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金熙方才壓下的怒火又生起來了,「你若是真的心裡有這個姑姑,便不該在她的面前撥弄是非!」說完,便上前,「母親,孩兒扶你去……」

「不用你!」金夫人推開了他。

「母親……」

「你休想趕走蓮兒!」金夫人繼續道:「我告訴你,我就是要把蓮兒留在身邊!不但要留著她過年,還要留她一輩子!今天我明明白白地跟你說清楚,我要蓮兒當我的媳婦!」

「母親,我有妻子!」金熙雙手緊握,一字一字地道,無數次重複這件事,這個問題,便是再大的耐心與孝心,也被磨的差不多了,「母親,恕孩兒不能從命!」

「齊氏是一個蛇蠍心腸的毒婦!她會害死你的!」

「既然母親不舒服,孩兒便不在這裡惹母親生氣了。」金熙沉聲道,隨後行禮轉身離去。

「熙兒!熙兒——」金夫人厲聲叫道,可是卻怎麼也無法將人叫回來,「這個不孝子……不孝子……」

一邊傷心地說著,一邊落淚。

「姑姑,你別傷心,表哥不是有心的!」柳蓮柔聲安慰,說著說著,自己也傷心起來了,「姑姑要保重身子,若是姑姑有什麼,那蓮兒在金家更是沒有立足之地了……」

金夫人抬手抹了抹眼淚,握緊了柳蓮的手,「你放心,有姑姑在,姑姑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齊氏這個毒婦……我一定不會放過她!一定不會!」

柳蓮也低頭抹眼淚,同時也掩蓋住了眼底的冷笑,不會放過齊氏?這句話她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了,可齊氏都回來這般長時間了,她做了什麼了?

她也算是看清楚了,金家最靠不住的便是她的這個姑姑!

要對付齊氏,拉攏表哥的心,她得自己想辦法!

……

「大過年的這般臉色,怎麼?你母親又逼你休妻了?」韓磊好整以暇地看著眼前徒弟,笑道。

金熙苦笑,「老師你便別笑話我了。」

「雖說你是我的入門弟子,不過你的家務事我也不方便插手。」韓磊道,「而且,你母親也並不難應對。」

金熙沉吟會兒,「老師,她是我的母親,我會盡一切能力讓她安享晚年,可是……說句不孝的話,這般多年,她並未盡到當母親的責任。」

「那是因為有另一個人充當了這個角色。」韓磊道。

金熙面色一變,隨後正色道:「老師,齊傾是我的妻子!」聲音明顯有著慍怒。

韓磊但笑不語。

金熙胸口像是被什麼壓住似得,咬著牙:「不過是差了六歲而已,我都不覺得有多大的差距,為什麼你們一個個都……」

「熙兒。」韓磊打斷了他的話,「這世上本就排斥異類,你若是想當異類,真的這般在乎這段婚姻,那便唯有站在眾人之上,方才可以抵擋這些閑言碎語。」

金熙頷首:「多謝老師教誨。」隨後,又道:「老師,明年的下場,我不打算只是單純的練練筆。」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我不反對。」韓磊道。

金熙笑道:「老師放心,我不是衝動,更不會胡來。」

……

到了子時,辭舊迎新的鞭炮聲便響了起來了,不間斷地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往年金熙都是陪了金夫人用了年夜晚,再過來跟齊傾一同守歲,不過今年他卻是被扶著進來的。

「怎麼回事?」齊傾看著喝的醉醺醺的金熙,皺起了眉頭。

「少夫人……」金榮一邊扶著金熙一邊道:「少爺跟韓夫子喝酒,喝醉了。」

齊傾道:「喝醉了在清院休息便是,還過來做什麼?」

「少爺吵著要過來。」金榮道。

齊傾看著他,似乎在猜測他是不是又在做什麼。

「少夫人,的確是少爺吵著要過來的。」金榮嘆了口氣,「上午夫人又罵了少爺,少爺心裡不痛快,團圓飯是跟韓夫子用的,可能心裡不痛快,所以就多喝了幾杯,不過醉了還是惦記著要陪少夫人守歲這事。」


齊傾看向醉的不省人事的金熙,仍是有些懷疑金榮的話,不過人都已經來了,總不能將人趕出去,「將人扶進來。」

「嗯。」金榮鬆了口氣,當即將金熙扶進了卧室,隨後便道:「少夫人,那小人先走了,勞煩少夫人照顧少爺了。」

齊傾正想拒絕,不過卻因金榮臉上的疲倦之色打斷了,「榮叔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好。」金榮笑道。

齊傾又道:「榮叔如今歲數也大了,總是這般跟前跟後的也是為難你,你看看這府裡頭有什麼合適的人,好好教教,幫幫手,金熙身邊也需要多些人照顧。」


「少夫人放心,小人會留意的。」金榮笑道:「之前一直以為少夫人會安排,所以也沒準備,不過現在……」

「榮叔。」齊傾打斷了他的話,「我不希望那晚的話給你造成什麼負擔,該是我承擔的責任我不會推卸,我跟你一樣希望金熙好。」

「小人明白。」金榮點頭,隨後看了一眼床榻上的金熙,「不過小人還是希望少夫人能夠再考慮考慮,問題總是有解決的辦法,少爺對你更是一片真心,而且,金家也是你的家不是嗎?」

齊傾沉默。

金榮也沒有勉強,「小人告退。」隨後,轉身退了出去。

齊傾垂了垂眸,嘆了口氣,正打算去讓人熬碗醒酒湯,可這話還未開口,身子便被人從後面僅僅抱住了。

「齊傾……我想你……」

齊傾身子一怔,轉過頭,便見本該醉的不省人事的金熙起來了,還抱著她,像是個孩子似得在她的身上磨蹭著,嘴裡嘟囔著話。

「金熙?」

「齊傾……齊傾……過年了……我們守歲……齊傾……我們一起守歲……喝酒……」金熙仍是嘟囔著醉話。

齊傾伸手拉開了他的手轉過身,「躺下。」

金熙卻沒聽話,醉眼朦朧的,嘴邊泛著一抹柔和而燦爛的笑,緊緊地抓著她的雙臂,「齊傾……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你……」

齊傾眸色微微一顫,沉默半晌,「喝醉了就好好睡!」

「齊傾……我喜歡你……你可不可以也喜歡我……我不在乎你比我大六歲……真的不在乎……我會很努力很努力長大……我會努力長大……我都聽你的……我喜歡你……齊傾……你也喜歡我好不好?齊傾……」

齊傾卻是沉默良久,方才道:「好好睡覺。」方才說完,嘴唇便覆上了一股溫熱,眼眸倏然一睜,正想伸手將人推開之時,原本怎麼也不肯放手的人忽然間往後倒去了,倒在床榻上,當即又醉的不省人事,她是氣也不是,不氣更不是。

許是醉的太厲害了,金熙便是不省人事,眉頭還是皺著。

齊傾見狀,嘆了口氣,「來人!」

守夜的婆子進來,「少夫人有何吩咐?」

「去準備醒酒湯!」

「是。」

齊傾隨後又道:「還有,去端盆熱水來!」

「是。」

沒過多久,熱水端來了,齊傾親自擰了條熱毛巾,給金熙擦了臉,重新蓋好了被子,待醒酒湯煮好了之後,又餵了他。

「齊傾,我喜歡你……」喝過了醒酒湯的金熙嘟囔了一句,便沉沉地睡去。

齊傾起身將卧室內的燭火一一熄滅,只留了一盞引路的,緩步走到床邊,看著沉睡著的少年,嘆息道:「傻小子,等你長大了,便會明白你所謂的很喜歡很喜歡不過是你人生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點綴罷了。」

人年少之時的喜歡最為單純,卻也最為懵懂與脆弱。

等長大了,這份所謂的喜歡,不過是人生之中一個小小的回憶罷了。

……

次日,金熙是在一陣劇烈的頭疼之中醒來的,捂著頭掙扎地坐起身,好一會兒方才緩過來,可這一緩過來,便發現不對勁了。

「這……」

「少爺醒了?」還未等他回過神來,一個丫鬟便端著熱水進來。

金熙皺緊了眉頭,努力地回想著昨日的事情。

昨天他本來是打算等入夜之後再去陪母親用團圓飯的,可走到了壽安堂的門口,便怎麼也走不進去,他不想再重複那永遠都一個樣的母子爭執,更不想在團圓飯上聽母親指責齊傾!沒有去壽安堂,自然也不能去傾園,因為他去了,於齊傾來說便是災難,最後,便還是去找了老師,然後,便一起用了團圓飯,一直喝著酒,喝了很多很多……之後,他好像是跟金榮說要去陪齊傾守歲……再之後……腦子裡似乎閃過了一些畫面,而其中一個竟然是……面

金熙的臉色頓時一白,倏然起身,「齊傾呢?」

「少夫人在外面用早膳。」丫鬟道,「少夫人讓奴婢進來看看少爺醒了沒有,若是醒了梳洗之後就一同用早膳,待會兒還要去祠堂祭祖。」

金熙繃緊了心弦,「她……她心情如何?」

「啊?」

「她有沒有生氣?」金熙有些著急,更是擔心,他怎麼醉成了那個樣子?以前他也不是沒有喝醉過,可也沒鬧過什麼事情?昨晚上怎麼會……

丫鬟愣了愣,「少夫人……少夫人沒有生氣啊。」

「真的?」

「奴婢沒看出來……」


金熙這才鬆了口氣,揉了揉仍是發疼的額頭,轉身看向了眼前的床鋪,「我昨晚上睡這裡?」

「是。」

「那……」金熙盯著那丫鬟,眼中閃爍著晶亮,「那少夫人呢?」

「啊?」

「少夫人昨晚上也睡這?」


丫鬟又愣了愣,「奴婢……奴婢昨晚上沒有值夜……」

金熙的臉頓時黑了。

「不過這是少夫人的寢室,少夫人當然睡這了?」丫鬟忙道,說完,低下了頭,小臉紅了。

金熙的臉也不禁發燙起來,不過嘴角卻是高高翹著,惴惴不安的心也忽然間愉悅起來,正想繼續問仔細,卻被進來的婆子打斷了。

「少夫人讓奴婢來問問少爺梳洗好了沒有,快到祭祖的時間了。」

金熙只得壓下心緒,快速梳洗了起來,換上了下人送來的衣裳,便出了卧室,在花廳內,便見到了齊傾,看著正低頭小口喝著粥的齊傾,原本放下的心又懸起了,走過去的腳步也放緩放慢,道:「齊傾……」

齊傾抬起頭,神色淡淡,「起來了。」

「嗯。」金熙忙應道。

齊傾繼續道:「坐下來吃早膳,遲到了就不好了。」

「嗯!」金熙忙坐下。

「先把這晚醒酒湯喝了。」齊傾在他動手用膳之前道。

金熙當即照辦,將那苦的厲害的醒酒湯一下子便喝光了,然後,抬頭看著她,「我昨晚……」

「以後少喝些酒。」齊傾道,「你如今這般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喝太多的酒沒有好處。」

「我以後不會的!」金熙忙道。

齊傾頷首,「嗯,吃早膳吧。」

這回金熙卻沒有立即應,她沒生氣,他是安心了,可是……心裡卻更加的不舒服,為什麼不生氣?上次她還生氣,可這一次為什麼就不生氣?因為他喝醉了?可是,他親了她!又沒經過她的允許就親了她!她怎麼無動於衷的?!

他不想她生氣,他想她喜歡他親她!她不生氣也許是允許他親她,可是……可是……腦子裡有把聲音在告訴他不是這樣的!

「還很難受?」齊傾見他不動,便問道。

金熙盯著她。

齊傾皺眉。

「你為什麼沒生氣?」金熙問了出口,雖然一出口就後悔了,可要是咬著牙硬著頭皮繼續問,「我昨晚上……你……你為什麼不生氣?」


齊傾放下了調羹,「金熙,你喝醉了。」

「我……」金熙想反駁,可是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胸口像是憋了一口氣似得,很快,便又燃起了一把無名火,「我不吃了!」說完,便放下了筷子,起身離開。

這氣匆匆地走出了傾園,便後悔了,轉身便要回去道歉,可這才轉身,金榮便來了,「少爺,祭祖的時辰快到了!」

金熙怒道:「祭什麼祖!?」

「少爺?」

「我得跟她說清楚,我一定要跟她說清楚!」金熙受不了了,他今天一定要跟她說清楚!他要清清楚楚地告訴她,他喜歡她,不!他愛她!他金熙愛她齊傾!什麼大了半輪,什麼閱歷差距,什麼沒有人看好,他什麼都不管了!他就是要跟她白頭偕老,就是要跟她生兒育女,一輩子在一起!

「少爺!」金榮見勢不妙,當即攔住了他,「少爺,發生什麼事了?」

金熙深吸了一口氣,「沒事!」

「少爺……」

「我說沒事就沒事!」金熙怒道,「我跟她能有什麼事情?她是我的妻子,是我要過一輩子的妻子,我跟她能有什麼事情!?我親她就親她了,我就是要親她怎麼了?我……」

「少爺!」金榮打斷了主子的話,心裡即使擔憂又是無奈,「你不是答應了少夫人十八歲之前什麼也不做的嗎?」

「所以她更加應該是生氣的!」金熙低喝道。

金榮一怔。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