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背上,凌魚卿已經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我是說我姓劉,必學,必須的必,學習的學!”襯衫男咬牙切齒的強調自己的名字。

“哦,你早說嘛?我還以爲你看到我情不自禁的就要流鼻血呢?不過我可告訴你,我對男的沒興趣,你最好離我遠點,別有什麼其他的想法!”萬一看着劉必學,一臉慎重的告誡着。

“噗嗤!”背上,凌魚卿再次忍不住被萬一給逗笑了。

劉必學一張還算人模人樣的臉此刻已經鐵青,五官甚至有些扭曲了,但還是強壓着自己的怒火:“你又是誰?爲什麼揹着魚卿?”

“魚卿?”

萬一看了看劉必學那幾乎要殺人的表情,自然能猜得到,這應該是凌魚卿的追求者,不過,從劉必學出現到現在,再看凌魚卿一句話都沒說的情形,萬一早就猜測到,凌魚卿根本就不喜歡這傢伙,沒準還一直被這傢伙纏着,孃的,敢打我老師的主意,老子都還沒下手呢,你丫的沒睡醒吧。

“你和魚卿很熟嗎?我怎麼沒聽她提起過你?再說,我爲什麼揹着魚卿,有必要告訴你嗎?”萬一不緊不慢的說着。

“你?”

劉必學再次被萬一的話弄得語氣一塞,隨即只得將眼神轉到了凌魚卿身上,面色也好轉了不少:“魚卿,他到底是誰?”

“他叫萬一,是我的男朋友,我們昨晚K房剛回來,難道要向你報告嗎?”凌魚卿面色一沉,語氣顯然有些不耐煩。

額?

萬一一愣,老師啊,你可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嘿嘿,不過,我喜歡。

“什麼?”

劉必學幾乎要炸了,右手指着萬一,手不受控制的顫抖:“你,你竟然和別人去K房了?”

“笑話,我又不是你什麼人?我和誰K房,你管得着嗎?”

凌魚卿這段時間被劉必學給纏煩了,更甚得是,這丫的好好的在外豪宅不住,硬要搬到自己隔壁,搞得凌魚卿每每下課回來,都要好好檢查下牆壁,看看有沒有偷窺小孔,如今,正好趁這個機會,用萬一做做擋箭牌,讓這丫的徹底死心。

“你…你,凌魚卿,萬一,很好,你們很好!”劉必學早已經是氣得面色鐵青,渾身發顫,更詭異的是,他竟然真的流鼻血了。

“鼻血哥,別衝動,別衝動,你真的流鼻血了,你上火了?不過我看你面色鐵青,應該是虛火過旺,建議你買點‘六味地黃丸’吃吃,滋陰補腎的哦!”萬一一臉正經,宛如一位長者,諄諄教導。

“王八蛋,我殺了你!”劉必學大怒,一掌向萬一打去,這一章,竟然隱隱有風雷之聲。

“小心!”凌魚卿見劉必學動手,急忙出言提醒。

萬一微微一皺眉,看來這劉必學應該修煉了什麼古武學,有兩把刷子,不過,這些對於萬一來說,實在是太小克斯了。

雖然揹着凌魚卿,但萬一還是輕巧的向旁邊一踏步,輕鬆無比的躲過了劉必學的這一掌,劉必學一掌不中,有要再攻,但卻感覺雙腳一軟,身形一個踉蹌,差點沒栽倒在地。

“呵呵,鼻血哥,你還是趕緊止血吧,要不然待會失血過多休克了,可沒有人揹你哦!”萬一不緊不慢的說着。

“萬一,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劉必學不敢再發功,只得恨恨的瞪着萬一,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萬一恐怕已經死了好幾百遍了。

“等你不流鼻血了再說吧,哦,對了,昨晚上我和魚卿都有點累,這就先回房休息了,不打擾鼻血哥你繼續流鼻血了!”萬一淡淡一笑,語氣不重不輕,對劉必學使了一個‘你懂的’眼神。

“噗!”

劉必學聽後,急火攻心,竟然直接噴出了一口老血,身子一晃,差點沒倒了下去。

…… 房中,萬一將凌魚卿放在了沙發上,起身打量着凌魚卿的宿舍,這還是萬一首次到一位女性的閨房之中。

凌魚卿的宿舍是一室一廳的格局,房間雖小,但佈置得井然有條,收拾得乾淨,可以想象,凌魚卿是一位做事十分細心的人。

“萬一,剛纔謝謝你了!”

沙發上,凌魚卿輕聲說着,想起剛纔自己那一句‘K房回來’,凌魚卿就俏臉生霞,如今更有些不敢正視萬一。

“呵呵,能在精神上和老師共度良*宵,乃是我的榮幸。”萬一嬉皮笑臉,眼神促狹的看着凌魚卿,那俏臉生霞的模樣,幾乎讓萬一沒忍住要上前一親芳澤。

“你……”

萬一這麼一說,凌魚卿更感覺面上發燙,甚至有些手足無措了,一顆心更加快頻率的跳動。


今早,她都已經記不得自己的臉到底紅了幾次了,隨即故作生氣,俏臉一板的說着:“以後……以後你不準再提這件事!”

“好好,我不提,我不提!”

萬一雖然知道凌魚卿並沒有真正生氣,但也順着凌魚卿的語氣,開玩笑也要有個度,而後轉身看了看客廳:“對了,老師,你這裏有沒有什麼治跌打損傷的藥?”

見萬一不在扭着這個話題,凌魚卿暗自鬆了一口氣,擡手指了指:“有,在電視櫃中有一瓶正紅花油!”

萬一順利的找到了藥,隨即蹲在了沙發旁,倒了點藥,準備替凌魚卿揉一揉:“可能會有點痛,老師,你要忍一忍!”

凌魚卿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蹲在凌魚卿面前,萬一又忍不住好奇,瞥眼看了看凌魚卿的裙底,但這個小動作卻並沒有逃過凌魚卿的法眼,凌魚卿頓時斥罵道:“你在看哪裏?”

“哦,我看看又流出來點沒?”萬一鬼使神差的順口答了一句。

“萬一!”

凌魚卿暴走了,右腳條件反射的奮力一踢!

“啊!”

兩聲痛呼,同起同落,響徹宿舍!


第一聲是萬一,萬一捂住小夥伴一彈而起,一臉痛苦不堪的表情,剛纔凌魚卿那一腳,無巧不巧的正中萬一要害,要命啊!

另一聲卻是凌魚卿,剛纔她情急之下,用的正是受傷的那隻腳腳,雖然踢中了萬一,但也牽扯了傷處,痛得幾乎流出了眼淚。

二人一個捂着小夥伴,躬身在客廳中直跳,猶如猴子,一個蜷縮在沙發上,臉色發紅,猶如下鍋的蝦米,情景說不出的搞笑與怪異。

好一會,凌魚卿方纔回過神來,看着萬一那痛苦的樣子,心中也是一陣內疚,輕聲問道:“萬一,你……你要不要緊?”

“老師,我想,我想我是被你給踢廢了!”

萬一五官有些扭曲,剛纔凌魚卿那含怒一腳的確有些狠,而萬一更沒有防備,搞不好,搞不好還真的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啊!”

凌魚卿大驚,顧不得那許多了,忍着痛從沙發上下來,一顛一跛的來到了萬一面前,雙手是扶萬一也不好,不扶也不好,一臉歉意的看着萬一:“萬一,我不是故意的,你感覺怎麼樣了?”

“老……老師,我那裏沒知覺了!”萬一一臉苦瓜相,這可真是自作自受啊。

凌魚卿嚇得手足無措,花容失色:“啊,那怎麼辦?”

萬一擡頭看着凌魚卿,輕聲試探性的問道:“要不老師幫我試一試?”

“啊?”

凌魚卿忍不住一個踉蹌,這,這怎麼行?

難道要自己幫自己的學生做那事嗎?這,這得多麼的羞人啊?


看着凌魚卿似乎正在猶豫,萬一再加一把火,苦着一張臉,可憐兮兮的說着:“老師,萬一,萬一我真的廢了,以後娶不上媳婦,那可怎麼辦啊?”

和自己學生討論這個話題,凌魚卿是羞得一臉通紅,但現在更多的卻是內疚,咬了咬嘴脣,沉默了半天,最後似乎下了多大的決心,方纔說着:“如果……如果你真的不行了,我就……就嫁給你,照顧你一輩子!”

萬一一聽,頓時大喜過望,雙手抱住凌魚卿的肩膀,高興得大跳起來:“哈哈,老師,這可是你說的哦, 不許反悔哦!”

“你……你騙我!”凌魚卿立刻回過神來,面上嗔怒,忍不住又要踢腳了。

看着凌魚卿似乎有些生氣了,萬一急忙轉移話題,扶着凌魚卿向沙發走去:“好了,老師,還是讓我先幫你揉腳吧?”

“你……你若再騙我,當心我真的踢廢你!”

凌魚卿有些氣憤的說着,也沒管這話說出來到底合不合適了,剛纔她還說出了那麼羞人的話,還差點就沒忍心要幫萬一用手試探一下了。

“好,好,我這輩子都不騙你!”萬一笑嘻嘻的說着。

“不要臉,誰要你這輩子!”

凌魚卿沒來由的臉一紅,二人這一來二去的,如果有外人在,必然認爲二人是在打情罵俏,又有誰會想到,二人認識不過一會呢!

萬一再一次倒出了一些正紅花油爲凌魚卿揉腳,看着那紅腫的腳踝,萬一的心一疼,緩緩的爲凌魚卿揉着。

突然,萬一只感覺自己體內一股莫名的氣流順着自己的手臂傳到手掌,渡到凌魚卿的腳踝處,而凌魚卿那原本紅腫的腳踝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腫。

凌魚卿也感覺到自己腳踝的異樣,酥**麻的,怪舒服的,驚訝的說着:“咦,怎麼不痛了?”

“呵呵,這下知道我的好了吧?我萬一,做得擋箭牌,會醫老師腳踝,是二十一世紀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萬一拍了拍手,站了起來。

“不害臊!”

凌魚卿啐了一口,站起身來,感覺腳踝果然不痛了,又活動了兩下後,這才一臉驚詫的看着萬一。

這,這治傷也太快了點吧?

“咦,老師,沙發上這團紅的是什麼?”

不過,此刻萬一正兩眼發愣,一臉不解的看着沙發上那團拳頭大小的紅色物質,還伸手準備卻摸摸,研究研究。

“啊!”

凌魚卿一聲驚呼,捂着一張紅得如朝霞的俏臉,直奔臥室…… 萬一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沙發上那團紅的是什麼東西,看來凌魚卿是又來了,而且這次還有點猛,竟然浸到了沙發上。

看着凌魚卿捂着紅彤彤的俏臉奔向臥室,萬一忍不住一笑,凌魚卿那嬌羞的樣子特別惹人憐愛,完全不像是個老師,而像個害羞的小媳婦。

萬一是百看不厭,沒事逗逗美女班導,也是其樂無窮啊,雖然還沒有到搬上去,但萬一以及能想象到,大學生活,一定其樂多多。

看了看沙發上那團紅物,萬一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心頭涌出一股莫名的躁動,神色也變得有些……

咳咳,有些猥瑣,思緒也漸漸yy遠了。

“萬一,你幹什麼?”

換了一套淡藍裙的凌魚卿走出房門,手中拿着一包小東西,正準備卻廁所,卻正好看見萬一正一臉猥瑣的摸着沙發上自己留下的那一團紅物。

凌魚卿頓時面色大紅,猶如一隻受驚的小貓般大聲喊着,快步衝了過來,語氣甚至有些顫抖,那完全是因爲羞澀無措導致的。

“哦,沒什麼,沒什麼,研究研究而已!”萬一急忙收手,一臉笑意。

這更讓凌魚卿恨不得找到地縫鑽進去,一臉羞紅的指着萬一:“你,馬上,立刻到陽臺上去,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進來。”

“哦!”

萬一悻悻的向陽臺走去,隨即心裏笑着:“老師原來喜歡‘七度空間’的牌子!

“呼!”

見萬一到陽臺去了,凌魚卿方纔鬆了一口氣,今天,自從遇上了萬一,平日鎮定的凌魚卿也不知道多少次亂了分寸,囧了多少次,不過,心中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隨即也忍不住微微一笑,轉身去了廁所。

來到陽臺,萬一雙眼頓時一亮,被陽臺上的風景給吸引了,同時也忍不住大讚,這是哪位天使大哥設計的,竟然將客廳的陽臺與臥室的陽臺融爲一體,不過,這也正常,這是單身宿舍嘛。

看着陽臺上,掛着的那些什麼黑色,白色的蕾絲網網,萬一只感覺熱血沸騰,原來老師喜歡的就只是黑色白色兩種極端顏色啊。

這兩種顏色都是性感非常,特別還是蕾絲,那若隱若現,更能引人入勝,看看那網網的尺寸,萬一估摸着,恐怕是D吧!

萬一不僅想起當初有個同學走過女生宿舍下,隨口的感慨:女生宿舍,處處皆春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