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提醒城主大人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免得到時候悔之晚矣。」蕭風端起茶杯翹起了二郎腿看著憤怒的左木淡淡道。

「如果我不配合呢?」左木獰笑道。

「我無所謂,只要我咬碎毒藥,立刻就會毫無痛苦的死去,不過,接下來的代價你可就承受不起了,等我死後的半個小時,颶風冒險團的艦隊將開始警告性射擊,讓太空城的安保人員投降,如果在規定的期限之內不投降的話,颶風冒險團就會無差別射擊,一直到橡木桶太空船完全摧毀……」

「等等,你好像忘了太空城還有你們的人。」左木陰惻惻的笑道。

「是啊,有不少,不過,這些人都不是颶風冒險團的嫡系,絕大部分就像監獄裡面的那些暴徒一樣的亡命之徒。不怕告訴你,整個橡木桶太空城屬於颶風冒險團的嫡系包括我都不到十人,我們主要是負責爆破刺殺煽動等等,如果我們無法完成任務,我們也將與太空城玉石俱焚……城主大人,說簡單一點吧,我們到太空城的每一個人都沒有回去的打算。當然,如果城主大人願意讓我們回去,我也很樂意的,畢竟,沒有人不怕死,我也很恐懼,實際上,我一直在偽裝自己很強大。」

「你們的鄒大人就不怕被送上人類聯盟的法庭嗎?這裡,可是有兩千萬人類!」左木很想殺死面前這個年輕人,但他必須要剋制,他。

「城主大人似乎不了解鄒大人,我給城主大人講一個人類聯盟人盡皆知的故事吧。當初瑞德爾帝國星瀚機甲大學被斑斕殼蟲大軍圍困的時候,鄒大人為了穩定局面,可是連老師和同學都處決,你認為,他會在乎橡木桶太空城的兩千萬人?再說了,現在人類聯盟烽煙四起,以五大帝國為首的聯邦帝國都是自顧不暇,誰還會願意與鄒大人結仇啟動司法程序?」

「我……」

「城主大人,我沒有多餘的時間浪費,給你兩分鐘考慮,要嘛你答應,要嘛我死,沒有第三個選擇!好了,從現在我開始計時了。」

蕭風說完后,便擼起袖子看時間。

讓蕭風吐血的是,那的二手名表居然已經停止了走動,而且,裡面的一根針居然還出現了鬆動。

該死的顧方!

蕭風怕露出破綻,連忙把手錶藏在了袖子裡面,心中已經把顧方的祖宗十八代都操了一個遍。蕭風自然是不知道,顧方囊中羞澀,為了省錢可謂是花費了一些心思,要不然,幾萬塊錢買一塊好的二手錶都買不到。

很多時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蕭風看手錶時候的表情落在了左木眼裡,在左木看來,蕭風這是正常反應,因為,一旦他不答應,蕭風就要吞毒自殺。

辦公室裡面陷入了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之中。

牆壁上一個古老的掛鐘發出的「滴答」聲就像千軍萬馬在奔騰一般,驚心動魄,每一次聲響都令人揪心,讓人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其實,蕭風壓根就沒有看時間,他在盤算著如果對方不答應該怎麼辦,畢竟,他嘴裡可沒有毒藥。


「我同意。」就在蕭風絞盡腦汁的想著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事情時候,左木看了一眼古老掛鐘之後突然說話了,此時離兩分鐘還剩下十秒。

「城主大人,感謝你,我總算是不用死了。」蕭風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但我有一個條件!」

「城主大人儘管說,只要我蕭某人能夠辦到的,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蕭風道。

「我要求鄒大人保守秘密,不把此事宣揚出去。」左木盯著蕭風道。

「這個城主大人放心,鄒大人派我來談判,就是想給雙方一個迴旋的餘地,畢竟,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山不轉水轉,或許哪一天城主大人會和我們鄒大人把酒言歡,此事,自然是不宜宣揚。」

「行。跟我來。」左木咬了咬牙。

左木走到金屬牆壁邊,一道藍色的光芒沐浴全身後,整面金屬牆壁緩緩地打來,露出了一間巨大的主控室。主控室周圍到處都是巨大的全息屏幕,在全息屏幕的下面,則是一些複雜的儀器,儀器上面一些指示燈如同天上浩瀚的繁星一般。

在一副全息屏幕上,蕭風看到密密麻麻的艦隊在太空之中蜿蜒看不到盡頭。

很顯然,那艦隊就是顧方虛擬出來欺騙橡木桶太空城的。


顧方還是有些本事。

左木開始解禁橡木桶太空城……

……

橡木桶太空城突然宣布解禁,所有的犯人都將獲得特赦,不需要任何身份證明就可以自由離開關口,另外,遊客們如果願意,也可以選擇離開,不過,要求在離開的時候有序,避免出現混亂和踐踏事件。

當左木親自宣布為了避免影響到遊客的安危,特赦所有暴動逃出來的犯人和解禁太空城之後,原本烽煙四起的橡木桶太空城一下變得平靜了。

犯人們不再鬧事,一些提心弔膽的遊客也放下了心來,原本落下的金屬閘門也紛紛升起。

藍姬和女海盜首領都是一臉茫然之色,因為,這和平來得太突然了。

不僅僅是藍姬和女海盜首領一臉茫然,就是正在潛行獵殺之中的鄒子川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是,事實上上太空城解除了封鎖,一些巨大的金屬閘門都升起,那些荷槍實彈的安保人員也紛紛撤離商業區。

那些不相信的犯人也逐漸相信了,因為,他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些荷槍實彈的安保人員如同潮水一般離開,封閉的閘門已經完全打開。

沒有抓捕就不會有戰鬥。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很快就恢復了秩序,這場來得快去得快的風波成為了遊客的談資,絕大部分遊客並沒有改變旅程,而是選擇留下來遊玩,街道上很快會恢復了繁華,人流如織。只是,沒有人想到,一場載入人類史冊的大劫案正在進行中……

……

鄒子川回到了古董商店和藍姬和女海盜匯合。

「發生了什麼?」靠在門口觀察的藍姬一臉茫然。

「我不知道。」鄒子川搖頭,走進古董店開始脫盔甲。

「我幫你脫。」

女海盜首領走到鄒子川身邊,輕輕的為鄒子川解甲。

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在鄒子川面前瀰漫著,莫名的,他想到了繁霜,那無數個夜晚,是繁霜為他解甲侍寢,是那雙雪白嬌柔的雙手讓他心情平靜。

繁霜!

鄒子川心中一股刺痛。

繁霜就在颶風冒險團的繁霜號上,但是,鄒子川卻不想主動聯繫,他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類似於「近鄉情怯」的心理。

截止目前為止,絞刑手菲利普是唯一知道鄒子川身份的人,而他也是鄒子川安插在真真身邊的唯一一顆棋子。

繁霜。

如果告訴繁霜自己就是瑞德爾帝國的大將軍,她會相信嗎?

她會接受嗎?

女海盜首領為鄒子川解甲到胸口的時候,她的目光看到了一張憂傷的臉,而在之前,這張臉從來都是冷冰冰的。

「你有心事嗎?」女海盜首領輕輕問道。

「謝謝,我自己來。」鄒子川微微閉上眼睛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我……」

「我自己來!」鄒子川一字一頓。

「好吧。」女海盜首領嘆息了一聲。

「我們可以放掉這個古董店的老闆嗎?」依在門邊看外面形勢的藍姬回頭問道。

「可以。」 這從天而降的壓力重如泰山、沉如萬鈞,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竟又一種窒息感,儘管王毅擁有歸一境五重天的修為,但是仍覺得十分吃力。

王毅立馬默念起了口訣,頓時如一縷雲煙一般消散在了原地,他使出了土行之術,只不過在這完全漆黑的山洞內,縱使挖地三尺也是毫無光芒,就連那強大的威壓同樣沒有消散,反而越來越重。

「毅兒,釋放荒古之氣,這山洞乃是上古大能者所建立,若是沒有荒古之氣的修靈者,定會被排斥!」

王毅體內的魔蛇啞然開口,急忙說道,但神情卻沒有絲毫緊張,反倒是一臉的欣喜之情,他眼底深處竟流露出了一抹期待之情,可惜王毅看不到。

「好!」

王毅點了點頭,大聲喝道,隨後全身上下劇烈一震,瞬間氣勢陡然一變,變得狂暴無比、變得十分戾氣,好似鬼神不侵,能抵禦任何氣力的鎮壓一般。

頓時罡風激蕩、氣浪滔天,以王毅為中心,向四面八方猛地橫散而去,在這漆黑的山洞內竟傳出了陣陣轟鳴的巨響。

那重如泰山、沉如萬鈞的壓力瞬間消散一空,王毅頓時感到了一陣輕鬆,隨後鬆了松筋骨,便繼續往前方直行。

明亮的是手中的火焰,模糊不清的是四周的黑暗,王毅在這漆黑的山洞內迷失了方向,不知是該往哪一個方向前進。

「烈焰雄風!」

王毅緊皺起了雙眉,冷聲喝道,雙手順勢抬起,向四周揚手一揮,頓時熊熊烈焰,迸射而出,分別向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飛射而去,王毅則是來回觀望,想找出一絲蛛絲馬跡。

只見四條烈焰蒸騰而燒,火光橫散,但還未到數息時間,這四道烈焰竟全部泯滅,留下了四條深灰色的印痕,王毅看見這一幕,頓時雙目一亮,雙腳殘影顯現,頓時向著前方猛地疾馳而去。

他看見這灰色的印痕說明這山洞定被施展了莫些特別的神通,禁止了神通的施展,但是這烈焰泯滅,留下了深灰色的印痕就表明這山洞內則是氣息則是一片渾濁。

飛行了數百米之遠,王毅發現這四周竟還是平靜如初,沒有一絲的變化,疑惑的問道。

「魔蛇前輩,這山洞內莫非是被複始空間所籠罩,是一個循環無限之路?但若真是復始空間,我的一切應該是無限循環才對,為何我還能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

「呵呵,頓悟的道路上我可幫不了你!先不急,迎接你的貴客到了!」魔蛇笑了笑道。

「哦?迎接我的貴客?」

王毅聽到這話頓時怔愣了一下,連忙環顧四周,發現仍是漆黑一片,了無痕迹,哪來的貴客?

就在王毅不解之時,一道極為恐怖的衝擊力突然在四周炸裂而開,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般的氣浪,王毅渾身劇烈一顫,毫無準備,頓時爆退百米,嘴角旁更是流出了一絲殷紅的鮮血。

「哼!」

漆黑的空間內傳出了一聲冷笑,緊隨其後,便是一道極為耀眼的刀鋒飛射而來,這刀鋒凜冽之極,帶著一股毀滅天地之威,四周虛空頓時傳來了無數聲爆裂的碎響。

「這就是迎接我的貴客?」

王毅看見這刀鋒,頓時倒吸了一口氣,再次連忙爆退而去,雙手立馬凝聚出了靈刃斬,頓時威壓驟散、寒光乍起,王毅揮舞著雙手,猛地向這飛射而來的刀鋒猛地揮斬而去。

「嘣!!!」

一聲巨響猛地爆發而出,聽得震耳欲聾,心神一顫,無數道氣浪竄流不息,好似無頭的蒼蠅,顯得混沌一團。

「吼···」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咆哮而出,掀起了一陣風浪,王毅不敢掉以輕心,畢竟現在自己在明處,而對方卻是在暗處,這剛一交鋒便失去了上風,並且王毅看到對方的實力還不在自己之下,若是持久戰,自己定是精疲力竭而死。

王毅環顧四周,再次爆退,他感應得到這聲怒吼是猛獸之鳴,仔細一想,對方定是這看守獸妖洞的妖獸,想到這王毅連忙斜嘴一笑,大聲喝道。

「晚輩王毅,拜見妖獸大人!不知能否一見?」

「呵呵呵呵,你到滿機靈的,若想見老朽,先接下這一記神通再說!」

漆黑的山洞內傳來了一聲蒼勁有力的聲響,這聲音厚重無比,給人一種底蘊很足的感覺,儘管如此,這話語還是顯得變音而模糊,想必凶獸學習人語倒是一件難事。

「嗤嗤嗤嗤···」

聯想之餘,王毅看見四面八方竟出現了無數如飄絮、如彎刀般的白色爪印,齊齊向自己爆射而來,這縱橫交錯的爪印如蛛網一般,層層相連,想遁逃而走,那簡直就是妄想。

「獸氣斗門決!」

「水牢內縛術」

「以火凝身、貫穿虛無!」

王毅連連喝道,瞬時間渾身上下氣勢再次一變,一股荒古霸氣頓時橫散而開,以著千軍萬馬之勢,向四面八方猛地鋪張而去。

隨後,王毅連忙雙手合併,運行起了水行神通,數息間股股棉柔之氣飄散而出,緊隨其後,便感到了一股**大海般的洶湧澎湃,清晰可見,一個巨大的水球籠罩這王毅,其內柔水綿綿,激蕩不已。

不但如此,在這打水球內的王毅,頓時以火凝身,全身上下燃起了熊熊火焰,,這是王毅最後的防禦,因為這以火凝身可以抵禦一切物理形的攻擊!

「嘣嘣嘣嘣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