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這個工廠的大門就被打開了,從外面衝進來了一大羣人。

當秦康看到衝在最前面的一個人的時候明顯的一愣,接着安心了。這一下終於不用死了!! 第一百二十一張

衝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歐陽,歐陽手中拿着一把手槍,衝着最前面,就跑了進來,歐陽的後邊還跟着一大羣人,都大概二十九歲的青年人,歐陽到了裏邊之後就衝着秦康的方向跑了過來。

“康哥!!”

歐陽到了秦康的身邊之後就把秦康身上的繩子給解開了。

“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 看到歐陽,秦康更多的是驚訝,因爲按照正常的情況的話,歐陽應該在戒毒所裏的,但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歐陽搖了搖頭:“現在沒時間,等會再說。”

這個時候歐陽帶來的那些人都已經衝着這邊過來了,那些人都非常的兇橫,每個人的手中都帶着兵器,棍子,砍刀什麼的。

進來後見人就砍,見人就打,一點不留情面,一點不不慣着,非常的兇狠,誰都能下得去手。

看到這個情景,獨眼就傻眼了,連忙站了起來,手裏就捏緊了他的大砍刀。

“你!!你他媽是誰?”獨眼看着歐陽說道。

“我是誰?你殺我大哥,你他媽說我是誰!!!”歐陽說着就把手槍按準了獨眼的腦袋:

“你以爲咱們康哥是那麼好容易殺的嗎?你也不問問我歐陽的手槍願不願意。”

獨眼看到歐陽的手中的槍,接着就被嚇住了,連忙將手中的大刀舉了起來:“兄弟,咱們有話好好說,別動粗,千萬別動粗!!”

“別動粗可以,你先把刀放下來。”歐陽看着獨眼狠狠的說道。

“好好好!!”面對槍誰都會害怕的,就算是平常奸詐無比的獨眼也是一樣,就慢慢地吧手中的大刀放了下來。“歐陽兄弟,你千萬別開槍,我放下了。”

說着獨眼就慢慢地彎下腰,把手中的刀子放了下來。

就在獨眼剛把刀子放下來的那一刻,歐陽就一腳踢到了獨眼的身上,:“去你媽的,別動粗?你以爲老子過家家呢啊?”

獨眼被歐陽一腳就踹的往後退了兩步,接着歐陽就彎腰把地上的大刀撿了起來。衝着獨眼砍了過去“草泥馬的,老子弄死你!!”

今天的歐陽眼神非常的冰冷,兩隻眼睛中充滿殺氣,就死死的盯着獨眼,手中的刀捏的緊緊的,神態非常的陌生,跟以前的歐陽完全是兩個人!


歐陽的一刀子砍了過去,差點就看到了獨眼的身上,但是獨眼身手也比較敏捷,直接躲了過去。

接着秦康也不再管這邊的事情了,連忙到了麻雀的身邊,麻雀還被綁在十字架上,腦袋邊上還插着獨眼剛纔砍下去的大刀。

秦康先把大刀給拔了,接着就將綁着的繩子給弄開了。

“麻雀,沒事吧?”

麻雀搖了搖頭:“沒事,先去幫歐陽吧!!先弄了獨眼再說。”

“恩呢。”

接着兩個人就向着獨眼的方向跑去,經過剛纔的一陣休息,現在兩個人都恢復的差不多了。

歐陽現在手中還拿着剛纔從獨眼手中撿過來的大刀,向着獨眼激烈的交鋒。

而歐陽帶過來的兄弟們和獨眼的小弟們已經打成了一片,地上已經躺了好多人,整個小工廠中已經喧鬧無比,到處都是器械的碰撞聲。

歐陽拿着大刀,也異常的兇猛,就直接向着獨眼砍去。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的身邊就衝過來了兩個獨眼的小弟。

眼看着歐陽的大刀就要看到獨眼的身上了,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個小弟就已經到了歐陽的身邊,舉起手中的棍子就從歐陽的身後砸了過去。

秦康一看就急了,大聲的喊了出來:“歐陽,小心,後邊!!”

但還是遲了一步,那兩個獨眼的小弟離歐陽太近了,幾乎在歐陽聽到聲音轉身的那一時間,兩人的棍子就砸到了歐陽的身上,歐陽就被砸的往前撲了一下,趁這個機會,獨眼一翻身就躲過了歐陽手中的大刀,順着歐陽往前撲的機會,一腳就踹到了歐陽的後背上,歐陽就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接着獨眼看到歐陽失手了,就要跑,秦康一看就從地上撿起了一個破凳子,就在獨眼跑的那一瞬間,凳子就不偏不倚的砸到了獨眼的腦袋上。

說時遲那時快,這個時候秦康和麻雀就已經到了獨眼的身邊了,秦康拿起掉在地上的凳子又一凳子砸到了獨眼的腦袋上邊。

而麻雀則是招呼兩外那兩個小弟了。

獨眼被一凳子砸的,眼前一黑,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這個時候,歐陽也已經站了起來了,拿起手中的大刀,就一刀狠狠的砍到了獨眼的後背上。

“啊啊!!”慘絕人寰的一聲,歐陽的一刀就砍到了獨眼的後背上,獨眼被砍的往前跑了兩步就到了秦康的身邊。

這一下子獨眼直接慌了,因爲後邊是歐陽拿着大砍刀,前邊是秦康筆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獨眼驚慌失措的樣子,秦康一腳就朝着獨眼踢了過去。

“看你麻痹啊看!!”一腳就直接踢到了獨眼的前胸上,獨眼抱着胸膛就往後帶倒了過去。

“嘭!!”

“啊!!”的兩聲,獨眼就倒在了地上。

前面的聲音是獨眼倒地的聲音,後邊的聲音是倒地後就碰到了獨眼的傷口,獨眼的叫喚聲。

這個時候麻雀已經將剛纔的那兩個小弟幹掉了,手中已經提着一根棒球棍子到了獨眼的邊上。

看到獨眼已經躺到了地上,接着舉起手中的棍子就揮到了獨眼的身上!!

“罵了隔壁的,老子就差點死在你手裏,現在也讓你嚐嚐被打是什麼樣子的!!”接着麻雀看了看秦康和歐陽兩個人:“給我打!!”

兩個一聽也不含糊,擡起腳就往獨眼的身上踩去!!

這幾天過的比較混亂,秦康的心裏一直不好受,這一下子獨眼栽在了自己的手裏,秦康一點不慣着,用盡全力就往獨眼的身上招呼!!把這幾天所有的窩憋的心情全都發揮出來了。

三個人一點都不慣着,一個比一個猛,都用力的狠狠的往獨眼的身上踩去。

不一會的時間,獨眼就閉上了眼睛,臉色猙獰的在地上打滾,後背上的血跡已經染紅了地面。

就在這個時候,廢工廠裏邊已經安靜了下來,獨眼的人全都被歐陽的人註銷了。

看着地上慘叫的獨眼,麻雀揮了揮手:“好了,不要再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聽到麻雀的聲音,秦康和歐陽就停了下來。

獨眼已經慘不忍睹了,渾身的衣服都被獻血染紅了,渾身全是土。

秦康看了看獨眼的樣子,就對麻雀問道:“獨眼怎麼處理?”

麻雀想了想:“先帶走吧。”

“恩呢,我開着來的,放車後備箱就行了。”歐陽看了看麻雀說道。

麻雀一看歐陽,對秦康問道:“這位是?”

秦康這纔想起來歐陽還沒有和麻雀見過面。

“這是我兄弟!!” 第一百二十二章

麻雀在歐陽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把手伸向了歐陽。

“謝謝你來救我們!!”

歐陽跟着握住了麻雀的手:“別說那些客套的話了,康哥是我大哥,我大哥出事了我怎麼會袖手旁觀不成?”

麻雀點了點頭:“嗯,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 要不是你的話,我和秦康今天就要栽在這裏了。”

“唉……歐陽你不是應該在戒毒所的嗎?怎麼出來的?”

歐陽一聽,對着秦康笑了笑:“聽到你們出事了我就出來了唄,難道我還要在裏邊呆一輩子不成?”

“唉,不對啊?”秦康頓了頓:“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出事的?還有……你這些兄弟都是從哪裏來的啊?”

歐陽搖了搖頭:“先別說那些事情,說來話長,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我們先把獨眼弄走吧,這裏不**全,等安全了再說。”

秦康一聽,接着也沒有再問下去,但是能感覺到,此時的歐陽已經不是原先的那個人歐陽了,一點看不出原先那種猥瑣加調皮搗蛋的樣子,從他的身上更多的能看出來成熟,冷酷,再加熱血!!

麻雀也點了點頭:“歐陽兄弟說得對,咱們先從這裏出去再說吧,不然的話要是讓阿榀找來那就麻煩了。”


秦康也點了點頭:“恩呢。”

現在麻雀的人都已經傷的差不多了,都被歐陽的人攙扶了起來,麻雀的小弟也都幹不了什麼了,歐陽揮了揮手,對着自己帶過來的其中兩人說道:“大猛,辰雨,過來把這個人帶走。”

“嗯呢!!”這個大猛和叫做辰雨的兩個人走過來就把地上的獨眼擡了起來。

秦康看了看這兩個人,大猛一米八的個字,長得有點黑,很壯,身上全是肌肉,面相也比較狠,就跟他的名字一樣,看起來比較猛。而辰雨大概一米七八的身高,臉上還有刀疤,身體也不錯。

兩個人擡着獨眼就站了起來。

歐陽指了指兩個人:“都是我兄弟。”

麻雀點了點頭:“嗯,不錯!!”

接着歐陽對着剩下的兄弟們大喊了一聲:“兄弟們,都撤了!!”

一聲喊過之後大家就往外面走出去,歐陽帶過來的人大概有二十幾個人,身體都很不錯,從剛纔的樣式來看,都是能打的人。

到了大工廠的門口,秦康就想起來了一件事情,對着麻雀和歐陽說道:“你倆先等等,還有件重要的事情沒做!!”

說着秦康就到了獨眼剛纔放**的地方,從兜裏邊拿出打火機,點着就扔到了那一堆的袋子上邊,袋子裏邊全是棉花什麼的,沒上一會時間,就全着了起來,火焰非常的高,看起來非常的雄偉。

秦康笑了笑:“哈哈哈哈!獨眼的事情終於處理完了!!!”

從報廢的工廠裏邊出來,秦康轉身看了看,這地方是在郊區的一個小地方 ,旁邊全是報廢的小工廠什麼的,非常的偏僻,也不知道獨眼是怎麼樣把自己的窩建在這裏的,因爲秦康被帶過來的時候是已經暈了的,完全記不起來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

接着秦康就不再管那些事情了。看着已經遠去的麻雀等人就追了上去。

從報廢場裏邊出來之後,歐陽指了指面前的一排車:“康哥,你看雄壯不?”

秦康往歐陽手指的地方看去,一排清一色的大奔,整齊的站成一排,大概有十輛左右,看起來非常的雄壯,尤其是在這麼偏僻的地方擺着這麼多的車,確實是一種罕見的霸氣!

秦康一下子就被驚到了:“我了個草,歐陽,你是從哪裏來的這麼多車啊?還有,你這些兄弟都是從哪裏來的啊?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的?幾天不見,你丫的變得本事了啊?”

歐陽聽了之後,很自豪的笑了笑:“康哥,你不要着急,等會到了車裏給你看個人我再跟你說!!”

“好吧!!”丫的,給我打啞語。

接着走了大概一百米的樣子,就到了車邊上,摸了摸最前面的一輛車,爽!要是自己有這麼一輛車,那麼就幸福了!!

“歐陽,你到底是從哪裏弄來的這麼多車啊?”

歐陽笑了笑:“不就這麼幾輛車嗎?你要是喜歡,以後都是你的了!!”

“我擦,真的假的啊?”

接着歐陽也沒有回答秦康的話,而是到了一邊的一輛車上邊,打開了車門。

“好了,下來吧!!”

秦康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接着車上就下來了一個人。

宋瑞臉色有點不好,很失落的樣子,從車上下來之後就到了秦康的邊上:“康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