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坤他們看見林辰來了,立刻迎了上來,隨後就見徐坤連忙道:“林辰,怎麼辦,殺嘛!”

“等等!”林辰擺手制止了徐坤,隨後衝着一個龍門弟子道:“麻煩一下,把車裏的丫頭送回楚家,她是楚家的小姐,普通人,呆在這裏太危險了!”

“嗯,好,交給我吧!”聞言,那龍門弟子二話不說,立刻照辦。

重生八零:鮮嫩嬌妻寵上天 ,則是一臉的鬱悶:“好,走就走,不讓我知道,我回頭問我爺爺去。”

說着,楚靈兒也不用那龍門弟子送,一腳油門,開車揚長而去。

那龍門弟子見狀,則是一臉鬱悶,轉頭看向林辰,林辰則是搖頭道:“開車,跟上去!”

“這丫頭跟我一塊出來的,不能出什麼事情!”

“好吧,我這就追!”那人立刻上車,追向楚靈兒。

林辰這邊,則是大手一揮,大聲道:“走吧,咱們上去會會這幫北方道協的傢伙,我倒是想看看,他們今天給我埋下了怎麼個大圈套,一羣無知小兒!”

當即,在林辰的帶領下,大批人馬,直笨山頂。

“哈哈,來了,來了!”白三太爺看着山下,林辰大步上山,高興的立刻眉飛色舞啊!

北方道協那位副會長哈哈一笑道:“看看,人來了吧,我就說,他一定會上套的,到底是年輕人啊,沉不住氣,我們準備一下,迎接我們的客人了!”


副會長話音剛落,忽然,就見虛空之上,沙沙聲作響。

緊跟着,就見一個個黑影,出現在夜空之間,出現在了白家的樓頂上,並排而立,一共上百,而白家弟子瞧見突然出現這麼多身穿着大紅袍子的人,全都嚇了一跳啊。

“我擦,什麼東西,準備防禦!”

白家這邊立刻亂了起來,緊張戒備起來。

這時,那個副會長卻擺了擺手說:“唉,用不着緊張,是朋友,我們的朋友!”

“大教皇大人,北協副會長,給您請安了!”

“哦,親愛的北協會長,你好啊!”

虛空之上,紅光乍現,一個身穿着紅色大袍子,頭戴着王冠的男子,突然出現在夜空裏,他這會懸浮在虛空,腳下卻是成羣的蝙蝠。

此人正是西方教的大主教,教皇大人。

“哈哈,教皇大人,我等修爲低微,恐怕不是那個林辰的對手,不過你放心,到時候,我們一定盡全力,幫你牽制住他,給你足夠的時間,施展血族祕法!”

“嗯,好吧,那咱們現在去會會他!”

那教皇大人說着,立刻揮手,隨後他帶來的那些主教,殿主,還有黃金騎士,立刻直撲上仙,而北協副會長也立刻帶人跟上,白家這邊,三個老傢伙也立刻帶人下山。

這一場大戰雖然他們已經不夠級別參與了,但是,他們還是很想在一旁觀戰的。

很想親眼看着林辰被道協,還有西方教聯手覆滅。 “林辰,你看,那是什麼?”

шшш ¸TTKΛN ¸C O

隨着西方教和北協連袖而來,徐坤等人,發現他們,全都是一愣啊。

他們倒不是驚訝北方教而是驚訝於,北方教身邊,跟着的都是什麼東西,這些人怎麼都這麼怪啊,而龍門當中,也並非所有人都沒見識,還是有人認出來是血族了。

頓時,就聽有人道:“是血族,混蛋,北方道協,竟然跟西方教聯手了!”

“什麼,該死他們竟然跟西方教聯手,他們這幫賣國賊!”

“北方道協真是一羣賣國求榮的小人,小人!”

龍門這邊,立刻破口大罵起來。

“林辰,怎麼辦,我怎麼感覺,這好像是個圈套哪!”徐坤則是一臉的緊張之色。

徐坤也不是傻子,這會他很自然的嗅到了一絲陰謀氣息。

林辰到此,也不打算隱瞞了,就聽他道:“嗯,沒錯,這就是一個圈套,一個西方教,還有北方協會聯手的圈套,而他們設立這圈套的目地,就是我!”

“什麼,是你,怎麼可能!”

“當然有可能,我上一次大鬧西方教,連殺了他們那麼多殿主,還有個大主教,西方教不可能不報復我,而北方道協,也一樣恨我入骨,畢竟我可是親手滅掉他們會長之人。”

“原來如此,那既然這樣,那咱們趕快撤吧,不要在過去了!”

徐坤頓時冷汗直流啊,連忙就要讓林辰快退。

林辰則是一愣,然後好像看傻子一樣,看向徐坤:“退,爲什麼要退啊!”

“當然要退啊,既然明知道是陷進,咱們怎麼可以還往裏面跳啊,豈不是自己找死!”

“哈哈,你放心吧! 重生之千金升職記 ,或者說,這地球上,已經沒人可以殺死我了!”

林辰大笑,下一秒,忽然,就見他騰身而起,直接衝上了半空之中,直奔那教皇。

“想必你就是西方教的教皇吧,你來的可真好啊,我可以滅你了!”

“哦,天哪,攔住他!”那教皇萬萬沒有想到,林辰竟然會這麼猛,一個照面,話還不等說,就出手,如此一來,他連佈下血族祕法的時間都來不及啊。

立刻,二話不說,立刻求援。

“北方道協聽令,立刻隨我攔住林辰!”

而隨着西方教教皇求援,北方道協的這位副會長,立刻帶人飛奔虛空,直逼林辰。

不只是道協會這邊,血族那邊,也第一時間,直撲林辰。

“哈哈,來吧,都來吧,一個人對付我,我還真不好意思出大招,現在剛好……玉骨大成,不滅不死,天滅心法,大地顫抖!”而林辰看着這麼多人奔着他而來他竟然還無比興奮。

大聲的呼喝着,忽然,下一秒,就見他的身體,忽然白光乍放。

那白色的光芒,宛如美玉發光,更如月光,立刻把這一方天地照耀的亮了起來。

雖然不到亮如白晝的地步,但也相差無幾。

而隨着光芒涼氣,下一秒,林辰的身形忽然淡化起來,彷彿於這天地合二爲一了。

緊跟着,一股強橫的,宛如潮汐大浪一般的力量,鋪天蓋地。

那些衝上來的血族,還有北方協會這邊,所有人被力量籠罩,立刻宛如掉進水裏,被窒息了一般,身形變得無比沉重,呼吸更是困難無比,跟着,接二連三的從虛空之上掉了下來。

“這,這是什麼力量,哦,天哪,太可怕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啊!”

“媽的,天啊!”

“……哈哈,這不滅心法,是我玉骨大成之後,在仙帝寶庫當中,新學的術法,一旦施展開來,不說毀天滅地,但是,對付你們這幫人,也是綽綽有餘了!”

“一直以來,我都沒想過要施展開,今日,時候正好!”

“哈哈,你們可以死了!”

煌煌威壓,鋪天蓋地,下一秒,在狂風暴雨一般的巨大力量使然之下,就見北方道協那邊,突然,一個人承受不住,轟的一下,身體直接爆炸開來。

緊跟着,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然後,所有人……

血族那邊更慘,他們本就是異族,身體構造特殊,其實比人類還要脆弱,在林辰純淨靈力威壓之下,他們最先承受不住,一個個的血族,在恐懼當中,直接化爲飛灰!

眨眼的功夫。現場死傷無數。

“哦,我的天啊,怎麼,怎麼會這樣!”

那教皇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親手謀劃的伏擊計劃,原本要被他伏殺之人,非但沒有成功幹掉,竟然還掉頭,把他們給滅死無數,頓時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

望着已經能量化的林辰,整個人臉上流露出滿滿驚恐之色。

原本還準備施展血族祕術,但是等到反映過來,那裏還顧得上,立刻掉頭就跑。

“跑不了了!”就在這時,林辰神鬼莫測一般出現在大教皇身邊,伸出手,宛如抓西瓜一般,一把便摁住了教皇的腦袋,跟着,靈力涌動,教皇一聲慘叫,腦袋當場爆炸。

這教皇,從出現,到這會,總共說了不到兩句話,外加一句慘叫,然後,就這麼死翹翹。

“哈哈,這纔是真正的力量!”

而林辰,舉手之間,滅殺北協還有西方教,整個人心中爽到了極點了。

上輩子叱吒一方的感覺,頓時有些找到了的感覺,忍不住恣意狂笑起來,笑了沒兩聲,忽然想到了什麼,低頭看向白家方向,看向白家的三個老傢伙。

“白家,今日,就是你們滅亡之時!”

林辰手指一擡,隨手點了三下,而隨着他手指點下,白家的三個太上長老,忽然感覺身體好似裂開一般,下一秒,砰砰砰,三聲爆響,這三個老傢伙還不明白怎麼回事,直接爆炸。

“哦,太上長老死了,我們白家完了,快跑啊!”

而白家弟子見狀,立刻驚恐無比,鳥獸四散。

白家,從這一刻,標誌着,他們徹底完蛋了,而林辰在地球上,上輩子所有的敵人,全這一刻,全部滅亡……上輩子的仇,這一刻,徹底全部報完了。

忽然,林辰腦海當中想到了沐婉晴。

隨即就見他低頭衝着徐坤喊道:“收尾工作交給你們了,我現在要回東海了……哈哈,虛空,早點回來啊,你要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我要和婉晴結婚了,哈哈哈……”

說完,林辰立刻化作一道光芒,嗖的一下飛向天際。

眨眼之時,消失於天地盡頭…… 坐在人力資源辦公室的紅木桌子前,面對着前面一盆君子蘭和隔着一張桌子的HR同志,張禾正在填辭職報告。


談談您對本工作的看法?

看到這個問題,張禾立刻想到了那婦孺皆知、提神醒腦的兩個字:我日!不過咱好歹是文明人,心裏的話不能寫出來,張禾隨便寫了幾個字:沒啥看法。

辭職原因?

張禾大筆一揮:不想幹了!

其實工作到現在,張禾也發現了,自己腦袋實在是不靈光。不光不會說話,不會辦事,還不懂得明哲保身,韜光養晦。不到一年就搞的領導也不待見,同事也不待見。自已唯一的價值,就是沒事背背黑鍋。

以前倒還有個女孩對張禾不錯,張禾也漸漸有了感覺,以至於那女孩都在他的春夢裏飾演過女主角了。可是到了眼下,眼見得張禾實在不爭氣,那女孩也冷冰冰起來。

話說這現實世界,跟小說裏是一樣的,都是實力爲尊,沒能力寸步難行。問世間情爲何物,是要你買房買車啊!


張禾拿着那點的工資,買個自行車都提心吊膽,害怕下半月斷糧,跟買房更是八竿子打不着,因此也就沒有了想望。

咱張禾不靈光歸不靈光,卻是個有心的人,性格還挺強,臉上沒啥事,心裏早就翻江倒海了。眼看領導憤怒,羣衆反對,被攆之勢已成必然,那女孩又無望,於是當機立斷,一咬牙一狠心,辭職了!

張禾遞交了辭職申請書,半小時就得到了回覆,東西早就收拾好了,結了工資便走出了人力資源辦公室。

走出人事部的時候,那大姐跟張禾說:“你應該知道我們對你怎麼樣,你去外面哪能找到這麼好的單位。”

張禾衝她點頭一笑。

這是金牛座特有的一笑,看上去樂的跟啥似得,心裏卻想,咱不懂人情世故,並非不知人情冷暖啊。我走了你會哭嗎?會想我嗎?會給我介紹對象嗎?會給我打錢嗎?會給我買裝備嗎?張禾知道,一定不會的。

拿着一點點工資,張禾知道吃了悶虧,被扣的就剩渣了。經過原來那個辦公室的時候,張禾向裏面看了一眼,看到了那個曾經對她不錯的女孩,她正在跟人說笑。

本來還意淫了一下,這女孩要面色凝重,神情憂鬱,款款地跟他說一大堆話,現在看來又自作多情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