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雲天直接拿個碗裝了些菜放到小影蛇面前,一直以來步雲天把小影蛇當做他的隱藏殺手,所以並沒有把小影蛇顯露於人群,不過現在已經沒必要,只要不是遇到天階後期,有定海神珠在,保命絕對不成問題,而且小影蛇作為上古異種,也沒多少人認得,一般人也只是把它當做一般的小蛇而已,所以已經沒多大必要把它藏起來了。

「哇,好可愛的小蛇!」雷雨荷一看到小影蛇便驚喜道。

小影蛇雖然是蛇類,但是看上去卻是靈氣逼人,而且小巧玲瓏的確實顯得有些可愛。

不過這雷雨荷確實比較雷人,一個女孩子居然喜歡蛇類,小影蛇雖然可愛,但是也達不到讓女孩子喜愛的地步啊,最多也就不反感而已。

雷雨荷說話間已經把手伸向飯桌上的小影蛇,輕輕的嫵摸著,一副喜不自勝的表情,還好步雲天反應夠快,率先讓小影蛇不要動,否則雷雨荷恐怕要遭殃。

桌上的飯菜很快便吃完了,眾人都一股意猶未盡之感,不過他們也不是貪圖享受之人,很快便各自收斂了自身的心神。

「大姐,我們什麼時候出去獵殺妖獸啊?」吃飽之後,盧燦打著飽嗝道。

「等小天熟悉一下這裡我們就去吧,待著吃閑飯可不行。」雷雨荷一臉正經道。

「太好了,那小天你儘快熟悉一下這裡,然後我們就可以出發了。」盧燦興奮道。

「其實也沒什麼好熟悉,這村子也就那麼大,一眼都看完了,我現在就可以隨時出發。」步雲天摸著盤在手臂上的小影蛇笑著道。

「嘿嘿,這村子可沒有表面這麼簡單,你可以當做是一條隱士村,最好不要隨便得罪人,不過既然你說隨時可以出發,我們現在就出發好了,需要準備什麼東西的現在就回去收拾,不用的話就出發吧。」雷雨荷站起來大聲道。

步雲天等人都搖搖頭,表示沒什麼東西需要準備的,緊接著眾人便在雷雨荷的帶領下向著村子外面走去,剛剛出到村口,便迎面走來了一群人。

三人一看到那群人便停了下來,於是步雲天也跟著停了下來,而那群人看到步雲天等人也是走了過來,其中幾個還哈哈大笑著。

「喲,這不是我們美麗動人的雷大隊長嗎?怎麼,一大早就準備出去運動啊?」其中一人怪聲怪氣道。

「做什麼關你們屁事,一群垃圾,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雷雨荷雙眼冒火道。

「就是,除了占著人多之外,不見得你們有什麼本事。」柳雪媛也是忿忿不平的道,那可愛的小臉因為生氣而變得紅彤彤的,看上去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誰叫你們沒本事收不到人,這怎麼可以怪我們呢。」其中一個人不屑道。

「哼,我們才不收垃圾呢,我們只收精英,看到我身邊這個沒有,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不服的話,你們也派個新人出來比比。」雷雨荷哼聲道。

「喲,我們的美女生氣了,想打架啊,你們還不快去安慰一下,機會難得啊。」另一人陰陽怪氣道。


「就是,就是,你看那紅嫩嫩的小臉,捏起來一定很爽。」又一人陰笑著道。

「哼,你們等著,別讓我們找到機會,到時你們就知道慘了。」雷雨荷憤怒道,這群人真是太可惡了,占著人多什麼事都做,整天就知道欺負人。

「大姐,我們走吧,不用理會這幫人渣中的戰鬥雞。」柳雪媛拉著雷雨荷的玉手小聲道。

「恩。」雷雨荷雖然很憤怒,但是也清楚再怎麼罵也沒用,想報復的話還是要找准機會才行。

眾人也不在理會那群人傢伙,頭也不回的向著村外走,直到走到看不到小村莊的地方,步雲天才小聲的對盧燦問道:「剛剛那幫是什麼人?」

「是一群小人,之前他們的隊長追求我們的大姐,不過大姐看不上他,大姐被纏的煩了,就狠狠的羞辱了他一頓,然後對方就因愛生恨了,後來他們就不停的找我們麻煩。」盧燦小聲的解釋道。

「這裡的人不都是學院精挑細選進來的嗎?怎麼會出現這麼沒品的傢伙?」步雲天不由的奇怪道。

「這也沒什麼奇怪的,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爭鬥,而且像這樣的爭鬥也避免不了,畢竟整個蒼穹大陸都是這樣,只要不做出過分的事情,學院方面也不會阻止,因為有競爭才有進步啊。」盧燦淡淡道,顯然已經習慣了。

「好了,你們就不要討論那些人渣中的戰鬥雞了,總有一天我會狠狠的教訓他們一頓的,看他們還敢不敢叫的那麼歡。」雷雨荷憤恨道。

「知道了,不過你也別生氣了,因為這種人氣壞了身體不值得,想報復肯定會有機會的,我們現在還是想一下去那裡獵殺妖獸吧。」步雲天微微一笑道。

「這個簡單,這裡的天階四級妖獸很多,我們現在四個人,應該可以打得過了。」雷雨荷點點頭道。

「好,那你們帶路吧。」步雲天點點頭道。(未完待續。。) 姜天威他們這方第一個出手的,就是楊清凝,這也是她自己強烈要求的。陳長生他們考慮了一下,便也同意了,畢竟這個早上場與晚上場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對方出戰的十人這時候也是選了出來,是四個M國人三個R國人和三個H國人。不過看起來,領頭的居然是一個高大的M國人的樣子。

看到姜天威他們這方第一個上場的,居然是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他們中間的一個R國人和一個H國人同時站了出來。

不過,兩人對視一眼,最後,那個H國人還是退後一步,讓那個R國人先上。

那個R國人走上前來,一臉的猥瑣,上下打量著楊清凝,嘴裡不乾不淨的說道:「花姑娘,大大滴花姑娘!」然後說了一通聽不懂的R國話。

這時候,最開始和陳長生他們打交道的那個西裝革履的傢伙走了上來說道:「這位漂亮的小姐,藤田五郎先生說:不管這次勝負如何,他希望能和小姐做個朋友。」

楊清凝不屑的說道:「我沒興趣和這種人做朋友,要打就開打,別嘰嘰歪歪的。」

那人將楊清凝的話翻譯給了那藤田五郎,藤田五郎也沒生氣,揮了揮手示意翻譯可以退開了。

看到翻譯退開,楊清凝拱了拱手后,便直接一個直拳直搗藤田五郎的胸口。

藤田五郎微微側身讓過後,一隻手將楊清凝的手格擋開來,另一隻手居然也往楊清凝胸口襲去。

看到這,這時候旁觀的一些人已經大罵出聲了,姜天威和楊特鴻他們也是眉頭一皺。這個藤田五郎一點也沒有一個武者的覺悟,居然使出這麼下三流的招式。

楊清凝看到藤田五郎這猥瑣的招式,也是大怒,她本就看這人不順眼,現在居然敢這麼調戲自己。徹底暴怒,看到暴怒的楊清凝,楊特鴻和慕容海天這幾人都是下意識的為這個藤田五郎默哀了三分鐘。

楊清凝不僅有個武痴的外號,而且還是個武瘋子。就是說一旦惹怒她的時候,她的戰鬥力能飆升到一個可怕的底部。慕容海天和司馬方騰他們當初可都是領教過暴怒中的楊清凝到底有多可怕。

這時候的藤田五郎似乎絲毫沒有覺察到異樣,在襲胸沒有得手后,下手更是猥瑣下流。只是,這時候,已經暴怒的楊清凝又如何再能夠容忍他的調戲。

武力全開的楊清凝讓姜天威終於領會到她武瘋子是怎麼來的了。藤田五郎說起來也是在暗勁巔峰的樣子,比起楊清凝也是絲毫不差。

只是,當他將楊清凝惹怒之後,卻是被楊清凝壓的死死的。全程基本沒有什麼還手之力,楊清凝也是下了重手,出手毫不留情。

所以,很快藤田五郎便為自己的猥瑣付出了代價。肋骨被楊清凝打斷三根,右手骨折,整個也是已經昏迷不醒。

看到藤田五郎的慘樣,那群人也是顯露出了義憤填膺的樣子,似乎怪楊清凝出手太重。

那個翻譯這時候也連忙跑了出來對著楊清凝說道:「這位姑娘,比武切磋,怎麼能下這麼重的手呢!」

楊清凝不屑的說道:「技不如人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下一場吧!」說完轉身便走,將場地留給了下一場的人。

那翻譯見楊清凝不理他,不由的將目光看向了那個最是高大的M國人。只見那人點了點頭,翻譯這才找了兩個人,將藤田五郎給抬了下去。

那個最是高大的M國男子走了出來,對著陳長生有些僵硬的說道:「我們…只是來…見識一下…華夏功夫…希望…點到為止。」

陳長生面無表情的說道:「行,那就如你所願!」

聽到陳長生的話,姜天威他們幾個也是點了點頭。姜天威也清楚,不論是他們這幾人還是對面的那些人,想來都是年青一代最頂尖的那一小撮人,不論損失了哪個都是難以承受的損失。所以陳長生才同意他們的意見。

藤田五郎被抬下去后,接下來他們上場的,換成了一個H國人。接下來的幾場比試,姜天威他們這一方卻是輸多贏少,最後只剩下他們四位已經進入化勁的人的時候,比了六場,居然只贏了兩場?

這讓一眾的觀眾有些心浮氣躁,暗暗心急不已,恨不得自己上去。可惜他們也知道,如果場上的這些人都不行的話,他們上去更是送菜而已。

所以,在見到己方的最強者之一開始上場后,圍觀人的情緒明顯高漲了許多。

看到周圍人的起鬨聲,那個最高大的傢伙皺了皺眉,對那個領頭的R國人說了些什麼。便看到那個領頭人走了出來。

姜天威他們這方派出的,就是在第一輪比試中將楊清凝淘汰下去的那個年輕人,叫做韓道明,剛剛進入化勁,一手家傳八極拳使得爐火純青。

上場之後,在翻譯介紹了一下這個秋田純生后。韓道明只是拱了拱手后說了句:「韓道明,請指教」,便拉開了架勢,率先出手了。

韓道明雖然剛剛進入化勁,但是這兩天的交流上也是出手不少,所以,略微鞏固了一下后,早已經不是一般暗勁巔峰高手能夠比擬的了。

可是看這個秋田純生的樣子,卻也是已經步入化勁,還好,兩人看起來也是半斤八兩。這讓雙方的人都是吃驚不小,什麼時候這麼年輕的化勁高手這麼不值錢了?

這後面可還是有三位沒有出手的,按照剛剛基本都是由弱到強的出場方式,這後面三人那不全是化勁了?

這一點,不止姜天威他們想到了,就是那個高大的年輕人也想到了,看了看姜天威他們剩下的三人,那人也是臉色一陣凝重。不過,似乎對自己有信心,隨即臉上便流露出一股捨我其誰的狂傲之態。

看著場中的比試,這時候,姜天威慢慢的來到陳長生他們幾個身邊,小聲的問道:「陳老,這些人就這樣肆無忌憚的進入華夏,難道國家就不管么?」

陳長生苦笑了一下說道:「他們後面的人早就和上面打了招呼了,他們也僅僅只是來參加這次天下第一的爭奪。結果一出來,不管結果如何,他們都會以最快的速度離開華夏。」 一路走來都是茂密的叢林,四處的山脈一片蔥蔥鬱郁,整個秘境看上去山清水秀,靈氣逼人,就像個世外桃源。

唯一可惜的就是頭頂的天空看上去低沉沉的,感覺上非常壓抑,不過習慣了倒也無所謂。

一條小溪緩緩流動,清脆的水流聲令人痴迷,大自然的樂曲總是那麼動人,不知不覺便吸引了你的注意。

步雲天等人沿著小溪向著上游飛馳而去,不時獵殺一些過來喝水的妖獸,可惜碰到的都是地階層次的妖獸,隨便幾下便搞定了。

「怎麼這麼倒霉啊,都走了這麼久了,一頭天階中期以上的妖獸都沒有碰到。」盧燦無聊道。

「放心,很快便有了。」步雲天淡淡的笑著道,因為盧燦說話的時候,剛剛好有一頭天階四級的烈火犀牛出現在他的神識感知里,而且就在他們前面不遠。

「或許吧,如果可以,我希望妖獸來的更猛烈一些。」盧燦一臉神聖道。

「希望你等下不會被妖獸虐的欲生欲死。」步雲天笑著道。

「那我也樂意。」盧燦一臉無所謂的道。

一會兒之後,那頭天階中期修為的烈火犀牛率先出現在雷雨荷的神識感知里,她不由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步雲天,內心卻是駭然一驚。

只見雷雨荷轉過頭盯著步雲天,有些狐疑道:「前面那頭烈火犀牛你是不是之前就發現了?」

「不會吧,小天你那麼厲害?」盧燦也是驚詫道,這頭烈火犀牛也被他發現了。

步雲天沒有說什麼。只是非常蛋定的點點頭。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反正作為自己隊友的幾人,遲早會知道他的實力,所以現在暴露也沒什麼,反而可以令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

柳雪媛一臉驚駭的看著步雲天,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每秒幾十米的速度飛馳著,步雲天居然比她們早發現這頭烈火犀牛足足有好幾分鐘,這說明什麼啊,說明步雲天的神識比她們的恐怖了不知多少。真是太讓人震驚了。

「不用這麼震驚的看著我吧,只是神識修為厲害一點而已。」即使是步雲天的臉皮厚比城牆,還是被眾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嘀咕道。

「還只是厲害一點,要知道我們這些隨便一個都比一般人厲害很多的,就算是天才,那也是天才之中天才,可是你居然比我們還厲害那麼多,簡直就是怪物。」雷雨荷有些吃味道。

「就是,而且我們三個都有天階初期的修為。而你的修為才剛剛到地階後期而已,現在就比我們厲害那麼多了。要是你也突破到天階初期,那豈不是還要更加誇張。」盧燦一想到這裡,也是滿臉震驚道。

「我們應該感到慶幸,這個怪物居然是我們的隊友,不是嗎?」柳雪媛俏皮的眨眨眼道。

「這倒也是。」盧燦點點頭道。


「好了,好了,你們就別妒忌了,準備戰鬥吧,已經快到了。」步雲天淡然的提醒道,雖然他也知道自己已經很強,但是一想到上界的宮紫月,他就不停的提醒著自己,自己還不到該驕傲的時候,還不到該懶惰的時候。

眾人各自收斂住自己的氣息,然後悄悄的圍了上去,小影蛇也被步雲天收入了定海神珠,畢竟現在的小影蛇攻擊手段還是太單一了,只有蛇毒攻擊。

不過很可惜,還隔了上千米的距離就有人被烈火犀牛發現了,偷襲的想法很自然的落空,眾人被發現之後也是神色一凜,不由的更加警惕,看來天階中期的妖獸確實比人類強上很多,眾人氣息全力收斂的情況下還是被發現了,這警覺性真不是一般的高。

「開打。」雷雨荷發出一聲嬌喝,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就沒什麼好說的,只能強行圍毆了。

雷雨荷說完便放出法寶攻了上去,柳雪媛和盧燦也跟著發動了攻擊,不過步雲天卻是沒有出手,而是發動了神火遁。

只見步雲天無聲無息的消失在原地,就是離他最近的柳雪媛都發現不了步雲天到底去了那裡,驚得柳雪媛差點忘記了攻擊。

神火遁配合斂息術的神妙在這一刻盡顯無疑,除非神識感知非常的變態,否則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發現融入虛空火靈氣中的步雲天,或許天階後期高手能夠發現吧。

倒不是說天階後期高手的神識有多變態,而是天階後期高手對天地規則的領悟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程度,基本上每時每刻都是融入天地之中的,周圍空氣有一點點詫異都能夠被察覺到,所以稍加註意的話,想要瞞過天階後期修士恐怕還是不可能。


閑話不多說,說時遲那時快,雷雨荷三人的法寶已經先後打在了烈火犀牛身上。

可惜三件法寶都是打在了牛角上,或者應該說烈火犀牛用自己堅固的牛角把襲來的法寶轟了回去。

「萬里冰封。」柳雪媛一聲嬌喝,法寶飛上半空,接著一股凍結一切的冰霜向著烈火犀牛噴洒而下,使用的居然也是寒冰法則,就是不知道跟那柳嫣然有沒有關係。

「該死的人類,你惹怒我了。」烈火犀牛憤怒的咆哮著,身為火屬性妖獸的它,最討厭的便是這些該死的水系道法了。

咆哮連連的烈火犀牛還來不及反擊,頭上的攻擊已經再次降下,只見萬里晴空無聲無息的出現一片黑雲,緊接著狂暴無比的雷電一道接著一道的轟向烈火犀牛。

「轟轟隆隆」的一陣轟炸之後,烈火犀牛已經被電的毫毛都豎了起來。

天雷可以說是所有妖獸都又驚又怕的東西,本來就暴怒的烈火犀牛更是被火上澆油了,一聲不知是痛還是怒的咆哮響起。

烈火犀牛整個燃燒起來,然後迅猛無比的沖向靠的最近的柳雪媛,幾百米的距離瞬間被拉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