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聶飛雲的幫助下,三頓礦石很簡單的就被裝進了三個木箱當中,葉南從戒指裏拿出刻符工具,在箱子底部刻上了歸一符文,手指一動把三個木箱收進了戒指裏。

“這次要帶多少人?”聶飛雲一邊整理其餘的黃晶,一邊問道。

“帶着小黑就行了。人多了也沒用。”葉南隨口應道:“況且現在城裏來了這麼多的災民,實在是抽不出人手,萬一出個暴亂什麼的很難收場。”

“那你小心點,一路順風。”聶飛雲對葉南告別。

“沒事的,我能有什麼事。”葉南呵呵笑着,對聶飛雲揮了揮手。

領着小黑很快出了自由之城,在官道上一路飛奔,很快就見到了比特丹城,按照記憶中的路徑,葉南穿過了幾個小巷,終於找到了糖醋的店鋪。

糖醋躺在搖椅上,表情非常悠閒,此時正在打着盹,似乎很愜意的樣子。

葉南來到糖醋身邊,用手指捅了捅他的臉蛋。

糖醋猛的一驚,大叫一聲,從躺椅上跳了起來,回頭看到葉南,臉上一驚:“你這麼快就來了?”

“當然了,我這次是騎馬來的。”由於二王子爲了籠絡葉南,曾經送了一匹戰馬,這讓葉南的速度快了不少,至於小黑,很難說有人比他還快。

“好傢伙,先進了啊。”糖醋習慣性的打着哈哈,把葉南領到了內室。

“來吧,看看我帶來的晶石。”葉南手指一動,三個裝滿黃晶的木箱子出現在地上。

“別忘了,還有上次我讓你找的魔法書。”葉南靠在座椅上,眼裏升起了一股異樣的光芒。 “來吧,看看我帶來的晶石。”葉南手指一動,三個裝滿黃晶的木箱子出現在地上。

“別忘了,還有上次我讓你找的魔法書。”葉南靠在座椅上,眼裏升起了一股異樣的光芒。

說到魔法書,糖醋的臉色忽然變得猥瑣起來,笑道:“一碼說一碼,先把黃晶的事情辦完了再說別的。”

“這樣也行。”葉南點了點頭,示意糖醋查貨。

說起來,糖醋這個人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驗貨之後很爽快的給出了和奧里斯一樣的價格,三十公斤兩千個金幣。這比葉南的估計要好了不少,畢竟自己急着出手,被人宰一下也是應該的。

三噸黃晶,按照每公斤六十七個金幣算的話,一共是二十萬一千個金幣。

糖醋很爽快的結賬,並整理地上的三噸多的黃晶。

葉南把黃晶全部都給倒出來,把二十萬枚金幣全部裝進了箱子裏,手指一動,箱子收進了儲物戒指裏。

在箱子上原本就刻好了歸一符,現在正好不用重刻了。

葉南等糖醋把一切收拾妥當,問道:“現在可以說說魔法書的事了嗎?”

糖醋站起身來,四周查看一番,確認沒有人注意之後才悄悄的從袖子裏抽出一本發黃的筆記,說道:“就搞到一本,要金幣十八萬。你可以先看後買。”

“這麼麻煩?”葉南接過魔法書,嘴裏問道:“剛剛從黃晶的錢了扣了不就行了。”

“一個事是一個事,不能混了。”糖醋撇撇嘴,說道:“再說了,這魔法書也不是我的,犯不着和我的錢攪和到一塊。”

葉南笑了笑,對此頗爲無奈。

糖醋所找來的魔法書中只有一個魔法,名字叫做光之護盾,看名字就能猜出來,這是一個防禦魔法,用魔法的力量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個光罩,可以抵擋一定量的打擊。

看完之後,葉南表示很滿意,不厭其煩的從戒指裏取出十八萬金幣還給糖醋,糖醋喜笑顏開,一一查收完畢。

“你還能吃下多少黃晶礦石?”葉南問道。

“得看怎麼說了吧。”糖醋想了想,說道:“你得看七公主這裏的進度如何了,如果他們的進度快,我倒本錢容易,理論上來說可以吃下你所有的黃晶。”停頓了一下,糖醋有點尷尬的說:“不過現在是亂世,不能以常情而論。所以,最少也得等三五天之後我纔敢給你消息。”

看到糖醋有些抱歉的表情,葉南也無話可說,畢竟現在的情勢很不尋常,說不好明天二王子就帶人過來滅了七公主,那七公主的建設當然就會泡湯了,連帶着糖醋的生意也會遭到致命打擊。

“好吧,那三天以後我讓奧里斯再聯繫你。”無奈之下葉南只好出此下策。

“好的。就這樣定了。”

離開糖醋的店鋪之後,葉南有心去看看七公主和亞特倫,轉念一想又覺得無話可說,和兩人雖然有過幾次交集,卻又只是泛泛之交,並且現在自己和二王子走的又很近,冒昧上前平添許多懷疑,想到此處只好作罷,領着小黑一起出了比特丹城。

在二王子的宴會上,二王子曾經把一匹戰馬送給了葉南,戰馬只是普通戰馬,但是腳力卻比人要好了不少。

葉南騎在馬背上,小黑緊跟在馬後,無論戰馬跑的多快,始終無法拉開太大的距離。

原本打算用剩餘的兩萬金幣去小王城購買一些糧食,結果卻又怕錢太少買不了多少,而且自己這裏只有小黑兩人,太多的糧食也沒辦法攜帶,畢竟在平民面前使用儲物戒指還是有些驚世駭俗的,最近又是亂世,很難說會遭人覬覦。

一轉眼,天已經黑了,葉南帶着小黑回到了自由之城,至於糧食的事還是等過幾天賣了晶石再說吧。

阿二接到葉南的命令,直接打開了城門,葉南把戰馬交給小黑,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直接來到了阿二的房間。

安排在門口的兩個守衛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戒,看到葉南之後鞠躬致意。

葉南揮手讓守衛繼續警戒,推開房門進了屋內。

一架高有二十米,寬三十多米而長度直達五十多米的巨型骨架聳立在房間正中央。骨架整體看上去是一頭水牛,只不過樣子要大了十幾倍,全部都是用比特爾神木所做,在木質中間始終流動着一陣陣魔法波動,看上去絢爛無比。

在水牛骨架的最中央處,有一個造型精巧的支撐體,此時的支撐體上放的正是葉南從糖醋那裏買來的巨大魂晶,圍繞着魂晶的一共有十五根纖細的木質結構,一直延伸到水牛的身體各個部位,在這些延伸的最終端,是一個個縮小版的弩炮,看上去極具威懾力。

由於門口守衛的極度警戒,直到今天,葉南所做的這一新的傀儡都沒有被人察覺。

葉南仔細檢查傀儡的全身之後,確認沒有任何意外,低頭思考了一番,喃喃說道:“還差最後一步。”

說完之後,葉南手腕一翻,一共一百一十五枚靈魂球出現在手心裏。這些靈魂球全部都是陣亡的墮落法師,在和二王子的戰役之中直接死亡人數就有一百多個。

靈魂球彷彿察覺到了什麼,發出一陣陣壓抑的吼叫,可惜他們的吼叫除了葉南沒有人能夠聽到。

葉南的手腕翻轉,一股黑色的煙霧涌了出來,漸漸的佈滿了整個房間。

煙霧籠罩了一切,只能看到不時有着一根根金黃色的光線在煙霧之中穿梭,時不時的聽到一陣陣聲嘶力竭的嚎叫聲。

天終於亮了。


葉南收回了籠罩在體外的煙霧,手心裏一百多枚靈魂球已經完美的結合在一起,變成一枚超大的靈魂球,這枚靈魂球表面不斷閃爍着爆裂的光芒,並沒有像普通靈魂球一樣時刻保持着低調,似乎永遠都在散發着暴虐的光芒。

“你已經學會了我全部的知識了。”神的話語直接響在葉南的耳畔:“以後記得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千萬不要被人察覺,否則就會惹來無窮的後患。”

“我知道了。”葉南點了點頭。

神沒有再說什麼,彷彿很虛弱一樣。

葉南爬上水牛的骨架,來到魂晶前面不遠處站好,對準魂晶,一把把手裏的超級靈魂球按了進去。

一抹光亮從靈魂球和魂晶的結合處爆裂開來。


“我是誰….我好痛苦….”一陣陣嘶啞的呢喃聲從水牛的嘴巴里發出,剛剛被注入靈魂的水牛彷彿很難適應這股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巨大的身體一陣猛烈的抽搐。

“不要怕,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葉南通過意識一次次的呼喚着,想讓水牛能夠安靜下來。

“主人,你是我的主人嗎,我感覺好親切。可是我好累,好痛苦。”水牛雖然迴應了葉南,可口吻中似乎充滿着無法忍受的痛苦。


“放鬆放鬆,稍微休息一下,一切都會好的。”葉南手指輕拍着水牛的骨架,想以此來緩解。

可水牛還是難以忍受身體巨大的不適感,猛的揚起頭顱,高聲嚎叫起來,粗獷的聲音並沒有讓他的痛苦得以緩解,而是加倍的施加在靈魂之上。

水牛猛的仰頭,一下把葉南甩了下去,巨大的頭顱一陣抽搐,彷彿要制止這種痛苦一般,低頭對着牆壁就撞了過去。

咔嚓一聲巨響,儘管自由之城裏的建築已經得到過加強,可還是沒能承受住水牛的巨大沖力,在刺耳的咯吱聲中,水牛的頭顱撞破了牆壁,巨大的慣性帶着他的身體直衝了出去。

門口負責警戒的兩名傀儡猛然覺得背後一陣抖動,剛一回頭就被倒地的牆壁壓住了身體,就看到一架足有五十米長的巨大水牛從牆裏直衝了出來。

葉南雖然被甩了下來,卻並沒有受傷。看到水牛衝了出去,心道不好,急忙跑出房門,卻看到水牛正在甩動頭部,對着對面的一處牆壁再次撞了過去。


轟隆一聲,第二間房屋再次被撞到。

“所有人,過來幫忙。”葉南急忙命令手下,如果不能阻止水牛亂來的話,自由之城將會在幾秒鐘之後被夷爲平地。

阿二小黑連帶着所有傀儡迅速集結在一起,不用葉南指揮就已經明白自己應該做什麼。

三五個傀儡爬上屋頂,快速移動,追上了不斷奔跑的水牛,其實此時的水牛並沒有奔跑,而是慢速的在移動着步子,只要看到有什麼東西就會毫不猶豫的用頭撞上去,結果自己的頭沒事,反而把房子全給撞倒了。

“我們應該怎麼做?”小黑跑在隊伍最前列,意識裏問葉南。

“把他的魂晶拆下來。”葉南一邊爬上最高的塔樓,一邊對小黑迴應着。

“所有人注意,拆下它的晶石。”小黑一聲大吼,瞬間加快了速度。

剛剛跑上塔樓,負責警戒的團員已經吹響了巨大的號角,這麼大的動靜想不被驚動都難。

在團員的號角聲中,數不清的公民們全部衝了出來,然後他們就看到了從小到大都沒能想過的事。

一隻體長五十米,高二十米的巨大水牛正搖晃着腦袋,對着一面房屋猛的撞了過去。 “我們應該怎麼做?”小黑跑在隊伍最前列,意識裏問葉南。

“把他的魂晶拆下來。”葉南一邊爬上最高的塔樓,一邊對小黑迴應着。

“所有人注意,拆下它的晶石。”小黑一聲大吼,瞬間加快了速度。


剛剛跑上塔樓,負責警戒的團員已經吹響了巨大的號角,這麼大的動靜想不被驚動都難。

在團員的號角聲中,數不清的公民們全部衝了出來,然後他們就看到了從小到大都沒能想過的事。

一隻體長五十米,高二十米的巨大水牛正搖晃着腦袋,對着一面房屋猛的撞了過去。

“都退回去。退回去。”葉南急忙在塔樓上大聲吼叫,可惜已經太遲了,水牛撞擊牆面崩塌而下的石塊像利刃一樣刺進人羣,一下子就砸倒了十幾個公民。

葉南一把抓住被嚇呆的團員,吼道:“**號角,命令他們退回去,回到自己的房間。”

“哦哦哦,是是是。”團員急忙抓起自己胸口的號角,憋着氣猛的吹了起來。

聽到號角的公民們猛然醒悟,這巨大的水牛不是普通人類所能戰勝的,以公民們微弱的實力也只能協防一下城牆而已,這種事情還是留給能夠勝任的比較好。當下也沒有人再猶豫什麼,潮水一般的退回了自己的房間裏。

公民們雖然退回去了,可事情依然沒有解決,水牛的撞擊依然沒有停止,無法忍受的痛苦時時在煎熬着它。

小黑帶着部隊已經把水牛團團圍住了,可是葉南在設計之初就已經考慮到保護水牛的魂晶,特意把魂晶安置在骨架的最中間,在魂晶的外面還有着數不清的機括保護着,再加上此時的水牛暴躁非常,即便接近也是很難,更別說是要取下魂晶了。

幾次試探性的進攻都沒有結果,小黑一橫心直接用瞬步穿進了水牛的骨架裏面,水牛察覺到體內有異物,低頭噴出了一道巨大的火焰,小黑無奈之下只好再次退了出來。

“這樣不行啊,這個傢伙太難以招架了。”小黑意識裏緊急求助着。

“用繩子捆住它。”阿二出主意。

“快去找繩子。”有人開始叫喊。

不一會的時間有人找來了幾根粗大的纜繩,這是在礦脈中使用的搭梯繩索,長度和硬度都足夠捆住它。

“大家分頭行動,我來吸引他的注意力。”小黑話音說完,直接瞬步來到水牛前面的一間房頂上。

剛一見面,水牛就認出小黑正是剛剛想穿進自己身體的人,發出一聲吼叫,巨大的蹄子對着小黑就踩了過去。

“就是現在。捆住他。”也不知道是誰一聲大吼,一百多名傀儡牽着繩索就衝了過去。

小黑有瞬步在身,當然不可能被隨便踩住,但是身下的房子卻被一腳踩爛,濺起了漫天的灰塵。

灰塵遮天蔽日的,也不知道是被傀儡們的動作所影響還是被山頂的氣溫所帶動,就在一百多名傀儡手裏扯動繩索把水牛壓倒的時候,原本濃烈的灰塵越發遮蔽了一切。

葉南遠遠的站在塔樓之上,只能看到傀儡們像螞蟻一樣圍在水牛身邊上下翻飛之間,一根根纜繩把水牛團團圍住,可水牛的身體實在是太大了,儘管已經被捆住了三分之一,可剩下的身體還在掙扎,每一次掙扎就會有幾名傀儡被掀飛半空重重的落向地面。

好在傀儡們的身體都是經過強化的,這種打擊還算可以接受,落地之後只是喘息幾下就再次撲了上去。

水牛雖然巨大,但卻沒有多少智力,在傀儡們的簇擁之下很快被綁成了一團。

一名傀儡把身體穿過水牛的骨架,一把抓住水牛的魂晶,用力扯了下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