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羅?」莫默在牙縫中擠出了吐羅的名字。

吐羅看到莫默,也是一臉的憤恨,即便什麼也沒說,臉上的表情也足顯他想把莫默碎屍萬段的心情。

「是你!」良久之後,吐羅才狠狠說道。


「你竟然還敢追來!」莫默指著吐羅,怒吼一聲,似乎打算把自己整個的不痛快都發泄到吐羅身上一般。

「彭老頭,你休要欺人太甚,小心我讓你魂飛魄散!」吐羅也終於被逼急了。他心中一直納悶莫默和物華為何要如此對他。直到剛才再次受傷,他才想到,或許自己的叛變之心已經敗露了。

「哈哈哈哈,讓我魂飛魄散,若不是三番五次有人來救你,你以為你現在還能跟我說話么!」莫默怒道。

吐羅停在原處,已經不再往莫默身邊靠近。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四處,不屑的說:「這裡就你自己?」

「我自己又如何,不是自己又如何?」莫默蔑視的說。

「哼,你們一群人我都不怕,若是你自己,我就更不用怕了!」吐羅雖然嘴上說不怕,但是心中卻很納悶。這滌塵湖中又不能盡情施展修為,眼前的莫默又為何會在這裡等他呢?

「你不怕我,為何不過來試試?」以莫默現在的速度,幾乎可以在短時間內來到吐羅身邊,但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必須先觀察觀察吐羅的周圍還有沒有那個蒙面人相伴。

「我為什麼要試,我現在只想殺了你!」吐羅對莫默也起了殺心,三番五次受到伏擊,他現在已經對莫默徹底失望。

「笑話,你以為你達到了蛻凡境就可以是我的對手了么?」莫默為了準確的評估吐羅的修為,忍不住用上了冥獸帝國的標準加以衡量。

「你知道的還不少,還清楚我已經達到了蛻凡境,既然如此,還不趕緊給我滾過來?」吐羅虛張聲勢的說道。

「你這個卑鄙小人,明著對抗不過我和物華,暗地裡卻派那個蒙面人把小夢抓走,現在還有臉跟我叫囂!」莫默確定了吐羅的修為後,便又質問另一件自己關心的事情。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少給我血口噴人。當初殺我徒弟的時候,你就往他的頭上扣了諸多罪名。如今你打算與我動手了,又跟我來這套。哈哈,彭仗,我們認識了這麼多年,你撅起屁股,我都知道你要放什麼屁,所以,我們還是修為上見真章吧!」吐羅想起褚良之死,心中依然沉痛不已。


「既然不是你抓走了小夢,那我就明白怎麼回事了。」莫默本來還忌憚吐羅一旦抓了張夢,還會用張夢威脅自己。而既然吐羅矢口否認,那就說明吐羅確實不知道這事。

「什麼怎麼回事,彭仗,你少在這故弄玄虛!」吐羅也不知道莫默在搞什麼花樣,表面按兵不動,心中也不免疑慮。

「哼,既然你這麼著急上路,那我現在就送你上路!」莫默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後,終於下定決定準備動手。

而吐羅此時卻癲狂的笑了起來:「彭仗,你真會裝腔作勢,在這種地方你能送我上路?來,讓我看看你哪來的自信!」

吐羅說著,就開始引動鬥氣,護住身體。不過因為水壓太大,鬥氣並沒有浮出體外,只是勉強的在皮膚上凝結。

莫默一看吐羅果然不能完全施展出自己的修為,於是冷笑一聲便引動了三個加速技能。

嗖!

噗噗噗……

一陣瘋狂的爆破聲傳來,接著莫默猶如一條大魚一般唰的一下就朝著吐羅奔來。

吐羅臉色一變,還從未見到有人能在滌塵湖中疾馳如飛。於是倉皇之下轉身就要逃跑。

可是此處離岸很遠,根本不是吐羅想跑就能跑得掉的,轉身還沒遊動幾次,莫默就已經追了上來,接著拿著死神之鐮朝著吐羅的腦袋就是一刀。

可是此地的磁場確實奇怪,加上空氣中有莫大的阻力,等莫默的死神之鐮砍下去時,軌跡已經有了很大的偏差。

嘩!

死神之鐮的一擊,竟然偏離了半尺之多,直接插進了湖中。

吐羅回頭一看自己竟然躲過一劫,加上莫默衝到他的近前面露空門。於是回手就朝著莫默的面龐砸去。雖然他也知道,沒有鬥氣加持的攻擊不會讓莫默致命,但是他此時對莫默的恨意猶在莫默對他的恨意之上,能夠反擊一次,他絕對不會放棄機會。

這一拳來的實在有點突然,絕對在莫默的意料之外。

本來他計劃一刀奪走了吐羅的生命,就算是了卻這件心事。可是沒想到死神之鐮在滌塵湖中竟然不受控制,一刀出去沒殺死吐羅,倒是給吐羅送去了一個機會。

砰!

吐羅這一拳的力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雖然有空氣的阻滯和影響,但還是差點把莫默打入湖底。

吐羅一看機會來了,知道莫默近身肉搏不是自己的對手,於是瞬間潛入湖中,準備再給莫默補上一拳。

可就在這時,慌亂的莫默已經開啟了三個加速技能,蹭的一下,就躥了出去,也不管躥到哪裡,總之先遠離吐羅的攻擊範圍。

吐羅第二擊沒有成功,所以目光緊緊的鎖住莫默,看看莫默還有什麼后招。

「算你命大!」莫默穩住身形,晃了晃被砸暈的腦袋,遠遠的仇視著吐羅。

「呵呵,沒用的,在這裡面,你連我的防禦都無法破開,就算我讓你打上一會,你都不見得能傷得了我!」吐羅以剛才自己打出那拳的力量推測,在滌塵湖中根本不可能受到致命的攻擊。

「那我就讓你感受感受,你是怎麼被我殺死的!」莫默怒吼一聲,又啟動了三個加速技能。

三個加速一經開啟,馬上繞著吐羅轉了起來。

「你移動的再快,又能怎麼樣,反正你近身也打不過我,遠程技能又釋放不出來!」吐羅胸有成竹的看著莫默,猶如看著跳樑小丑。

可就在吐羅以為莫默拿他沒有什麼辦法時,忽然三條霓虹鎖朝著他纏繞而來。

吐羅心中一驚,急忙從乾坤袋中祭出一桿撿來的梅花亮銀槍迎了上去。槍頭連點三次,一招梅花三弄,竟然無巧不巧的把三條霓虹鎖都攔在了半空!

莫默一見霓虹鎖竟然不行,又瞬間施展了一個烈火符朝著吐羅攻去。

吐羅也很狡猾,一看烈火符出現,馬上腦袋一縮便鑽進了湖水中,在水了遊了幾下,又從不遠處冒了出來。

「蠢貨,在這裡用火系技能,你真是蠢到家了!」吐羅吐了一口口水,忍不住鄙視道。

莫默被吐羅氣的渾身發抖,為了找出吐羅的漏洞,又增加了三個加速技能的強度,本來還在吐羅三丈以外繞圈,現在二人相距已經只有兩丈了。

「死期就要到了,還是趕緊閉嘴吧!」莫默一邊繞著吐羅轉圈,一邊在想其他辦法,同時屁針,烈火符,鬥氣不停的朝著吐羅施展。

只是這處空間確實有點奇怪,莫默的屁針根本就不走直線,而且打到吐羅也傷不到他半分。

可屁針那麼強勢的攻擊都沒有威脅,其他的魂技就更是微不足道了。所以莫默即便能夠不停的遠程騷擾,也無法給吐羅造成什麼傷害。

而此時的吐羅也一臉的鬱悶,一會肚子上傳來針扎一般的疼痛,一會屁股上會傳來針扎一般的疼痛。雖然屁針確實不會破開他的鬥氣防禦,但是這種受虐的感覺也不好受。最關鍵的是,他還要死死的盯著莫默,怕中了莫默的霓虹鎖。因為霓虹鎖只要纏住了他,他就會變成任莫默宰割的魚肉。

「彭老頭,你他嗎的有完沒完了,又不能把我怎麼樣,還非要在這裡堅持。你那麼想殺老子,我們不如回到岸上比試一番如何!」吐羅開始不耐煩起來。

莫默在這忙活了半天,也是氣喘吁吁,若說他不急躁,那是不可能的。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不說對吐羅發動了幾百次攻擊,就是靈魂空間中的靈魂之力,都有點捉襟見肘了。

「少說廢話,吃我一擊!」莫默懶得搭理吐羅,直接用屁針回應了吐羅的建議。他現在什麼優勢都沒有,唯一的優勢就是他可以攻擊到吐羅,但是吐羅追不上他。

屁針一出,誰入爭鋒。這句話在陸地上確實可以一說,但是在水裡……


吐羅只覺得胳膊又被扎了一下,雖然完全可以抵禦,但是心中卻非常毛躁。這種感覺就好像在睡覺的時候被惡夢嚇醒了,在煮飯的時候被火燒到眉毛了。總之這是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這種感覺已經讓吐羅越來越崩潰…… 二人見招拆招,你來我往的,轉眼就過去了一個多時辰。

這時的吐羅,有點筋疲力盡,都快游不動了。可莫默仗著三個加速技能,依然不停的對吐羅發動攻擊。

「彭仗,你現在真像只瘋狗!」吐羅一直不能還擊,心中壓抑的很,所以瞅著空隙罵了莫默一句。

莫默微微彎起嘴角,像一隻聞到血腥味的狼一般盯著吐羅,說道:「那也比你這隻死狗強。」

「你——」吐羅正要再罵回去。

「吃我一擊!」莫默一個烈火符撇了出去,直奔吐羅面門。

吐羅的話還沒說出口,就一頭鑽進水裡。等感覺烈火符消散后,又冒出頭來,剛要接著回罵兩句解解氣,莫默又一個霓虹鎖丟了過來……

二人就這般起而復始,循環不息。像兩個倔強的老頑童一般在這裡僵持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莫默的靈魂之力所剩無幾。而吐羅身上的鬥氣也很難維持。

到了這個時候,吐羅只要稍稍馬虎,可能就會前功盡棄,死於湖底。而莫默若是無力攻擊,吐羅也會抓住機會欺身近前,憑藉肉身搏鬥。

兩人緊咬牙關,都希望對方能先於自己倒下。可是各自仗著修為不俗,卻都依舊堅挺。

而就在這時,一個蒙面人也緩緩的朝著二人的方向游來,此人正是連續救過吐羅兩次的武神厲鬼。

厲鬼剛才在誅神橋救走了吐羅后,就給了吐羅一顆救命的丹藥。

吐羅吃了丹藥,說了一堆感恩戴德的話,順便問了下厲鬼究竟是誰。

厲鬼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於是搖了搖頭就離開了吐羅,告訴吐羅好自為之。

等過了好久之後,厲鬼覺得所有人都應該差不多離開試練之地了,自己也開始往試練之地的出口趕去。

可是剛在滌塵湖裡遊了一會,就聽見前面有說話的聲音,等游近一看,竟然發現是莫默和吐羅二人。

莫默一見又是這個蒙面人,頓時失去理智,火冒三丈。朝著蒙面人就大叫道:「你他嗎的是什麼人,三番五次壞我的好事,難道這試練之地中,就沒有公平可言么!」

厲鬼堂堂武神,若是在外面,哪還能輪得到莫默質問。但是既受卓依所託,自然不想在此時暴露。於是改變聲音說:「彭仗,冤冤相報何時了,你就放吐羅一馬吧。」

莫默眉頭一跳,當即怒火滔天。「我報你嗎個B,我和吐羅的恩怨,關你什麼鳥事?你若幫他,我就連你一起收拾。你若只是來勸和的,老子奉勸你最好滾遠點,免得濺了你一臉血!」

莫默現在痛恨這個蒙面人,甚至已經超過了吐羅。

厲鬼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被人這樣罵過了,有那麼一瞬間,他險些扯開自己的面具然後衝到莫默面前把莫默捏死。

但是他一想到莫默還有利用的價值,便忍了下來。

「彭仗,你最好把你的嘴巴閉上,只要有我在,你不可能傷到吐羅半分。」厲鬼冷冷的說道,同時慢慢的靠近了吐羅。

吐羅一看這個大救星又來了,馬上就高興了起來,於是恭維道:「大恩人,多謝大恩人,救命恩人,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今天若不是您,老夫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吐羅語無倫次的說了一番,臉上的表情豐富多彩,還好現在是在水中,不然都有恨不得跪下來磕幾個響頭的感覺。

莫默看著吐羅的嘴臉,心中一陣作嘔。於是說道:「你他嗎別噁心我了,看你這搔首弄姿搖頭擺尾的樣子,跟一隻哈巴狗一樣!」

「彭仗,現在以你一人之力對付我們兩人,你還狂妄什麼!」若是剛才,吐羅還真沒那個膽量與莫默在滌塵湖中叫板。此時自己有了個幫手,自然就牛氣衝天起來。

「吐羅,我只能暫時保你不死,但卻沒說要幫你對付他。」還沒等莫默回話,厲鬼卻忽然撇清關係。

「聽到了沒有,人家只是看看熱鬧而已,並不是來幫你對付我的。」莫默急忙賤嗖嗖的出言挖苦。

吐羅猛的看向厲鬼,看了半天,可憐巴巴的說:「前輩,你既然都救了我兩次了,不如就再幫我一次吧,你幫我殺了他,我也不需要你的保護了。」

厲鬼一陣無語。他堂堂八神之一,被莫默一頓臭罵就罷了,竟然還被吐羅當槍使,頓時收斂不住。怒伸一指,說道:「少廢話,你以為我喜歡暗中保護你,我現在恨不得你死!」

「……」

這劇情反轉的有點快,莫默和吐羅二人都愣在當場,沒反應過來。

不過以二人的過人才智,稍微一想,就有了猜測。


「看這樣子,他來保護我,也是受人所託,不能幫我殺了彭仗,能保住我的命也好,就是不知道他是誰派來的……」吐羅心中盤算。

「能派這麼厲害的人保護吐羅,還能進入試練之地,而且還認識我,除了卓依還能有誰?卓依抓走了張夢,又來保護吐羅,難道對我的身份……」莫默只是在極短暫的時間內,便想到了這些,同時也因為自己所想,心跳開始加速。

「既然前輩打算袖手旁觀,那老夫也不再強求。」吐羅識趣的說了一句,隨即看向莫默,「彭老頭,來吧,我們今天就分出個勝負!」

莫默咬牙切齒的看了看不要臉的吐羅,又看了看這個蒙面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蒙面人雖然沒有說要出手幫助吐羅,但是一來就明確表態過,不會讓吐羅死。

而吐羅現在又要與莫默分出個勝負,這明顯吐羅靠著大樹好乘涼,一副狐假虎威的陣仗。

「哼,公主真是好手段,我今日所見,全都拜她所賜!」莫默說出此話,主要是因為對張夢失蹤的不滿,當然對卓依派人保護吐羅的事,也心生怨懟。

而厲鬼聽到莫默的抱怨,明顯眉頭一皺。心中疑惑,「他知道我是公主派來的?我已經暴露了身份?難道是那個神秘人告訴這小子的?」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懶得隱瞞的了!」厲鬼突然揭下自己的面具,同時聲音也恢復了本來的樣子。

「啊!金衣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