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還給我送花,還追我,去找你那些奶牛吧,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是不會跟你在一起的。”她生氣的說道,卻不知道自己的語氣透露出幾分酸酸的味道。

“我喜歡啃骨頭。”宮野邪魅的眸光,暗暗的劃過了認真。

但,陸漾更生氣了。

這傢伙是暗示她是骨頭嗎?

“可是我不喜歡狗!”她咬牙回了他一句,轉身走向路邊,揚手打車。

不知道上天是不是跟她作對,半天都沒見一輛計程車過來,好不容易看到一輛了,卻一堆人爭搶着坐。

“上車吧,這裏打車很難打的。”宮野再度上前,霸道的把她拉回車子旁,直接把她塞進了副駕駛位。

“喂,你幹嗎?我不坐你的車,打不到車,我就是走路回去,也不坐你的車!”陸漾生氣的掙扎着要下車,但,宮野卻猛然傾過身來替她扣上了安全帶。

他的突然靠近,讓她的心猛然一窒,隨後如同小鹿亂撞似的怦怦狂跳。

近距離讓她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清冽氣息。

這該死的男人,身上的味道挺好聞的。

宮野沒有馬上直起身體,而是近距離的盯着她,把她難得一見的嬌羞收於眼裏。

這個女人,確實挺有個性的,完完全全的勾起了他的征服欲。

以前,都是女人自動貼上來的,從來都不用他費心思去追求。

但,她是第一個,讓他主動想追求,想得到的女人。

“你……你看什麼?走開,我要下車。”陸漾在他的注視下,聲音變得有些底氣不足,伸手去按安全事的扣子。

忽而,一隻大手霸道的覆在她的小手上。

“如果你再鬧着下車,信不信我馬上吻你!”霸道的聲音帶着幾分邪魅。

“你敢!”陸漾氣哼哼的對上他魅惑的桃花眼。

“試試!”宮野的目光變得深邃,灼熱,落在了她因生氣而微微嘟起了脣瓣上,喉結情不自禁的上下滑動了幾下。

一瞬間,車子裏的空氣似乎變得稀薄,陸漾被他富有侵略性的目光盯得渾身都不自在,呼吸似乎都變得在些困難了。

她咬了咬脣,默默的抽回了被他大手按住了小手,轉開了臉,不看他。

宮野勾了勾脣,見她老實下來了,他便直起了身體,關上車門,繞到另一邊,上車。

一路上,陸漾都賭氣的看着車窗外,一聲也不吭,甚至連看也不看宮野。

不知爲何,她竟然有些害怕宮野的目光,他的靠近,讓她慌亂,讓她無措,讓她想逃避!


宮野也沒有說話,專心的開着車!

就在他們離開沒多久,路邊一輛黑色的車子,車窗緩緩降落,露出了高個子女人深沉的眼神,以及咬牙切齒的樣子!

……

深夜。

唐品馨睡着後,容陌川才走到書房裏工作。

他高大的身上穿着寬鬆的睡袍,微微敞開的領口,露出了性感而結實的胸肌。

深邃的目光專注的盯着電腦屏幕,認真工作的樣子特別帥氣,特別有魅力。

忽而,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機“叮”的響了一下,進來一條信息。

伸手拿起手機,點開了信息。


是潛伏在蒼鷹幫的臥底丁達發來的,上邊只有一句簡單的話:出入境找到了肖風回來的紀錄,但,我讓兄弟找了他一天也沒找到,小心出入!

肖風回來了?

容陌川深邃的眸子閃過了冷光。

白音朗朗 ,把信息刪掉了。

閉起眼睛沉吟了片刻後,他才睜開眼,給傅承若撥打了一個電話。

“承若,肖風回來了,你多派兩個人盯着胡珂,還有,在肖雪的墓地附近也安排兩個人暗中盯梢着,另外,跟沐坤溝通一下,讓他一定要保護好我爸媽。”他冷靜的吩咐着傅承若。

“知道了,二少,那二少奶奶……”

“我會親自保護她。”容陌川打斷了傅承若的話,他不是不相信傅承若的能力,他親自保護着唐品馨會更放心。

肖風,向來詭計多端,爲人又謹慎,絕不能掉以輕心。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輕輕的腳步聲,容陌川連忙掛斷了電話,下一秒,便看到唐品馨有些笨拙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你怎麼又工作這麼晚了?”唐品馨睡眼惺忪的嘟着小嘴,挺着肚子走路的姿勢像只小企鵝似的,很可愛。

她已經睡醒一覺了,起牀上洗手間,發現容陌川不在身邊,便知道他肯定又跑到書房工作了。

這人太不愛惜身體了,都半夜了還不知道回來睡覺。


心疼他的她,忍不住跑來書房。

容陌川長腿撐地,把椅子往後滑開一點,轉向唐品馨,大手溫柔的摟住她,把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

“怎麼?我不在你身邊,所以睡不着?”他勾着寵溺的笑容,說話間,脣瓣輕輕的碰着她的耳垂。

唐品馨癢癢的縮了縮脖子,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我是關心你,不想你爲了工作連命都不要。”

頓了一下,她又嘟起嘴說:“就算不爲你自己的健康着想,也爲寶寶們想一下。”

“是,容太太教訓得對,現在我們馬上回房間睡覺。”容陌川故意露出一副認真又虛心的表情,說完,關掉了電腦,按着唐品馨走回房間了。

夫妻倆躺下後,男人霸道的摟住了女人,大手落在了她豐腴的胸口上。

“容陌川,別……別耍流氓……”

“寶貝,你說我現在除了對你耍耍流氓之外,還能做什麼?”容陌川苦笑,誰知道他心裏的苦呢?

我的合租大小姐 ,而他只能看卻不能吃。 “你別碰我……”

“乖,我就親親……”

說話間,男人的頭已經隱沒在被子裏了,在黑暗中,女人的小臉酡紅如霞,潔白的貝齒緊緊的咬着嘴脣,不讓自己發出羞人的聲音。

可是,男人親吻的動作越發的瘋狂,讓她忍不住微張紅脣,小聲喘息間,溢出了一聲嬌媚的低嗯,曖昧的氣息瞬間瀰漫了整個房間。

但,男人還是有分寸的,沒敢太刺激女人,及時的剎車,把頭從被子裏伸了出來,眸光灼灼的盯着女人羞紅的小臉,伸手輕輕的撫了撫她的臉,那輕柔的動作,蘊含着他的寵愛與深情。

“睡吧,孕婦要睡眠充足。”

聞言,唐品馨氣氣的撅起小嘴。

這個壞男人,把她撩得小鹿亂撞後,居然平靜的叫她睡覺。

婚嫁總裁

能嗎?

“怎麼了?嗯?”容陌川見她瞪着他。

“流氓!”唐品馨氣哼哼的嘀咕了一句,笨拙的轉身,背對着男人。

下一秒,便感覺到男人健壯的胸口貼上了她的背,一個輕吻落在她臉頰。

“寶貝,晚安!”

唐品馨的睫毛微微顫了顫,脣角勾出了甜蜜的弧度。

遇上他,是她的幸運!

擁有他的愛,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靠在他溫暖的懷抱裏,她漸漸的放鬆了下來,眼睛慢慢的閉起,進入了夢鄉。

……

陽光普照的冬日,卻溫暖不了荒涼的墓園。

一個高個子的女人戴着墨鏡,踩着沉重的步子,站在一個老人的墓碑前,但,目光卻落在了後一排肖雪的墓碑上。

雖然戴了墨鏡,但,依然感受得到她的悲慟。

站了許久,她摘下墨鏡輕輕的擦拭眼角的淚水,然後重新戴好墨鏡,轉身離開。

下山的全程,她的雙手都緊緊的握成拳頭,似乎心裏埋藏着巨大的仇恨。

上了車後,她暗暗的看了一眼大樹後的身影,脣角陰險的勾起。

想跟蹤她,還嫩了點!

高個子女人離開後不久,兩個保鏢才從樹後出來,上山查看情況,發現肖雪的墓碑上什麼都沒有,再加上來人是個女人,所以他們就放鬆了疑心,沒跟容陌川報告此事。

另一邊,容裕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裏。

容陌川剛剛聽完手下的彙報,他們幾乎找遍了全城都沒有發現肖風的身影,他沒回去找胡珂,也沒回去找爛頭昌。

但,容陌川的直覺告訴自己,肖風就在身邊,像一個定時**一樣存在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他不喜歡這種被威脅的感覺!

深邃的眸子裏,閃過了凌厲的光芒。

如果肖風膽敢傷害他家人一根毫毛,他都不會放過他的!

“鈴鈴鈴!”

忽而,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眸底那抹凌厲隨即隱去,拿起電話,淡淡的“喂”了一聲。

“總裁,百皇集團的王祕書剛剛打電話,問你今天晚上有沒有時間出席他們公司的週年慶?”電話裏,祕書長喬依珊揚着公式化的聲音詢問着。

“最近我都沒有時間應酬,你陪副總經理出席百皇的宴會吧。”

“好的。”

掛斷了電話後,容陌川看了看腕錶,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他關掉電腦,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離開了辦公室。

當他出現在唐品馨面前時,她不由愣了愣。

“你怎麼來了?”她詫異問道,目光看向電腦的時間,才知道原來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了。

她不由笑了笑,揶揄道:“總裁大人最近越來越準時下班了。”

“總裁大人也是人,也需要放鬆一下,免得有人老說我是工作機器。”容陌川勾着脣,坐到了辦公桌邊,深邃的目光盯着唐品馨收拾東西。

“噢!好累哦!”唐品馨站了起來,笨拙的伸展了一下手腳,大着肚子坐久了,腰痠背痛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