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真是不知所謂,就憑他一個剛來沒多久的林毅就想和白華師兄一較高下,真以爲自己蹦躂了幾天就不得了了?”

原本就處於風口浪尖的林毅,現在大戰在即還是沒有到來,作爲其他青雲宗的弟子當然會說三道四。

“掌門到!”

恰在此刻,那擺在整個會場最中央的擂臺上,一名下山地的長老聲如悶雷一般傳遍會場的每一個角落。

衆人聽着,立即屏住呼吸,幾百人齊刷刷地站立了起來。只見那會場的上空,三道身影登時降落,爲首的正是青雲宗的掌門人天辰,而在這三人的身後還有着另一名年齡顯得更老的老者,狗摟着身形,頗爲悠哉地虛空踏來,正是天老。

“參見掌門,前掌門,長老!”

看着總共四人落在了整個會場最高處的主席臺上,數百名弟子齊聲恭敬道。

“好好好,我青雲一脈現在可是蒸蒸日上啊!”


這說話之人並不是身爲青雲宗掌門的天辰,反而是那後來居上的天老,滿臉堆笑的看着在場的 衆多弟子。而對於這老人,無論是天辰還是其餘的兩名長老,都顯得極爲的恭敬,齊齊後退一步,讓的後者能夠先行就坐。

“坐!”看着四人坐下,那在中間擂臺之上的下山地長老方纔是一聲大喝。

旋即再次朝着主席臺上的四大青雲宗強者望去,天辰微微點頭。

“現在我宣佈,進入青嵐劍宗的弟子選拔賽正式開始!”

看着天辰點頭同意,那長老再次說道。頓時整個會場響起了“嘩啦啦”的掌聲,每一名弟子都顯得極爲興奮。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自己不一定能夠進入青嵐劍宗,但這一次大賽還有着另一設定,凡是表現足夠優秀的弟子都有可能進入青雲宗的內門,甚至是成爲僅有的幾名真傳弟子也說不定。故此,面對這一次比賽,幾乎所有弟子都是擠破了頭地參加。

“現在開始外門弟子的爭奪大賽,友情編號在一到五十的弟子上臺!”

由於此次大賽,沒個營都有着五名弟子可以參賽,而會場的擂臺總共也就二十五臺,沒有意外的必須分批進行決鬥。

聽得了那長老說道,頓時不少弟子就開始朝着會場中央的擂臺而去,而一旁的內席之中有着十餘名的青雲宗內擔任各種職務的評委也是整齊劃一的走出坐在了裁判席上。

不到片刻,那五十名弟子便是找到各自的位置,虎視眈眈地盯着對手,手中的各色武器皆是一一亮出。

坐在裁判席上的十餘名弟子一一舉手示意。

“準備,開始!”

霎時之間,整個會場之內華光陣陣,各種魂力縈繞,不同的氣息撲面而來。而每一名正在決鬥的弟子都是卯足了勁的攻伐。

不到片刻,便是傳來了“叮叮鐺鐺”的金屬相戈的聲音,更是時不時的有着爆炸之聲傳出。

坐在觀衆席上的青雲宗弟子一個個皆是目瞪口呆,也不只是誰喊了一聲“加油”之後,只聽的整個會場都是震耳欲聾的吶喊之聲。

“呵呵,這些弟子被你們三個帶的不錯嘛!”


看着臺下打的不可開交,而觀衆席上此起彼伏的吶喊,坐在最高處的天老眉頭微展,喜笑顏開地向天辰以及兩大長老誇讚道。

“師尊說笑了,這些弟子有今日成就關鍵還是看他們自己!”

聽得天老的誇獎,那天辰連忙謙虛地說道,但心中恐怕早已是樂開了花了。

而在此次的決鬥之中,作爲十三營的營長銘弘赫然在列,只見其手中的威龍槍不斷揮舞,在擂臺之上帶起陣陣的呼嘯之聲。對於銘弘現在所面臨的對手衆人也是看在眼裏,是一名手持巨刀的弟子,身材頗爲魁梧。

即便是身高有着一米八的銘弘在這弟子的面前都顯得有些相對弱小了,而對方手中巨刀的威勢也絲毫不比銘弘差上多少,每揮動一下就能引起巨大的震動。

銘弘認得這弟子,乃是排名在第十營的現任營長,使得一手的好刀。相傳到處還是一名綠林之中的好漢,在遭受官兵追殺之時被掌門所救帶上了青雲宗來。

那弟子的境界要比銘弘高上一兩級,但也許是因爲手中武器的緣故,遠遠不及銘弘手中的威龍槍來的乾脆利落,因此,一時之間兩人竟也能打成平手。

“那弟子叫什麼?”

看着臺下銘弘的戰鬥,天辰對着一旁的天逸問道,臉上顯得極爲感興趣。

“回師兄,此爲外門弟子銘弘,是十三營的現任營長,也就是之前葉風陽和聶離兩人所在的營!”

聽着身邊天辰的詢問,天逸極爲恭敬地回答道。卻是不想坐在一旁已是打起瞌睡的天龍突然“哼”地一聲直接將手中的一柄摺扇捏的粉碎。“葉風陽這小子,老夫還沒跟他算賬呢,難道是在質疑老夫的能力麼?”

看着天老憤怒的樣子,三人皆是面面相覷,連忙對那天老一陣安撫。“師尊息怒, 慕少的萬億嬌妻 !”

看着天龍此時的神情一陣青一陣白的,三人皆是在手心中捏了一把汗。

只見天老隨即擺了擺手道:“罷了,罷了,他皇室想要做什麼老夫管不了,只是別爲我這青雲一脈帶來橫禍就是了!”說罷,再次搖了搖頭比上了雙眼繼續打起了盹!

此時,大大小小的擂臺之上已是打了將近半個時辰有餘,不少的弟子紛紛滾下了擡去,唯一剩下的不過是銘弘喝其餘的幾名弟子而已。

而還在繼續戰鬥的數名弟子現在皆是面露狼狽之色,全身的魂力已是耗費地差不多了。

相對於其他的弟子,銘弘和那身形魁梧的弟子倒是要好上許多,雖然動作慢了不少,但手中的招式還算凜冽。

只聽的“鏘”的一聲,巨大的刀身朝着銘弘直接橫劈了過來,而後者手中的威龍槍也是順勢一擋,立即將對方的攻勢化解了一大半,藉助這強大的撞擊力道,銘弘身子急速後撤,方纔是完全躲過了對手的攻擊,只是握着威龍槍的雙手不住地顫抖着。

同樣,一擊之下,那第十營的營長顯然也是費了不少的精力,氣喘吁吁地看着銘弘,一時間竟是不再主動攻擊了。

“怎麼?累了麼?”

看着對手停下來,銘弘雖然心中也是承受着巨大的壓力,但還是嘲諷地說道。這十營營長雖然各方面都比自己要強上一籌,但腦子卻是有點不夠使,幾招都是連連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到現在已是窮怒之末了。

“打夠了的話,現在就該我了!”

並沒有給對手絲毫反應的時間,原本還是連連後退的銘弘瞬間速度暴增,手中的威龍槍帶着一絲龍吟,朝着對方急速刺了過去。 而那十營營長看着銘弘手中的長槍飛速朝着自己掠來,立即想要揮動手中的大刀,奈何剛纔只知道一味地進攻,現在整個人都沒有多少的魂力,大刀揮動的速度自然是要慢上不少。

情急之下的他只得改變原來的策略,將手中大刀朝着身前一橫。只聽得“叮”的一聲,身子寬的刀身正好將銘弘攻來的長槍擋住,絲絲火花激盪在空氣之中。

在場的人看着如此場景,皆是噓噓不已,一個是第十營的營長,另一個是第十三營的營長,可以說得上是現今爲止整個外門弟子中的最強者,衆人的眼神自然也是集中在這兩人身上。

銘弘剛纔的那一刺看似簡單,卻是直擊要害,若不是這第十營營長還有些氣力,恐怕現在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所有的弟子對於銘弘這樣的行爲都驚歎不已,對同門師兄下死手,這樣的行爲可是青雲宗的大忌啊!

然而, 現在的銘弘卻是並沒有理會周圍弟子之間的議論。一招落空,緊接着手中的長槍再次揮舞而起,身形陡然跳起,朝着那十營營長的天靈之處劈將過去。

這一招緊承上面的一刺,並沒有給那十營營長任何阻擋的機會,甚至是連反應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十營營長就只見一柄漆黑的長槍朝着自己的天靈處劈了過來。

而就在這長槍即將落在十營營長的頭顱之上時,銘弘手中的長槍卻是陡然一轉,向着一旁微挪半分,竟然是”“砰“的一聲,直接砸在了後者的肩膀之上。

這一槍威力有多大隻有銘弘一人知道,若不是看着自己的攻勢是朝着對手的天靈而去,也不會轉移攻擊的目標。

而在場的其他弟子看着銘弘的動作也是瞬間一驚,想不到最後銘弘還是會手下留情,頓時對於這十三營多了幾分敬意。

被銘弘一槍砸中的十營營長只感覺右肩之中一陣難以忍受的疼痛,握着大刀的右手瞬間失去了知覺,刀身“哐”的一聲跌落在地,不用說,如此力道砸在肩上骨頭斷裂已是難免的了。

天價寵妻:總裁老公太妖孽 ,腳尖一點,整個身形飛速朝着後面掠去。長槍一橫,警惕地看着對手。“怎麼樣?現在可服輸?”

雖然這十營營長現在身受重傷,但銘弘還是警惕地看着對方。後者現在一臉的痛苦,額頭之上的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滲出。而右手整個手臂都處於自然下垂的狀態。

“哈哈哈,就憑你這麼個小小的十三營也想將我烈虎打敗,是不是有些癡人說夢了?”

雖然現在身受重傷,那名爲烈虎的十營營長還是嘴硬地說道,左手撿起跌落在地上的大刀,再次爆發出一股不弱的魂力。

頓時,魁梧的身軀再次朝着這邊的銘弘衝了過來。手持着威龍槍戒備的銘。弘也沒有想到這傢伙的心智竟是如此的堅定,雖然一時心中頗爲敬重,但此時此刻還是不得不再次衝上去。

在場的弟子皆是看着那擂臺之上的兩人又一次的戰鬥在了一起,相比之下,那其他弟子之間的戰鬥就不值得一提了。

手持長槍的銘弘攻勢明顯減慢了不少,在場的衆人皆是明白現在的銘弘只不過是不想和那烈虎再戰而已。對手已是身受重傷,若是再這樣戰鬥下去的話,每個人都知道恐怕會面臨生命的危險。

“認個輸就這麼難麼?”

並沒有進攻,反而是選擇防禦的銘弘對着面前的烈虎吼道,手心傳來一陣陣的**。

“哼,我烈虎身爲第十營的營長,若是就這樣認輸了,還怎麼去面對營中的弟子?”

聽着銘弘的質問,那烈虎一邊說着,手中的大刀也是沒有絲毫遲疑地劈將過來,雖然左手持刀有些彆扭,但多少還是有些威勢。

“既然如此看中這一次的比賽,成全你便是!”

一槍橫掃,將對方的大刀別開,林毅心中一震,腳尖輕點,旋即朝着身後跳去,不到一息的時間,竟是一跳數米之高。

而在場的幾百名名弟子皆是將這一幕看在眼裏,一個個眼睛瞪得如同燈籠一般。銘弘朝着身後一跳,其結果只能是跌下擂臺,也就是說現在的銘弘完全實在無條件認輸了。

看着這一切,觀衆席上的十三營一干弟子皆是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對於十三營的弟子來說,當然是知道這銘弘想要幹什麼,但所有人在此時皆是選擇了沉默。

而在那高臺之上的天辰等人自然是將這一切看在眼裏。

“嗯,不錯不錯!”

看着銘弘所在擂臺的天老一連兩個“不錯”,頂着花白頭髮的腦袋也是不住地上下點着。

“這小子戰鬥之時有勇有謀,對於同宗弟子又是重情重義,無論是天賦還是人品來看都是上乘,天辰,此子值得培養!”

看着已是“轟”地一聲跌落在地的銘弘,半閉着眼睛的天老對着身旁的天辰淡淡地說道。

只顧着認輸的銘弘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這一舉動已是得到了天老的認可。這一跳,銘弘直接跳出了原來的擂臺,按照規定便算是輸了,看着手持着威龍槍的銘弘,那烈虎滿臉的驚異,怎麼也想不到作爲對手,竟然會主動認輸。

“爲什麼?”雖然現在自己已是贏得了這一場戰鬥,但烈虎卻是怎麼也開心不起來,這一次的比賽有多重要,在場的弟子無不知道,若是名次較好就有着晉級內門弟子的資格,銘弘主動放棄也就等於放棄了自己的前途啊。

“相對於那些虛榮的地位,我銘弘更不願意同門相殘!”

站起身,銘弘說的輕描淡寫,但也是事實,剛纔若再繼續打下去的話,這烈虎就算是不死恐怕也是終身殘廢了,所以銘弘也就只能選擇退讓了。

“嘩嘩”

頓時,在場的幾百名弟子皆是站立起來如雷鳴般的掌聲在這會場之內響起,所有弟子皆是向銘弘投來了讚揚的目光。

“我宣佈,這一場比試,第十營營長烈虎勝利,同時也有資格晉入內門。”

並沒有理會在場人的反應,那主持的長老走上擂臺,大聲地說道。

面對這樣的結果,所有的弟子,都沒有說什麼,畢竟青雲宗以規矩而立,那烈虎確實是這一次的勝者,但此時更爲敬佩的還是銘弘那品質。


“你纔是真正的勝者!”無奈的搖了搖頭銘弘正欲離開,卻是聽着身後的烈虎說道,並沒有回頭,反而是踏上石階,走回了觀衆席!

“恭喜,輸了比賽,卻意外的贏得了人心,這一點比任何都要重要!”

正坐會的十三營位置的銘弘卻是看着林毅已是再次出現,倒是有幾分驚喜!

“什麼時候進來的?”

看着林毅,銘弘問道,後者微微一笑。“這不,纔剛剛進來就看見了最爲精彩的一幕!”

林毅雙手一攤,對於剛纔銘弘的表現完全看在眼裏,攻勢果斷,但又不失人情於其中,不得不說在這一點上自己完全不如銘弘。若是換做自己,恐怕現在的烈虎早已成爲了廢人。


“呵呵,過獎了,只是不願意到時候落得個同門相殘的名聲罷了!”

銘弘滿臉堆笑,瞬間完全沒了剛纔失敗的黯然神色,再次問道:“這一次你有把握麼?”

對於銘弘所問林毅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旋即搖了搖頭地說道:“三層把握而已!”

這倒是林毅說的實話,自己是什麼實力再清楚不過了,而那白華現在身爲人魂境界的實力,再加上真傳弟子的身份,想必有着不少的手段,在林毅的心裏,三層已是保守估計了。

“嗯,凡是盡力就好!”

對於林毅所說,銘弘倒是沒什麼,安慰一聲之後旋即將目光移向了擂臺之上的戰鬥。

反倒是林毅只感覺一道炙熱的光芒射向了自己,放眼望去,正是那白華,端坐在不遠處看着自己,嘴角微動,好似在說什麼一般。

對於此,林毅倒是沒有說什麼,看都不看對方一眼,倒是將後者氣的不行。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