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說楊曉紀,哪兒都沒去,直接回家。

何茹雪跟曹夢,早就包好了餃子在等他們了。

甚至連楊曉紀的臥室,都打掃的非常乾淨,牀單都是換的新的。

吃過飯,楊曉紀就自己躺在了牀上。

沒有什麼比冬天的被窩,更好的了。

可就在這時,約翰遜給他發來了一條消息。

‘楊,道格拉斯公司已經在花城,創建了分公司,尼爾森說了,他要讓你的王者公司,從現在開始,接不到一個生意!’

楊曉紀回覆了一句:‘很好,我還覺得這遊戲不好玩呢,現在感覺,總算有點意思了!’


‘道格拉斯公司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他們是國際上的知名投資企業,並且跟很多恐怖組織有合作,他們現在最想得到的就是鐳火公司的技術,所以,你得看好自己家的後院!’

這還真的提醒了楊曉紀,道格拉斯公司,不像那些守規矩的公司,爲了利益,他們可是什麼都做的出來。

第二天一早,楊曉紀就與大家一起來到了公司,也見到了鏟子他們。

幾個人西裝革履,跟之前沒什麼區別,楊曉紀是打心眼裏高興。

但是,楊曉紀卻給了他們一個任務。

在辦公室裏,楊曉紀對他們說:“我現在要你們去花城,從現在開始,你們要保護的人,不是我,而是秦空陽,以及他的實驗室,如果人手不夠,老抽你可以隨便調集人員,資金可以直接在公司拿!”

老抽點了點頭,道:“老闆,這次的對手是誰?”

最好是能夠知道對方的實力,這樣防禦起來,纔會得心應手。

可楊曉紀能跟他們說的,只有一點:“老實說,這次對手有多強大,我也不知道,所以,你們要提高一百二十分的注意!”

別的就不用說了,鏟子幾個人立刻出發,坐楊曉紀的專機飛往花城。

接下來的幾天裏,楊曉紀先後拜訪了莊少卿,林國棟等人,當然還有農懷恩。

眨眼,就到了新年的這一天。

別人都忙着過年,而楊曉紀讓安妮她們在家準備年夜飯,他自己就去了公司,因爲他要在辦公室裏,拍攝給王者公司所有員工的拜年賀詞。

本以爲公司的員工都回家過年了,可讓楊曉紀沒想到的是,公司居然還有人在加班?

尤其是財務部,在虞紫寒的帶領下,所有人都在加班。

楊曉紀拍完視頻,專門到財務部看了看,雖然這層樓佈置的很喜慶,幾乎每個房門都有福字,而且專門有幾個桌子上,擺滿了各種吃的喝的。

然而財務部的人,都在埋頭工作,那鍵盤打的,噼裏啪啦的響,就像外面的炮聲。

虞紫寒正好要把一份財務報表給別人,走出辦公室,就看到了楊曉紀。

“楊總,您怎麼不回家過年啊?”

看到楊曉紀,給虞紫寒還嚇了一跳,其他員工都擡起了頭,都高興的圍了過來,反正今天是過年,不用那麼規矩。

楊曉紀笑道:“看各位這麼辛苦工作,我來給大家發紅包啊!”

員工一聽,都高興的喊了起來,本來他們加班,就是爲了能夠讓公司所有的員工,在12點鐘聲響起的時候,能夠收到楊曉紀特別發放的拜年紅包。

至於紅包的錢數,每個人是一萬八千八,而楊曉紀爲了感謝財務部的這些員工,特別吩咐虞紫寒,給她們每個人多加個紅包。

楊曉紀不在乎這點錢,也是爲了感謝這些員工們的辛苦,就是花的再多也值得。

而且楊曉紀也知道,加班的不僅是虞紫寒這些人,還有錐子他們。

爲了保護他的安全,錐子等人同樣都在工作,甚至連楊曉紀睡覺的時候,他們都在工作。

所以,這頓年夜飯,楊曉紀讓錐子他們都坐在了自己的周圍,一杯酒先敬大家,道:“過年了,我這杯酒,敬在座的家人們,跟着我,你們辛苦了!”

可就在這時,楊曉紀的那條紅色的圍巾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閃動的光點。

魔點是最先喊出聲的:“狙擊手,趴下啊!”

錐子的速度最快,直接用身體護住楊曉紀,而另一邊的安妮反應也不慢,一腳踢翻了桌子,用來做掩體。

而狂怒以最快的速度,關掉了別墅的電源,黑暗中,數條紅外線在屋子裏,一陣的晃動。 翁天海又是感動,又是驚喜,起身就深深的鞠了一躬。

楊曉紀急忙把他扶起,道:“翁哥,不用感謝我,實際上,我們都要感謝你,因爲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光芒!”

秦子邦也上前給翁天海鞠了一躬,道:“翁老闆,我錯怪你了,對不起!”

翁天海急忙說:“也是我的脾氣不好,說了不該說的話,反而我更要感謝這位小夥子,可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你的名字!”

不用楊曉紀自己說,秦子邦就介紹道:“這位就是王者公司的總裁,楊曉紀!”

“啊?”

嚇得翁天海後退了好幾步。

想想人家楊曉紀什麼身份?

在花城,那就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現在居然就站在面前,翁天海能不震驚嗎?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如此高貴的身份,卻如此的平易近人,一點架子都沒有。

還如此的心善,如此的義氣。

翁天海顫着聲說:“楊總,我家祖宗肯定是上輩子積德了,這輩子能讓我認識您,我啥也不說了,趕緊把我最好的酒拿上來,我要敬楊總一杯!”

楊曉紀笑道:“您就別楊總楊總的了,您要是看得起我,就叫我曉紀就可以了!”

從翁天海不忘本的這點看,就是個可交之人。

在這個世界上走,不能總是有敵人,像翁天海這樣的人,多認識幾個,沒有壞處。

楊曉紀,翁天海,秦子邦,舉杯同飲,化干戈爲玉帛,豪氣宛如千層浪。

至於這個酒吧,楊曉紀本來是不打算要的,可翁天海是個有規矩的人,賣了就是賣了。

既然秦子邦喜歡,楊曉紀就送給他好了。


秦子邦激動的,無以言表,指天指地的發誓,一定會把酒吧經營好。

楊曉紀心情不錯,回家之後,安妮把香噴噴的煲仔飯端到餐桌,楊曉紀拿起來就吃。

這飯是越吃越香,安妮怕他吃的急,一個勁的提醒他:“你慢點吃,還有呢!”

喝了口水,楊曉紀就說:“明天,你叫人多買點花城的特產,過兩天,咱們回帝都,這要過年了,我得去看看我的那些老夥計去!”

尤其是鏟子他們,楊曉紀覺得楊永天那邊估計也忘了這茬了,也是時候讓他們回到身邊了。

當然了,還有個最重要的人,就是他的媽媽。

不過,她媽媽在鄉下已經玩瘋了,據說還弄了個加工廠,整天的跟那些鄉下的姐妹們,忙的是不亦樂乎,說啥都不回來過年。

只要她老人家玩的開心就好,賺不賺錢的,根本不重要。

安妮跟着說:“花雨號那邊,這次的七天,給我們賺了七億多,而且曹夢那邊,也把財務報表發過來了,純利,37億龍幣,因爲花城的業務纔開始,可單是鐳火公司,皇朝娛樂以及賭船,就有超過20億的收入,曉紀,賺的錢太多了,我們怎麼花啊?要不我們做慈善吧!”

“不行!”楊曉紀一着急,差點把嘴裏的飯都噴安妮臉上。

“你知道我爺爺說過的話,錢怎麼花都行,就是不能做慈善,不然他都能用柺棍掄我,你還是想想別的花錢招吧!”

現在他還說了不算,等以後他說的算了,想怎麼花怎麼花,到時候誰都管不着了。

安妮當然也理解楊曉紀的難處,只能是另想對策了。

冬天的帝都,雪花飄飄,銀裝素裹,宛如仙境一般。

楊曉紀握起一個雪球,那種冰感,極其的爽。

安妮在雪裏,開心的像個孩子,無論看到什麼,都拽着楊曉紀自拍。

在錐子的帶領下,大家來到了鏟子他們弄的那個餐館。

規模只能說是一般般,典型的小吃部,屋裏散亂的擺了幾個桌子,連椅子都是各種各樣。

楊曉紀讓錐子他們先在外面等着,他自己一個人,就推開了餐館的門。

結果一進屋,就看到幾個喝多的客人在裝幣。

其中一個,正對臉上掛着口罩的鏟子媳婦,嚷嚷道:“怎麼着,我們花錢來吃飯,你們就讓這服務員來伺候我們?那臉上什麼啊?看着噁心不?”

老抽笑着解釋道:“幾位夥計,這是自己家人,你看我們這也是小本生意,用自己家人,也是爲了節約成本,如果您不滿意,我來給您服務!”

男子不依不饒,把啤酒瓶子在桌上砸的啪啪響,道:“怎麼茬?當爺們說話放屁是不?我現在就要個好看的服務員,過來給爺倒酒,怎麼着?不行嗎?你當爺花不起錢呢是嗎?”

說話,男子掏出一百塊錢,就扔在了老抽的臉上。

楊曉紀看的這個難受啊 ,這要是在以前,老抽能受這個?早就大嘴巴子呼他臉上了。

可現在,爲了生活,七尺男兒,忍了,笑着忍了。

彎腰撿起那一百塊錢,繼續的笑道:“您看您,我哪兒能認爲您沒錢啊是不是?要不這樣,我再免費給哥幾個上輪啤酒,就算是我的一點心意!”


然而那男的,是遇到老實人,就往死裏欺負啊,擡手就是一個嘴巴子掄在了老抽臉上。

連盧薇薇都看不下去了,上去就要動手,“你憑什麼打人?”

老抽急忙把她給拽到身後,他們弄這個餐館不容易,這幾個喝多的,就是砸他們一個桌子,今天就等於白乾了。

而那幾個男的都站起來了,比劃着喊:“你丫的跟我們裝幣是不?打他怎麼了?在跟我們橫,點了你丫的店你信不?”

打人的那個男子,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拍着老抽的臉說:“下三濫的東西,我打你,就像打狗一樣,有能耐,你還手啊?”

後廚那邊,鏟子就要往外衝,好歹是被火辣跟大頭給拉住了。

楊曉紀看的真真的,老抽的拳頭都握的咯咯響,可還是得笑道:“我怎麼敢還手呢,您開心就好!”

“讓我開心?好啊,讓我再掄你幾個嘴巴子,爺就開心了!”

說話,男子擡手又要打,楊曉紀忽然一聲爆喝:“老抽,你他嗎的脾氣呢?鏟子,你們的脾氣呢?被幾個他嗎的畜生欺負,你們丟的是誰的臉?給我打,往死裏打!” 狂怒才把電源關掉,那些紅外線,全都變成了子彈的彈道,如雨點一般的落在了餐廳之中。

安妮與水月羞花香幾個人,掩護楊曉紀往地下室跑去,在沒有確定那些殺手的位置之前,任何帶窗戶的房間都是危險的,唯獨地下室才安全。

錐子他們都躲在了牆壁的後面,現在根本不是出去的時候。

楊曉紀這邊才衝進地下室,殺手就把別墅的大門給踢開,居然要強行進入。

火鳥跟黑蛇就躲在門後,前面進入別墅的殺手,這倆人誰都沒碰,後面兩個殺手纔跟着進入,火鳥跟黑蛇倆人,以閃電般的速度,直接捏斷了倆個殺手的脖子,並且搶下了他們的武器。

前面倆殺手才轉身,就被子彈刺穿了額頭。

錐子就地滾到兩個殺手的身邊,把他們的武器也拿在了手中。

這些殺手可以說是特別的專業,全副武裝,除了手裏的突擊步槍,每個人還帶着手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