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該怎麼辦?”古羲急忙問道。

玄靈子嗤笑兩聲,道:“你現在將頭腦的精氣龍頭散去,按照我的方法來,首先將你的脊椎骨的精氣給凝聚,不要凝聚成龍,先凝聚一條精氣小河,成功之後,以小河爲中心把全身散亂的精氣全部聚集起來。”

“凝聚精氣小河容易,但要靠着這般拉扯,那得需要多長時間啊!”古羲有些無語的說道。

“嘿嘿……”

玄靈子笑而不語,看着古羲嘿嘿直笑。 看到玄靈子的笑容,古羲怎麼看都感覺這是一個極度猥瑣之人,完全沒有一絲高手風範,或許也是因爲玄靈子的這種性格,他才感覺與玄靈子比較親近。

“這麼看着我幹嘛?我長的也就一般帥。”玄靈子摸了摸兩撇小鬍子,配合尖嘴猴腮的模樣顯得更加猥瑣。

“說正題,正題。”古羲無語說道。

“好吧。你這麼做凝聚大河固然麻煩,但是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用突破,就可以凝聚成小河,然後就可以繼續用小河凝聚龍的虛影,旋即在凝聚龍尾,龍身。”

古羲聽的心中一驚,急忙說道:“你是說在靈衍境的時候就可以將修爲達到真衍境三重天的實力?”

“沒錯!凝聚龍身最爲麻煩,這是真衍境的一個坎,耗費的時間極長,而靈衍境的時候凝聚就可以縮短這個凝聚的時間!好處可是大大的!一般人,我都不告訴他。最重要的是,可以繼續融合靈根!”

玄靈子拍了拍古羲的肩膀,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模樣。

“沒唬我?”

玄靈子的這幅模樣讓古羲心中生疑,然而繼續融合靈根卻讓他感到無比的誘惑。

“騙你我又什麼好處?小子,老子告訴你修煉技巧,你他孃的竟然還敢跟我如此呱噪,不想活了是不!”

玄靈子吹鬍子瞪眼,伸手就往古羲頭上拍去。

“信,信,我信!”

古羲急忙說道,頭上已經有了三個大包了,他可不想再多幾個。

“哼,給我死去修煉。”玄靈子哼哼兩聲,直接躺進棺材裏面。

古羲不由的有些無語,根據以往的經驗仔細思索了一下這種修煉方法,感覺可行,在想想玄靈子的確沒有必要害他,於是乎,就盤膝坐在棺材旁邊修煉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古羲的身體開始生成出一股霧氣,這不是水霧,這是修煉之人的才能夠擁有的精氣,是修煉之人的根基所在。

霧氣升騰,逐漸的在古羲的頭頂化成一個淡淡的龍頭,沒有鼻子眼睛之類的,只有一個模糊的大概,這便是古羲所凝聚的精氣龍頭了。

“散了吧!”

古羲心中暗暗想到,有些可惜,因爲這龍頭他達到靈衍境巔峯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凝聚起來了,如今要散掉,着實有些可惜,不過也沒有辦法,這麼做太過危險,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害怕。

“嘭”的一聲,升騰出的精氣龍頭在古羲的意念之下直接爆散,讓古羲的身體都有些抽搐,這是非常痛苦的一個過程,不亞於將身體轟碎,不過這疼痛也就一瞬間,倒是可以忍耐的住。

精氣龍頭爆碎,像是孤魂野鬼一般,在古羲的頭頂飄蕩,古羲猛地大吸一口氣,精氣瞬間就被古羲的吞入口中。

在古羲的控制下,精氣涌入四肢百骸,在經脈中游走最終來到了古羲的脊椎骨所在的位置。

“聚!”

古羲暗喝一聲,那些散亂精氣瞬間受到牽引,在古羲的脊椎骨部位凝聚起來。

像是穿針引線,織布一般,精氣一絲絲的結合凝聚起來。

隨着時間的緩緩流逝,那些散亂的精氣已經遍佈古羲的脊椎骨,在脊椎骨上面凝聚成一條小河。

兩天時間過去,小河已經凝聚成功,而古羲卻沒有停下來,用意志力控制小河,直接化成一絲絲細線向着散亂在四肢百骸中的精氣拉扯過去。

每拉扯一絲精氣,小河就壯大一絲,而古羲的氣勢也就厚重一分。


看到進展如此順利,古羲心中暗喜不已,繼續的拉扯自身的精氣。

“好了,好了,你他孃的別他我這裏修煉,弄的老子心不在焉。”

玄靈子突然從棺材裏面出來,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的看着古羲,好像在奇怪古羲的這種方法真的可行。


聽見玄靈子的罵聲,古羲醒來,擡頭正好看見玄靈子的驚喜之色一閃而過,心中不由的咯噔一下。

“玄靈子,你……你修煉的是不是這種方法?”

玄靈子臉色一正,吹鬍子瞪眼的看着古羲,道:“本人天縱奇才,修煉的自然不是這種方法!”

古羲臉色唰的一聲慘白了起來,道:“我還是散去小河吧,你是把我當成小白鼠在實驗呢!”

“嘿!小子,你放心,這種方法絕對可行,這可是經過我深思熟慮的,絕對不可能出錯,你就放心吧。你可以想想,只要你將龍影,龍尾,龍身凝聚出來了,一突破就是真衍境三重天,那絕對是相當的牛逼的人物!”

玄靈子再次拍了拍古羲的肩膀,一副你放心,絕對可以成功的表情。

“算了,我感覺還是老老實實的修煉比較好!”

古羲自然不肯,雖然這的確很誘惑,因爲這種修煉方法雖然牛,但卻是未知的,萬一出了事情那就完了。

玄靈子撇了撇嘴,笑道:“小子,你現在想要退出也不可能了,你是不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緊繃繃的。”

古羲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四肢,的確感覺到一些緊繃繃,就好像肌肉受到了牽扯一樣。

玄靈子嘿嘿直笑,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這是因爲你脊椎骨小河分散出去的精氣將你全身的精氣控制住了,你若是想要散掉小河,首先你的身體就會受不了,牽一絲精氣而動全身。”

古羲一聽感覺了一下,想要收回分散出去的精氣絲線真的辦不到,斷一根就好像斷了一根骨頭一樣。

頓時,古羲臉色唰的一身通紅了起來,直接對着玄靈子咆哮道:“你這老不死的,活了這麼大的年紀還這麼害我!你良心何在啊!”

玄靈子摸了摸小鬍子,語氣一正道:“你也不用擔心,這種修煉方法經過我日夜推敲,絕對可以實現!不要擔心!而且你的實力也會因爲小河的凝聚而增強,你現在應該有點感覺。”

聽見玄靈子如此珍重的話,古羲心中也稍稍的安慰了一些,至少玄靈子也是指點了他,不然的話他也能先凝聚龍頭,那就危險了。

而且感悟了一下自身的實力,的確有了一丁點的提升,不過可以忽略不計。

雖然如此,但古羲知道,這是因爲剛剛修煉的緣故,時間尚短。

“雖然如此,但這風險也太大了,不管怎麼說,我的小命算是成了一個未知數,而且芥末神大人說即使我上榜也沒有命多,爲了彌補一些,你總得給我一些好處吧。”

古羲瞪了一眼玄靈子,語氣有些弱了下來,不過成了小白鼠卻不想什麼都得不到,開始敲詐玄靈子起來,畢竟玄靈子可是一個封神的人物。

玄靈子一聽,樂了。

古羲也不去打聽打聽他是什麼人,出了名的有進沒有出,不過說到底還是騙了古羲,給點補償也是應該。

“說吧,你想要什麼。”

“也沒有什麼,你就隨便拿幾十根千萬年靈根來吧。”

古羲語氣輕鬆,然而玄靈子聽見,直接從棺材裏面跳了出來,一把掐着古羲的脖子,吼道:“小子,你當我種靈根的啊,還千萬年靈根,你他孃的是不知道這個概念還是什麼,想要靈根自己去問芥末神要,草!”

古羲臉色一紅,這麼說也只是想要撞撞運氣,萬一玄靈子有呢!

“消消氣消消氣,這不是商量着嘛,你要是沒有就直接說咯,用不着發這麼大到火,至於芥末神大人哪裏,還是算了吧。”

玄靈子臉色好看了一些,鬆開古羲,而古羲卻繼續說道:“既然沒有靈根,那衍技總有吧,就給我兩本天衍技吧……不是吧,你一個封神的人物竟然沒有天衍技,這也太過扯蛋了吧,別想糊弄我,你肯定有天衍技!”

古羲看到玄靈子醬紫臉色有些發慌,不過還是硬着脖子說道。

“草!老子有天衍技又如何!也不是你這小小靈衍境的人能夠修煉的,草,衍技是我自己創造的,你自己不會去創造!豬腦袋啊!我幫你來開開竅!”

砰!砰!砰!

玄靈子直接對着古羲的頭上錘了下去,的確是被古羲的無恥給惹火了,還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天衍技他也不想想,這世間也沒有幾本天衍技存世,還他孃的竟然要兩本!

“別打!別打!別打……”

古羲哀嚎,也不知道平日間強橫的頭顱在玄靈子手上就跟紙糊的一樣,一敲一個包。

“幹!”

玄靈子感覺也打的差不多了,於是鬆開了手,直直的盯着古羲。

“算了,我什麼都不要了。”

古羲顫抖着撫摸頭上的十多個大包,更是在玄靈子的目光下直接什麼都不敢要了。

“哼!就一本玄衍技,你要不要,多了沒有,少了我拿不出!”

看見古羲害怕的神情,玄靈子滿意的笑了笑,沒等古羲回答,一道金光從他額頭沒入古羲的眉心中。

古羲閉眼感悟一下,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急忙對着玄靈子說道:“你老人家真是大方,我就不打擾您老人家的修行了,我先走了。”

東西已經拿到,古羲再呆在這裏也沒有人任何意思了,直接拱手告辭。

“古羲,你小子還真是會裝啊,是不是什麼東西忘記給我了!”玄靈子語氣幽幽的說動啊。

“嘿嘿。給您,給您。”

古羲訕笑,將靈根幣拿了出來,交給玄靈子。

“哼,算你小子識相,給老子滾!”玄靈子哼哼兩聲,揮了揮衣袖,像是趕蒼蠅一般。

古羲撇了撇嘴,還想黑掉靈根幣的……不過被玄靈子拿去了,也沒有太大關係,反正他身上還有去中央大陸得到了大量靈根,雖然被鬼小蘇給黑掉了一半,但也足夠他用了。

“小子,有時間去打聽一下第十三根建木枝條的消息,如果得到,直接融合了!”

古羲身子一頓,臉上露出一絲怪異之色,最後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走在回地底的通道內,古羲眉頭緊皺了起來。

“蟬兒說她根本就沒有融合建木枝條,可是爲什麼卻有如此澎湃的生之氣息呢?”

古羲眉頭緊皺,當初在西部靈界的裂谷裏,古蟬爆發出來的生之氣息異常濃郁,震驚凌萱等人,都以爲古蟬融合了建木的第十三根枝條。

可是古羲在殺手聯盟的時候問過古蟬,古蟬並沒有得到,按古蟬所說,那就是爆發出來的這股恐怖生之氣息是融合了諸多靈根的緣故。

古羲自然不相信,他融合的靈根同樣不少,而且還有千萬年靈根,那也沒有生之氣息,最多隻是在修復傷勢上面有奇效而已。

“蟬兒的確沒有融合建木枝條,不然玄靈子也不會讓我去尋找最後的建木枝條了。”

古羲心中暗暗想到,旋即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芥末神爲何會對初次見面的古蟬露出驚訝之色,同時也拿出一張可以算是保命符的東西給古蟬。

古蟬雖然很有修煉天賦,但也沒有達到令芥末神驚訝的地步吧。

芥末神是誰,本身就是極端恐怖的天才人物,這麼長的歲月,什麼天才沒有見過,古蟬還引不起芥末神的關注。

“算了,不去想了,反正不會去算計蟬兒,管他呢。”

古羲搖了搖頭,不去想這件事情,直接來到了通道的鏡頭,手指一揮,一道傳送陣的空間裂縫就已經出現,古羲直接大跨一步消失在地底中。

在外界,已經過去了兩天半。

王澤在小樹林與秋若寒一直在等着古羲,兩天時間過去讓王澤有些不耐煩,身子也是躁動不安,在看到秋若寒曼妙身姿的時候更是心頭火熱,直想將秋若寒壓在身下好好的蹂躪,鞭撻一番。

而秋若寒也感覺到王澤那**裸的淫慾,心中雖然極短厭惡,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夠忍耐住,等實力強大了,所有覬覦她的人都要擊殺。

“草!這小子還他孃的回不回來了!”

王澤起身咒罵道,越想越氣,衍力直接迸發而出將對面的一顆大樹給轟的稀巴爛。

“神經病。”秋若寒看見,撇了撇嘴。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