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兩個人,又再囉嗦了幾句之後,便返回了小平房。

回到家中。

任鳳萍姐妹倆,已經離開。

張春琴坐在沙發上,生着悶氣。

而任雨柔,也是一臉愁容,很顯然,剛剛那姐妹倆前來,一定說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只是,如今海龍灣項目即將開盤,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完成,難道這任家,還能從中作梗不成?

“老婆?”

任東國試探性的問了一聲,回過神來的張春琴,起身站起來,關切的問道:“怎麼樣,和顧女士談得如何?你這人,本來就嘴笨,你可別說些有的沒的,把我的生意給攪黃了啊,現在咱家,就指着我的美容院活呢……”

“都談妥了,明天會你電話,告訴你詳細的信息。”

“經過我們的溝通,他們公司合理合法,而且資金雄厚,老婆,你有這樣的財團支撐,以後肯定會事業騰飛的。”

“那太好了!”

得到確切消息的張春琴,喜不自勝,同時,安撫着女兒,說道:“雨柔,聽見沒?你媽我,以後也是大集團的總裁了。這任氏集團,咱不幹就不幹,一個海龍灣項目哪怕最終失敗了,也不會給我們帶來任何影響,你別泄氣,有媽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信息量很大。

有顧女士的加持,張春琴做大集團總裁的願望得意實現,這不假。

只是,看着任雨柔滿臉的憂愁,再結合之前碰見的任鳳萍姐妹倆,用腳趾頭都知道,她們此番前來肯定沒安好心。

“媽,我沒事。”

“就是覺得,心理壓力大。”

“顧女士那邊,不是還要等明天的消息麼?雖然這是好事,可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事業追求,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還是希望我可以通過我自己的能力來創造一份事業,撐起這個家。”

聽到任雨柔的話。

任東國走上前去,摟着任雨柔的肩膀,安撫的問道:“女兒,怎麼了,是不是剛剛我大姐、二姐過來說了什麼,讓你們不開心的話?我……”

“哼,何止不開心。”

“完全沒把我們當成一家人,任何事情,不是嘲諷就是從中阻攔,眼看着海龍灣項目即將成功,又來威脅,收一些風言風語的話,甚至威脅我們。”

一旁的張春琴冷哼一聲。

而任雨柔則是頹然嘆息,頗爲無奈的說道:“剛大姨和二姨過來,是傳達奶奶的指令的。其實,大家心裏都清楚,說是傳達指令,不過是她們任家故意給我的壓力。她們說,海龍灣項目雖然提前竣工完成,看起來,效率不錯。

但是,一切都以營業額爲基準。但凡明天開盤,首日營業額,沒有達到預期的百分之六十的話,將會撤銷我海龍灣項目的經理職位,並且,從任氏集團內革職,她們不希望看見雷聲大、雨點小的動靜,這是對我的考驗。”

又來搞事情。

聽聞的葉天縱,微微皺眉。

雖然他對生意經營,不是特別的精通,但是,沒吃過豬肉,那也見過豬跑。

她們項目的預期金額是在首日開盤的五個億資金,百分之六十,便是三個億。雖然海龍灣的建築面積以及配套設施都很完備,可是一般第一天來的人,都是觀望或者是貨比三家,很少有人當天定價,一般都只能達到百分之十,而且這都是在情況比較良好的狀態下,所以,對方提出的百分之六十的營業額,根本就不是在給壓力,而是直接要把任雨柔掃地出門!

“老婆,她們說,營業額沒有完成,要將你架空,從任氏集團內部開除。”

“那麼,如果你完成了呢?你會得到怎樣的收益?”

葉天縱走過去,悉心詢問。

這樣的營業額,除非奇蹟。

而葉天縱,便是奇蹟締造者,他從來不擔心困難無法解決,就擔心老婆的利益不能最大化。

雖然,他現在還沒有多少幫忙的頭緒,可是,先將所有的必要條件問清楚,接着再來因地制宜。

“再大的利益,反正又完不成,說來又有什麼意義呢?”

任雨柔面色憂愁,嘆了口氣之後,起身站起來,失魂落魄的她,便想要回屋歇息,實在心力交瘁。

而葉天縱就要開口,一旁的任東國,卻對這好女婿有着絕對信心,似乎只要有他在,哪怕是天大的事情都能夠順利解決。

“雨柔,跟爸說說。”


“你爸我在投資領域,好歹有一定的資源和人脈。”

“再不濟,咱們背後還有鍾西樑爲我們保駕護航,說出來又不會掉塊肉,對吧?”

聽到任東國的話。

葉天縱不禁眉目一跳,微微點頭。

這老丈人,現在挺上路子的,遇事不決找女婿。

他這是在幫自己詢問,鋪墊路子。

果然。

葉天縱追問,任雨柔心力交瘁。

而任東國再問,尤其是提及到鍾西樑,任雨柔忽然眼前一亮,略微沉吟,倒是轉過身來,也不知是不想駁斥了爸爸的心意,還是真的對鍾西樑保留希望,她深吸了口氣,說道:“利益聽起來是蠻誘人的,大姨她們說,但凡我能完成她們指定的指標,那後續的銷售,就不需要我操心了。

而且,集團會拿出一大部分餘留資金,重新開啓一個新公司,到時候,讓我來做這個新公司的負責人,不管是要從事任何業務,她們都毫無保留的支持。而且,持股比例只是在百分之十五十以下,讓我絕對控股,當我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時候,只要我願意,隨時都能收購她們的股份,讓我全資代理,可是,這聽起來很美好,但是,現實麼?”

“三個億的營業額,這不僅僅是在任氏集團內部都從未發生的,哪怕是整個臨城市,能做到這種壯舉的,恐怕是那已經退休了的銷售神話‘方正中’才能做到。”

說到這裏。

任雨柔看着任東國,自嘲的問道:“爸,鍾西樑,可以麼?”

“這……”

聽起來,絕對是天方夜譚。

以至於,原本對葉天縱有着絕對信心的任東國都開始猶豫不決了起來。

“行了,這事情,隨緣吧。”

“既然不可能完成,那咱們就認命。”

“女兒啊,放心,以前是你來撐起這個家的,現在媽媽我也快飛黃騰達了,讓我來撐。”

說完。

母女倆相互依偎着往樓上走去。

看着任雨柔落寞的背影,不知爲何,葉天縱內心竟然有些隱隱作痛。

可能是之前在吳醫生那裏,任雨柔說出了她的心聲,十八年以來,一直都對自己念念不忘。

這讓葉天縱覺得,不管付出再多,都值得。這也就促使他,需要更加全方位的保護好任雨柔。

不僅僅是免除外在的生命危險,更是要爲她的快樂創造有利條件。

而且,聽起來,這雖然是個難度,同時,也是個機會。

“如果完成業績,那麼任氏集團就會投資一筆錢,讓老婆自己開公司,而且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控股的。只要公司發展順利,以後就可以出資,將那些股份回購回來,那麼這公司,就是老婆一個人的,這不正是一直以來,她的期望麼?”

想到這裏。

葉天縱的嘴角,忍不住的扯出一絲邪笑來。


而還很擔憂的任東國,此刻則是走過來,見到葉天縱的模樣,便是好奇的問道:“天縱,怎麼樣,看你這樣子,似乎有辦法解決這問題?”

“我還不清楚。”

“但是我相信,我能搞定。”

“爸,您別多想,交給我來處理。”

說到這,葉天縱拉着任東國坐下來,語重心長道:“現在,媽有美容院,甚至是顧女士投資,建立起來的美妝集團。而雨柔這邊,我會想辦法搞定,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也會擁有屬於自己的公司。那您這邊的話,我的打算是……”

“我沒事。”

“只要她們母女開心,我就開心。”

“我不在乎……”

“我在乎。”

葉天縱打斷,鄭重道:“爸,咱們都是男人。男人,需要事業心,這樣,纔有威懾力,震懾住自己的女人,不是麼?我有我的考量,而您,我的打算是,先給您治病,直到身體好些之後,我也打算給您做一份事業,您覺得如何?”

“我的病?”

任東國有些熱淚盈眶,卻又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老頑固了,今天你給梅清揚治病,我看在眼裏,不得不說,你很厲害。但是,一碼歸一碼,我擔心,你不行啊。”

“男人不能說不行。”

“而且,你的病情,我大概都清楚了,等我空下來,我就給您診斷。”

“現在,您得思考,接下來,想要做什麼,可以圍繞您的興趣來,比如,象棋?喝茶?甚至是釣魚,只要您想,我就幫您。”

“好,我聽你的。”

……

洗漱完畢,安然入睡。

躺在地板上,看着牀上翻來覆去,輾轉反側的任雨柔,他很心疼。

他知道,任雨柔還是在擔心明天的事情,對此,葉天縱在經過一番思量之後,起身去廁所,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是我。”

“葉先生?”

睡夢中的萬子銘,不禁打了個激靈,立刻起身,恭敬喊道:“葉先生,您有什麼吩咐?”

“是這樣的,之前在酒會上,我記得你曾經說過,要在海龍灣項目開盤之初,訂.購房產,是吧?”

“額……”

這事情,當時就個客套話,說實話,他早就忘卻到九霄雲外去了。

可現在,經葉天縱這麼一提醒,他倒是反應了過來。

這葉天縱,是恩人的老總,當初,如果不是恩人,恐怕他早就死了。

這份恩情,他一輩子不能忘卻。

而且,當晚酒會的表現,讓他知道,這葉先生,非池中之物,很有手段。

酒會一別,他一直都想和對方攀上關係,只是苦於沒有機會。


而現在,對方主動來電,他得把握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