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天蓬微微一愣,他沒想到凌羽楓竟然會替他說話。

頓時對凌羽楓有了好感,他擺了擺手說道,“既然都到家裏了,那就在家吃飯吧,就不要到外面吃了。”

古力娜娜看向了蘇妲己。

蘇妲己朝着古力娜娜點了點頭。

古力娜娜這纔對古力天蓬說道,“行,那就聽爸的。”

蘇妲己和古力娜娜走進了裏屋。

凌羽楓準備跟着去,但卻被古力天蓬叫住了。

古力天蓬先把大門關上,這纔來到凌羽楓跟前,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凌羽楓,很認真的問道,“江海最近出現的幾次事件,還有那些被殺的高手是不是你做的?”

凌羽楓也沒有隱瞞,點了點頭說道:“沒錯。”

其實從凌羽楓跟古力天蓬交手,凌羽楓就已經感受到古力天蓬是個頂尖高手。

他倒是沒有想到,在江海市還隱藏着這樣一個高手。

古力天蓬深深吸了一口氣,表情很凝重的說道,“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有很**煩嗎?”

凌羽楓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倒確實不知道。”

古力天蓬也沒有隱瞞,說道,“你這麼做,就把你的實力給暴露出來了,現在在華夏有很多頂尖高手,他們平時隱姓埋名,但一旦有了大事件發生,就會通通出動。尤其是像你這麼不知名的人物,被人知道你身手不凡,他們都會來找你的。”

“現在這個社會是不談江湖的,但其實江湖一直存在江湖上的事情,都跟生死擦邊,你不怕嗎?”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說,“你還了解江湖上的事啊?”

古力天蓬嘆了一口氣說道,“像我們習武之人,多多少少都會關心的。”

頓了一下,古力天蓬的表情再次變得凝重說道,“你知道你殺的人當中有一個是南派的人。你把他殺了,影響到了南派的名譽,南派是非常注重名聲的,所以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你知道你惹大禍了嗎?”

隨即古力天蓬哼了一聲說道,“我告訴你,你自己惹的禍,不要把娜娜牽扯進去,如果娜娜受到傷害,我拿你試問。”

不過想到他的身手根本比不過凌羽楓,想要收拾凌羽楓,也做不到啊。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你放心啦,我不會讓娜娜受到傷害的。”

很快的飯菜就做好了,古力娜娜幫着古力天蓬一起做的飯。

蘇妲己吃了一口菜,知道是古力娜娜做的,眼睛中放出了光芒,崇拜的說道,“娜娜,我沒想到你炒的菜這麼好吃。”

古力娜娜笑着說道:“那你就多吃點。”

古力天蓬沒有說話,倒了一杯白酒,一口喝乾,然後纔給凌羽楓也倒了一杯。

凌羽楓喝了一口,讚歎道,“陳釀,味道不錯。”

古力天蓬沒好氣的說道,“自家釀的,別人家的孩子都會送酒,我家孩子天天忙,我只能自食其力了。”

凌羽楓笑了一下說道,“叔,你是不是在埋怨我沒有給娜娜放假期啊,你放心,娜娜以後想要回家,隨時都可以,工作時間由她來安排。還有,叔,我向你保證,公司裏娜娜是不會受欺負的,外面的事,我也會保護好娜娜的安全,你的擔心,放到肚子裏吧。” 古力天蓬怔了一下,不確定的看着凌羽楓說道,“真的?”

凌羽楓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真的。”

古力天蓬拿起酒杯,跟凌羽楓碰了一下,說道:“好,有你這句話,那她想唱歌就唱歌吧,她也長大了,很多事情我管不了了。”

說完仰頭一口喝乾,吃了幾口菜,站起身來說道,“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

離開。

古力娜娜一陣感動,眼圈都紅了。

吃完飯,古力娜娜想送他們回去,但是蘇妲己搖了搖頭說道,“你快去陪你爸爸吧,我們去接了小妹,就回東海。”

古力娜娜點了點頭,凌羽楓和蘇妲己才離開。

古力娜娜看到古力天蓬坐在桌子前面,獨自喝着茶。

走過去,端起茶壺,說道:“爸,我給你燒熱水。”



古力天蓬突然說道,“你想唱歌就唱歌吧,只要你確實很熱愛,我不會攔着你的。”

古力娜娜渾身一抖,轉過身,看着古力天蓬說道,“謝謝爸。”

說完就去燒熱水了。

東海。

一出機場就看到光頭強在外面等着。

開車送凌羽楓回到了別墅。

李文淑早就知道凌羽楓要回來,正在廚房裏忙活着。

楊大利也在別墅,看到凌羽楓回來,兩個人獨自來到了院子裏。

楊大利表情很嚴肅的說道,“京城有動作了。”

凌羽楓微微點了點頭。

楊大利繼續說道:“尉遲家家主現在換了個人。”

楊大利的眼神中帶着驚訝,說道,“尉遲傑鋒的心機很深,竟然把他爸趕下家主位置,自己坐上了家主。”

不僅楊大利沒有想到,所有的人都沒想到,尉遲傑鋒在尉遲家,地位是最低的,卻沒想到這傢伙一直在隱藏,突然之間把自己的實力展示了出來。

尉遲家家主根本來不及反應,只好把位置讓了出來。

他其他的孩子想要爭奪,但在尉遲傑鋒面前,輸的一敗塗地。

凌羽楓說道,“他還是有點本事的。”

此前尉遲傑鋒去江海找凌羽楓,想要凌羽楓給他一個機會,但凌羽楓沒同意。

尉遲傑鋒很聰明,他知道如果他現在沒有任何成績,凌羽楓是絕對不可能給機會的。

“現在京城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尉遲傑鋒做了家主,馬上把尉遲家在京城以外的產業,給中斷了,這相當於自斷雙臂。”

凌羽楓笑了笑,他忽然有點欣賞尉遲傑鋒了。

尉遲傑鋒確實是個很聰明的人。

如果他不把京城以外的產業給斷了,到時候,凌羽楓也會動手的。

不過那時候,尉遲傑鋒的結果會很慘。

現在京城的人都在關注尉遲傑鋒的動作,他們在猜測尉遲傑鋒爲什麼要這麼做。

凌羽楓點了點頭。

京城的人肯定在懷疑,尉遲傑鋒應該跟東海有了聯繫。

凌羽楓說:“情況我都知道了,去吃飯吧。”


京城氛圍顯得有些詭異。

不單單是因爲尉遲家換了家主,還因爲家主竟然是尉遲傑鋒,而且尉遲傑鋒隨即接二連三的動作,讓他們都看不懂。


難道說尉遲家害怕了?

一個小小的東海,竟讓尉遲家自斷雙臂。

但不管怎麼樣,尉遲家這麼做,讓其他家族都開始擔憂起來。

很多人都開始調查,想要知道,誰纔是東海背後真正的掌舵者?

伯爵山莊。

小亭裏坐着一個人,正在悠閒自在的喝茶。

他的身旁站着兩個黑衣人,態度很恭敬。

“那個凌羽楓,跟京城凌家有關係嗎?”

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現在還沒有調查出來,對方的身份隱藏得很深。”

“哼,亦真亦假,以假亂真,想要用這種套路?去試探一下,不管是誰,都不能把我的計劃影響了,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黑衣人應了一聲,消失在夜色中。

“現在,越來越有意思了,不過,這三十年我一直在佈局,我不會讓一個小蝦米擋我的路。”

東海。

凌羽楓倒顯得有些慵懶了,躺在沙發上,掏出手機說道,“不要鬆懈,很快就有人有行動了,把京城的豪門家族都盯緊點。”

“老大,要是做事的是凌家,該怎麼辦?”

凌羽楓沉默了一下說道,“阿南,你現在怎麼囉裏八嗦了?”

又說了幾句,凌羽楓就掛掉了電話。

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眼中射出一道冷光。


喃喃的說道:“秋葉?”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把他師父傷了的人,並沒有幾個。

他的腦海裏,冒出了師傅之前跟他說的秋葉這個名字。

凌羽楓冷哼一聲,“隱藏的好一點,不然的話,要被我發現,就是你該死的時候了。”

南派。

江湖大門派。

裏面高手如雲。

當家人黃文傑有很大的名氣。

當他得知,有人殺了他派中高手,眉頭皺得緊緊的。

整個南派都顯得死氣沉沉。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有人竟然連南派的人都敢殺,還是他們派中的高手。

“大哥,這是關乎到我們的名聲,你不能坐視不管啊。”

手下人紛紛向黃文傑請戰。

黃文傑坐在椅子上,眯起了雙眼,冷哼一聲說道,“敢對我南派動手,這事決不罷休,馬上傳令下去,做好準備,把我的話帶到東海,殺了我南派的人,我給他三天時間,時間一到,我就去東海取他人頭。如果識相的話,讓他到我跟前磕頭謝罪。”

現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早就在等這句話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