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現在是個下坡路,而且於樑腳下的步伐也是非常穩健。

最起碼之前系統已經將自己的敏捷度提升了好幾個點。



……

雖說最近一段日子自己比較窮一點,所以這破系統一直都不理會自己。

但於樑還是爲這種事情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

大概跑了得有兩三分鐘左右之後,於樑已經有些微微喘氣的感覺了。

“我靠!馬提咪,你幫我看看……看看那些傢伙追上來了沒有?”

馬提咪直接拿起了手電筒,就這樣照向身後。

只是當馬提咪照到身後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直接就急了。

“那些怪物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怎麼辦?”

其實於樑就是在自己騙自己,他在前面跑着都已經能夠聽到身後那種嘎吱嘎吱的聲音了。

這種奇怪的聲音,很明顯就是從那些蟲子移動的時候散發出來的。

“這些可惡的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你先不要擔心……我一定想辦法搞定這件事情!”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甩開了自己的步伐,就這樣開始疾跑了起來!

“我靠,樑爺竟然抱着馬小姐在跑!”

“馬小姐腿軟跑不動啊!樑爺這關鍵時刻真是真爺們!”

“關鍵問題現在距離天亮還早着呢,總不能直接跑這麼幾個小時吧,恐怕這誰也頂不住啊!”

“是啊,是啊……這誰頂得住啊?現在距離天亮最起碼還有三四個小時,樑爺這下可怎麼辦呀!”

“我去……我估計這下應該是完犢子了!現在他們兩個人在那種原始森林之中,也沒有人救他們呀!”

……

不得不說,粉絲現在心中的想法,其實就是於樑想說的。


他也感覺自己心裏哇涼哇涼的。

先不說別的,最起碼現在距離天亮還得兩三個小時,如果說讓自己抱着馬提咪,就這樣一直高速行駛兩三個小時。

若是換在之前說不定還行,可這一次,自己的身體直接變成了類似於這種雞肋一般的東西。

如此一來的話,於樑是真的沒什麼辦法可言了。

……

大概又跑了10多分鐘左右之後,於樑是徹底感覺自己上氣不接下氣,就好像徹徹底底完蛋了一樣。

接着於樑開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呼呼呼……”

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於樑到底有多麼痛苦了。

甚至於就連對面的馬提咪都能夠感覺得到,於樑應該是真的有些不行了。

“實在不行你把我放下來吧!我自己也可以跑的!我不能再繼續拖累你了。”

當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差點就破口大罵了起來。

“你給我老老實實待在這裏!我們兩個人今天可以一起死,但是我絕對不會一個人苟活!”

於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甚至於就連對面的馬提咪都能夠感覺得到,好像於樑在這一瞬間裏一下子就變成了真爺們似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感覺自己是真的受不了了,整個人一直都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兄弟們樑爺不行了!”

“我靠,這下怎麼辦呀!”

“那他媽誰知道啊!身後還有那麼多怪物!樑爺你一定要挺住啊!”

……

現在就連直播間的粉絲都不禁替於樑捏了一把冷汗。

:系統系統……你他媽倒是說句話呀。

:系統忙着呢,大半夜的叫我幹什麼?

:我說大哥我都快沒命了,難道你看不到嗎?身後那麼多怪物都在追着我跑,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直接把這些怪物弄死?

:有辦法,這辦法多了去了,不過我憑什麼幫你啊?你拿什麼跟我換?

:我拿功績點跟你換呀!你不是最需要這種東西了嗎!

:少給老子來這一套啊,我以前確實挺需要的,但是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你這傢伙上次還欠我那麼多呢,你都沒有本錢還我,我爲什麼要繼續給你透支下去?

此時於樑的內心聽到這句話之後,只覺得自己整個人滿頭黑線。

講句不好聽的,這傢伙剛剛說的這句話,好像並沒有什麼毛病。

可關鍵已經這樣了,自己又能怎麼着呢?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似乎瞬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

:我說大哥!我可以先欠着你啊,這次你開價行了吧?

:你少在這裏給我打嘴炮,上次之所以讓你欠着,是因爲你馬上就會沒命,不過這次只要你能夠發揮自己的身體極限,我覺得還是有生還的可能,而且你已經欠了我很多很多了!在你欠下的那些東西還完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同意借給你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系統好像突然之間就嗝屁了一樣,再也不說一句話了。

:大哥!大叔!大爺!你他大爺的倒是說句話呀!

此時此刻,於樑的心裏已經近乎嘶吼了起來,可是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已經快頂不住了。

這傢伙雖說平日裏喜歡跟自己開玩笑,但是一般情況來說,在這種生死一線的時候,他不應該這麼跟自己玩呀。

系統之所以會這麼做,很有可能就像這傢伙剛剛所說的那樣。

如果自己能夠真的做到透支一切,把自己渾身上下的潛力全部都揮發出來,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活下去呢。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深吸了一口氣,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就這樣算了。

或許那傢伙的這番話也是對於於樑一種另類的打氣。 於樑就這樣又跑了幾分鐘左右,整個人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汗如雨下。

而且馬提咪也越來越着急。

“你快點放下我行不行!現在那些怪物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我不能就這樣拖累你啊!”

只不過於樑卻根本都沒有理會馬提咪的意思,就好像這傢伙根本就沒有聽到剛剛馬提咪說過的那句話一樣。

……

“你給我待在這裏!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馬提咪已經對這些東西不怎麼感興趣了。

因爲馬提咪的心裏非常清楚,於樑只不過是在安慰自己罷了。

於樑一直都在不停地透支着自己的體力。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於樑一個不小心,直接踩到了一塊極其堅硬的石頭上。

下一秒鐘便看到於樑整個人啊的大喊了一聲。


接着於樑就這樣摔倒了下去。

而且當於樑摔倒的時候,馬提咪也順勢倒了下來。

只不過就在這時於樑卻猛然間一個翻身,直接就倒了馬提咪的身下,下一秒鐘馬提咪身體的重量直接貼合到了於樑的胸口!

頓時於樑只覺得自己整個人眼冒金星,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痛苦了。

甚至於在直播間裏的衆人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個都快要瘋掉了一樣。

他們現在是真的有些對於樑不捨!

至於原因非常簡單。

只因爲於樑已經爲馬提咪做了太多不應該做的事情。

甚至於在這種千鈞一髮之際,從來都沒有說過要拋棄馬提咪一句,而且都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馬提咪的事情。

拋開這些不講。

就算自己已經摔倒了,很明顯快要不行的時候,竟然都要猛然間去貼合着馬提咪的身下,就是不想讓馬提咪受到傷害罷了。

馬提咪的反應速度也非常之快,在落到於樑身上的那一刻直接就起身了,現在那些怪物距離馬提咪和於樑最多也就是10多米的位置罷了。

而且這些東西的速度極快。

再加上於樑和馬兩個人停留在了原地,這些傢伙就好像瘋了一樣……

馬提咪直接一把拽住了於樑的胳膊。

“快點跑,咱們快點跑!”

也就在這時,於樑輕輕搖了搖頭,下一秒鐘於樑沒有絲毫猶豫,用盡了自己全身上下的力氣,猛然間一把就將馬提咪給推到了後面。

差點就被於樑給推倒了,直接被於樑推的後退了好幾步。

“趕緊走!我在這裏擋住這些東西!趕緊跑啊……金屬球你跟着馬提咪!馬提咪……你一定要等待着那些專家的到來!然後把你接走!聽到了沒有!”

喊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從自己的兜裏摸出來了一把打火機,順勢就把自己的外套給脫了下來。

由於自己這次穿的外套是純棉的,所以剛剛遇到打火機之後,外套突然之間就燃燒了起來。

當於樑的外套燃燒起來的那一瞬間,對面那些蟲子一下子就停留在了原地。

甚至於一個個都不敢往前一步。

但是這些東西卻也沒有後退的意思。

於樑順勢從地上拿起來了一根木棍,直接把自己的外套卷在了木棍上,他又脫下了自己的襯衫,現在於樑的身上只剩下了一件背心罷了。

於樑的手裏就這樣拿着木棍,燃燒的衣服一直都在不停地朝着那些蟲子們逼近。

當於樑拿着棍子朝着那些蟲子逼近的時候,這才發現那些蟲子終究還是忍不住了,一隻只蟲子都在不停的後退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