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絕耐心已經差不多了。

李雲生無比掙扎,陰狠道:“做不到,既然你無情,那就別怪我無義,我李雲生還真不信,你能那拿我怎麼樣。”

“就知道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

林絕也不奇怪李雲生的這決定:“我知道,蘇軍揚應該是答應會保你,動用軍武蘇家的關係,可惜你太高估蘇軍揚的實力,而看輕我林絕的能量了。”

李雲生頓時有不好的感覺,不知道林絕要幹什麼。

“金誠,立刻將李雲生的所有罪行曝光給媒體,一點也不要隱瞞。”

林絕當着李雲生,就讓金誠去辦這事。

李雲生面目猙獰:“林絕,我特麼與你勢不兩立。”


他沒想到,林絕這麼決絕,就給他捅出去了。

一點談的餘地都沒有了。

“等着接受正義的制裁吧,李雲生。”

林絕不再理會處於崩潰邊緣的李雲生,帶着蘇若雅走人。

李雲生頓時慌了神,想花大價錢收拾林絕封口。

但連藥王都沒音訊了,他還能請誰?

“立刻向蘇家求救,軍揚兄答應要保我的。”

狂女重生:紈絝七皇妃

“軍揚兄,林絕那廝,已經公佈我的罪行了,接下來我是死是活,全看你的了。爲了你蘇家本家,我李雲生可是把老命都堵上了。”

李雲生對着電話那頭痛心疾首說道。

“雲生,別慌,我這就動用關係,曝光就曝光,我的人公關能力強得很,輕鬆解決。”

蘇軍揚大包大攬。

“林絕,你說我們這樣,能制住李雲生嗎?”

蘇若雅和林絕走在街上:“李雲生代表的利益團體挺大啊,背後還有一個蘇軍揚,光是曝光他的罪行,怕對李雲生影響不大吧。”

“正義在我們這邊,我們就一定能贏。”


林絕冷笑:“何況,蘇軍揚要是插手,我們也有應對之策,他無非是動用特權,將媒體的報導押下去,可這樣沒用的,我倒要看看誰敢助紂爲虐。”

晚飯時分,新別墅中,林絕一家人溫馨吃飯。

看電視時,頭條就是李雲生的老底被挖出來了。

條條都有鐵證。

蘇若雅驚訝道:“你的人做事還真是有效率,這些陳年往事都能找出來,太厲害了。”

林絕笑道:“這還不算什麼呢,更精彩的在後面。”

他動用了林幫收集李雲生的壞事行徑,輕而易舉。

如今林幫出入地下世界,收集信息太輕鬆了。

各方都挺歡迎。

不歡迎不行,林幫四大幫會的身份擺在那裏。

加上關家,納蘭家,宋家等方面的消息渠道。

林絕幾乎沒費什麼勁,李雲生的私密事就打聽得一清二楚。

電視新聞上,羣情激憤。

幾乎瞬間李雲生的德行糗事就被其他家媒體轉載。

網絡的速度就是這麼迅速,特別是關於李雲生這類名人的事,媒體纔不怕事請被捅大。

甚至希望越勁爆越好,最好能鬧翻天。

隆基實業,李雲生辦公室中。

李雲生死死盯着一條條關於他的報道,睚眥欲裂,眼裏充滿血絲。

“混賬,這些都是假的,假的,這些蠢比媒體,老子平時給你們的錢少了?這個時候都紛紛出來陷害我,該死,都該死。”

他瘋狂發泄。

眼睛不經意掃過周圍,發現公司員工都在偷偷看過來。

那些眼神,彷彿帶着審判,讓李雲生如罪冰窖。

“看什麼看?給我回去好好工作,老子開你們的錢可不是白開的。”

李雲生怒視回去。

員工們一個個慫了。

但那隱約的議論聲,懷疑聲,鄙夷聲,差點讓李雲生髮狂。

他撲到電話機面前,慌忙撥打蘇軍揚的電話。

“軍揚兄,你誤我李雲生啊。”

蘇軍揚哼道:“先別慌,我這邊已經着手處理了。第一新聞的負責人是我的朋友,我這就親自拜訪他一趟,讓他給我全面壓制此事。”

李雲生這才感覺輕鬆下來:“軍揚兄你快快行動吧,那個林絕,我和他沒完。”

蘇軍揚冷笑:“等我蘇家渡過財務難關,騰出手來,你我聯手收拾這個該死的。”

“好,聯手弄死他。”


李雲生舉雙手贊同。

一夜過去。

早上起來,蘇若雅就迫不及待關注李雲生的案件。

失望道:“我就說嘛,這些上層的老狐狸都是勾結在一起的,第一新聞已經出手,禁止報道此事了,負責人馬光明先生還親自出來澄清,說關於李雲生的事是無中生有。” 林絕立刻聯繫金誠:“怎麼回事?第一新聞那邊似乎在援助李雲生。”

金誠道:“蘇軍揚親自找了第一新聞的負責人馬光明,將這案件隻手攔下來,還真有點不好辦,軍武蘇家的能量,還是挺大的。”

“知道了。”

林絕掛斷。

“看來得親自去一趟第一新聞了,我倒要看看,這個負責人的頭,是真的鐵,還是蠟做的。”

吃過早餐。

林絕帶着蘇若雅再次出發,前往第一新聞。

剛走出別墅門口,蘇若雅就驚住。


家門口,居然站着一排黑衣人。

個個身姿挺拔高大,眼神凌厲。

“嫂子。”

帶頭的是個兩米的壯漢,塊頭令人生畏,特別的寬闊。

面對蘇若雅,非常尊敬。

蘇若雅驚訝道:“你是林猛?你變化好大。”

林猛臉龐堅毅成熟,笑道:“嫂子,我是林猛。”

“我都快認不出你這小傢伙了。”

蘇若雅說着,又趕緊住口。

林猛這體型,纔不是小傢伙。

林絕笑道:“這小子一天一個樣,就是不善言辭,不太會表達,愁人。”

“愁什麼愁,以後找媳婦的事,指望你這個大哥也是沒戲,還得包在我身上。”

蘇若雅心頭暖暖的。

現在她和林絕身邊,親人越來越多了。

林猛雖然看上去老成,高大威猛,實則年紀才二十左右。

蘇若雅是打真心喜歡這個弟弟一樣的小夥子。

林猛駕車,後面還隨行了兩臺路虎,一起前往第一新聞。

第一新聞現場。

負責人馬光明正接受記者的採訪。

“如同我一再澄清的,李雲生先生是京城最著名,最有貢獻的企業家,怎麼能做出那些喪盡天良的事來呢?這顯然是一場陰謀,請大家不要相信,不要傳播。”

馬光明義正言辭。

蘇軍揚就在幕後,冷笑道:“媒體就掌握在我手裏,我想怎麼報道就怎麼報道,林絕想通過媒體來絆倒李雲生,最後一步步侷限我,這是做夢,我不會給他機會。”

眼看着崩壞的局面轉好,蘇軍揚也有些飄了。

然而剛開始得意,屬下就告訴他。

林絕親自過來了。

蘇軍揚冷哼:“慌什麼慌?他又不是猛虎,還能吃人不成?走,出去看看他能怎麼樣?”

李雲生也過來現場,贊同道:“不錯,軍揚兄,我們一起會一會林絕,我要當着他的面,狠狠羞辱他一番,才能解氣。”

馬光明講完後,來到後臺休息。

林絕朝林猛道:“立刻找到馬光明,讓他給我改口。”

此刻馬光明正和蘇軍揚,李雲生碰頭。

蘇軍揚笑道:“光明啊,這次多虧你,你不是一直想上升一級嗎,我這邊已經拖關係給你安排了。”

馬光明大喜:“軍揚兄,互相成就。”

李雲生叮囑道:“光明兄,這件事的起因都是那個林絕,如果還有人再來說我的壞話,你第一時間可要給我攔下了。”

馬光明無所謂道:“雲生兄,小事一樁,在第一新聞,老馬我的能量你又不是不知道,說難聽點,就叫隻手遮天,說好聽點,叫穩坐釣魚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