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下的小荔枝悠悠一笑說道:“開場的三樣預熱的拍品都紛紛有了屬於自己的主人,接下來我們先稍微中場休息一下,休息過後就要開始拍賣真正的好東西了……” 拍賣行的人羣熙熙攘攘都退了出去,楓華伸了個懶腰說道:“哎喲,累死我了,走吧我們出去走走,坐在這裏屁股都麻了!”楓華站起來的時候小寶和剛從靈雲芳仙裙脫離出來的瑤心同時站了起來,正當楓華正要出門的時候,突然一個侍女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這位貴賓大人我們理事大人有請!”楓華一聽愣了一下思索道:“小荔枝?”楓華點了點頭說道:“好的!”說着轉過身抱住瑤心說道:“心兒,有位貴人找我,我去去馬上就回來!”說完輕輕的吻了一下瑤心的額頭,瑤心紅着臉輕輕的點了點頭。

楓華轉過身對着侍女說道:“那個帶路吧!”侍女恭敬的伸出手說道:“貴賓大人這邊請!”楓華跟着侍女上到了頂層,在經過一番東拐西拐後來到了一個房門面前,侍女恭敬的說道:“理事大人就在裏面,大人進去吧!”楓華微微點了點頭推門進去,在楓華進去後那個侍女轉身離去,只不過侍女的走路姿勢變得非常詭異。

楓華一進去就聞到一股誘人的氣味,這股香味彷彿一雙手不斷挑逗着楓華,楓華一下子就感覺到不對勁,楓華立馬撫平自己撲通撲通猛跳的心臟,隨着心跳的頻率漸漸變緩楓華很快就保持了清醒,這時一聲曼妙的聲音傳來說道:“公子你來啦!”一個身影出現在楓華的眼前,只不過這個身影在一層層輕紗後,楓華看不出容貌,楓華冷笑一下說道:“對啊,我來了!”雖然傳來的聲音和模模糊糊的身影跟小荔枝沒有什麼不同,但楓華很清楚這個人絕對不是小荔枝。

這個冒牌的小荔枝說道:“公子請坐,公子可否知道小女子邀公子前來有何事?”楓華裝模作樣的坐在輕紗前的沙發上說道:“在下不知!”冒牌的小荔枝玲瓏一笑,那笑聲刺激着楓華的耳膜,楓華更加確定這個人不是小荔枝了,冒牌的小荔枝說道:“小女子邀公子前來是因爲小女子其實已經被公子的器宇不凡所吸引!”楓華一聽裝作吃驚的表情說道:“啊!不會吧,姑娘宛若天仙追求者無數,怎麼會看上我這個小門派的弟子呢!”

冒牌的小荔枝驚呼一聲道:“難道是公子早已有愛慕之人,那小女子也只能放棄了,得不到公子的憐愛小女子只能終生不愛了!”楓華聽到這個冒牌小荔枝的語氣突然心中生出一股憐惜脫口而出道:“不是的,姑娘誤會了!”說完楓華就後悔的想道:“我擦,剛纔一不注意就說出來了,她到底是什麼人,看來我要更加小心才行!”聽到楓華的回覆後冒牌的小荔枝說道:“那……”

шшш ●ttκan ●¢ O

她還沒說完就消失了,正當楓華準備尋找她的蹤跡時,一雙潔白如絲的玉手從楓華的衣領緩緩的向裏撫摸過來,瞬間一股誘人的味道涌入楓華的鼻腔裏,楓華頓時全身發麻,冒牌小荔枝說道:“那麼公子是討厭小荔枝嘛?”楓華淡淡的說道:“我當然是不討厭小荔枝的啦……”楓華說完這句話時楓華身後的冒牌小荔枝咧開嘴角,如果楓華看的到話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得意的笑容,可楓華接下來說的話讓這個冒牌小荔枝措手不及,楓華淡淡的說道:“我當然是不討厭小荔枝的啦,可惜你不是小荔枝!”

冒牌小荔枝撫摸楓華胸口的手猛的停下,片刻後冒牌小荔枝笑着說道:“公子,真會開玩笑,我若不是小荔枝那我是誰!”楓華微微一笑說道:“你是誰我不知道,但你一定不是小荔枝,因爲小荔枝是不敢靠近我的!”說完冒牌小荔枝還在思索楓華話中的意思時突然一股危機感涌上腦海,冒牌小荔枝馬上抽出手向後面躲閃,下一秒她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一條粗壯的黑蛇從楓華的衣領中伸出來,如果她慢一秒估計就要捱上一口。

冒牌小荔枝還沉寂在剛纔的危險中,這時楓華默默的站了起來轉過身看着這個冒牌小荔枝,還別說面容完全和小荔枝一模一樣,若不是楓華與小荔枝有相處過,估計楓華也很難認出個真假,楓華盯着這個冒牌小荔枝淡淡的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假扮小荔枝!”冒牌小荔枝看裝不下去了乾脆說道:“哼,想知道我是誰不可能!”說着冒牌小荔枝揮舞雙手,瞬間她的手指甲變得鋒利無比閃着銀晃晃的冷光,冒牌小荔枝猛的一下子衝過來,鋒利的指甲在楓華身上劃過。

“譁!”

冒牌小荔枝一下子就到了楓華的身後,冒牌小荔枝冷笑一下站起來轉過身準備看看楓華被大卸八塊的樣子,但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楓華依然矗立在那裏毫髮無損唯獨楓華那潔白的上衣完全碎了耷拉下來,楓華轉過身看了一眼自己裸露的肌肉說道:“你的攻擊對我完全沒用,唉~只可惜我這衣服毀了,接下來到我了!”說着楓華右手伸向冒牌小荔枝一推瞬間道道銀白色的雷電朝着冒牌小荔枝衝去,冒牌小荔枝雙手交叉擋在臉前眼看就要打到她了。

“嘣!”

這時一陣爆裂聲傳來隨即門板碎成好幾塊,從門外衝進了一個嬌小的身影喊道:“你們在幹什麼呢?”楓華一下子撤回了雷電,楞楞扭過頭看着這個人,來人正是小荔枝,小荔枝看到楓華**的上體猛的捂住眼睛嬌喊:“啊!你爲什麼沒穿衣服,難道你們……”楓華尷尬的說道:“誤會啊,誤會……”楓華還沒說完這時那個冒牌小荔枝突然身形變小成爲一個小女孩衝到小荔枝面前抱住小荔枝的腿惡人先告狀道:“主人,這個人欺負我,他還想那個我!”

楓華看到了完全沒有一點慌張反而笑着說道:“原來是個小妹妹啊!”那個小女孩轉過身喊道:“呸!你纔是小妹妹,我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比你還大!”楓華一聽笑着說道:“欸,我怎麼就這麼不信呢!”小女孩朝着楓華吐舌頭說道:“管你想不想,略略略~”這時小荔枝用手撫在小女孩的頭上說道:“魅心,今天就是你的不對了,以前你要吸食那些家禽和靈獸的精力我都可以視而不見,但你今天居然把目光盯到人的身上!”

魅心一臉無辜,她吃都沒吃到白白捱了一頓罵,魅心嘟着嘴一副撒嬌的說道:“主人,我錯了以後我絕對不這樣了!”楓華聽後笑嘻嘻的走到魅心面前蹲下得意洋洋的說道:“對哦,以後再也不能這樣了哦!”這時小荔枝一聽猛的敲了一下楓華的腦袋說道:“你還說,你都是有婦之人了,還到處沾花惹草,明明知道不是我還不揭穿,是不是想沾點便宜啊!”

楓華站起來笑嘻嘻的說道:“行行行,姐姐教訓的是,我以後再也不犯了!”魅心擡起頭看着兩人才發現平常端莊的小荔枝居然在楓華面前嘟起了嘴,一下子魅心就覺得這兩人的關係不簡單,小荔枝不自覺的瞅了一眼楓華那茁壯的胸肌和線條分明的腹肌臉一下子就紅了,嬌羞的說道:“你應該有帶備用的衣服吧,趕緊換完你媳婦還在等你呢,魅心我們走!”說完小荔枝帶着魅心趕忙離去。 楓華換好衣服在身上撒了一些香水才從房間出來,那瓶香水是楓華花了好大功夫才調製出來,可以除去大部分香水的味道,楓華調製這瓶香水是爲了防止瑤心聞到他身上的味道後胡思亂想,楓華站在走廊上往下看去,才發現剛剛還用來拍賣的一樓大廳現在頓時變成大小門派交易的地方,很多門派紛紛拿出本門派中用不上的東西,甚至有的門派連護宗大陣的圖紙都拿出來了,這樣雖說一但他們的圖紙落到別人手上,別人只需要稍加研究他們的護宗大陣就失去作用了,但換來的錢可以購置一些丹藥,這樣至少可以讓一到兩個弟子實力大大提升,怎麼算都是不虧的買賣。

楓華站得高看得遠,在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羣中尋找着瑤心他們的身影,突然楓華看見了瑤心,只不過貌似有一個身着華衣的公子在與瑤心交談,楓華頓時好奇起來,楓華仔細的看着兩人,隨着楓華越發專注楓華的聽力越來越敏銳,不到一會那個公子哥和瑤心的對話他都聽的一清二楚,那個公子哥說道:“哎喲,這位姑娘長的不錯啊,有沒有興趣陪哥哥過夜啊!”

瑤心還沒說話,小寶擋在瑤心面前怒斥道:“給我滾遠點,不然我讓你好看!”那個公子哥一看臉色就黑了抓起小寶的衣領一扔,那個公子哥說道:“小屁孩一個還敢耽誤老子泡妞!”說完公子哥變了個臉色朝着瑤心奸笑說道:“來小美人,跟我走吧!”說着就把手伸向瑤心,瑤心一看正準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武器,突然一道銀白色的雷電迎空而下精準的打到那個公子哥伸向瑤心的手臂,公子哥被突如其來的雷電打到立馬哀嚎着倒在地上捂着手臂來回翻滾!

楓華從天而降站在瑤心面前冷眼看着在地上打滾的那個公子哥,楓華冷冷說道:“打我徒弟,還對我的女人動心思,小子你膽子很大啊!”說着楓華一腳踹在公子哥的腹部,一下子把他踹開了,公子哥在地上拖行一段距離,四個身着相同衣服的人趕緊走了出來扶起地上的公子哥,慌忙問道:“殿下你沒事吧!”那個公子哥站起來忍了忍手臂和腹部的疼痛怒眼看着楓華吼道:“小子,我今天要把你撕的四分五裂,上!”那個公子哥一聲令下,那四個人朝着楓華衝了過來,楓華一瞪瞬間一股壓力壓,五人稍稍彎了腰。

可那個公子哥居然哈哈大笑道:“我說怎麼敢這麼囂張,原來是一個武師中期啊,可惜啊可惜,一個武師中期壓不住五個武師前期!”說着包括他在內的五人猛然一抖瞬間挺起腰,那公子哥的四個手下一步一步的朝着楓華走來,楓華看着他們越來越近皺了一下眉頭,瞬間五人直接應聲倒地,五人的神情非常難受不斷掙扎着,這時那個公子哥恐懼的說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靈氣,不可能!”

這時一邊看熱鬧的一個觀衆都紛紛發出驚呼道:“這是人不可貌相啊,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看上去不過二十一二歲,居然已經擁有武宗中期的靈氣了,不知道是哪位門派的天才!”楓華微微一笑看着那個趴在地上的公子哥,楓華伸出右手手指微微一曲瞬間銀白色的電流噴涌而出,那個公子哥看到瞬間慌了驚呼道:“不要我錯了,不要殺我!”楓華迷之一笑朝着那個公子哥走去,人羣中紛紛惋惜那個公子哥居然遇到楓華這個變態,眼看楓華一步步走向那個公子哥,突然!

“都給我住手!”

一聲嬌柔但又充滿霸氣女聲傳來,楓華一聽馬上收回了右手上密密麻麻的電流,龐大的靈壓也撤去,楓華笑呵呵的轉過身恭敬說道:“哎呀,這是什麼風把我們的小荔枝姑娘吹來了!”小荔枝經過楓華的身邊時小聲的哼了一下,然後來到楓華和那個公子哥中間一副大義凜然的說道:“兩位貴客這是準備在我們拍賣行生事嘛!”楓華笑了笑還沒說話這時沒了束縛的那個公子哥爬起來指着楓華喊道:“我以琨武國邑滎王子的名義要求你們雲起拍賣行把這個人給我拿下,否則你們就別想在琨武國混下去!”

楓華一聽挑了挑眉想道:“哦!就說怎麼敢如此囂張,原來是琨武國的王子啊,可惜啊要是讓他知道我是席捲琨武國的那個惡魔他會是什麼表情啊!”小荔枝聽到後立馬就黑了臉說道:“邑王子,我稱你一聲只是尊敬您,但你要搞清楚這裏是青啓國不是你們琨武國,您知道這位是誰嘛?” 超能強少在校園 :“這位是我們青啓國九公主的親衛大人,只有他願意一聲令下立馬就能讓你從高高在上的王子變成階下囚!”


“你……你們!”

邑滎的目光從每個人的臉上掃過,不知爲何邑滎好像都能從每個人的臉上看出一絲嘲笑,邑滎咬了咬牙走到楓華面前抱拳鞠躬說道:“楓華公子,是我剛纔一時衝動,請你大人有大量,饒恕我的過錯!”楓華聽完笑着拍了拍邑滎的肩膀淡然說道:“我可以原諒你啊,但是……”說着楓華的手突然抓住邑滎的衣領把他扔出了拍賣行的大門,楓華說道:“從此我青啓國不歡迎你,滾!”邑滎堂堂一個王子哪裏受過這種委屈,用力的咬牙,咬的青筋暴起,但最後他還是隻能帶着他的那些隨從屁顛屁顛的離去了。

看着邑滎離去,看戲的人羣都紛紛回到砍價的情緒中,好像完全沒有發生這件事情一樣,楓華轉過身笑着朝着小荔枝抱拳說道:“剛纔多謝荔枝姑娘解圍了!”小荔枝嬌氣的哼了一聲說道:“我不需要你的道謝,以後你少給惹事就行,我們走!”說完小荔枝帶着隨從轟轟烈烈的離去,小荔枝離去一段時間後瑤心才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掐住楓華的手臂淚花欲出嬌滴滴的說道:“剛纔她怎麼是那個神情,你是不是跟她有關係,你是不是不愛我了!”瑤心猛的一頓發問讓楓華有點慌了神趕忙說道:“沒有沒有,我怎麼可能跟她有關係呢,只不過我每次來參加拍賣行時總是有惹事,她對我有些不滿而已,再說我怎麼會拋棄我可愛迷人的心兒呢!”楓華的話讓瑤心有點紅了臉嬌羞的說道:“好吧,就信你一回!”說着瑤心擡起頭髮現楓華正用深情的眼神看着她,瑤心猛的拍了楓華的手臂一下轉過身捂着臉說道:“哎呀,別看我了!”

瑤心轉過身後楓華才拍了拍胸膛長舒一口氣,趕忙想道:“我去,這女生的自覺也忒準了吧,幸好老子反應快……” 楓華環視一週,順着空氣中殘留的靈氣楓華髮現三樓的葉盛秋正朝着他點頭微笑,楓華抱拳朝着他行了一禮,雖然楓華剛纔在人羣中的動作讓很多人都開始注意楓華,但楓華自己清楚那強大到武宗中期的靈氣壓力根本不屬於他,只不過是有人看不下去了出手助了他一臂之力,根據楓華的感知出手的人應該有三個,一個是楓華的朋友葉盛秋,另外一個楓華很快也找到了他蹤跡是一個坐在四樓的黑衣人,臉上還佩戴着一個面具,讓人着實好奇這個黑衣人的身份,能坐到四樓身份絕對不一般,雖然楓華不清楚這個黑衣人出於什麼目的幫助他,但既然黑衣人選擇出手相助就應該沒有太大的惡意,至於還有一個人楓華完全找不到這個人蹤跡,那殘留的靈氣中楓華能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可一時間楓華就是想不起這個人到底是誰!

就在楓華想的頭疼腦熱的時候,四樓的黑衣人瞅了楓華一眼便進去了,他一進去一個同樣衣着的黑衣人單膝跪地說道:“大隊長,你要我們調查的已經調查清楚了,的確是藥家的二公子葉盛秋!”那個黑衣人摘下面具,是讓孟天浩牙癢癢的妖鵺,妖鵺冷峻的說道:“目的何爲?”跪下的黑衣人說道:“根據詢問葉盛秋是來青啓國爲藥家招生的!”

妖鵺一聽挑了挑眉說道:“哦?招生!有意思,找幾個嘴巴嚴的混進去!”那個黑衣人恭敬說道:“是!”然後便悄然離開了!

下面的大廳中雖然發生了剛纔的事但絲毫不影響衆人買賣物品的興致,楓華陪着瑤心到處看看買了不少東西,特別是靈織宮的衣物瑤心買了許多,樂的擺攤的女子合不攏嘴,畢竟她賣出一件就能拿到一點點獎勵,楓華一邊陪着瑤心到處逛一邊慶幸葉毅回去彙報工作時給他留了不小的一筆錢,楓華走着走着突然眼睛被一個如同兩個鴕鳥蛋大小的暗灰色石頭,楓華第一直覺就覺得這個東西他認識。

楓華馬上上前來到那個攤位面前,這個攤位好像是一個小門派的,負責攤位的是個年紀比楓華大點的少年,少年看到楓華上來了摩擦手掌笑嘻嘻問道:“這位風流倜儻的客官要點什麼,這些東西都是從我們門派領地的礦洞中挖到的!”楓華仔細一看那暗灰色的石頭旁邊果然躺着一些也不算太小的礦石,大部分都是一些比較常見的礦石,也不乏有些比較珍貴的寶石,可惜那些寶石成色都不是很好,一般沒有修士會看上,拿出來賣估計就是碰碰運氣,楓華還是比較關注那塊暗灰色的石頭。

楓華指了指那塊暗灰色的石頭問道:“這個怎麼賣?”那個少年看到楓華所指的東西神情有些吃驚,楓華猜對了這些東西其實大多都是邊角料拿出來碰碰運氣,好東西早就給了拍賣行進行拍賣以求更好的價值,在這些東西里面那個少年最不看好的就是楓華所指的暗灰色石頭,畢竟因爲在這堆東西里,它是唯一一個沒有靈氣波動的東西,但沒想到楓華居然點名要這個,少年馬上咧嘴一笑說道:“哎喲客官這是好眼力,這個是土灰石,對土系修士的修煉有非常好的幫助,可惜上面覆蓋了一層非常難處理的淤泥所以很難辨別,客人你能一眼看出就給你一個人才價五百金幣如何!當然你要是覺得貴我們還是可以……”少年還沒說完楓華把一袋金幣扔給了少年,收起來暗灰色石頭淡然離去,留下一臉懵逼的少年,片刻少年回過神來忙打自己一巴掌說道:“哎呀,要是知道他那麼大方我就報高點了!”

楓華繼續帶着瑤心和小寶閒逛着,可楓華全程都在發呆,他腦海裏在不斷瞎想,他對那塊暗灰色石頭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預想,沒過多久一羣身影闖進了拍賣行的現場,頓時現在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來人身穿紅衣,胸前繡着一條金蟒,認識的人立馬就認出那可是王宮裏的太監的衣服,王宮裏的太監其實也有等級,那些幹雜事的衣服上繡的是灰蟒,有特定工作的繡的是紅蟒,能夠執掌一方宮殿的繡的是藍蟒,而這繡的金蟒的可都是伺候王上的,這位公公身後帶着一羣金甲士兵牛氣沖天的走着,所經之處沒有一個不讓位的!

那位公公一眼就看到了楓華的背影,朝着楓華走了過去,路上的人都在議論紛紛,但楓華偏偏就是沒注意,直到那位公公走到楓華的身後抱拳喊道:“鄙人蔘見楓華大人!”楓華這才從思緒裏回過神來,楓華轉過身看到來人後楓華驚呼道:“喲!這不是公公嘛,好久不見啊,公公這是來參加拍賣行的嘛?”那位公公笑了笑說道:“楓華大人這不開玩笑嘛,鄙人來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來找楓華大人!”

楓華一聽詫異道:“來找我?難道王上又有什麼獎賞!”公公一聽挑了挑眉說道:“哎呦,楓華大人果真是機智過人吶,這都被你猜對了,楓華大人你還記得上次王上賞你的宅邸嘛,現在批下來啦,我原本準備去玉皇門找你呢,一打聽你人就在王城,我這就來找你了,楓華大人我們走吧!”楓華一聽左顧右盼一下說道:“可是我還要參加拍賣會呢!”公公趕忙說道:“唉,楓華大人這拍賣行哪有王上賞賜之物重要啊,咱們快走吧!”楓華還是有些猶豫說道:“可我還有朋友呢,不辭而別不太好吧!”公公一聽趕緊說道:“這樣,留一個士兵替楓華大人告辭行了!”說着公公就拽着楓華的手,楓華牽着瑤心的手,瑤心牽着小寶的手,三人就這樣被拖走了。

楓華一出門就看見一個轎子停在外面,這個轎子雖然不像葉盛秋他們轎子由飛馬拉轎,但放在凡世間已經算是上品了,公公擺出請的動作說道:“楓華大人請!”楓華也沒有得意忘形也擺出請的動作說道:“娘子請!”瑤心一聽紅着臉輕輕錘了楓華一下帶着小寶上轎了,公公笑着說道:“大人對令夫人真好啊,這要引得多少女子羨慕嫉妒啊!”

楓華笑了笑說道:“公公說笑了,對了與公公相處這麼久還不知道公公姓什麼呢?”公公趕忙轉向北邊抱拳說道:“鄙人今生有幸得王上賞識賜孟姓,在所有與我相同地位的公公中排行第五,大人可以稱呼我爲孟五!”楓華一聽笑了笑說道:“那孟五公公有勞了!”孟五笑着說道:“大人這是說哪裏的話,上轎吧!”楓華微微一笑上了轎子,孟五呼喊道:“起轎!”說着四個金甲士兵擡起轎子朝着楓華一行人往楓華的新居走去。

一路上惹得行人議論紛紛,有人說這是王上的妃子,因爲轎子所過的地方留下一陣美妙的香味,又有人說是王上的某位公主,因爲那股香味略顯青春,在轎子裏的楓華都無語了…… 轎子緩緩的走着,不一會的時間就到了,楓華率先從轎子下來後轉身伸手,一隻潔白如玉的手搭住楓華的手,瑤心在楓華的攙扶下走了下來,瑤心正要下來時突然小寶像是一隻脫繩的瘋狗從轎子上一躍而下,不小心撞到了瑤心,瑤心一個重心不穩直接跌落下來,楓華一看眼疾手快的抱住了瑤心,然後楓華怒喝一聲:“臭小子小心點,你師孃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的屁股馬上就開花!”小寶一聽馬上用雙手擋住屁股可憐兮兮的說道:“師孃,對不起!”瑤心從楓華身上下來用手輕輕摸了摸小寶的頭說道:“沒事的小寶,你小心就好了,別摔着了!”小寶擡起頭燦爛一笑。

下一秒小寶就拋開了剛纔的可憐兮兮,看到楓華的宅邸雀躍的喊道:“哇塞,好厲害啊!”楓華看了一下大門前寬闊的空地,兩隻石獅子正襟危坐的駐守在大門的兩邊,緊閉的大門上的牌匾上金色的兩個大字“楓府”,楓華笑了笑想道:“喲嚯!原以爲我那摳門的老丈人只會給一個農家小院,沒想到這麼大方,真是刷新了我對他的看法啊!”

孟五伸手擺出請的動作說道:“楓華大人請!”楓華笑着來到大門前,他都開始遐想這個宅邸是怎麼樣的了,不知道是恢弘富麗還是清新脫俗,但無論怎麼樣楓華都挺開心的,楓華雙手一用力推開大門,隨着大門一點點打開,裏面展現的場景讓楓華着實沒想到,紅木所造的房屋中到處都是灰白色的蜘蛛網,灰色的大理石地磚中雜草叢生,原本應該是清澈見底的小池塘,現在上面長滿了水藻綠油油的,楓華瞬間臉就耷拉下來了,剛纔的興奮現在一掃而光,楓華嘴角抽動的想道:“呵呵,我果然沒看錯我那老丈人!”

一陣輕柔的風捲起屋檐上的灰塵撲向楓華,一下子幾個人都紛紛咳嗽起來,孟五也是有點不舒服上前一步怒喝道:“人呢!都給我滾出來!”話音未落好幾個灰頭土臉的男女馬上跑了出來,頓時幾個灰人馬上集中在楓華面前,孟五怒喝道:“你這些狗奴才是怎麼弄的,不是讓你們在楓華大人來之前收拾一下嘛,你們居然在偷懶!”這時一個灰人苦着臉說道:“公公,真不是我們偷懶,是這宅邸實在是太髒了,我們幾個人光是收拾大門就花了很長時間!”

孟五立馬反駁道:“胡說!這宅邸可是王上親自挑選贈送於楓華大人的,怎麼可能是你說的那樣,都是你們的藉口,看來不給你們一下教訓就不知道一二三,來人這些下人每個人杖責二十!”說着衝進來幾個金甲士兵,那幾個下人立馬跪了下去驚呼道:“公公饒命啊!”這時這些下人都紛紛憎恨起剛纔那個說藉口的下人,楓華平靜一笑攔住了金甲士兵說道:“孟五公公,我看懲罰就免了吧,這應該是老天安排讓我們親自動手吧!”

孟五一聽驚呼道:“楓華大人這不太好吧,哪有自家主人親自動手收拾的!”楓華笑了笑說道:“沒事的,孟五公公,就當是我白手起家吧!”孟五看楓華已經決定了嘆了口氣說道:“這些下人是由七公主特地爲楓華大人挑選的,他們已經是楓華大人的人,我也不會懲罰他們,就聽楓華大人的吧!還不快謝謝楓華大人饒了你們小命,然後滾去收拾!”

下人們都給楓華磕了一個響頭說道:“謝謝楓華大人大人有大量!”說完紛紛去幹自己的工作了,孟五看了他們一眼嘆了口氣說道:“那在下就不打擾楓華大人了!”楓華笑着取出一枚丹藥塞給孟五說道:“這枚丹藥是孝敬公公的,多謝公公帶路!”孟五一看笑着拍了拍楓華的肩膀說道:“誒,說什麼呢替楓華大人引路是我的榮幸!”說着孟五把丹藥收進了衣袖裏然後朝着楓華抱拳鞠了個躬帶着金甲士兵離去了。

孟五離開後楓華三人很快就融入收拾衛生的行列裏,瑤心在身上覆蓋了一層輕薄的靈氣防止身上沾染到灰塵,而另一邊小寶就沒有那麼多操作,沒到一會時間小寶就跟那些下人一樣變成一個小灰人,但最與衆不同的還是楓華,雖然一塊收拾衛生是楓華提出來,可楓華其實沒做幾樣事情,楓華每到一處地方就抱怨一次,聽的那些下人們心驚膽跳的,王上賜下的府邸換做別人都要連磕幾個頭以此來王上的恩情,可楓華卻抱怨連連!

不知道忙了多久,終於收拾出了幾塊比較重要的地方出來,楓華坐在廳堂的主席上,看着面前攤開的府邸分佈圖,他們忙前忙後才清理了四分之一,但還在面客的廳堂,還有幾間房間都清理乾淨了,楓華感嘆道:“喲嚯,這個孟楦涥雖然給了一個髒兮兮的府邸,但別說還挺大的!”楓華此話一出那些下人紛紛低下頭裝作沒聽見,這時楓華擡起頭說道:“那個你過來一下!”說着楓華指了一下剛纔那個反駁孟五公公的那個下人。

那個下人一聽愣了一下趕忙走到楓華面前跪下說道:“少……少主!”楓華淡淡說道:“你叫什麼名字?”那個下人顫顫巍巍說道:“回少主,小的叫桂林!” 紅塵未了情 :“好名字!我交給你一個任務。”說着一拋把一袋金幣扔到了桂林面前,楓華繼續說道:“府裏的人手不夠,明天你去外面招幾個人,不然要清理這個府邸要花多少時間!”

桂林一聽馬上磕了一下說道:“是,小的領命!”這時瑤心走到楓華身邊說道:“好啦,大家都忙活很久了,讓他們回去休息吧,還有小寶你也回去洗洗,你看看你那泥猴樣!”楓華一聽笑了笑說道:“好吧,聽媳婦的,這靠後山的房間就給我吧我有用處!” 被大佬寵壞的那些年 ,淡淡說道:“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下人們統一說道:“是,少夫人!”瑤心一聽默默搖頭嘆了口氣。

楓華來到自己的房間,從儲物空間取出那塊暗灰色的石頭放在桌上,磨手搓掌的說道:“小寶貝,我來了,可別讓我失望哦!” 暗灰色的石頭靜靜的躺在桌子上,楓華注視了它一會伸出右手,一股靈氣凝聚在手掌上逐漸凝實出一道利刃,楓華輕輕一劃,就割下了石頭的一角,在切面透露出銀白色,楓華肯定點了點頭,這塊石頭越來越符合他腦海中的那個東西了,楓華用靈氣包裹在手上形成一道薄膜,楓華拿起切下來的那一角仔細端詳起來,不知過了多久楓華髮現那塊暗灰色石頭的切面已經變成了暗灰色,而他手上的那一小塊石頭的切面也變成了暗灰色,楓華放下手上的那一小塊石頭髮出疑問道:“誒?雖然知道他會氧化的也不至於氧化的這麼快吧,真是奇怪!”

正在楓華思考的時候楓華突然發現剛纔那一小塊石頭已經變成暗灰色的切面上有着一個銀白色的區域,看上去像是一個拇指印,楓華趕緊拿起那一小塊石頭打磨起來,很快一個銀白色的小圓球懸浮在空中,而銀白色的小圓球外面包裹着一層厚厚的靈氣,楓華高興驚呼道:“果然,靈氣可以阻止氧化效果,接下來只要在坐一個實驗就可以證明了!”

說着楓華拿着銀白色小圓球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間,現在所有人都在房間休息,整個府邸顯得特別安靜,楓華帶着小圓球來到府邸的池塘邊,這個池塘被楓華他們收拾過後,已經變得發出清澈,只不過池塘底還充滿了厚厚的一層淤泥,但這完全不妨礙楓華做實驗,楓華撤去小圓球外的靈氣層一鬆手,小圓球就以一個自由落體的方式直接掉入池塘裏。

“噗通~”

小圓球落入水中嘭發出一點水花,隨後就很快沉入淤泥中,沒了聲息,楓華一臉茫然的蹲了下來皺着眉頭說道:“怎麼沒反應?不應該啊!”小圓球沉入的地方沉浸一會後突然兩個氣泡冒了出來,楓華突然預感不好只要逃離,可一切來的太快了。

“嘭~”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徹整個王城,而楓華府邸的所有建築物和樹木都開始顫抖,首先是桂林帶着幾個男丁衝了出來查看情況,隨後是瑤心帶着婢女也匆匆忙忙的衝了出來,最後是衣不蔽體的小寶也衝了出來,他們來到爆炸發生的地方只看見一個全身黑漆漆的人站在那,原本桂林是敵視這個黑人,但瑤心來到後看着這個黑人的身形下意識喊道:“夫君!”

楓華也是懵圈的轉過身來回應道:“哈,叫我啥事?”聽到楓華迴應了瑤心趕緊跑到楓華的身邊擔心的說道:“夫君你怎麼成這樣了!”楓華一下子傻乎乎的說道:“呵呵,我覺得我們剛搬入新家怎麼也要弄點爆竹什麼的慶祝一下,所以就自己動手做了一個,然後做完之後沒地方試驗就把它扔到池塘裏了,結果量大了池塘裏的淤泥都被炸起來了,然後就這樣了!”

桂林跑過來說道:“少主,有什麼事您吩咐我們這些下人做嗎,來之前七公主特別要我們照顧好您,您要是被炸傷了,別說是孟公公不放過我們,就連七公主也不會放過我們的!”瑤心一臉擔心的說道:“好了好了,夫君你趕快去洗洗,洗完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楓華傻乎乎的說道:“好,聽媳婦的!”說着就往房間走去,走了幾步發現小寶居然衣不蔽體,楓華二話不說扛起小寶說道:“小子,你什麼時候這麼開放啦,走!陪師傅再洗一次。”說完帶着一股勁不樂意的小寶離去,瑤心看着他們的背影嘆了口氣說道:“你們幾個去挑幾桶水來,然後去準備一個大一點的浴盆!”桂林和幾個下人同時說道:“是!夫人。”

……


楓華在新居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天還沒亮孟五公公就匆匆的來了,楓華簡單的收拾一下來到廳堂,孟五趕緊走上來說道:“大人,您這麼還這麼悠閒,您快跟奴才走吧,王上緊急召集您呢?”楓華表現出的悠閒都快要孟五哭了,楓華可不想看到挺大的一個老爺們掉眼淚,便上了府外的馬車,馬車在王城中飛馳不知吵醒多少正在睡眠的人,馬車很快就到了王宮,楓華慢悠悠的下車發現王宮前都停着整齊的一輛輛馬車,楓華不禁問道:“孟五公公,這到底有什麼事啊!”孟五驚呼道:“您就別慢悠悠了,快跟我走吧,晚了王上的利刃就下來了!”說着抓住楓華的手死命往王宮裏拖。

很快楓華就被拖到了大殿,此時大殿正在上朝,滿堂官員都聚精會神的看着坐在龍椅的王上,誰也沒有注意到在隊伍的尾端多出一個人,除了高高在上的孟天浩,孟楦涥淡然一笑後說道:“東方愛卿,孤讓你調查的事情如何了?”東方凜然從右邊的隊伍走出來站在中間鞠躬行禮說道:“回王上,王上讓我調查的黃昏邪教已經調查清楚了,這是有關黃昏邪教的全部內容,請王上過目!”說着東方凜然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份卷軸舉過頭頂。

站在孟楦涥身邊的一位老奴走下高臺雙手接過卷軸,呈給孟楦涥,孟楦涥打開卷軸仔細閱讀起來,可越看孟楦涥的臉色越嚴肅,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官員都不約而同的低下來頭,片刻過後孟楦涥合上卷軸閉眼沉思,突然孟楦涥把手中的卷軸一摔怒喝一聲道:“豈有此理,黃昏邪教背後竟然牽扯出幾十位官員上百個教派,這是當我這個王君不存在嘛!”

東方凜然上前走了一步說道:“王上息怒,爲了那些邪魔外道大動肝火不值得,黃昏邪教一案事關重大所以微臣也不敢枉下結論!”東方凜然說完之後孟楦涥明顯平靜許多說道:“面對這些邪魔外道衆愛卿可有對策!”孟楦涥說完墨老率先出來說道:“王上,老臣認爲此事應該使軟策,若是以暴力處置恐會引起反抗,到時只怕戰爭連連,民不聊生!”孟楦涥聽完點了點頭。

墨老剛說完立馬又有一箇中年人走了出來,楓華一看這個中年人就是一位將軍,全身上下孔武有力,手臂上會佈滿傷痕,最重要的是身上充斥着龐大的殺戮之氣,楓華身擁主殺戮的白虎怎麼會看不出來,這麼龐大的殺戮之氣不是從沙場中磨鍊出來,就是一個殺人狂魔。

這個將軍說道:“王上,末將認爲墨老的主意不妥,若是一味的忍受,那些邪魔外道定會認爲王上好欺負,到時候王上的威嚴恐有折損,末將認爲此事還需用武力解決,只有大殺那些邪魔外道、亂臣賊子,才能見效!”

孟楦涥聽完也點了點頭說道:“墨老和許大將軍的主意都不錯,但都有所欠妥,不知還有愛卿有更好的主意!”說完孟楦涥朝着墨老瞟了一眼,墨老頓時領會笑了一下說道:“回稟王上,老臣有一人選,此人是老臣的弟子,同時他也是九公主的親衛,現今在玉皇門擔任首席弟子,但最重要的是黃昏邪教的陰謀就是被老臣的弟子所識破,所以老臣今天就沒有經過王上的同意便讓他上朝,請王上降罪!”

孟楦涥一聽說道:“誒,墨老這話就不好了,你爲孤着想奉獻了一名人才,孤怎麼會怪罪你呢!”說到這裏楓華就覺得一陣不安,隨後孟楦涥高聲喊道:“楓華何在!”楓華看着前面墨老那笑嘻嘻的臉龐心裏不由說道:“師傅,不帶這樣的!” “楓華何在?”

孟楦涥高聲呼喊道,楓華看着墨老那玩趣的眼神嘆了口氣,走出人羣站在中間行禮說道:“微臣楓華參見王上!”孟楦涥一臉威嚴的說道:“聽墨老說你對剷除邪門歪道很有想法啊,可否說給孤聽聽!”楓華完全沒了上次的那種牛氣勁,因爲他知道在這種場合下如果不給孟楦涥面子,絕對必死無疑,楓華恭敬的說道:“王上多言了,只要是對國家有幫助的事,微臣當然是在所不辭,只不過微臣對情況還不是很瞭解,可否?”

孟楦涥平淡的揮了揮手,立刻孟楦涥身邊的太監把摔在地上的卷軸拿給了楓華,楓華打開卷軸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生怕錯過一點點細節,片刻後楓華髮話了,楓華開口問道:“我要先問一下東方大人這上面所寫的內容是不是全部內容?”東方凜然立馬皺着眉頭看着楓華說道:“當然是全部內容,楓華大人是懷疑我有所隱瞞不成!”

楓華一聽立馬笑着說道:“哈,不是不是,東方大人多慮了,我當然相信上面所寫全部都是事實,可唯獨少了猜想!”東方凜然眉頭一下子就鬆了下來說道:“那些沒有依據的猜想怎麼能夠上呈給王上看!”楓華笑着說道:“東方大人您這就錯了,猜想猜想,多一條猜想就多一條對策,東方大人是最瞭解這件事的人,那我就大膽設想一下,東方大人看看有沒有可能!”

東方凜然一聽馬上說道:“楓華大人請講!”楓華笑着說道:“我在黃昏邪教臥底時發現那些邪教徒給那些平民喝的都富含大量靈力的一門藥湯,那樣強勁又溫和的靈氣給常人飲下,就算是一個廢物也能在短時間成爲武者,踏上修行之路,所以我就在想他們的背後是否有人支持,而且背後之人所求不是金錢這麼簡單!”楓華一言說出許多官員臉色都變得不好看,就連高臺上的孟楦涥臉色也有一絲不悅。

東方凜然聽了楓華的猜想後捏着下巴思緒着說道:“楓華大人說的有理,我在調查時也發現那些邪魔外道之間的聯繫非常緊密,而且這些聯繫非常有序甚至連一些之間有仇恨的邪教都團結在一塊,楓華大人你的意思是……”楓華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在這些邪魔外道、貪官污吏中肯定有一個核心,他們圍繞着這個核心組成了一個聯盟,而且我敢肯定他們的目標不簡單!”

此言一出所有官員都議論起來,剛纔的許大將軍走了出來用渾厚的聲音說道:“王上,若楓華公子所言不虛那麼就不能放縱那些歪門邪道肆意發展,懇請王上批准讓我帶兵圍剿,把他們扼殺在搖籃裏!”孟楦涥臉色凝重還未說話這時墨老發話了說道:“不可不可,現在是特殊時期需以特殊對待,若是盲目行動不但沒有效果甚至有傷國本,這個猜想是楓華提出來的,不妨我們聽聽他的建議!”孟楦涥一聽說道:“墨老說的有道理,楓華你對你剛纔的猜想是怎麼想的!”

楓華笑着說道:“我覺得許將軍所言不錯,不能讓他們肆意發展下去,但我們也不能輕舉妄動,因爲我們現在面對的不單單是個邪教組織,而是一個龐然大物,若是貿然進攻有失國本,況且能否打贏也不一定,我覺得現在唯一可行的方法絕對不是武力,他們現在能夠一致對外卻不能內部團結,我們需要挑撥他們之間的關係,但也不能太過挑撥,只需在他們之間留下一道裂縫便可!”


楓華說完墨老和東方凜然但點了點頭表示贊同,而一邊頭腦簡單的許大將軍卻是一臉不解,但看到孟楦涥也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他也沒有話說了,孟楦涥微微一笑很欣慰的說道:“楓華的方法不錯,衆愛卿可有意見或者有更好的辦法,大可提出!”但堂下一貫的大臣都紛紛低下了頭,孟楦涥稍等片刻後說道:“那好!就依照楓華的辦法,至於進一步的工作隨後孤與墨老商討一下,東方凜然那些邪魔外道你都給我盯好了,一有動向立刻向我稟報,墨老和楓華留下,其餘人退朝吧!”

堂下所以大臣包括楓華同時行禮說道:“王上聖明,微臣告退!”說完衆大臣都開始後退,不一會時間整個大殿就剩下孟楦涥、墨老和楓華了,孟楦涥看着楓華笑着說道:“小子,今天你做的不錯,這件事既然是你提出來的就交由你去處理吧!”楓華一聽愣了一下趕忙說道:“額,多謝岳父大人誇獎,只不過小婿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辜負岳父大人的好意了!”

孟楦涥一聽猛的一拍扶手利言說道:“什麼!你說說什麼事情能比這件事情重要,如果這件事你做得好萬一孤一高興再賞你一座城都可以啊!”楓華一聽謙卑一笑說道:“王上言重了,小婿的師傅孟親王派小婿進入藥家調查一位名叫妖鵺的邪教頭領,他老人家覺得此人絕對與這次邪教聯合有關!”楓華一下子把自己的這件事推給孟天浩,並且讓這件事跟孟楦涥關心的事掛上鉤,讓孟楦涥沒辦法回絕,其實真正的原因楓華心裏一清二楚。


孟楦涥一聽這件事跟他的弟弟有關便只能失落的說道:“哦!原來是這件事啊,那你安心去處理吧,務必把這個妖鵺的身份調查清楚,至於挑撥離間邪教的工作就交給墨老吧。”楓華立馬抱拳鞠躬行禮說道:“謝岳父大人理解!”墨老看了楓華一眼發現楓華低下臉的嘴角微微上揚,墨老突然眉毛一挑內心直呼楓華坑師傅。

接下來就是孟楦涥和墨老商討這件挑撥離間邪教聯盟的事情,楓華也偶爾發發言說些自己的想法,等他們商討的差不多不知不覺已經中午了,沒辦法留楓華這麼時間也要補償補償便留楓華在王宮裏吃了一頓山珍海味,等楓華吃完午飯正準備離開時,剛出大殿就被七公主派了幾個宮女帶走了,好不容易脫身眨眼又被九公主派人帶走了,誰叫歷練之後所有公主王子都被召回王城,每天都有人看着,以防那些邪教徒綁架他們用來威脅孟楦涥,沒辦法楓華只能安慰安慰九公主這些日子的相思之苦。

等楓華從王宮裏回到家時太陽早已經下班了,只留下一輪明月在夜空中,楓華在家不遠處就看到好幾個人在門口等候,等楓華稍微走進一段距離,一個嬌人朝着他飛奔過來,嘴裏喊道:“夫君!”說着一下子擁入楓華的懷中,楓華沒辦法只能好生安慰自己懷裏那個淚流滿面的嬌人。 清晨第一縷陽光正好撒在青啓國王城中,許許多多的人第一時間都紛紛醒來,因爲今天是場隆重的日子,藥家的選拔會就在今天舉辦,無論是不是參賽的都紛紛攘攘的朝着王城競技場涌去生怕沒了座位,這樣的壯舉還是歸功於葉盛秋不收門票的行爲,現在不管有沒有興趣的人都紛紛趕往競技場,畢竟像這樣的盛事免費可不是常常能碰到的。

楓華從牀上坐了起來,身邊的瑤心正安詳的睡着,眼角還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絲淚痕,楓華回想起昨天晚上他安慰瑤心,好不容易把像個孩子一樣的瑤心哄睡着了,正要離開可誰知道瑤心一個翻身變成一個樹懶緊緊抱着楓華,楓華原本想先等等,看什麼時候瑤心可以鬆開結果他還沒等到就困得睡着了,楓華不知道在他睡着後瑤心悄咪咪的睜開眼睛看着楓華已熟睡的面龐淡淡一笑後靠着楓華寬厚的胸口也沉沉睡去。

楓華稍微洗漱後推開房門看着花園中盛開的各種顏色的野花上面好幾只蝴蝶翩翩起舞,因爲楓華還未來得及栽種花朵,所以楓華姑且就讓這些野花自由生長,反正楓華看的也挺好看的,這時楓華看到一個身影從野花叢中探出頭來,楓華仔細一看是桂林,桂林正在心細的修剪着花叢,這可跟他那大大咧咧有話直說的性格不像啊,楓華喊道:“那個桂林你過來一下!”

桂林站起來看到是楓華趕忙跑到楓華身邊說道:“少主你找小的!”楓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沒想到你這麼個大男人竟然會如此心細的照顧花朵啊!”桂林低頭謙卑說道:“少主過譽了!”楓華突然想到什麼說道:“欸,今天不是說誰都可以去看比拼嘛,你怎麼不去?”桂林說道:“少主你未同意,大家都不敢出門。”楓華一聽說道:“唉,平時也要給自己一些放鬆的時間,帶着府裏的其他人都去看看,也好長長見識!”桂林一聽鞠躬說道:“謝少主恩典,小的現在就去告知大家!”

楓華微微點頭回到房間,進去時發現瑤心已經醒了,楓華溫柔的說道:“醒了?”可說完瑤心卻沒有一點反應,楓華疑惑的走過去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瑤心絲毫沒有任何反應,楓華苦笑着說道:“這是醒了沒有啊?”說完楓華想到一個壞點子,楓華把頭緩緩伸向瑤心,在瑤心那櫻桃小嘴上輕輕一點,一下子瑤心回過神來臉唰的一下就紅透了,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打着楓華,嬌斥道:“夫君討厭!”

楓華笑着摸了摸瑤心的頭說道:“既然醒了就起牀洗漱吧,今天有場盛事正好我們去看看!”說完楓華拿起梳妝檯上的梳子給瑤心梳頭,瑤心也默默任楓華擺弄,氣氛十分的美好,但沒過一會小寶猛的推開房門喊道:“師傅、師孃起牀啦……”他還沒說完一個靈氣團就砸了過來,楓華認真的看着瑤心那烏黑柔順的頭髮說道:“大清早吵吵嚷嚷算什麼樣子,安靜等着!”小寶正好不開心的小聲囔囔道:“哦~師傅真是見師孃忘徒弟……”小寶抱怨一會楓華實在聽不下去說道:“你再羅裏吧嗦我就把你嘴巴給封上!”一下子小寶就捂住了嘴巴,逗得瑤心不禁莞爾一笑。

稍後楓華帶着瑤心和小寶走出府邸,其實說實話瑤心現在的髮型並不是楓華弄的,楓華弄了半天都沒弄出個所以然,眼看時間不夠了還好小寶機智之下找來一個婢女,然後與瑤心一塊和聲才勸楓華放棄了,要是等楓華弄好估計幾天都不夠,楓華走出門才發現好幾個僕人都在門口侯着,爲首的人是桂林,桂林看到楓華他們出來了趕忙上前說道:“少主、少夫人、公子,轎子已經準備好了,請上轎!”楓華一聽這言論前世來自現代的楓華從靈魂發出一陣不適感,但沒辦法必須要適應啊,楓華撓了撓頭說道:“好吧,媳婦我扶你上轎!”瑤心小臉微微一紅,點頭嗯了一聲,對於楓華的稱呼她已經習慣了。

三人就在衆僕人的接送下很快就來到了競技場,楓華一下車就感覺到震驚,浩浩蕩蕩的人羣排着隊朝着競技場有序的前進,活脫脫像是大軍入城,可瞬間楓華又發現了一個祕密,人羣擁擠的地方只是一個入口,在那旁邊明明還有一個入口可卻沒人排隊,楓華好奇的走過去問守門的侍衛道:“欸,哥們問你個事……”侍衛撇了楓華一眼然後目視前方,但伸出手搓了搓手指頭,寓意很明顯了,楓華笑了笑遞給侍衛一枚金幣,侍衛稍微掂量一下不屑的嘁了一聲似乎對楓華給的錢有點不滿,但沒辦法像他這種守門的侍衛想賺點外快不簡單,所以他也收下了,回答楓華道:“那邊是觀戰入口,這裏是比賽入口!”

侍衛說的非常簡潔,楓華一下子便明白了說道:“多謝兄臺解惑!”侍衛揮了揮手示意他趕緊離開,楓華微微一笑準備走開時突然一個囂張的聲音傳來,說道:“快點滾開,別擋本公子的路!”楓華瞬間陰着臉看着來人,是一個身穿淡藍色華服的公子哥,那個又囂張又欠打的表情讓楓華想揍他,楓華還沒說話,這時公子哥的旁邊走出一個賊眉鼠眼的傢伙一臉殷勤的說道:“流芳公子我們進去吧,跟這種低等人說話有辱你的身份!”這個流芳公子淡淡一笑說道:“有道理!”說着繞過楓華走了進去,在這個流芳公子過去時那個獻殷勤的傢伙還特意撞了他一下。

楓華看着這兩個欠打的背影瞬間火氣就大了起來,這時剛纔的侍衛走過來同情的拍了拍楓華的肩膀說道:“哥們,忍着吧!那個流芳公子我們惹不起。”楓華一聽扭過頭說道:“看來認識那個流芳公子啊,告訴我關於那個傢伙的事!”說着楓華從懷裏掏出一把金幣,那個侍衛看到楓華手上的金幣差不多有十來個瞬間見錢眼開說道:“喲喲喲,哥們好大的手筆,那哥哥我就給你講講流芳公子,流芳公子叫做流芳自強,流芳是他的姓,他因爲討厭別人叫他的名字,所以大家都叫他流芳公子,流芳家原本只是一個小家族,但後來現任家主的妹妹,也是現任族長的女兒,進了王宮得了王上的寵愛瞬間一飛沖天,流芳家也就成了一方大族……”

楓華一聽想道:“這個故事咋這麼耳熟,這不就是換了主角的東方家來歷嘛,真是暈了也不知道我老丈人年輕到底留了多少情,怎麼他每次留情後產生的家族到頭來都要跟我作對啊,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兒媳婦和婆婆、女婿和老丈人都是天生的仇家啊~” 楓華在競技場外面找到了葉毅,他好像在招待客人,看到楓華便匆匆忙忙的跑到楓華面前說道:“楓兄,你直接從參賽選手通道進去就好,嫂子和小寶公子與你一同進去便是,我們已經爲你們準備好房間了,你進去後自有人接應你!”說完葉毅匆匆忙忙的離去了,留下一臉懵的楓華,待楓華回過神來後只能微微一嘆搖了搖頭去找瑤心,可楓華一轉頭就看見幾個笑嘻嘻的男子朝着瑤心走去,早已習慣的楓華自嘆道:“唉,又來了!”

那幾個朝着瑤心走去的男子領頭的人居然是剛纔與楓華有過節的流芳自強,流芳自強笑嘻嘻的說道:“沒想到無聊出來逛逛還能遇到如此美麗動人的姑娘,姑娘有沒有興趣去哥哥那裏坐坐啊,哥哥那裏可是有很開闊的房間哦!”瑤心還沒說話,楓華就從後面摟着瑤心的***說道:“不用了,我們有自己的房間,多謝流芳公子的好意!”流芳自強一看驚呼道:“又是你!”這時流芳自強身邊的狗腿子站出來說道:“你這個身份低微的下人也配與我們高貴的流芳公子爭搶,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楓華聽完只是微微一笑然後看着剛纔那個囂張的狗腿子突然楓華猛的一瞪,瞬間一股勁力恍如一把利刃一下子刺入那個狗腿子的腹部,那個狗腿子瞬間倒在地上**,楓華冷眼說道:“下次說話前想清楚不然就不是廢你全部修爲這麼簡單了!”

流芳自強一下子皺眉看着楓華,這是他這麼久以來第一個敢在他的面前動手的人,流芳自強警惕的說道:“你是誰?!”楓華冷眼看着他們中氣十足的說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楓華是也!”流芳自強一聽愣了一下然後突然哈哈朝天大笑起來,楓華冷眼看着流芳自強淡淡說道:“你笑什麼!”流芳自強看着楓華眼神中充滿着嘲笑的說道:“沒想到大名鼎鼎剷除黃昏邪教的少年英雄居然只有武師中期的實力,我看那黃昏邪教也不過如此!”楓華冷笑一下說道:“那流芳公子是準備與在下切磋切磋咯!”說着兩人同時冷眼相看,兩股靈氣在兩人中間不斷的衝擊不相上下,掀起陣陣狂風。

一下子周圍的人紛紛的散開來,人羣中的一個人驚歎的說道:“我去,有人居然跟流芳公子拼靈氣不相上下,流芳公子可是武師後期的天才啊!”這時流芳公子的另一個狗腿子譏笑的說道:“哼,我看他就是不自量力,一個武師中期居然敢在少爺面前班門弄斧,我看之所以他能跟少爺不分上下,肯定是少爺還沒有動真格的!”圍觀的人一聽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期待着流芳自強把楓華打飛的老套情節,可只有流芳自強自己心裏清楚他已經用上全力了,換做別人早就受到內傷吐口老血了,而楓華除了大汗淋漓以外表情依舊自然,眼看流芳自強體內的靈氣消耗的差不多了,突然這時一個人從競技場內飛了出來怒吼一聲:

“誰在競技場內惹是生非!”

楓華和流芳自強一聽就知道來者不簡單,同時收起迸發的靈氣,來人是負責管理競技場的理事名爲洛坤,洛坤走到他倆的中間看了來人一眼威嚴的說道:“就是你們兩個在競技場內打架鬥毆是吧!”一下子剛纔還議論紛紛的圍觀羣衆瞬間安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這時偏偏就有一個人鼓足勇氣站出來,這個人就是流芳公子的其中一個狗腿子,他可能想通過這次讓流芳自強重視自己,這個人說道:“洛坤大人您誤會了,我家公子身份高貴豈會跟這種低賤的人打架鬥毆呢,肯定是您失誤了!”

洛坤一聽冷笑說道:“哦~難道我感知錯了嘛?”這時一般人都聽出洛坤口中的語氣不對,但那個狗腿子偏偏就沒聽出來趕忙說道:“肯定是您感知錯了嘛!”洛坤頓時怒喝一聲:“瞎扯!我雖實力不高但是我還是可以分辨出空氣中殘留的靈氣是來自這兩個人的,你居然說我感知錯了!”一下子在場圍觀的羣衆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兩人逃不過了。

哪知洛坤突然來一句說道:“你姓流芳?”流芳自強一聽以爲洛坤畏懼他流芳的名號頓時硬氣起來說道:“正是!”可洛坤對流芳自強依舊平靜沒有任何動搖的說道:“那好,這次就看在你父親流芳昌的面子上饒你一馬下不爲例,滾!”流芳自強聽完馬上抱拳鞠躬說道:“謝大人恩典!”說完一副死寂的表情離開。,流芳自強離開後對這個洛坤的身份特別好奇,在以往無論任何人聽到他父親流芳昌都會屁顛屁顛舔着臉來恭維他。

反觀楓華這邊,洛坤看流芳自強帶着狗腿子們離開了,看着楓華不怒自威的說道:“你就是楓華?”楓華看這個人連流芳自強的父親都不怕,身份絕對不簡單,立馬笑嘻嘻的抱拳說道:“是的,小子正是楓華,不知大人有何吩咐!”哪知楓華此言一出洛坤頓時一反剛纔的威武,頓時笑嘻嘻的雙手互相摩擦,笑着說道:“誒嘿嘿,楓華兄弟多言了,葉公子和王上已經吩咐小的爲你準備好房間了,請跟我來!”楓華愣了一下剛纔那個霸氣十足的人和現在一臉笑意的人不是同一個人一樣,楓華楞楞的說道:“額,那有勞大人了,心兒我們走吧!”說着楓華跟着洛坤進入了競技場。

剛纔發生矛盾的兩個人都離開了現場,只不過一個是一臉不爽含氣離開的,而另外一個是在洛坤一臉笑意中護送離開的,洛坤連算得上是一手遮天的流芳一家都不畏懼,反倒對楓華的態度卻是十分和善,這讓圍觀羣衆特別感興趣楓華的身份,但再感興趣也比不過排隊的心,圍觀羣衆很快就進入了排隊的態度。

在離剛纔楓華和流芳自強發生衝突的地方不遠處,一個身穿一襲黑衣,面色有些煞白,但五官算得上是十分清秀的少年面帶笑意說道:“有意思,真有意思,沒想到我都活了幾十年了居然還能碰上如此有意思的事情!”這個少年說完他的身後唰的一下出現一個黑衣人跪下說道:“大隊長我們已經安排好了,保證萬無一失!”少年目視前方笑着說道:“好,你做的不錯。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聚魔莊的一切事務都交給你們二隊長了,還有以後不要叫我大隊長,我現在姓夜,叫做夜堯,下去吧!”說完夜堯身後的黑衣人唰的一下又離開了,夜堯看着前方的競技場自言自語道:“這麼有趣的事情我怎麼能放過呢,我來了!” 跟着洛坤的引導很快楓華一行人就到了一個小房間,雖說這個房間並不太大,但是在這個好幾個參賽選手擠一間的情況下,楓華能單獨擁有一間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小寶一進到房間瞬間像是解除了封印一樣上躥下跳起來,什麼東西都要看看,瑤心看着正樂此不疲的小寶操心的說道:“小寶,你小心點別摔着了,也小心別把人家的東西弄壞了!”瑤心剛說完洛坤就微微一笑說道:“夫人請放心,這裏的任何物件一般來說並不容易損壞,而且即使損壞也不需要賠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