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成珏感覺這陳天斗簡直可笑至極,竟然捧腹大笑了起來。

看著那一張令人厭惡的臉,陳天斗的嘴角微微一揚,也是露出了一絲冷冷的笑意:「你這隻死狗,笑什麼?」

「嗯?你說什麼!你說誰是死狗!」

林成珏忽地臉色一變,惡狠狠的瞪著陳天斗。

「我——說——你——是——只——死——狗!」陳天斗直視著林成珏的眼睛,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說道。

「你這狗雜種!狗屁不如一文不值的東西!敢罵我是死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別以為在幽蓮宮裡我就不敢動你!」林成珏紅著臉罵道。

只見陳天斗突然露出了一臉賤相,對著林成珏嘲笑道:「呦!呦!呦!師兄你真會說。沒錯,我是狗屁不如,一文不值,那您呢?有如狗屁,值得一文!的確是比我們厲害的多啊!」

「嗤」地一聲,周圍的那些女弟子竟忍不住笑了出來,一時間飯堂內猶如百花齊放,好個迷人。

「混蛋!」

林成珏一拍桌子,接著便雙手伸向身後,抽出了那一對雙劍。


接著,他身後的師弟們也各自亮出了自己各種法寶!

他們之中有人拿著雙劍,彎刀,古怪的寶盒還有鐵筆。

竟是一時都對準了陳天斗!


當然,流雲堂的弟兄們也不甘示弱,見昊天盟的人動了手,幾個師兄弟立刻將陳天斗牢牢圍住,護在了中間。

流雲堂師兄弟們雖然沒帶武器在身,但是各個手中拿著湯勺,飯勺以及盤子和大鍋,竟是完全不比那些昊天盟的弟子氣勢上差到哪去!

站在最前方的,便是大師兄樊雲和二師兄秦天。

只見樊雲手中的那一把大湯勺上面,泛起了陣陣玄青色的真氣。

而秦天的右手,卻不知何時,祭起了一根泛著紅色真氣的筷子,看上起似乎比錐子還要鋒利,怒氣沖沖的盯著對面的昊天盟幾人。

「想動我天斗師弟!我看你們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樊雲師兄體型高大健壯,一張嘴那瓮聲瓮氣的聲音便如同悶雷,直震得的人耳膜生疼。

對面的昊天盟幾人也不甘示弱,各個全身殺氣騰騰,擺出了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架勢。

而就在這劍拔弩張的緊張時刻,卻有一翩翩倩影,從那飯堂的門外走了進來。

那少女宛若九天仙子,皮膚白嫩滑膩,一雙杏仁明目水水動人,那一張微紅的小嘴兒更是嬌艷欲滴,一對彎眉濃而不密,每一根似乎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一臉的書卷氣,很是溫婉動人。

這等美人,恐怕這幽蓮宮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只聽人群中忽然有女弟子呼道:「林雨諾師姐!」 「雨諾師姐!你居然出關了!」

一時間,隨著這位名為林雨諾的女子出現,整個飯堂都沸騰了起來。

只見林雨諾幽幽緩步走到了飯堂之中,卻在人群中轉頭看著陳天斗說道:「給我飯….」

陳天斗被夾在眾人之間,忽聽那林雨諾居然一開口就說要飯,便是心中一驚。

「啊?」陳天斗訝道。

林雨諾雙目中泛著柔光,說話的聲音有些輕細,「快給我飯。」

流雲堂眾人面面相覷,連那些昊天盟的弟子此時都停了下來,瞪大了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林雨諾,眼中寫滿了慾望。

「哦!」

陳天斗不知為何,居然下意識的轉身來到了飯盆前,拿起了一隻白瓷碗,就為林雨諾添了一碗飯。

林雨諾走到了一張坐了三名女弟子的桌前,坐了下去。

只見那三名女弟子怔怔的看著她,不由自主的為她騰出了一個位置。

「林雨諾師姐…你….」

其中一名女弟子感覺她有點奇怪,雖然坐在這裡,但好像世間的一切都和她沒有關係似得。

而此時的林雨諾,卻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桌子上的菜肴,目光不曾移開片刻。

「吶!你的飯!這位美女,這裡現在可是很危險滴!你最好吃了趕緊走吧!」

說罷,陳天斗便將飯放下,然後向後退了兩步,回到了流雲堂的人群之中。

忽然間,那一直沉默的林雨諾,嗖的一下拿起了筷子,並且將桌子上的菜一筷子一筷子的夾到了碗里,不理眾人便吃了起來。

她雖然吃的很快,但是卻依然不失大家閨秀的風采,很是端莊。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面前的那一盤菜還有飯就被她吃個精光。

「再來一碗!」

說罷,她便將飯碗又遞給了陳天斗!

陳天斗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說道:「美女,你真是好肚量啊!」

就這樣,林雨諾前前後後一共吃了十二碗米飯!

這等食量,哪裡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應該有的啊!

「這姑娘是多久沒有吃過東西啦!」

「林雨諾師姐,你怎麼餓成這個樣子啊!」

一時間,許多人都圍著她議論紛紛,各個眼神中都帶著一絲驚恐,彷彿看到了一隻貪吃的美女蛇。

這時,那昊天盟的幾名弟子似是有些奈不住性子了。

只聽林成珏對著那林雨諾嘲笑道:「長得嘛倒是挺漂亮,可惜卻是個飯桶!哎!真是白瞎了那一張臉啊!」

「喂!流雲堂的雜役們,不要盯著女孩子看啦,你們到底還打不打啊?看你們那樣子,該不會趁著這個機會想要息事寧人吧!到頭來還要靠一個女人找借口離開嗎?」林成珏歪著嘴角,冷笑道。

「你個昊天盟的敗類!還敢在這裡嘰嘰喳喳的!看我樊雲現在就讓你吃吃苦頭!」

「奉陪到底!!」

頃刻間,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飯堂,又是陷入了一陣吵雜之中。

只見樊雲手持大湯勺,擺出了一副御劍姿態,便準備迎擊向他衝來的林成珏。

一時間,濃濃殺氣席捲了整個人群,令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流雲堂和昊天盟弟子們的身上。


「唰!」

突然間,就在兩方人就要打在一起的時候,一道天藍色的劍氣瞬間向著他們斬了過來!

「哎呀我天啊!」

陳天鬥腳下突然一停,眼睜睜的看著那一道劍氣幾乎是擦著自己的鼻尖就飛了過去。

而流雲堂和昊天盟的其他人也是連忙一閃,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轟!」的一聲,那劍氣直接穿過了人群,砍在了那一張餐桌上,頓時碎屑橫飛!

「誰啊!是誰偷襲我!」

林成珏似乎受到了驚嚇,漲紅了臉,向著周圍的人群看去。

可是眼睛掃了一圈,卻沒有看出什麼可疑的人。

只有一群女弟子,一臉吃驚的表情望著那依然在繼續吃飯的林雨諾。

「偷襲別人有不敢現身!算什麼本事!你出來啊!」

林成珏又叫了幾聲,但是卻依然沒有人搭理他。

見自己白白遭了偷襲,卻抓不到兇手,林成珏便將怒氣轉到了流雲堂弟子們的身上。

「你們幽蓮宮的人果然都是一些小人!就像你們流雲堂的雜役一樣!」

「轟!」

突然間,又是一道兇猛的藍色劍氣襲來,這一次卻比上一次要猛烈的多,直奔林成珏!

只見林成珏心中駭然,這劍氣來勢洶洶,速度極快,竟讓他一時無法閃躲!

「嘶啦!」一聲,那劍氣劃過了他的衣衫,將他胸前的一塊布料完全掀開,露出了那一片雪白的胸膛!


這時,忽聽一旁的從陳天斗嘲笑道:「咦,臭流氓,在這麼多女弟子面前坦胸露乳,成何體統!我要是你啊,就應該找個地縫鑽進去。」

「是誰!到底是誰!!」

林成珏完全被激怒了,一雙怒目中似能噴出火焰,惡狠狠的盯著周圍的人群。

就在此時,他看到了那之前只顧吃飯的林雨諾,將手中的一柄亮藍色長劍慢慢放下,然後繼續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是你!這個貪吃的小道姑!我看到了!就是你對不對!」林成珏指著林雨諾的後背罵道。

「啪!」的一聲,這一次居然是一根筷子向著林成珏飛了過來,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只見那坐在飯桌前的林雨諾,手中的筷子不知何時居然少了一隻。

此情此景,令站在一旁的陳天斗都看呆了。

這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一來到這裡就只顧吃飯,但是卻又身懷此等驚為天人的修為。

忽然,那林雨諾似是吃飽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過了身。

「不要像個瘋狗一樣的叫喚,打擾本小姐吃飯!再敢吵鬧,我先在就讓你吃點苦頭!」

林雨諾冷著臉,就算再怎麼生氣,那如九天仙子般的容顏卻依舊讓人無法不去注目凝望。

林成珏左手捂著臉,右手擋著裸露的胸口,死死的盯著林雨諾:「好啊!想不到在你們幽蓮宮的弟子中,居然還有你這樣的修為,是欺負我們昊天盟沒人嗎?」

「哎嘿!誰敢欺負你們昊天盟啊!看你們厲害的,就差把我們幽蓮宮整個吞下去嘍!」陳天斗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你們!你們!我一定會讓你們知道,得罪昊天盟會是什麼下場!」

「宮主!是宮主來了!」

忽然間,有人向著飯堂門口望去,卻看到幽蓮宮的宮主馨予真人,與龍姬和凌秋兩位堂主,向著這裡走了過來。

遠遠的,凌秋便看到了站在人群中林雨諾,立刻喜上眉梢,吃驚的說道:「雨諾!你怎麼這麼快就出關啦!」

林雨諾轉過身,見馨予真人和兩位堂主出現,便立刻眼睛一亮,像是個見到至親的小女孩兒似得,一下子就撲了過去!

「師父!」林雨諾緊緊的抱著凌秋,好一副粘人的模樣,讓人忍不住疼愛。

只見凌秋滿面笑容的輕拍了兩下林雨諾的背身,連忙問道:「雨諾,你怎麼提前出關了?按照我們的推算,你應該閉關三年才對,現在才兩年零六個月啊!」

林雨諾羞澀一笑,面色緋紅,說道:「師父,我已經提前修通了第三星天脈,玉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