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都差點掉了下去。

江北都傻了,哥,你可能是沒聽過一句話啊,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

江萬貫站了起來……

“但是!”江南猛地向前一步!

不退反進!

他昂起了頭!那叫一個驕傲!

“但是,爹!雖然你暫時打不過那老冥神,畢竟他是吃了狗屎運的人!但是!你想殺一個什麼暗天,九嬰之流的,那還不是吃飯喝水一般簡單?”江南義正言辭的喝道。

江萬貫傻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這兒子能把他說的這麼強大。

一時間,他的視線有些模糊了,站在他面前的,還是自己那一天天就知道抽菸的大兒子嗎?

“爹,您老先坐。”江北趕緊拉着老爹,再次坐在太師椅上。

“爹,不知我說的可對?”江南傲嬌的問道。

“對!很對!非常的對!”江萬貫豎起了大拇指。

“倆敗家玩意,這回去了萬魔宗,就給我可勁兒的作!不就是區區一個暗天嗎? 忘了拿男主劇本的他[慢穿] ,哼哼……” 江南:???

江北:???

看着老爹這冷笑,一臉深意的樣子, 鳳舞天際


尤其是江南,和老爹四目相對着,有些慌亂。

老爹剛剛說啥來的?回去了就作,使勁的作?

要是有人欺負他倆?然後?哼哼?

怎麼哼哼法?

等會兒,這特麼誰能給他解釋解釋?怎麼突然就感覺有點慌呢?

按照常理來講,老爹這人設應該不是這樣的啊,穩了,肯定是被那蒼天老東西給帶壞了!

必須得好好勸勸老爹,以後得理那種不正經的老頭子遠點!

“嘿嘿……你們兩個敗家玩意,是不是真當老子不知道你們是什麼秉性?”江萬貫挑了挑眉,隨手一把將江北的還在那僵硬的手從他肩膀上扇了下去。

“說他就沒說你了?去,上那邊給我站好!”江萬貫大手一揮,完全就是毗鄰天下之勢!

這兩個兒子,就是他的全部啊!

江北老老實實的走到江南身邊,看得出來,兄弟倆都有些侷促不安,不知道老爹怎麼突然就玩起了這麼一手。

難道說剛剛他那各種鐵漢柔情,各種不甘都是裝的?

想到這,江北莫名的感覺激動了,對啊!這特麼纔是他的地主老爹啊!

誰都不服的那種感覺!

“哼!老子也懶得問你們,但是我心裏跟明鏡似的,你們可知道?”江萬貫挑了挑眉,直視這兄弟倆。

“這……”江南和江北對視了一眼,誰都沒先說話,有點慌。

開賭場,闖人家女弟子的浴池……

然後住大別墅,這特麼都不能說啊,難道被老爹給知道了?他是按了什麼監控器了?

江北感覺喉嚨有點堵得慌。

“那個,爹……”江北搓着手,先開口了。

“行了,老子也沒時間關心你們都幹了什麼蠢事,但是你們要記住!”江萬貫說着,突然站了起來,那個氣勢,一覽無餘!

“記住,你們是我江萬貫的兒子,到哪,都不能受欺負了!”江萬貫冷喝一聲。

這倆不成器的東西,有了今天這般實力,他還何懼之有!

“按照那幽冥所說,僅存的三大王座之一的暗天,如果他們不收留你,那你們也不必跟他好言語。”江萬貫思索了幾下,繼續開口。

“他們要是敢欺負你,你們就用計,給他帶出萬魔宗,到時候,老子親手弄了他!”

江北當時就打了個冷戰,他已經明白他爹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這纔是他們的爹啊!

雖然江北心中也明白,老爹如果晉級之後,只有一年的壽命,但是現在……他還是那個老爹!那個誰都不懼的老爹!

“爹,我們明白了!”江北心中徒然有一股火。

這回回去了,必然不用再畏首畏尾,且不說萬魔宗的人敢不敢動他,就算是必死之局,他表露出來身份,那萬魔宗的人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一個準少魔主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敢不敢關押!

他們就不怕面對老魔主的怒火嗎!

……

夜,深了。

江萬貫親自將他們送出了雲瀧城,一家人也都來了,甚至小藤龍也來了,看着滅霸哥和滅絕哥又晉級了,小藤龍那叫一個開心。

當然,這兩天沒看到他,江北也是有點想得慌。

只是把這兩天的時間幾乎都用在了陪侯煙嵐和老爹這裏。

“三炮弟弟,加油!”江北揮了揮拳頭。

“滅霸哥!放心吧,等我晉級到了闢海境,我絕對要翻身做主人!”小藤龍眼淚汪汪的。

一瞬間,江北好像get到了什麼重點。

對啊……水元珠昇華,裏面誕生出了靈力,那……那條小母龍……

突然想到當初小藤龍那叫一個囂張,這一下徹底反轉過來了,再看看小藤龍那悽苦的樣子,江北狠狠地打了個冷戰。

不自覺的看了一眼侯煙嵐。

四目相對。

侯煙嵐直接給他來了個大白眼,意思很明顯。

到了萬魔宗,少給老孃勾三搭四的!

“去吧,倆敗家玩意,把什麼兒女情長都拋在一邊,等着老爹親自殺進萬魔宗!”江萬貫大手一揮,轉身就走。

只是沒人注意到的是,他那雙略顯渾濁的雙眼,在這一刻,卻和一個年邁的老者有什麼區別?

……

兄弟倆離開了。

甚至也沒追上去和老爹來個什麼大大的擁抱。

一切,盡在不言中,很多話,不必說,但是作爲男人,他們得去做。

“哥,回去吧……”江北搖了搖頭,對着愣在原地的江南說了一句。

“嗯……”

一路無話。

深夜,二人才重新回到了萬魔宗。

南北峯。

此時還是燈火通明,喧鬧無比。

也就是回家了兩天一宿,按照道理來講,不至於的啊……

只是江北剛上山就懵了,神識一掃,嚇了一條,真特麼至於了!

萬萬沒想到,他這賭場直接火了!

裏面那張歡慶在那忙得滿頭是汗,而且最爲誇張的是,外面還有不少的弟子在那叫囂着。

不光有弟子,還有長老,都在別墅的外面叫囂着。

“張執事!怎麼回事!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們!是不是擔心本座沒有靈石!”

“他奶奶的!本座都在這等了三個時辰了!什麼時候才能讓我進去!”

“執事大人,麻煩您再進去看看,按照道理來說,也該輪到我們這一撥了啊。”

“嚷什麼嚷!沒看大家都在這排隊呢嗎!”

“草!老子不排了!區區一個執事,還敢攔我!我就要看看今天我進去,誰敢攔!”

說話的是一個外門的長老,修爲已達到半步闢海境!異常兇悍!

張歡慶當時就慌了。

這兩天這賭場的火爆程度真是讓他咂舌,每天的入賬都得達到近一萬,這特麼可還是隻有一半的贏家,拿出來一成的費用啊!

“那個,這位前輩,您先稍等,按照規矩……”

“規矩?老子今天硬闖!看看誰敢攔!”


其他人,也不乏看笑話,想要趁亂往裏擠。

而那半步闢海境的長老,也已經一步邁出,踏空而起,直擊張歡慶的面門!


只是這一手,還算留情,並不是要取他性命。

“誰敢闖我南北峯!”江北離老遠,冷喝一聲! 當時,那長老就有點發毛了。

但是這麼多人看着呢,他要是停了下來,肯定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而且他也聽說過,這南北峯乃是有兩位峯主,也都是外門長老,還是新來的。

最重要的是,實力不行,兩人都是合谷五階,甚至堪堪達到合谷大圓滿,半步闢海境?在他們面前那就是天!

且不說剛剛那一嗓子是誰喊得,就算是那兩位峯主其中之一又如何?

就算是倆人一起來的又如何?難道他會怕?

笑話!

“給我滾開!”那長老怒喝一聲,片刻不停,直接朝着張歡慶擊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