧是死士,沒有思想,沒有感情,他們要用自己的性命,換葉問天的性命,無論成功與否,他們都是一次性消耗品。

絕殺之陣,這是真正的絕殺之陣,就算能祭出黃金手,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吸收這麼多蛛毒,一旦吸收的速度超過解毒的速度,毒素就將攻入心脈!

毒霧如雲,徹底充滿了整個牢籠。

「尤利婭,借我靈力,快!」葉問天一聲大喊,直接將尤利婭抱在了懷裡。

此刻尤利婭身無寸縷,只裹著一件披風,被葉問天抱起,立刻緊緊纏住,筆直有力的長腿纏在他的腰上。

嬌軀猛然繃緊,尤利婭倒吸了一口涼氣,卻不敢有所怠慢,強行壓下-體內的躁動,將赤紅色的火屬性靈力注入葉問天體內。

噌然銳響,須彌戒閃了閃,帝具龍牙出竅,插在法陣中央嗡嗡震動,一股雄渾凌厲的刀氣瘋狂擴散,登時形成一層結界,將毒霧盡數排開。

葉問天險些被尤利婭的動作帶上天堂,深吸口氣沉聲道:「靈力不要中斷,千萬堅持住,危險也是機遇,只要能將這些毒素吸收,我的血氣之力很可能會越過瓶頸。」

尤利婭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帝具的氣息何其強大,險些將天誅萬毒陣沖毀,十三死士全都悶哼吐血,乾枯的皮膚裂開一條條縫隙。

葉問天盤膝坐下,藉助尤利婭的靈力,強行祭出黃金手,掌心裂開,開始一點點吞噬環繞不散的巨量蛛毒。同時全力運轉八級心法和烈陽鍛體訣,將解毒后留下的菁華融入血氣之中,以此增強自己的血氣力量。

他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因為黃金手合成解毒物質是需要消耗大量靈力的,以尤利婭的靈力總量,不知道能支撐多久。

隨著吸收的毒素越來越多,葉問天的體溫越來越高,體內的血氣徹底沸騰,濃烈的血焰如燃燒的火炬,九條血氣角蟒鑽了出來,圍繞著他扭曲轉動,昂首嘶鳴凶威赫赫。

尤利婭除了輸出靈力之外無事可做,此時她趴在葉問天懷中,感覺自己就像是抱著一個大火爐,躁動的感覺越來越強,忍不住在他胸前磨蹭起來。

葉問天全身心沉浸於修鍊之中,卻沒有感覺到懷中的滿園春色。此刻他心中充滿了驚喜,正所謂禍福相依,這些蛛毒源自八毒宗宗主,乃靈帝強者畢生淬鍊的血氣菁華,毒性固然強的可怕,純度卻是普通蛛毒的百倍,幾乎相當於聖血,實在是修鍊氣血的上好材料。

八毒宗果然人人都是寶啊,此刻葉問天心中不由感嘆,幸好八毒宗不知道自己能解毒,否則肯定不會送這份大禮。

當時給十三死士淬毒之後,歐陽奇的等級連降四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虛弱狀態,如果他知道葉問天能解毒,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而死。

天誅萬毒陣外,十三死士同樣不知道葉問天在吸收毒素,他們要做的,就是完成使命,堅持到生命耗盡的一刻。

黃金手全力運轉,將恐怖的蛛毒逐漸化為純粹的血氣菁華,然後融入自身的氣血之中。

隨著吸收的速度越來越多,九條原本已經達到極致的血氣角蟒,體型又開始膨脹,冥冥之中產生一股難以抗拒的吸力,牽引著九條血氣角蟒徐徐靠近。

腥紅的閃電在角蟒之間噼啪閃爍,似乎在相互排斥,抵抗這股冥冥中的牽引之力。但這股力量代表著天道,代表著進化的規律,是不可抗拒的。

終於,兩條角蟒挨在了一起,血氣組成的身體漸漸破裂,伸出無數血色觸鬚相互纏繞,在一陣耀眼的光芒之中徹底融合,化為了一條新的角蟒,不同的是,這條角蟒的鱗片改變了形狀,背上凸起了兩個鼓包,似乎要長出什麼東西。

這條融合后的角蟒更加兇猛,氣息也更加強大,凶戾之中多了一絲高貴,威壓之中則多了一點點龍威。

面對這條異類,另外八條角蟒感覺到了威脅,登時聚集在了一起,同仇敵愾和異類對峙。

然而,這條新的血氣角蟒以一對八,卻毫不畏懼,一聲嘶吼就撲了上去,速度快如閃電,一口就咬住了一條獵物的七寸,上下顎裂開,生生將其吞了進去。

吸收轉化眨眼完成,新的血氣角蟒體型再次膨脹,氣息更加強大,背上的凸起也越來越大。


僅剩的七條角蟒登時慌了,主動發動最兇猛的攻擊。可是,每吸收一條獵物,新的血氣角蟒就會更加強橫,天平傾斜的角度越來越大,當最後一縷毒霧消失,場面已經變成了一比一,體型對比無比懸殊,就像是大白鯊和小海豚。

葉問天長出口氣,總算將劇毒吸收完畢,還好尤利婭堅持住了,朝懷中看去,卻發現尤利婭其實已經暈厥,最後一絲靈力若有若無,顯然將自己壓榨到了極限。

「謝謝你。」葉問天在尤利婭有些蒼白的俏臉上輕吻一記,取出一瓶得自龍玉鼎的先帝聖血,仰后一口氣灌了進去。

(九蟒合一,血如騰蛇!)

… 葉問天沒想到血氣進化消耗如此之大,吸收完一位靈帝的全部毒素都無法完成,不過好在他還有先帝聖血,今天他必須要乘勝追擊,將血氣之力推過瓶頸,消耗再大也在所不惜。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此時血氣接近了進化的臨界值,如果不趁勢衝過瓶頸,今後再想突破,將花費更多時間,而且消耗也會成倍增加。

整整一瓶先帝聖血下肚,如怒江之水滔滔狂涌,頃刻間將潮水又推上了高峰。如此巨量血氣在體內爆發,葉問天的身體猛然膨脹,如吹滿氣的氣球,渾身血焰呼的一聲竄了起來,衝出足足數十米高,幾乎要挨到牢籠的頂端。

換做任何一個十宗弟子,就算是項少武、雷霆或者龍玉明,都絕對不敢一次性喝下滿滿一瓶聖血,如果他們這麼做,等同於吞下一顆巨型炸彈,必然會被撐爆,炸的粉身碎骨。

不過葉問天經過神血鍛體,神血比聖血高出一個檔次,他的肉身也比十宗弟子強悍,硬生生從血氣爆炸中挺了過來,並且藉助這股爆發力衝破了瓶頸。


野蠻,粗暴,以力證道,這就是葉問天在做的事情。

得到巨量血氣補充,新的巨型角蟒彷彿吃了大補藥,興奮地昂昂狂吼,狂撲而上,將最後一條獵物生吞進去。

九蟒合一,在這一刻,九條血氣角蟒合而為一,即將產生質變!

只見新的血氣角蟒發出痛苦的嘶吼,巨大的身軀盤在了一起,不停收縮扭曲,鱗片變得越發生動,神聖高貴的氣息越來越濃郁,背上的鼓包幾乎膨脹到極限。

終於,在尖銳的長吟聲中,嗤啦一聲,鼓包完全破裂,兩隻巨大的血色肉翼伸展開來,翼展足足達到了百米,幾乎和身體一樣長,真可謂遮天蔽日。

瓶頸突破,九蟒合一,血如騰蛇,這一刻,葉問天正式跨越了血如角蟒,達到了第七層境界:血如騰蛇。

騰蛇,背生雙翼,有騰雲駕霧之能,乃仙獸,可化龍。

角蟒和騰蛇自然是沒法比的,血如角蟒的力量上限是九十九萬斤,而血如騰蛇的力量上限卻是九百九十九萬斤,也可以稱為一鼎之力,這就是九蟒合一的效果。

一鼎之力,九百九十九萬斤,前世傳說中大禹收天下之銅,鑄造九鼎神器鎮壓國運,每一尊巨鼎的重量就是九百九十九萬斤。

當然,葉問天的血氣剛剛進化到這個境界,是不可能一步登天達到九百九十九萬斤極限的,現在這條血氣騰蛇的力量恰好突破瓶頸,達到了百萬斤,想要修鍊到極限,不但需要勤奮努力,而且還需要超巨量聖血之類的寶物支持。

這種消耗,就算是十宗弟子,如果沒有長輩的全力支持,或者沒有奇遇,也絕對承受不起。

即便如此,葉問天也非常滿意了,在原本的預計中,至少還需要半年才能突破。

「真要好好感謝八毒宗。」葉問天捏了捏拳頭,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體內血氣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這種感覺實在是好極了,感覺天都能一拳轟出個窟窿。

「就算靈力被封,我也不懼任何十宗弟子,現在,來檢驗一下血如騰蛇的威力!」葉問天抱著尤利婭站了起來,鼓動全身氣血,擰腰揮拳一聲斷喝,「給我開!」

沒有靈力無法發揮出帝具龍牙的威力,但那又如何?沒有帝具就出不去了嗎?

嘶鳴震天,充滿毀滅性的尖銳聲波透過壁障向外擴散,所過之處草木通通爆碎,地皮被生生犁了一層,十三死士已經接近油盡燈枯,此時被聲波掃過,登時七竅噴血。

只見剛剛誕生的血氣角蟒,肉翼扇動捲起風暴,龐大的身軀沖騰而起,百萬斤巨力勃然發動,重重撞在牢籠光牆上。

別看百萬斤僅僅比九十九萬斤高出一線,但差別卻巨大無比,轟的一聲牢籠巨震,光牆劇烈波動似乎隨時都會崩散。

「再開!」葉問天又是一聲斷喝,擰腰飛旋,右腿橫掃而出,血氣奔騰,騰蛇再起,第二次撞擊在光牆之上。

轟轟轟轟轟……


方圓千米如地震一般,連蛇蟲鼠蟻都被嚇得慌忙逃竄,牢籠每震動一次,十三死士的氣息就虛弱一分。

第十拳之後,牢籠光牆終於承受不住,在清脆的開裂聲中崩碎四散,地上的古字元文陣眼,光芒頃刻間暗淡下去,如琉璃般咔嚓斷裂。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連血都噴不出來了,渾身皮膚如乾屍,徹底油盡燈枯,乾癟的四肢如石膏,被反震力震成了齏粉。

葉問天一步踏出,提著帝具龍牙刀,將十三死士的人頭統統砍掉,在龍牙的裂魂屬性下,連靈魂都會被砍成兩半,是真正的灰飛煙滅魂飛魄散。

「尤利婭,你現在靈力體力全都耗盡,非常虛弱,我送你回營地。」葉問天準備幫她穿衣服,卻發現,原來兩人依然以最原始的方式緊密結合著。

尤利婭為了保持靈力輸出,一直在壓榨自己,此時確實有些虛弱,聞言道:「那你呢?你要去追裂魂宗的人?」

葉問天點了點頭,露出一抹冷笑:「他們貌似在追蹤一頭超強靈獸,這麼高的分數,我豈能讓他們如願?既然他們認定我死了,那我何不將計就計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呢?」

尤利婭非常聰明,立刻明白過來,葉問天是要來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孤身行動最為隱蔽,如果帶多了人,反而容易被發現。

「好,我帶領其餘人繼續前進,咱們在世界樹匯合,你不用擔心我,有夢魘騎士在,就算遇到十宗弟子,我們也不怕。」尤利婭推了推眼鏡,纏在葉問天腰上的雙腿突然緊了緊。

葉問天感覺到尤利婭的體溫又開始上升,不由訝然道:「還想要?你現在有些虛弱,折騰多了對身體……」

尤利婭抬手按住葉問天的嘴,將他的話堵了回去,如水蛇般緊緊纏了上來,摟著他的脖子,伏在耳邊低聲道:「再給我一次,就當是慰勞我好了,抓緊時間,不會耽誤太久的。」

「額……好吧……」

(7:00,13:00,20:00再見,猜猜超級靈獸是什麼?)

… 世界樹是春狩的終點,此刻所有十宗弟子都已經躍過伏魔山脈,抵達了死亡森林,在這片森林的中心,就是擎天立地的世界之樹。

伏魔山脈另一端,一朵巨大的白蓮花正在濃煙之中急速飛行,濃烈的白光將蓮台完全包裹,蓮台之上,顏如玉全身乳白色的靈焰烈烈蒸騰,潔白的水色紗裙沾染了斑斑血跡,也不知道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俏臉上滿是焦急之色。

在她纖弱的身後,躺著十幾名蓮心宗弟子,都渾身帶血昏迷不醒,有的甚至缺胳膊少腿,傷勢極重,眼看已經有出氣沒進氣了。

顏驚雲肚子上有一道貫通傷,血流如注什麼靈藥都止不住,顏如雪跌坐在蓮台上,嬌軀簇簇顫抖,雙手指節捏的發青發白,透露出心中的無邊恐懼。

究竟是什麼樣的敵人,能將顏如玉眾人逼到如此境地?

答案是,敵人只有一個,就飛在白玉蓮台後方,此人身高八尺,容貌英俊到了極點,稜角分明如刀削斧鑿,偏偏英俊之中還帶著絲絲邪氣。身著鱗甲,腳踏雲紋戰靴,腰系龍首玉帶,頭上頂著兩根長長的雉翎,當真是英武不凡。

可不正是威名赫赫的十宗第一神級天才冠軍侯嗎?

此時冠軍侯正腳踏虛空追在白玉蓮台後方,嘴角噙著淡淡的邪笑,表情悠然自在,就像是貓抓老鼠,每一步邁出都能跨越數百米,真正的縮地成寸也不過如此。

「顏如玉,你還不屈服嗎?在我面前,你毫無抵抗之力。只要你肯乖乖做本侯的女人,本侯不但會救他們,還會讓你成為青年才俊榜榜首。」冠軍侯的聲音如憑空炸雷,在顏如玉耳邊響起。

顏如玉充耳不聞,咬著牙全力催動白玉蓮台,其實她心中早已接近絕望,逃也只是漫無目的地逃,她根本沒想到冠軍侯居然已經這麼強了,強到了無法抵抗的地步。她知道冠軍侯根本就沒有動真格,一旦冠軍侯失去耐心,反掌之間就能將她輕易抓住。

「如果驚雷哥哥在那該多好。」顏如玉心中下意識冒出了這個念頭,顏驚雷,琴宗第一天才,和冠軍侯同歲,十宗第二天才,論天賦稍遜半疇,但論放肆狂妄,絕對和冠軍侯平分秋色。

冠軍侯蹙了蹙眉,他已經開始失去耐心了,按照他的習慣,如果軟的不成,那就只能來硬的了,只不過,每次霸王硬上弓之後,他的興趣總會很快消失。

「罷了。」冠軍侯搖了搖頭,伸手虛抓,金光閃爍如一輪小太陽,一柄金黃-色的古劍落入手中,其色澤和軒轅古劍非常相似,形狀氣息卻截然不同,軒轅古劍劍刃寬闊,散發出的是君臨天下的仁者皇威,而這柄劍劍刃略窄略長,散發出的是氣息至剛至陽充滿霸道。

指天劍,指天宗嫡傳武靈,威力奇大,傳說指天劍的本體是一件神級帝具,是指天宗的鎮宗之寶。

手起劍落,一道長達千米的金色劍氣狂飆而出,橫貫天地,彷彿連天空都被切開,瞬間斬落在白玉蓮台上。

轟然巨響,白玉蓮台被撞得凌空翻飛,白光暗淡幾乎破碎,一片蓮瓣咔嚓斷裂,寶物殘缺靈性大損。

冠軍侯隨手一劍,居然斬壞了顏如玉的寶物!

顏如玉和白玉蓮台心神相連,首當其中遭受反噬,嬌軀巨震一口逆血就噴了出來,灑在胸前凄凄艷艷,臉色剎那慘白。


偏偏在這個時候,一直跌坐顫抖的顏如雪,忽然暴起,一掌重重按在了顏如玉背上。

顏如玉連遭重創,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其中甚至可見臟腑殘片。但這一掌,不但傷了她的身子,而且傷了她的心。

「如雪,你……」顏如玉愕然轉頭,看到了一張略顯瘋狂的臉,聽到的是歇斯底里的笑。這,真的是自己記憶中活潑調皮的妹妹嗎?

顏如雪笑得有些瘋狂:「顏如玉,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們會落到這步田地嗎?你為什麼要反抗?你為什麼不乖乖從了冠軍侯?你不是口口聲聲要保護我們嗎?那就做給我們看啊!」

「如雪,你說什麼……」顏如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妹妹怎麼會說出這番話?難道自己一路上保護他們,錯了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