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顯然何仁比他想象的還要殘忍.手起劍身舞動間.竟然向著他的肩膀落下.

他想躲.卻移動不了身子.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心裡充滿了悲涼和無助.恨只恨他沒有好好練武.才會落到他人的手上.生死只在別人一念間.

若讓他重生一次.他絕對不會讓自己落得這般田地.

然而這一切.他想得再美好.都無法改變.

他閉上眼睛.等待著痛苦的來臨.

死又何懼.

嗖.

一道破空之聲從身後傳來.何仁只待收起劍.躲向另一邊.

那枚石子打到地上.掀起一陣灰塵.

他擺了擺手.周圍一片寂靜.沒有絲毫聲音.

「何人在此.還請現身一見.」


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卻沒有任何發現.

不好.

他暗自叫道.突然回身.果然.姜雲飛已沒有蹤影.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何人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搶人.」

說著他向著青雲城而去.

另一邊.墨無塵和夕月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夕月拍了拍小胸脯.說道:「塵哥哥.幸好這次我們沒有住在客棧.不然救了他也沒地方放啊.」

墨無塵替他上好葯.這才走到院子里. 鑽石契約:首席的億萬新娘 這叫有先見之明.」

夕月鼓著小嘴.不時的抽動.這人一天不打擊她心裡不舒服.


兩人在大街了轉了一會.夕月買了些小東西.直到夜幕降臨才慢悠悠的向回走.

「塵哥哥.魏仲奇真的在幫他呀.」

「那當然.官府中人.他們是不會輕易得罪的.」

歷朝歷代.江湖都自成一統.朝廷幾乎不管.只是暗中指派一些高手混在當中.或者乾脆武林盟主都是他們的人.只要大的方向沒錯.朝廷都不會去管的.

所以.說白了.江湖中再大的勢力在朝廷眼裡.那是小打小鬧.什麼都不算.

「塵哥哥.有人.」

夕月自從這次出門.墨無塵就送了她一把劍.整天帶在身邊.走起路來叮噹直響.她有一下沒一下的在墨無塵身邊跳來跳去.不經意發現有人跟著他們.

心中一驚.墨無塵安慰道:「你今天那麼出風頭.無論出於什麼考慮.魏仲奇都會盯上我們的.不弄清楚我們身份.他是睡不著覺的.所以.別擔心.走吧.」


他們一路來到一個偏僻的巷子里.身後幾人也快速追了上來.可一轉眼.卻沒了蹤影.

幾人反覆找了幾條街.都沒發現人影.當下苦著臉.說道:「頭.跟丟了.」

「笨蛋.沒用的東西.少城主吩咐我們要離得遠一些.誰讓你們追這麼近的.這下肯定被發現了.」帶頭那人連續拍著另外幾人的頭.

那幾人垂著頭.一幅垂頭喪氣的模樣.心中懊惱.

還不是你讓我們快點追.說追丟了讓我們好看.

那我們已經離得夠遠了.誰知道還是被發現了. 九界 .笑嘻嘻的說道:「塵哥哥.他們也太笨了吧.」

墨無塵沒有說話.而是望著不遠處.冷聲說道:「跟了我們一路了.要本公子請你出來嗎.」

夕月的笑聲戛然而止.臉上的笑意也收了起來.狐疑的看著周圍.卻沒有發現什麼.正當她以為墨無塵想多了的時候.前方的一片建築群中.閃現出一道身影.

夕月看到此人.臉色變得極不好看.

「何公子.你跟著我們是何道理.」

雖然此時的何仁一臉的憨厚.她卻怎麼都無法將她先前認識的那個人聯繫到一起.總覺得很假很假.

史上最强村長 .一臉的憨笑.「先前不是說請姑娘吃飯嗎.那個……」

夕月嘻笑.「難道你想把那頓飯補上嗎.」

何仁痛快點頭.「也算答謝姑娘的提醒之恩.」

他故意將話題引到這裡.想看看夕月他們的反應.

夕月擺了擺手.道:「吃飯就免了.本姑娘有人管飯.不過那個叛徒.你抓到沒有.那人長得像個小白臉.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她自顧自的發表意見.何仁愣在那裡.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也沒想他回答.打了個小哈欠.說道:「若沒事.我們先回去了.累.」

她剛一說累.墨無塵就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向何仁點了點頭.輕身掠下屋頂遠去.

夕月本來只想說離開的.誰想墨無塵卻抱起了她.

兩人一路無話回到了屋子裡.直到墨無塵將她放下來.她才發現這不是先前呆的地方.

「塵哥哥……」

「累了吧.我去打水洗下臉再睡.」墨無塵眨了眨眼.向外走去.

夕月側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心思卻活躍了起來.

難道何仁竟然跟了過來嗎.

這人的隱匿功夫也太好了吧.她什麼都沒發現.

看來今夜不能睡好覺了.

洗漱后.墨無塵沒有離開屋子.而是坐在書桌旁看書.

夕月也沒去管他.誰想已經睡了一覺醒來了.竟然發現他還坐在那裡.

燭火忽明忽暗的.將他的側臉照得如夢似幻.他許是累了.一手撐著頭.一手還緊握著那本書.也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神色不停的變幻.

夕月輕手輕腳的拿著一件衣服下床.連鞋也沒敢穿.怕驚擾到他.走得近了.才發現紅燭早已見底.只留點點淚痕在支撐著它的生命.

忽然.她聽到他的低喃.夕月一驚.側耳認真去聽.心中大憾.

娘.娘……

一聲聲.他的額頭布滿了汗水.神色不停的變幻著.眼珠子在緊閉的雙眼中不時的轉動著.整個人很不平靜.

夕月心中一痛.老夫人的死.她已經了解了.是流雲告訴楚楚.說是墨無塵殺了她一家.說可以幫她報仇.她失手放了把火.把老夫人燒死了.

無論怎樣.無論墨無塵表現的有多不在意.無論經過多久.他恐怕都過不了心裡那一關.有仇不能報.有恨卻不能表現出來.他.活得很痛苦吧.

都是因為她.有時候.夕月甚至在想.他為什麼要救她.那麼不顧一切.她一直不相信這世間的感情.就因為從小的青梅竹馬都可以背叛.還有什麼值得她相信的呢?

然而墨無塵的所作所為.讓她的想法從此改變.心結也解開了.

可他的心結.誰能幫他打開.

無塵.無塵.不要這樣好嗎.

許是感覺到房間里的氣息不對.墨無塵突然睜開雙眼.連看也沒看.身形一動人便來到夕月的面前.冷聲說道:「誰.」

因為夕月站在背光處.屋子裡一片漆黑.他根本沒想到是她.手裡也沒閑著.尋著她的脖子而去.

夕月大驚.扔下手中的衣袍.閃身避開.卻沒有出聲.而是一揮手將那馬上燃盡的燭火打滅.

兩人在黑暗中交手.夕月覺得自己幾乎沒有還手之力.也是此刻.她第一次認識到黑暗中的他是什麼樣的.

冷血、無情、詭譎、神秘.不顧一切……


他出手凌厲.見來人沒有出聲.心中擔憂.怕夕月出了事.下手總是有些顧慮.只想快點擒住來人.

啪.

被墨無塵一掌拍到手臂上.夕月悶哼一聲.繼續向後退去.

「雲夕.」


夕月暗自惱怒.她只是哼了一聲.便被認出來了.真是沒意思.

「塵哥哥.原來是你呀.嚇死我了.」

墨無塵已點燃了燭火.夕月站在不遠處.不停的揉著手臂.一邊嘀咕道:「我只是想找點水喝.眼睛還沒睜開就被你偷襲.真是太過分了.」

墨無塵蹙眉看著她.沒有走過來.聽到夕月的話語.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過來.」

他坐在那裡.一揮手讓她過來.

夕月咬了咬牙.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

慘了.被發現了.

墨無塵見她走得很慢.臉上露出不快的樣子.夕月見此.立刻撲到他懷裡.撒嬌道:「塵哥哥.人家不是故意的.只是看你睡著了.怕你著涼.給你披件衣服而已.誰想卻被你嚇了一跳.」

後面的她沒說.墨無塵也沒問.

「還疼不疼.」

其實他和夕月交手.也是有感覺的.只是這丫頭硬是不讓步.讓他一時也猜不透.這才不小心傷了她.

夕月從他懷裡露出頭.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時眨動.滿臉的委屈.喏喏的說道:「疼.」

墨無塵嘆息一聲.幫她揉著.昏黃的燭火映在兩人身上.一片安詳.

夕月其實沒有那麼誇張的.但自從坦白了身份之後.她似乎又回到了數年前那般.喜歡胡鬧.喜歡看他緊張.

「塵哥哥.你的臉還疼嗎.」

她窩在他懷裡.明顯的感覺他的身體一震.

果然他什麼事情也悶在心裡.不想與她說.哪怕他再痛.他也對著她笑.

想到這裡.夕月突然覺得很委屈.她掙開墨無塵的懷抱.向床上爬去.

墨無塵一語不發的坐在那裡.也沒阻止.愣愣的看著她.過了半晌.終是不舍讓她傷心.當下走到床邊.掊了外衫、鞋子.鑽了進去.

夕月本來還在生氣.不知為何.此刻的氣似乎全消了.只剩下一陣緊張.

因為她感覺他的手臂從她身上伸了過來.將她攬進懷裡.

一瞬間.她的身體如同冰遇上火.燃燒了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