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劍的劍已經劈下,整個空間已經混沌,黑雲與閃電交織,而紹劍的劍已經到了琨皇眼前,可是琨皇還來不及接這一招,紹劍的劍突然轉鋒,琨皇心中一驚,紹劍這時要做什麼?

紹劍的劍突然一轉,而黑光與劍鋒再次交織,而劍柄突然哐噹一聲變長,而劍鋒也變長,這是一把可以與天比齊的長劍,長劍一揮,竹林頓時變成荒漠,黑雲鋪天蓋地而來,紹劍的劍又一次到達琨皇眼前。

琨皇一見心中頓時沒有了把握,因爲他見到的紹劍不再是人,只有神纔有這樣厲害,琨皇用盡全力抵擋紹劍這一招,當紹劍的劍鋒到達琨皇的眼前時紹劍的劍卻停下來,而就在琨皇詫異的時候,劍卻已經回到紹劍手中,長劍消失不見,黑雲再次消失,天空又是一片晴朗,日光灑滿地上。

琨皇剛纔揪住的一顆心突然落了下來,他長嘆一口氣,紹劍收劍的一瞬間他突然輕鬆了許多,因爲他實在沒有把握接這一招。

衛莊站在一旁卻覺得奇怪,紹劍今天用了兩次大招,這大招本來是隻能在關鍵時刻用出,紹劍歷經萬難都未曾用過,可是今天他用了兩次,但是這兩次都沒有用完,衛莊覺得紹劍至少應該與琨皇打一場,至少應該讓琨皇接這一招。

但是紹劍沒有這樣做,他突然又道:“我突然又覺得我不應該出手,因爲我殺了你,你手下的人不是也會殺了我的朋友?”

衛莊聽了點點頭,因爲他已經懂了,等到他看見紹劍還在顫抖的手時便已經懂了。

琨皇臉色變得很難看,他語氣不順的說道:“你說的不錯,我手裏還有你的人,所以你還不能和我動手!”

紹劍點頭。

琨皇又道:“那我們何不做一個交易,只要你告訴我要殺我的人是誰,那我便將宮娥交給你!”

紹劍聽了大笑:“你這個主意不錯!”


落靜香在一旁一聽心中大呼不好,因爲他知道琨皇絕對不會守信用,如果紹劍告訴了他,那麼他一定還會要挾紹劍。

琨皇笑道:“既然是好主意,那我們何不這樣做?”

紹劍又笑道:“可是我突然忘了那個人是誰了,都怪我不好,剛纔一出手我便忘了!”

琨皇突然想發火,但是他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勉強笑道:“既然你忘了,那我就交換另外一件事!”

紹劍笑道:“你可以說說看!”

琨皇道:“我用宮娥換龍尾!”

紹劍大笑:“一直以來我都以爲天下人都會以爲龍尾在我手裏,但是還有一人不會這樣想,這個人就是你,我想你一定不會相信龍尾在我手裏,可是···”

紹劍的話沒有說完,而琨皇笑道:“我當然知道這龍尾不是你偷的!”

紹劍笑問:“那你還向我索要?”

琨皇道:“龍尾的確不在你手裏,可是我想你一定有辦法得到,所以我打算給你三天時間,三天時間內你帶上龍尾找我,到時我便將宮娥交還給你!”

紹劍笑道:“這個交易着實不錯!”

琨皇道:“那就這樣說定了,三天!我等你三天,三天之後便是我與宮娥大婚之日!”

琨皇說完便走,他走的很匆忙,紹劍看的出來琨皇忙着做一件事情。

等到琨皇走後落靜香突然長嘆一口氣,她望着紹劍道:“總算是走了!”

紹劍也是長嘆一口氣,然後說道:“幸虧他走的快,否則···”

落靜香道:“否則你就會殺了他?”

衛莊在一旁道:“否則紹劍就會穿幫了!”

落靜香不解的問道:“如何穿幫?什麼穿幫了?”

紹劍張開左手,左手還在不停的打顫。

落靜香這時纔想起來,紹劍的劍已經斷了,剛纔紹劍用大招根本是有氣無力,雖說看上去氣勢如虹,琨皇看了也覺得害怕,可是紹劍是拼了全部真氣才控制住手裏的劍,如果紹劍真的出了手,琨皇輕輕一接便可以輕鬆接住,到那時琨皇便會知道紹劍已經沒有利用價值。

所以紹劍用大招只是爲了唬住琨皇,讓琨皇以爲紹劍的長劍根本沒有斷,如果紹劍失去了作用,那麼宮娥離死也就不遠了。

三天,三天之後不是宮娥的喜日,而是她的魂歸日。

紹劍這時猛地跪在地上,然後大口喘氣,如果琨皇再走的晚一點紹劍一定無法支持真氣耗盡之後的無力狀態。

落靜香這時問紹劍:“龍尾根本不在你手裏,三日之內你找的到?”

紹劍喘了一口大氣之後說道:“我相信不出今晚,龍尾一定會送上門,而我們只需要坐下吃喝等待龍尾送上門!”

落靜香狐疑的問道:“當真?”

紹劍這時問道:“落靜香,你可知萬蟲山莊最有名的是什麼?”

落靜香答道:“要說萬蟲山莊最有名的當然是紅燒獅子頭和杏花酒!”

紹劍又問:“那這些東西在哪裏?”

落靜香道:“就在萬蟲山莊的眉煙閣!”

紹劍道:“那好!我們就去那裏!”

紹劍說完便爬起來,接着三人向眉煙閣走去。

夜晚本來就是最熱鬧的時候,一般最熱鬧的地方是城中的街道,紹劍他們已經來到萬蟲山莊,現在也正站在眉煙閣樓下,眉煙閣此時正是熱鬧的時候。

兩邊掛着十八個大紅燈籠,燈籠閃着紅光,燈籠上的牌匾也是燙金的字,大門此刻敞開,進進出出很多人。

紹劍一看便又一聞,味道果然香,他當然也只聞道了酒香。

三人進去,大樓內共有三層,每一層都在吃,都在喝,紹劍也坐下,接着三人一起吃一起喝。

喝道夜深,三人都睡下,就像是白天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般。

紹劍睡得很沉!

夜風呼呼,偶爾飛過幾只冬鳥,冬鳥一叫響徹整個大街!

街道上淒涼如靜穆的棺材,街上只有兩個人,本來這個時候沒有人的,可是現在卻有兩個人在走着。

他們身後跟着一輛馬車,馬車叮噹向前,而他們也在掃視周圍,從他們眼中的神態看得出來,他們很緊張,他們似乎在找什麼人。

其中一個矮小一點的人開始敲打眉煙閣的大門,大門一響,紹劍也坐了起來。

門漸漸打開,進門的是一男一女,女人進門便要坐下,那人進來便叫老闆,老闆開的門,而老闆開門後也還是坐着,即使江玉門叫了他也不動。

老闆輕輕的問道:“兩位住店?”

江玉門道:“當然是住店!”

老闆道:“住店上樓!”

江玉門便帶着杜雙雙上樓,上樓後分兩個房間便也睡下,他們來的匆匆,最後匆匆睡下,而杜雙雙從頭至尾沒有說話。

等到夜深之時紹劍叫醒衛莊與落靜香便悄然離去,他們去的方向正是萬蟲山莊莊院!

今晚沒有月,落靜香根本搞不懂紹劍爲何這樣做,紹劍明明說過要等龍尾送上門,可是現在卻又要走,而且紹劍走的很匆忙。

紹劍最後停停歇歇在萬蟲山莊外逗留了兩日,兩日後便是第三日,第三日一到他便向萬蟲山莊走去。

萬蟲山莊果然是遊俠世界的大莊,莊院的面積恐怕有三千多畝,如此廣闊的地界只有一家莊院,萬蟲山莊外有三千多名士兵守衛,內部更有高手雲集。

紹劍現在站在門外,大門高達三十丈,門外守着八百守衛。

但是首先走到這裏的卻不是紹劍,在紹劍之前便已經有了十多個人,這十多個人中不乏有厲害的角色。

紹劍望過去,其中三人站在門前,其餘的人都在等待着三人發話。

紹劍走上前,這時那三人中有一位穿戴華麗劍眉的中年人望向紹劍,那人手裏拿着一把扇子,本來是冬月的天氣,他拿着扇子卻在扇着自己的額頭,他的額頭一片通紅,還散發着熱氣。

紹劍心中一驚,眼前的這人莫不是二皇?素問二皇手持鐵扇,額頭猶如焦石,二皇乃是呼延峽關的皇帝,人都說他體內熱火可以燒熟一頭野豬,紹劍剛剛靠近他便覺得灼熱無比。

另外一個站着的人仰着頭,他穿的尤其的厚重,身上至少過了八層衣裳,他雙手躲在衣袖裏,個子矮小肥胖,橫肉貼在臉上使勁的擺動,他的臉上一直有一個令人不太愉快的表情,簡單來說他一直在生氣,一直很怒!紹劍一想,那人莫不是一皇?

素問一皇肥胖圓潤,但是一張臭臉天下人都不敢看,人稱怒頭陀!乃是盤山石萬佛林的皇帝。

紹劍再一看,那手拿酒壺正喝的不亦樂乎的人當然就是赤皇,那一臉赤紅,眉毛都是紅色的人當然就是他!

紹劍想不到三位皇者居然在一夜之間都趕到這裏來了,但是他們來又是爲了什麼事?

紹劍實在想不通,他上前後其中的三位皇者似乎都看見了紹劍,然後三位都望着他喊道:“你來的很早!”

很早?紹劍不懂! 紹劍聽見這個“早”字後便心中有不祥的預感,但是他依然笑着回答道:“不早!不早!”

赤皇一聽便道:“你也在等?”

紹劍道:“也在等!”

他們究竟在等什麼?當然是等琨皇開門,而他們的話說完琨皇便已經開門了,大門打開琨皇帶人走出來,走出來之後紹劍正看見了江玉門,他正跟在琨皇的身後。

而紹劍看見江玉門之後他便已經知道杜雙雙現在已經回到了萬蟲山莊。

只見琨皇走出來便笑臉迎接三位皇者,見到紹劍便請了進去。

所有人進去,這一幕就像是一個人策劃好的一般,所有人進去,接着所有人住下,迎接的隊伍也很快消失,最後陷入靜謐的黑夜!


夜總是靜的,因爲人在夜晚都願意睡下,可是紹劍怎麼也睡不着,衛莊也睡不着,紹劍覺得今夜所有人是睡不着的,因爲紹劍也知道明天一定會發生大事情,也許就在今晚就會發生。

可是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紹劍自己也不知道。

夜最深的時候有人開始敲紹劍的門,紹劍只有今晚一天,今晚一過宮娥便要與琨皇成婚,可是紹劍似乎沒有任何動作。

紹劍聽見敲門聲之後便輕輕打開門,門打開之後紹劍便看見了江玉門,江玉門正掃視周邊然後望向紹劍,接着小聲說道:“快跟我走!”

紹劍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江玉門帶走,他們在大殿之內穿梭,這裏就像是一個偌大的迷宮,他們在迷宮之間走了很多路,穿過了很多走道,可是紹劍與江玉門依然在宮殿之間穿梭。

紹劍小聲問道:“你帶我去哪裏?”

江玉門道:“當然是帶你去找宮娥!”

紹劍心中一怔,他問道:“你知道她在哪裏?”

江玉門道:“當然知道,因爲她開始就是我看管的!”


紹劍突然停下了腳步,江玉門轉過頭來急忙說道:“你還不快走?”

紹劍搖頭道:“不了,我想宮娥已經不在你的監視範圍!”

江玉門問道:“你爲何這樣說?”

紹劍道:“我想其中的緣由你自己當然知道!”

江玉門一愣便又退後幾步,接着他慌張的說道:“你已經知道?”

紹劍笑道:“不止我知道,當然琨皇也已經知道!”

江玉門聽完後又道:“你知道什麼?”

紹劍道:“我知道琨皇命鳥相公找人刺殺三皇,可是偏偏被你知道了,所以你找到鳥相公爲他謀劃,並且你還幫他招攬人士,可是琨皇也在這些人中安插了眼線,所以那天晚上我見到的人便是你,當我見到琨皇的招數之後,我便知道一招殺死那三人的便就是你!”

江玉門聽完笑道:“當琨皇活着回來的時候我便知道他已經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的劍是真的斷了!”

紹劍道:“所以我們還是各自回去,我相信宮娥現在正在琨皇的身邊。”

江玉門突然笑道:“看來你一定會爲琨皇所用?”

紹劍道:“我不知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